女人的聲音很嗲,足以讓人肉麻。

因為碰了從未曾沾過的咖啡,已經有些頭腦發暈的雨青林,隨手在女人胸罩的前端凸點處輕輕捏了下,那女人瞬間渾身一抖,咯咯盪笑。

「討厭啦帥哥,一見面就捏人家這裡,捏壞了你怎麼陪人家嘛!」

一邊發著嗔怪的牢騷,一邊卻是更加貼近地湊上來,一對白花花的手臂已經勾上雨青林的脖子。

雨青林嘴角帶起抹邪笑,這樣的女人自己並無多少興趣,看似輕巧的,雨青林將女人從自己身上推開。

「我對咖啡發情配種的母豬沒興趣。」

似乎女人聽到被叫「母豬」,頓時氣血上升,狠狠地一把將咖啡杯摔地上。

「臭小子,活得不耐煩了!你等著!」

說完,氣沖沖地朝著咖啡店角落處一堆人走去。

雨青林的心裡突然有些惡意的快感,自己從來沒來這種地方與這些人打交道,今天似乎可以借著咖啡宣洩一下。

走到咖啡台處要了杯咖啡后,雨青林一飲而盡,一股子苦澀的熱氣騰騰地開始在身體里翻滾,楊辰的眼中流露出異樣的興奮。

那花枝招展的女人也不知從哪裡招呼了七、八個男人,各個龍精虎猛的身材健碩,等雨青林剛喝完一杯咖啡,就圍攏了上來。

女人抱住了最前面一個光頭大漢的粗壯手臂,指著雨青林尖聲大叫。

「哥!就這個畜生罵我,幫我狠狠揍死他!」

光頭強一看雨青林顯得單薄的身板,流露出幾分不屑目光,示意身邊兩個小弟上去教訓下雨青林。

兩個漢子獰笑著上前,也不打算跟雨青林多廢話,沙包大的拳頭就砸了上來。

雨青林壓根沒多看,神色平靜地彷彿什麼都沒發生,只不過恰到好處地抬起兩隻手,手掌與兩個大漢的拳頭擊在了一起。

「啊噢!啊噢!啊噢!」

兩個大漢同時發出三聲慘叫,猛地倒在地上,抱住自己的手臂不斷打滾。

這一幕發生在咖啡店裡,顯得詭異而突然,雖然打架鬥毆在這個小咖啡店常有發生,但從來沒見過光頭強這群人吃癟的。不由的,很多人都好奇地朝雨青林望來。

光頭強見事情出乎意料,不禁皺起眉頭,狐疑地看了眼神色淡然的雨青林后,蹲下身舉起一個手下的手臂端詳了下。不看也罷,看了之後,光頭強腦門上立馬流下了冷汗。

身後的幾個小弟見自己人被打,都開始破口大罵起來,但沒等上前動手,就被光頭強伸開手臂擋了下來。

見光頭強站起身後對雨青林鞠了一躬。

「大哥,您,大人大量,這次兄弟幾個得罪,以後大哥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招呼兄弟幾個,後會有期!」

說完,光頭強讓幾個莫名其妙的弟兄抬著地上嗷嗷痛叫的兩人一起走出了咖啡店。

那女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一直走到咖啡店外面,還不斷叫囂為什麼不給她出氣。

光頭強目瞪了眼那女人,又沖幾個同樣疑惑的小弟說道:

「那人剛才的兩掌,把老五、老六的兩條手臂打折了,你們說你們打得過他么?」

幾人頓時沒了脾氣,剛才那樣輕輕的兩隻手掌,竟然有這樣的力道,那不是高手是什麼?立馬的,幾人開始拍起了光頭強的馬屁,說什麼老大遠見高謀云云。

光頭強卻是沒理會這些個的阿諛奉承,而是略帶深思地回頭看了眼咖啡店,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與此同時,咖啡店裡的雨青林卻是沒受什麼影響,看到光頭強幾人走後,咖啡店角落裡的位置空了出來,便施施然地走了過去打算好好搜索下晚上的「獵物」。

因剛才雨青林才輕鬆地擊敗了光頭強一行人,咖啡店的男男女女都對他產生了畏懼,偶爾有幾個辣妹沖著雨青林放電,卻被無視,也只好放棄了勾引。

正在雨青林要坐下到沙發上時,卻突然發現,角落的長座上,竟還躺倒著個人,還是一名年輕的女人。

只看一眼,雨青林的目光便熾熱了起來。

昏暗的燈光下,烏黑柔亮的長發從沙發上垂落到地毯,一身白色的束身裙擺包裹著曼妙的曲線,如同柔美的波瀾。

略微靠近后,雨青林就聞到一股茉莉與咖啡混交的誘人體香。

女人似乎暈倒的有些厲害,一隻白皙的素手裡纂著白色咖啡杯,身體卻是匍匐在沙發上時不時地扭動幾下,那豐盈的翹臀勾勒出一條魅惑的曲線。

雨青林走上前去,伸手將女人扶起后,撥開了女人額前凌亂的髮絲,露出一張瀰漫著白脂紅暈的姣美臉蛋。

讓雨青林詫異的是,這個女人的姿色竟然比之前剛見的小玉還要美上三分,無論是那如同精雕細琢而成的容顏,還是由於咖啡后散發出來冷艷與妖冶,足以讓任何男人沉迷淪陷。

不過,如此的傾城之姿,也讓雨青林納悶起來,這樣的女人會是咖啡店裡的顧客?可如果不是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咖啡,怎麼和那些人聊的很投入,並且滿臉口口的或惹表情。

女人似乎已經暈得極度混亂,不等雨青林多思考,就胡亂地抓住雨青林的襯衫領口,兩瓣薄如鮮花的嬌艷紅唇貼了上來。

可是由於找不到準頭,女人只親吻到雨青林的臉頰,便又滑了下去。

雨青林被臉上冰冷而柔軟的觸感刺激地渾身熱血沸騰,看到眼前口口口眉目間水汪汪的神情,一副任人採擷的誘人模樣,自己原本就打算放任一夜,哪還管那麼多?用力一把抱起了懷裡這具柔若無骨的嬌軀,狠狠地吻上了女人的香唇。

「唔……」

女人發出一聲低吟,似是為雨青林的野蠻而幽怨,又似是為口舌間的纏綿而興奮回應。 當早晨的陽光透過斑駁的玻璃窗射進雨青林的屋子時,他有些迷糊地搖晃了下腦袋,正欲起身的時候,卻突然感到自己身上有……的東西纏著自己。

頓時清醒不少的雨青林低頭一看,果然是昨天晚上暈倒后帶了回家的那個女人。

此刻女人那條白藕般的玉臂環抱住自己的腰間,毛巾毯子下,一對……被擠壓在自己的大腿處,那細膩的觸感如同天鵝絨般……。一雙白嫩嫩的大腿毫無顧忌地跨繞在自己……,隱隱露出的那一線誘人股溝處,還殘留著几絲昨夜放縱的……。

搭配著女人此刻熟睡中,天真純美的絕色臉蛋,讓雨青林不禁感嘆,生平所見的女人里,這個女人絕對有能力進入前三。

就在雨青林為這一具上天賜予的藝術品般的女體感嘆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突然掃到,床尾的被單上,竟然有一灘……!

雨青林皺著眉頭看了眼依然無動於衷的女人,有些意外。這……當然不會是自己流的,只是沒想到,昨天夜裡暈倒的美女,竟然還是個……。

雨青林很快就想明白,很多事往後想想,就明白了,昨天晚上女人的主動與放縱,很可能是被光頭強那幾人下了葯。如果不是陰差陽錯地自己打跑了那群人,這個黑髮尤物,就成光頭強那群人的獵物了。也是他昨天一個人喝咖啡暈了,到家裡上床都沒發覺出異樣來。

雨青林坐在床上想著怎麼處理的時候,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終於醒了。

女人略帶迷茫地睜開雙眼后,輕輕抬起頭,就見到雨青林一臉淡然地看著他。

眼前的男人很陌生,但又覺得很熟悉,口鼻間,全是濃郁的男人體味與某些*糜的氣息。竭力思考著一幅畫面是怎麼回事,腦海里就浮現斷斷續續昨天夜裡的場景。

女人很快就明白這一切是怎麼了!

雨青林知道她不是……的女人以後,很好奇這個女人會做出什麼舉動,尖叫?打罵?如果是那樣,雨青林壓根不會有什麼愧疚,她想做什麼隨便她吧。

如果不是他,她遭受的是一群男人的洗禮,要怪只能怪她不小心,誤入狼區。

可是,女人的反應出奇地平靜。

她緩緩地坐起身,淡淡的陽光下,她褪去毛毯后裸露出來如同白玉雕琢似的性感……,帶來的視覺衝擊,讓雨青林立馬呼吸深沉起來。

身體上還略帶啃咬、拍打的紅色印記,甚至一些男人留下讓人想入非非的……。

女人一點也不尷尬地走下床,全身不著寸縷,就連*……地都能輕易瞥見。

這樣的一種冷漠平靜,讓雨青林突然心裡有些壓抑,深吸一口氣后,說道:

「對不起。」

女人正轉過身穿貼身的衣物,聽到這三個字,不禁頓了頓,但沒回話也沒轉過身,繼續穿起了衣服。

雨青林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心裡彷彿壓了塊石頭,有些喘不過氣,許多年不會因為上了一個女人而有這種負罪感。在過去的那些年歲月里,女人在絕大多數時候只是療傷的藥物,根本算不上什麼擁有思想的同類。

突然間讓一個過了一夜的女人擾得心裡充滿複雜的愧疚情緒,雨青林,突然間發覺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了。

不出五分鐘后,女人已經穿好了衣服,稍微整理了下儀容,讓人看不大出異樣。而後,依然默不作聲地,朝門外走去。

雨青林看到她半句不說地就走,忍不住又說道:

「我送送你?」

女人這次連停頓都沒,自顧自地走出門,並隨手關上了門。

雨青林怔怔地看著門被關上,不禁苦笑起來,這女人也算自己平生所見的極品了,可就在打算起床的時候,耳里超於常人的雨青林,還是聽到了一聲啜泣,從門外傳來。

她還是哭了,只是不願意讓自己看見和聽見,可惜,她卻不知道自己的耳力遠超常人,所以還是沒能避開自己。

一想到剛才那段時間女人都在強忍著淚水,雨青林心裡的愧疚感越發強烈起來。

稍微整理后,雨青林想起來自己還有麻辣燙要開,雖然說那小攤子沒什麼錢賺,可自己一開始喜歡的就是北辰街人來人往,世間百態的感覺,但還得賺著一日三餐的錢。

推著獨輪麻辣燙小車來到自己的攤位后,早在賣麻辣燙的老灰沖雨青林一笑。

「青林啊,今天你來晚了,該不是昨天約會去了吧?」

雨青林心說約會沒有,上床倒有,嘴上淡淡回道:

「哪有的事,你就別亂想了,我睡過了。」

老灰嘿嘿笑著,有幾分滿足地說道:

「我家蘭蘭實習完回來了,還沒男盆友呢」

老灰的女兒灰蘭蘭是老兩口老來得女,寶貝得不得了,大學剛畢業後去他市的公司實習,去了兩個月才回家。

雨青林沒見過那個女孩,不過人家那是老灰的女兒,自己卻不會多打主意的。

「呵呵,那不錯啊,以後我沒錢吃飯的時候讓我蹭蹭飯就成了。」

雨青林開玩笑看著老灰。

「好啊!」

老灰突然點頭,接著說。

「你不說我還忘了,我老伴和蘭蘭都在,你上次幫我趕走那幾個混混,請你去我們家吃飯好好感謝你呢。就今天晚上了!」

「這,不用了吧!還請我吃飯做什麼?」

老灰有些佯怒地道:

「一頓飯再怎麼請能破費到哪去?粗茶淡飯的,青林你不去就瞧不起咱家。」

雨青林很無奈,拗不過這倔老灰,只得點頭答應,老灰才眉開眼笑起來。

就在這時,幾個流里流氣的身影再度出現在街道里,瞧見雨青林與老灰,帶頭的那小混混陰陰地笑了起來。 「雨青林,昨天讓你準備的錢好了沒啊?哥幾個等著拿錢去喝酒呢。」

光強手上轉了條銀鏈子,不陰不陽地湊上前怪笑著問道。

老灰急了,擋在雨青林身前大叫:

「光強,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了!就算你爸光老大是這一片的老大,可你有什麼資格收保護費?光老大早就說了,不開店的不用交保護費,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

光強的父親光哲茫是北區有數的頭頭之一,不然光強不會如此肆無忌憚地到處收保護費。此刻聽到老灰拿父親壓自己,光強眼中冷芒陡現。

「老東西,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以為你提起我爸就怕你了?老子我收保護費那看得起你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

老灰說完也才發覺自己差點得罪光老大,畢竟人家是親生父子,自己算什麼?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正想再幫雨青林說幾句話,卻被雨青林從後面拉住了。

雨青林皺著眉頭,有些頭疼地摸了摸額頭,把老灰拉回身後,對光強淡淡道:

「你是……光強是吧,我這人最嫌麻煩。今天我手上是沒錢,過幾天給你,你先回去吧。」

「喂喲!喂喲!不得了」

一個跟班大笑起來,接著。

「強哥,這小子還當他是老大呢!?叫我們回去我們就回去?」

見另外幾個小混混也都張狂大笑起來,甚至還叫囂。

「把這小子修理一頓」。

光強也彷彿見到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但心裡卻對雨青林的話著實生了氣,陰笑道:

「雨青林,你有種再說一遍,信不信我把你舌頭割下來。」

話到最後,已經透出股狠厲。

雨青林不耐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冷,目光複雜地看著光強:

「知道我最反感什麼?」

「什……」

不等光強問完,光強就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凌空飛了起來!緊接著,他腹部一陣扭痛的同時,身體就。

「砰」

地一聲撞進了街道邊的垃圾堆里!蔬菜葉子和魚肉的雜屑侵蝕了全身,衣服都被餿水浸泡了!

「我,最反感的就是被人威脅……」

彷彿是隨手推了下,雨青林站在光強原本所站的位置,收回了伸出去的手掌。

光強被這一推一撞打得七葷八素,口鼻間一股子鮮血味道,他身上的衣服垃圾堆的腐臭味鑽進鼻腔,瞬間讓他乾嘔起來!

「你tmd不想活了,敢打我們強哥,!!」

「哥幾個,揍死他呀的!」

幾個混混還沒看清狀況就見老大被打,仗著人多,他們也沒多想雨青林是怎麼做到的,一窩蜂地就亂拳亂腿擁了上來!

雨青林也懶得多看,不管他們怎麼拳打腳踢,都是用手掌接住后拽到路邊。

幾個混混只覺得自己的手或腳被一股子巨大的力道鉗住后,身體不由控制地騰空被甩飛了出去,緊接著都撞到了堅硬的水泥地面上,痛得哇哇直叫。

街道邊圍觀的群眾,見連雨青林的半跟頭髮都沒傷到,終於知道打不過,就連剛從垃圾堆里爬起來的光強也冷汗直冒!他是見過自己父親手上一些退役特種兵的手段的,那幾個人無一不是父親手上的王牌,打起人來以一擋十都很輕鬆。

可就算那幾個人,也不見擁有這麼大的力道,這麼快的速度,瞬間甩飛了五、六個人就如同摔阿貓阿狗似的輕鬆。要知道,這幾個小混混雖然都沒練過功夫,可都是成天打架打到大的,一般人哪能揍得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