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雲看了一眼廚房裡的幾個人女人,然後說道:「能跟著你的人都很高興。」

「但是那註定是一條艱辛的路。」唐浩平靜的說道。

「她們不怕。」

「但是我不願意看見。」唐浩說道。

奚雲看著唐浩,她此刻突然感覺到,也許唐浩真的不想帶任何人去另外一個世界,他只是不得已才帶著的。

「經常來看看我老爸。」唐浩突然說道。

「那是一定的。」奚雲立刻說道。

「我去陪他聊一會兒。」唐浩說著站了起來。

「我去廚房幫忙。」奚雲說道。

「你是該去幫忙的。」唐浩說完,向門口走去。

奚雲看著唐浩的背影,心中暗自琢磨,這個傢伙不是說我只知道吃,不知道做嗎?哼,沒有我這樣的吃貨,再好吃的東西也會失色不少。

唐浩走出了農莊,進入了果園,去找老爸聊天。走了兩百米,他看見了老爸和幾個工人正在摘果子。

唐健濤看見兒子來了,立刻放下了手裡的活,迎了上來。

「老爸。」

「唐浩,你來了,我剛摘了一個果王,我拿給你。」

「好。」

唐健濤回身,從框里拿出一個有紅又大的蘋果,遞給了唐浩,說道:「吃吧。」

「嗯。」唐浩接過蘋果,咬了一口,滿嘴的汁水,香甜無比。

「好吃吧。」唐健濤笑道。

「好吃。非常好吃。」唐浩笑道。

「那就都吃了吧。」唐健濤滿面喜色的看著兒子,這個兒子帶給他的不僅僅是老年的幸福,還有心靈上的滿足和安慰。

唐浩一邊吃,一邊跟老爸聊天。當然了,內容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內容,他是不會告訴他老爸他要離開三年時間的。等他走了之後,過些時候,老爸也許會覺得不對,但是他相信老爸經歷已經足夠豐富,也足夠堅強。而且奚雲、肖大小姐和杜莎也會給老爸以足夠的關懷和欣慰。 晚上八點半,一艘豪華遊艇離開了藍海港口,向大海駛去。

這樣的一艘豪華遊艇離港,而且是這個時間,自然是會吸引很多目光。不過遊艇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上。

遊艇航行了半個多小時,站在遊艇上,已經看不見藍海燈光了。這艘遊艇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就沒入了茫茫大海中。

又過了二十分鐘,遊艇已經徹底的離開了藍海海域。這個地方,已經基本看不見任何船隻了。

遊艇的速度慢了下來,遊艇的船頭出現了一群人。這群人中,多數都是女人,而且每一個都十分的漂亮。在人群中,有一個身材挺拔,外形俊朗的年輕人立在中間。雖然身在百花叢中,可是他依然平靜淡然,基本上沒有什麼表情。這人當然就是要去異世界的唐浩。他身邊的女人,當然就是海妖、張虹、陸含、奚問問和拉蒂小姐,還有來送行的奚雲和李嘉凝。至於另外一位要隨唐浩去天源星域的落月則沒有到船頭來,而是一個人呆在船艙里。

對於夏教授的冷漠,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李道長已經在遊艇離港之前一個小時就離開了農莊,他只是把坐標告訴了唐浩,讓唐浩到哪裡等他。這片海域還沒到公開海域,唐浩等人也都知道這裡沒有任何島嶼。但是他們也並不是特別的奇怪,因為那重生福地本來就不是在一個固定位置。

但是想想李道長要把一座島嶼活生生的弄到一個不存在島嶼的地方,大家還是感到無比震驚。魔術也許可以在一個空箱子變出一個人來,可是任何偉大的魔術師都不可能相信會在一片海域憑空出現一個島嶼。

終於,遊艇到達了指定區域,遊艇慢慢停下。大家開始四下觀望,但是卻什麼都沒看見。幽深博大的大海上空空蕩蕩,連一條小船都沒有,更別說一座島嶼了。

不過誰都沒有提出質疑,也沒有人說話,大家都安靜的站在船頭,等著那傳說中的重生福地出現。

幽深安靜的大海,清冷的空氣,讓這天空之下透著一股孤獨怪異的氣息。

「看那邊。」

奚雲突然說話了,她抬手指著左前方。

其實大家也都已經看見了,那個地方黑暗一片,竟然赫然出現了一座島嶼。島嶼雖然不大,但是那確實是一座島嶼。而且這座島嶼距離他們不到兩百米,在一秒鐘之前,這座島嶼是絕對不存在的。

雖然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可是這樣驚駭的事情赫然出現,還是讓大家感到震驚。

海妖立刻命令青天開動遊艇,向那座島嶼靠近。

距離越近,島嶼的形狀越是清楚。唐浩清楚的記得這就是重生福地所在的那座島嶼,只不過這座島嶼似乎比原來小了一些。

很快,遊艇到了島嶼旁邊,唐浩回頭,看著奚雲和李嘉凝,平靜的說道:「就送到這裡吧。」

「我想去看看。」奚雲說道。

「沒有那個必要。」唐浩說道。

「好吧。」奚雲很是悲涼的看著唐浩,分別就在眼前了,沒想會這麼難受。

唐浩對海妖等幾人說道:「帶上東西,下船。」

「是。」海妖答應一聲,帶著眾人下了船頭,唐浩也跟著下了船頭。

奚雲和李嘉凝站在船頭,兩人的目光的透著無盡的憂傷和不舍。

很快,兩人看見了海妖,她背著一個一米見方的巨大銀色箱子。這個箱子幾乎遮擋住了她的整個身形,看見她的兩條小腿。

跟在海妖身後的是夏教授,夏教授背後的箱子更大,足有一米五見方,箱子也是銀色的。雖然巨大,可是看上去夏教授背著並不吃力。

接著是張虹,她的背後也背著一個銀色的箱子,這個箱子就小多了,相當於兩個行李箱那麼大。

張虹的身後依次是陸含,奚問問和拉蒂小姐。三人也都背著一個箱子,她們的箱子比張虹的更小一些,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大行李箱那麼大。

走在最後面的是唐浩,唐浩背著的箱子最大,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乘以一米八大小。這個箱子在唐浩的後背上,讓人根本看不見唐浩的身體了,只是看見一個碩大無比的銀色箱子在地上行走一般。

看著這六人下了船,登上了小島,奚雲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她大聲喊道:「問問、唐浩,我等你們回來。」

奚問問慢慢回頭,朝船頭擺手。

李嘉凝的眼睛也濕潤了,其實即使唐浩不離開,她能見到唐浩時候也不多。可是現在她卻依然感覺到了那種離別的痛苦,她強忍住淚水不流下來。

兩人看著六個身穿長衫的人背著箱子,沿著一條小路向小島的最高處走去,那是一個類似於山峰的地方。不過因為整個小島都不是太高,所以那島上的山峰也不過五六十米高而已。

天空越來越黑,六個背著箱子的人距離越來越遠。其實整個距離還是能夠看見的,但是奚雲和李嘉凝卻覺得她們距離那六個人已經天涯海角了。

「唐浩,你再回來,我再也不讓你走了!」奚雲突然咬著牙說道。

庶女毒後 李嘉凝聽到了奚雲的話,無奈的蹙了蹙眉頭。奚雲比她強,至少她敢這麼樣說,也有資格這樣說。但是她卻沒有勇氣說出來,也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說出這樣的狠話。

這時,青天站在了兩人身後,他低聲說道:「老大說了,他們上岸,就讓我們返航。」

「不行。」奚雲堅定的說道。

「再等一會兒。」李嘉凝也立刻說道。

青天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已經開啟了自動駕駛,三分鐘后,遊艇就會返航了。」

「好吧。」奚雲有些無奈。

李嘉凝也說道:「三分鐘足夠了。」

青天也抬起頭,望著那六個背著箱子的背影。

此刻,這六人已經快到了山峰頂端,唐浩飛身一躍,從五個女孩頭頂飛過,落在了海妖前面。

「嘎嘎嘎……

就在他們面前的山峰上,突然咧開了一個洞,準確的說是一個帶鐵門的山洞。這兩扇大鐵門和石頭是一個顏色的,外表也是被石頭覆蓋,所以看上去就好像山峰突然裂開了。

「進來吧。」山洞裡傳來了李道長的聲音。

唐浩當先走了進去,他背後那一米八見方的大箱子堪堪能夠進入洞口。他進去之後,其他五個人也立刻跟著進去了。

山洞裡有燈光,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光亮的來源就是那高高懸在空間上方的一塊石頭,那石頭只有雞蛋大小,但是卻放射出燦爛的光芒,把這個三層樓一般大小的空間照射得無比明亮。

在這塊石頭的正下方,有一個類似於棺材的東西,這東西散發這金屬的光澤,讓人覺得它有點像古董,也有點像現代的一個東西。

在這個棺材的正前方,也就是正對著入口的地方,有一個和棺材材質差不多的座椅。在座椅的兩邊,是兩株綠色盆栽。

而李道長就坐這張座椅上,他手扶著扶手,看著唐浩六人。平和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笑意,和藹的說道:「你們是搬家嗎?」

「是的,我們是準備去那邊瀟洒生活的,所以東西要帶齊了。」唐浩笑道。

「好吧。」李道長顯然並不看好這些地球上東西可以在天源星域發揮很大的作用,也許這些東西可以排解他們在異世界的寂寞吧。

「我們準備好了。」唐浩對李道長說道。

「好。」李道長說著微微揮了揮手,那平躺的棺材突然慢慢的立了起來,最後呈之力形狀,然後棺材蓋慢慢掀了起來。

正對著棺材的唐浩立刻看出來了,這不是一口棺材,而是一個門。只是這個門看上去太淺了,恐怕連一個人都裝不下。

「記住回來的方法了嗎?」李道長再次問道。

「記住了。」

「進去吧。」李道長說道。

唐浩回頭看了一眼五個女孩,然後依然的走向了那口已經掀起了蓋子的棺材。那本來只有一米寬的棺材卻好像突然變成了虛無的。唐浩背著一個一米八的立方體箱子,竟然輕鬆的進入了棺材里。

站在唐浩身後的五個女孩看見唐浩的身形原來越模糊,越來越遠。

「別害怕,進去吧。」李道長立刻說道。

「是。」海妖答應一聲,立刻跟上,走進了那個虛無的棺材里。

然後是落月、張虹、奚問問和拉蒂小姐。陸含走到棺材前,回頭看了坐在寶座上的李道長一眼,目光中透出的是尊敬和溫暖。

「去吧。」 總裁老公吻上癮 李道長點了點頭,微笑著看著陸含。

陸含默默點頭,走進了棺材。

等陸含的背影消失那虛無的棺材里,棺材立刻又恢復了原樣,變成了實體的。

李道長微微揮手,棺材蓋蓋上了,然後棺材慢慢躺下,又恢復了它之前的狀態。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李道長站起來,轉身走出了洞口。他剛出來,身後的大鐵門便合上了,他抬頭望了一眼天空,身形一晃,便從原地消失了。

接著,這座島嶼也立刻變成了虛無的,不到一分鐘,就也消失了。

遊艇上的奚雲、李嘉凝和青天看著島嶼在他們眼前消失,三人的目光中都透出驚駭之色。隨即而來的是無盡的孤獨和失落,那個他們生命中的神離開了這個世界了。他是他們的信仰,沒有了他,他們感覺這個世界都失去了方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浩感覺眼前的虛無空間不見,眼前立刻清晰了起來。他看見的巨大的水簾澎湃而下,奔騰的氣息讓腳下的地面都在顫抖。厚厚的水簾至少有十米厚,這讓他無法看見水簾外面的景物。

他回頭望去,他想看看他來到這個世界的出口是什麼樣子。他看見的是一個高大的巨石座椅,這個巨石座椅足有三米高,他應該就是從巨石座椅下面出來的。

就在唐浩看著的時候,一個曼妙的身影出現了。

「老大!」

海妖背著巨大的銀色箱子,一臉驚喜的看著唐浩。

「嗯。」

接著出來的是落月,她那冷酷的目光里也透出一絲好奇之色。

然後是張虹,她背著箱子,臉上掛著些許疲憊。

接著是奚問問、拉蒂,兩人臉上的疲憊更甚,比較還掛著汗珠兒。

最後出來的是陸含,她同樣一臉疲憊。

「大家先把箱子放下,適應一下這裡的空氣和溫度。」唐浩說著走到陸含身邊,伸手把陸含背後的大箱子拿下來,放在了地上。

另一邊,海妖和落月也把奚問問和拉蒂的拿下來放在了地上。

張虹跟著母親系統的學過功夫,她的體力還是不錯的,她自己就把箱子卸了下來,放在了地上。

唐浩、海妖和落月三人,也自己把箱子放在了地上。

「很像水簾洞啊!」奚問問大聲說道。

「很像。」海妖也說道。

「水簾洞是齊天大聖住的地方。」拉蒂說道。

唐浩笑道:「是的。」

「我出去看看。」落月說道。

「小心。」唐浩說道。

「嗯。」

落月話音未落,人影到了巨大的水簾前面,稍微頓了頓,便飛身竄了出去。迎著那奔騰澎湃的水簾衝出去,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唐浩看見落月出去了,他則又回頭看著那個巨石座椅。這個巨石座椅很粗糙,基本上也就是依山而建了一個座椅的大致形狀,跟真正的座椅形狀還是有些差別的。這個座椅的下面並沒有洞口,但是他們確實從這個實心的巨石座椅下走出來的。這就是李道長的神奇,他建造的這個通道出口非常隱蔽,不會讓人對它感到好奇。

「我們回去的時候,還是要走這個路徑啊?」奚問問突然問道。

「嗯。」唐浩點了點頭。

「那我們可要好好保護這個地方。」奚問問笑著說道。

「嗯。」唐浩笑了笑。

「老大,我們是先要去李道長的家裡嗎?」海妖問道。

「嗯,他家就在山下,天黑之後,我們就下山去李道長家。」唐浩答道。

奚問問好奇的問道:「他家都有什麼人?」

「妻子、兒子和下人。」唐浩答道。

「真想看看李道長的妻子是個什麼樣的人。」奚問問笑嘻嘻的說道。

唐浩沒有回應奚問問的問題,倒是海妖說道:「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女人,在地球也是一個獨立的職業女白領。」

奚問問一聽海妖的對李道長妻子的評價,她說道:「可是這都幾百年過去了,她應該很老了吧?」

老婆再嫁我一次 海妖一聽這話,稍微頓了頓,說道:「這個李道長沒跟我說。」她把目光投向了唐浩。

奚問問也把目光投向了唐浩,希望唐浩給一個結論。按照地球的理論,認識不可能活幾百年的。但是李道長和神秘人風恨修的存在,都說明天源星域的人是可以活幾百年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