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人家穆夜池是真的不話,沉默的眼睛就如同深海的神秘,直勾勾看她,讓她心跳如故,很想從穆夜池身邊站起來,直接離開不要跟他話。

「穆總裁大駕光臨,有什麼事嗎?」江緋色深呼吸,冷硬的口氣讓翹著二郎腿的穆夜池皺了皺眉,不過沒有回答江緋色的問題,繼續翻看他手中的報紙。

沒事兒風風火火的殺過來找她,現在就這麼一副沒事兒那樣,準備跟她拉家常家裡長假里短婆婆與媳婦兒那點事?

穆夜池沒有什麼動靜,江緋色卻受不了他這一副樣子。

他心安理得的,她是越看越是惱火,還當她是路人呢,這麼厲害他咋裝什麼啞巴,想怎麼著直接恁不就行了。

「穆夜池,你句話,殺過來想怎麼樣。」江緋色站起身,盯著看報紙不搭理她的穆夜池,一句話開門見山。

女首席的近身高手 穆夜池拿著報紙的手停頓了一下,又繼續看他的報紙,壓根對江緋色的話聽而不見,聽見也裝作聽不懂她在什麼的樣子,反正看著很賤很拽就是。

江緋色心裡那個撓。

她特別想過去直接呼穆夜池兩個耳光子,問問他臉疼不疼,有沒有聽到人話。

「神經病!」傻愣愣站了好幾秒也沒有得到穆夜池回應。

江緋色一惱火,手中的抱枕呼啦砸到穆夜池臉上,也不管砸中沒有,她帶好自己東西就往門邊走。

身後傳來抱枕掉落地板的聲音,沒有穆夜池痛的悶哼聲。

江緋色咬牙,走到門邊,顧瀾微笑的臉帶點憨厚等她。

「江姐。」顧瀾還算是個好脾氣的男人。

他沒有出手阻攔江緋色,只是有些為難的看著江緋色,目光落在房間里沒有打算做出什麼的自家少爺身上,意思很明白,他們家少爺沒有開口讓放人,這是他的職責。

「你讓開不就行了嗎,有本事別叫有些人畏畏縮縮,自己親手來抓我啊。讓顧瀾大哥你當冤大頭算什麼英雄好漢,我看連男人他都算不上。」江緋色心裡氣,話聲音都是故意放大給某些人聽的。

顧瀾額頭冒汗,覺得江姐這脾氣火爆起來那真是火辣辣的。

對他們少爺不怕地不怕的人,他就服江姐。

「江姐,我覺得你跟少爺之間好像有點誤會,要不要江姐您坐下來跟少爺好好談談?」顧瀾扶額,輕輕的開口,盡量做好自己分內之事。

不能干預,但是他還是可以勸一下,不是嗎。

「顧瀾,別人的閑事兒你別管太多,心哪被某些無良的主子給賣掉還要幫人家數錢,畢竟有些人骨子裡頭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全都腐爛了。」

顧瀾:「……」好,他覺得少爺和江姐這個誤會好像有點太大了。

這種跟感情有關還跟身心都有關的事情,他覺得他還是聽江姐的話比較好,雖然上次矮房裡的那個江姐讓他很不爽,覺得要是江姐是這種兩面三刀或者假裝精神分裂目的不軌的人,他絕對都不想跟江姐話。

今兒看到這麼火爆的江姐,顧瀾覺得還是喜歡江姐的,與那個矮房裡嬌滴滴,真無邪得讓人非常不舒服的完全不一樣。

或許少爺得對,那個人可能真不是江姐,是長得太像他們認錯人。

「顧瀾大哥,你要發獃能不能讓我過去在發,你身子結實,孔武有力,我實在擠不過去。」

顧瀾:「……」

「讓讓,要是你們家某個混蛋主子怪罪下來,就讓他有本事來找我,別拿你們這些無辜的人發泄像個沒用的廢物。」江緋色聲音特別清脆悅耳,一字不落穿透空氣砸到穆夜池耳邊。

那一句句的某個人某個混蛋,氣頭上的人就是這麼可愛,火辣辣的脾氣也令人心動。

穆夜池放下手中報紙,在顧瀾左右為難的時候走到江緋色身邊。

他有力的大手捉住江緋色發涼手,直接牽把江緋色翻身壓到牆壁上,兩人身後的顧瀾等人反應神速,全部低頭,轉身,面壁思過,什麼都看不到。

「你tm干……」

顧瀾等人整齊退出,訓練有素那樣,在穆夜池熾熱火爆的吻上江緋色那一秒,消失在酒店長廊,並且保護這一塊地兒,生人勿進,絕對不允許閑雜人等打擾他們主子辦事。

有些暴戾的吻,把江緋色吻得頭腦空白。

穆夜池並不是沒有這樣對過他,還沒有答應跟在他身邊的時候,他每次都這樣對她動手動腳強吻,這一次還是這樣,霸道得像個不溫柔的暴君,強取豪奪,絲毫不會手軟。

江緋色嘗到嘴裡腥甜的味道,是穆夜池的血,被她咬破了唇的血。

即使這樣,穆夜池還是不會放開她,蠻橫的一腳踹上門,她咬得越深,他的動作就越激烈,將她壓到茶几上,茶杯茶壺被他大手一揮,掉在地板上碎了一地。

房間裡面火花四濺,場面熱烈火辣,兩人誰也不願意認輸。

江緋色被穆夜池撕得渾身狼狽又格外勾人,穆夜池手上臉上都被她抓傷,他們如同野獸,相互傷害著對方,用這樣幾乎暴烈的方式表達著情緒。

穆夜池要是讓江緋色,如同木頭讓她傷害,江緋色心中只會更加不爽,更加憋屈,更加不痛快。

折騰了整整兩個時,江緋色渾身上下布滿了吻痕,臉上紅潮未褪,紅唇微啟,眼睛里烈火燃燒,惡狠狠瞪著得逞的男人像個霸道王者,優雅地朝她露出壞笑。

「給我滾!」

江緋色用力推開穆夜池。

「滾不了。」穆夜池身軀壓下去,大手穿入江緋色芊芊十指,緊緊壓在兩側。

「穆夜池,你敢……」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挺腰,吻住江緋色的話。

「穆夜池……不要……」

來不及了。

久違的身體,契合得讓人著迷。

美得如同漫綻放的煙花,將他們所有的誤會煙消雲散,只剩下痛並快樂著的漩渦里,無法自拔,無法抗拒。

*

穆夜池在抽煙。

自己調製的煙與外面賣的完全不一樣,材質多是用健康的材料。

淡淡的薄荷煙味縈繞,一向討厭別人抽煙,還將二手煙吐到她臉上的江緋色,竟然從來不會討厭穆夜池這種自己製作出來的涼煙反感討厭。

她現在躺在穆夜池懷裡。

穆夜池用身體力行告訴她,跟他斗的結果不是腰酸背疼手腳發軟四肢無力,就是怎麼死都不知道。

穆夜池沒有打她虐她讓她暴屍街頭屍骨無存,他用戀人最親密無間的方式讓她下不了床,對他咬牙切齒他只會繼續,讓你沒有辦法動彈服了他為止,他才會把你抱入懷裡哄著。

身上涼涼的,穆夜池為她擦的藥膏非常舒服。

江緋色無力,不想動,只能在舒服的藥膏里乖乖躺在穆夜池胸膛,雖然現在的她討厭穆夜池,恨穆夜池,感覺卻告訴她這樣靠著他,讓人眷戀。

「還鬧不?」穆夜池一臉饜足,低頭賤賤的問懷裡的女人。

一臉壞笑,十足痞子混蛋,看起來你就不像好人。

江緋色卒。

「不反抗,乖乖的話,我就跟你正事兒,你要是不服氣還想反抗,跟我來點什麼相互傷害我也不反對。我體力很好,還可以讓你三三夜下不了床,二選一,你自己選。」

江緋色頭上草泥馬奔騰。

「嗯?」穆夜池抬手,修長好看的手輕輕挑起江緋色巧精緻的下巴,「選哪一個給個答案,不然我耐心要是有限了,可是會做出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的事。」

威脅你妹!

你以為你這麼威脅就怕了你嗎?

江緋色不想動,一雙染了幾分動情的烏黑大眼睛,直勾勾的燃燒著穆夜池,那倔強的眼神,看得穆夜池怦然心動。

他低頭,品嘗不聽話女人的甜蜜。

江緋色一掙扎,穆夜池就把她窩到懷中,方便自己控制的同時,他很喜歡這樣抱著一團的江緋色,暖融融軟綿綿的,親一口就讓人十分滿足。

只想親一口的穆夜池,親了又親,把江緋色臉都咬過一遍,在江緋色想死的眼神里才停下來,很無辜的壞笑道:「都是寶貝兒太甜,讓人上癮。」

「上你妹的癮。」江緋色話了,才發現自己聲音都有點沙啞。

不想叫的她,都沙啞了。

「嗯,乖乖帶著,必要亂動,好好聽我話。」聽她聲音啞了,穆夜池也心疼,不在欺負她,把她輕輕抱在懷中安頓好最舒服的位置,溫柔哄她。

江緋色一哼,臉扭到一邊。

淺淺的溫熱呼吸噴佛字啊穆夜池左心口上,撩心撩肺的,就好像是在挑逗他的制止力。

穆夜池大手攬住江緋色纖腰,聲音低沉,「寶貝兒還沒夠? 重生俏軍嫂︰老公,別太壞 你這樣會讓男人變成野獸。」

江緋色一愣,然後順著穆夜池的視線,就知道自己這一扭臉,趕緊特別像是在咬住他左心口上的……

乖乖了。

不用穆夜池提醒話,江緋色這下子是自己往上,靠在穆夜池肩膀上,安靜如同處子,一句話都不敢,也不知道要點什麼好,只有大眼睛滴溜溜的,特別招人喜歡。

穆夜池薄唇微狗,似笑非笑的清咳一聲,「怎麼這麼傻呢,在那邊的時候你是不是撞見了我跟別的女人亂搞社會關係?」

他還敢還有臉!

她回來之後就當這件事是被狗咬了一口,不想提起來也不想去提。

那晚上穆夜池全程冷麵黑心,沒有一個解釋沒有一個簡訊電話,什麼都沒有跟她解釋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就這麼與她分道揚鑣不在見面。

那件事情是過去了一點時間,她不先提起來,穆夜池倒是理直氣壯給自己找好借口,然後往事重提嗎。

「那個不是我。」

江緋色簡直了!

她還好奇穆夜池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遮掩自己做過的醜聞,她還真不應該期待穆夜池會有什麼好的理由讓人不至於當場吐他一臉噁心的東西。

就這個借口?他也有臉理直氣壯跟她解釋都是假的。

簡直不能更讓人覺得噁心不自在了。

江緋色無力的手拍打穆夜池手背,聲音嘶啞,「放手,我不想跟你這樣的人呆了,多呆上一兩分鐘我都覺得輝耀了我的命。」在這樣虛情假意的穆夜池身邊,空氣都是有毒的。

江緋色想要離開穆夜池身邊的要求和眼神很熱切,不是跟穆夜池開玩笑,她是認真的。

「那個人真的不是我穆夜池!」江緋色的反應讓穆夜池把她更緊的抱住,「你不要激動,想聽我把話完你在決定生不生氣行不行??」

「不行,這件事咱們沒有什麼好談的,除非你能拿出有力的證據告訴我,這件事是我誤會了你。」根本就沒有什麼讓人去相信的理由。

穆夜池能瞎編,她可沒有辦法騙自己。

「江緋色你不要激動,我給你看證據,我這些在全城搜捕和抓取視屏,我全都給你看。」江緋色心寒的眼神冷冷看過來,穆夜池不知道怎麼辦,忙不迭的打開他留在那邊一一夜搜取到的證據。

視屏只抓取了重點。

樹林,房間里令人害羞的畫面,不堪入耳的尖叫……

而在放出這些視屏的同時,穆夜池還拿出了那會兒他正在跟他朋友談事情和合作的項目渠道,談判過程觸及到了穆夜池自己的一些**反感與合作的內容。

一切看起來就好像是真的一樣,沒有絲毫瑕疵。

江緋色盯著屏幕看,將裡面發生的事情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最後啞口無言,忽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分辨不出到底哪裡才是真實哪裡是偽劣產品。

兩個穆夜池?一個想害她想羞辱她想讓她和穆夜池感情破裂關係破裂,絕交甚至對對方恨之入骨,一個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

江緋色真的不知道要去相信誰,她來來回回多看了兩邊,最後決定放棄放棄。

「江緋色,江緋色你還相信我嗎。」穆夜池沒有打斷江緋色,看到她放下手中的視頻,這才輕聲問她。

「我不知道……我身都不知道。」江緋色把視頻還給穆夜池:「你讓我安靜一會兒,我需要一個人好好想想,然後去尋找一些事情是不是我看到的樣子。」

穆夜池拿著手機,握緊拳頭,又緩緩放開,「好,我等你。」

時間點是一樣的,發生的時候兩個穆夜池都在做不同的事情,江緋色被搞得迷迷糊糊。

她經過思考一番,決定一個人想離開兩過去夙夜那邊。

她記得夙夜家的老爺子對一些案件有點研究,江緋色臨走之前跟穆夜池拷了那兩個視頻一起帶走,希望能在夙家老爺子那邊找到一些線索,好讓她去相信穆夜池的話不是在欺騙她。

現在心裡懷疑,心裡還有這梗塞,她是不可能馬上相信穆夜池,然後跟穆夜池重歸於好,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不要怪她要無情,是因為那晚上她親眼所見,不是她胡亂的責怪穆夜池,不是她不想相信穆夜池,而是那晚上的事情實在是太過赤露露,讓她拿不出什麼強迫自己去相信穆夜池。

要是相信了,這樣的悲劇再度上演,那時候的她真的沒有辦法脫身,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把自己推入深淵不能自拔。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農業系偶像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到l城的時候,夙夜已經在等她。

看到江緋色,夙夜妖孽般的臉上特別開心,「江姑娘,好久不見,可把爺我想死了。」

春節叫她也不過來,夙夜怨念。

「正經點,大庭廣眾。」江緋色彎開笑顏,調侃起了夙夜。

夙夜邪惡一笑,「這樣正經嗎?」

江緋色莞爾,「幹嘛笑得這麼邪惡噁心,少在我面前瞎晃蕩,閃邊自己邪惡去。」

「不要,就對你邪惡。」

江緋色給夙夜一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抱抱。」夙夜不甘心,伸出手堵住車門,臉上特別妖孽還無辜,那桃花眼電力十足,直勾勾的可憐唧的看江緋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