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女,以儉持正。

夫女,以厚多容。

「這趙宅之主看似很注重教養,也應該是個胸懷遠見的人!」

她反覆思量一會兒,點著頭下了樓。

臨出外廳堂時,李文芸又特意觀察左右,發現其中的一個是柴房,另一個為膳房。

「裡面應有盡有,就這所『水』樓了。」

站在門外,她滿意地說:

「以後我常住此處!

軒軒,姐姐累啦。除對面的『傑』樓外,每間屋子你都給收拾乾淨吧。」

「軒軒聽命!」

胸前,頸上掛下的橘紅色月瓣兒狀護身符歡快地搖動著回答,轉眼間全身變大,發出白花花的耀眼亮光,隨之從那彎月瓣兒上一連滑下九顆橢圓形的雪白「大蛋」,啪嗒啪嗒滾落地上,又紛紛晃蕩幾下,長出手腳來,打開眼睛在李文芸面前蹦蹦跳跳開。

「哎呀,太可愛了,真惹人喜歡!」

李文芸欣然瞧著一個個光頭白腦的小東西軲轆來,翻轉去,兩手交拍不停。

「姐姐,這是軒軒為您創造的『小糊塗蛋兒』,以後就讓它們陪伴咱倆。」

護身符依舊搖著身子很有興緻地講。

「可是它們能做什麼呢?」

李文芸有些不懂。

「雖然它們都很糊塗,但有一樣好,那就是『聽話』!姐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儘管找它們。」

護身符得意地說著,身上發發光吩咐道:

「小糊塗蛋兒們,快去拔草啦!」

令聲剛下,便見九顆哈密瓜大小的雪白蛋蛋連軲轆帶翻地繞過花園,鑽出穿堂兒,開始忙忙碌碌地清理前院。

李文芸這一刻高興得都合不上嘴了,緊隨後面滴溜兒著眼睛怎麼瞅也瞅不夠。

「軒軒太厲害。以後姐姐也有小差使啦!」

她激動的心情久久不得平靜。

小糊塗蛋兒們幹活不知疲倦,爭先恐後,弄得滿身泥土,卻也不在乎。夕陽偏西的時候,它們除了把雜亂的院子重整得一乾二淨,還將「傑」樓之外的每間屋子都打掃得一塵不染!起初髒兮兮的趙宅眼下已經煥然一新了!

「小糊塗蛋兒們,都過來啦!」

天色漸黑之際,李文芸手握畫筆將它們招呼到「水」樓前,挨個兒撫摸著光溜溜的腦袋瓜兒說:

「你們長得太一樣了,姐姐都區分不開啦。

現在呢,我在你們每個的肚子上寫一個標記,以後它就是你們的名字了。」

一邊講著,她分別在小糊塗蛋兒的雪白肚子上畫下大、二、三、四、五、六、七、八和九。小糊塗蛋兒們紛紛躺在地上,乖乖地讓做標記了。

夜幕降臨的時候,李文芸滿意地打量它們一遍,命令道:

「大糊塗、二糊塗,去守外大門!」

小糊塗蛋兒們都瞅瞅自己肚子上的字,然後對數扭身蹦蹦跳跳地站崗去了。

「三糊塗、四糊塗,把穿堂兒!」

馬上,又有兩個蛋蛋軲轆開了。

「五糊塗、六糊塗,看『水』樓!七、八、九跟姐姐上去嘍!」

一邊開心地叫著,她帶領三個小蛋蛋轉進樓中。

因為是晚上了,樓內黑得什麼也看不清。九糊塗趕緊從兜里拽出蠟燭,一根根點著,走在前邊見位置便插好。七糊塗和八糊塗並排在李文芸左右,緊隨著她的腳步走。

等上了二樓,七糊塗和八糊塗也很懂事地立在中間睡房的兩邊。而直到李文芸躺在床上入夢后,九糊塗才放心下來,蹲在床根處手抱大肚子呼呼地也睡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半夜的時候,秋風微微吹掃幾遍,把身上的涼意一點兒一點兒灑給人間。

「水」樓內,一朵朵黃色的小火苗越來越矮,轉眼工夫陷進滾熱的蠟燭油中,使周圍的亮光漸漸暗下。

九糊塗懶懶地挪動幾次身子,笨笨地坐起,揉揉眼睛邁到一樓,又從兜里拽出高高的新蠟燭在原位置點燃插進蠟油內。但這會兒它困極了,蠟油還因燙而軟,以致它前腳剛走蠟燭們後腳便紛紛倒的倒,掉的掉,可怕的是很多依然著著!

等九糊塗將李文芸睡房裡的最後一根蠟燭換完后,靠在床根處又開始睡。

可感覺中還沒睡爽呢,它腦袋頂上就被「噹噹當」狠敲幾下子。九糊塗一臉氣憤地皺皺眉頭,打開眼睛瞧是七糊塗和八糊塗,看它們正非常心急地叫著自己,於是起來啪啪啪啪踩著大步子走出去。

剛離開屋門沒多遠,便瞅見七糊塗和八糊塗一齊趴在樓板上頭對頭前傾身子張大嘴巴呼呼地吹著什麼。走近后才發現是在吹火!它撓撓腦袋怎麼也不能相信,因為蠟燭是剛換的啊,為何到地上了呢?而抬起眼睛望望牆上的蠟燭真沒了,它這才開始驚慌,趕緊往樓下跑。

順樓梯噔噔噔地跳著,它看到樓下好多火光,都在木地板上,頓時嚇壞了,匆匆也趴下身子對準火苗拚命地吹,可是自己氣量小,要吹很久才能滅掉一朵火光。等將樓下內廳堂中的亂火吹凈后,它扭身掃視外廳堂一遍,發現其餘的蛋蛋們都來幫忙了,便很高興地站在原地休息。一會兒,它看到其餘的蛋蛋們也都直起身子大喘氣歇息了,額頭上滿是汗珠兒,便又耷拉下腦袋。

「不對啊!」

忽然,九糊塗大嚷出來,

「現在是深夜時分,這樓里應該漆黑的才對,因為蠟燭都掉啦,但是,但是為什麼我還能遠遠地把你們都看清呢?」

立在外廳堂的小糊塗蛋兒們一聽,也感覺不正常,之後才和九糊塗一塊兒轉動眼睛,猛然注意到內、外廳堂之間的隔門腳下那片已經燃得很大很大的火光!

「糟了,怎麼辦!起火啦!」

五糊塗和六糊塗有些害怕了。

「不大點兒事兒,跟我來!」

大糊塗擺手招呼著眾弟兄,扭身跑出樓外,連軲轆帶翻地繞過花園,鑽出穿堂兒和外大門,停在白天里它們堆到一起的草垛旁,彎腰抱起一大團就往回跑。

另外八個雪白的蛋蛋想都不想,緊隨之也紛紛抱起一團乾草跟在大糊塗後邊。

一進入外廳堂,大糊塗便挺著胸雙手高舉將乾草蓋在火苗之上。很快,火光小了,只開始透過草縫兒向外冒黃煙。

「這不,火要沒嗎?不大點兒事兒!」

大糊塗樂呵呵地說。

其餘八個糊塗蛋見之很欣慰地將抱來的乾草放在一起,鬆了口氣。

九糊塗此刻比誰都閑不住,生怕火再著起來,三步兩腳到了火堆邊兒俯下身子又開始吹,見火就吹。另外的蛋蛋們十分講義氣,二話不說都趕過來圍成一圈,爭相大出長氣閉著眼睛累得臉紅脖子粗了,還在吹。

「著啦著啦,老大又著啦!」

五糊塗和六糊塗異口同聲地驚喊,一面緊緊拉住大糊塗的左膀右臂。

「不,不大點兒事兒!」

大糊塗不忙不亂地起身,擺手將八個兄弟叫到剛才堆成的大草垛旁,每人一個位置抓住,猛地用力抬起,緩緩地走近那變得更大的火叢邊兒噗的一聲又蓋下!

這回壓得緊,那麼大的一堆乾草在上面使下邊連個火星兒都露不出來了,周圍馬上漆黑一片。

「這不又滅了嗎?不大點兒事兒!」

大糊塗說著,拍拍兩手掌,轉臉昂首步出門外,一邊帶領其餘的蛋蛋開心地歌唱:

「你救火呀,我救火呀,咱們大家來救火!

你救了火,我救了火,大家把火給救了……」

出門繞著趙宅附近仔細巡邏一遍后,它們又都回返。當歸來經過外大門時,大糊塗和二糊塗依然留下站崗。走到穿堂兒位置的一刻,三糊塗和四糊塗又停在兩邊。而剩餘的五個蛋蛋剛來到「水」樓門口,立刻便慌呆了!

「不好——」

九糊塗連哭帶叫著滾出穿堂兒,跪倒在大門外的大糊塗跟前說:

「老,老大,咱們把把火給救活啦!」

「救活啦?」

大糊塗短時間內還沒反應過來。

「對,對……救活了,好高好高!」

一邊回答著,九糊塗爬起身來舉出右手向上比劃著。

「活了?」

大糊塗還有些納悶兒,摸著腦門兒往裡走。

等停在「水」樓外朝深處一望,它霎時間被嚇傻,唯見火堆半堂寬了,火苗燒著樓頂。

「快,快去救姐姐!」

大糊塗急了,邊喊邊向樓內沖。

經過一氣連跌帶爬,九個小糊塗蛋兒呼哧呼哧地出現在李文芸床邊,七手八腳抬起她就往樓下跑。

李文芸迷迷糊糊地醒來之時,已經在花園邊兒上的地面了。

「啊,姐姐醒啦,姐姐醒啦!」

它們頓時歡呼起來。

李文芸慢慢地坐起,正看見樓內著出的大火。

「你們真是名不虛傳的糊塗蛋!抱薪救火的蠢事居然都能做出來!」

這一刻,軒軒也明白怎麼回事了,嘴裡批評著,身子卻連忙搖動,猛然間從自己的月瓣兒樣子身軀尾端噴出一大束水柱直直地沖在火叢上,沒用多會兒便將火熄滅了。

「不要怪它們啦,這深更半夜的讓它們去哪兒找水呀。」

李文芸站起來望著四周,對軒軒說。

此時的夜晚很靜了,靜得凄涼。

穹月淡淡地照著四野,照出那些模模糊糊的白楊樹,一長排伸長……又照現灰黑灰黑的單調鳥窩,讓她變得更加心重起來,一個,兩個,還三個……好像真的使回憶起了舊人,自己又那麼倔強地不肯想了。匆匆轉過臉來,將視線停留在另外一座樓前,那個「傑」字為何也沉凝了很多?會不會又是某個忘死的從前呢?

「我是什麼年代開始冷情的?讓傷痛的一幕幕過往被狠狠地磨滅而盡了?也許都是經歷的緣故吧……可既然已經那樣,因何叫我重新喚醒了什麼?是由於黑夜嗎?是黑夜的靜招惹的嗎?黑夜,竟然太可怕……」

李文芸喃喃地自語著,被來風輕輕吹開眉邊兒的柔發,使露出依舊微凸的額頭,卻彷彿更美了。在不經意間,一滴久違的淚水從她臉上流出,又滑落。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糊塗啊,我糊塗啊,糊塗蛋蛋就是咱。

你無知呀,我無識呀,渾渾噩噩沒憂煩!

……

昨天忘了(liao),前天忘了(liao),嘻嘻哈哈多美好。

不是你的,不是我的,放開心懷才逍遙!」

突然,九個小糊塗蛋兒環圍著她蹦蹦跳跳歌唱起來,一會兒拉拉她的手,一會兒碰碰她的腳。瞧著眼前可愛無敵的蛋蛋們,聽著它們一遍又一遍的歌聲,李文芸臉上漸漸浮現笑容,很快便同它們一起高高興興地歡舞開,一邊跟隨著叫喊:

「昨天忘了,前天忘了,嘻嘻哈哈多美好。

不是你的,不是我的,放開心懷才逍遙……」

覺得越來越有情趣,於是她和糊塗蛋蛋們整夜不停地玩耍。

第二日,天亮了,太陽也懶洋洋地爬起了,李文芸的興緻依然未盡,只是感覺稍稍有些疲憊,便休息下來。身旁九個雪白的小糊塗蛋兒仍在扯著嗓子歌唱:

「你糊塗啊,我糊塗啊,糊塗蛋蛋就是咱。

你無知呀,我無識呀,渾渾噩噩沒憂煩……」

聽著「渾渾噩噩」這個詞,她突然激動一下,緊接著猛然歡叫起來:

「姐姐想把這裡改成『渾噩世界』啦,你們認為怎樣?」

糊塗蛋蛋們半夜之時都看出了她的心情不妙,而其眼下突生如此念趣,是它們所欲求而不得的事情,便紛紛高跳著嚷道:

「好啊,好!稀里糊塗沒苦惱!」

李文芸高興極了,匆忙進屋拿出畫筆,又命九糊塗找來一塊長木板子,俯身認認真真地在上面寫下「渾噩世界」四個大字,隨後下令說:

「姐姐現在要求你們用這個新門匾將外大門上方的那個『趙宅』給換下來,快去!」

小糊塗蛋兒們一聽,忙著捧起新門匾一溜煙似的跑遠。

等止步在了趙宅外大門腳下,九個糊塗蛋蛋一個踩上一個的肩膀,高高站立著疊起。其中九糊塗在最下面,余者依次按序上升。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大糊塗在最上邊,摘掉舊牌子,摔碎在地面!二糊塗一聲不吭地把新門匾遞上去,讓掛牢固了,之後它們迅速解散。

因為昨晚沒怎麼睡眠,這會兒李文芸有些困了,便上樓進房去休息。九個糊塗蛋蛋不用費心地都按照最初姐姐給安排的位置站好崗,可沒多久也橫躺豎歪地睡著了。

緩緩地,陽光變得燦爛,閃耀在被深秋深埋的大片仙鳥寨中,照出了它的每一分蕭瑟,照去了它的每一點從前,讓開始淡淡地忘滅了,而只含留一個嶄新的、疏生的、或者有人痛惡的「渾噩世界」,徑自安立著,使此刻的一切都沉浸在短暫的美好里,比黑夜時還靜了。

「當……當……」

突然,從最初的趙宅門前向遠方延伸的小路上傳來了兩聲巨大的震響,顫得周圍門窗都跟著晃動,九個小糊塗蛋兒卻依然熟睡著,毫無反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