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好似在一剎那失聲了瞬間。

隨即,滾滾漣漪如同滔天巨浪一般在兩人交手之處炸裂開來,席捲四面八方。

方圓數百里的空間被分成涇渭分明的兩半,神魔光印與蒼古青光相互僵持。

虛空崩潰,大地開裂、四海翻騰、天空倒傾,空間破碎,混沌真空!

這一瞬間,天地之間的一切東西好似都不存在,在兩人碰撞的瞬間,天上地下就炸裂出無數道巨大的裂縫。

.com。妙書屋.com 轟隆隆!

一座傳說中的天宮在這爆炸的中心出現,巍峨的殿宇,凌霄寶殿四個大字熠熠生光,許仕林那能夠碾碎天地的拳頭,緩緩的突破重重的防禦,狠狠的砸在這凌霄寶殿之上。

這一拳所激蕩而起的滾滾血氣洪流是如此的浩瀚悠長,宛如傳說之中的天河般連綿無盡,倒灌傾瀉而下,要將世間化為澤國,降下滅世之災劫。

即使是耗費自漢武以來,天下四百年無盡資源的傾瀉,無盡氣運的凝聚,無盡元氣的灌注。作為光武如今的本命至寶,都在這一拳之下出不堪忍受的重負。

凌霄寶殿不停的顫動,無盡的元氣瘋狂的消耗,用來抵擋那強橫到不可思議的拳鋒,那無與倫比的攻擊力量。

凌霄寶殿匾額之上,那四個大字,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轟!轟!轟!……

滾滾炸裂聲中,凌霄寶殿被許仕林一拳打的橫飛千百里,遠遠飛出洛陽城的範圍,砸入山林之中,迸裂無數大地裂縫。

遙遠蒼穹之上,漸漸浮現出一個人臉的模樣,望著許仕林與蒼天天帝光武的戰鬥。忍不住心中一陣驚悸。

「此人,居然強橫到這般地步……」

許仕林一招打爆蒼天法界,一拳重創轟飛凌霄寶殿,以他平靜了二百年的心境都微微震蕩起來。

他王莽與光武帝劉秀多年來一直敵對,同時一直被光武帝按在地上摩擦,對於光武帝的力量,十分清楚,對於他的蒼天無極與凌霄寶殿,只能躲避繞著走。

十年前號稱道家第一人的天公張角,扛著黃天與蒼天爭鋒,天公大戰天帝,曾經讓他心動過一次,但最終依舊是天公戰敗,苟延殘喘,遠遁異世界。

「朕的,凌霄寶殿!」

破破爛爛的凌霄寶殿砸落在地,巍峨宮宇如今破破爛爛四處漏風,宮宇之中,尚有無量元氣流轉著,碰撞著,隨後一個浩大的聲音從大殿傳了出來。

「冠軍侯!!」

光武天帝暴怒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地四方。一位身披九龍袍,身高七尺三寸,頭戴十二旒冕冠,美鬚眉,大口,隆準,日角,俊美非常,威嚴非常的帝王,自凌霄寶殿之中,大步邁出,遠遠望去,彷彿一尊古老而強大的無上魔神,無窮無盡的渾厚法力從他身上席捲而出,貫穿於無盡虛空之中。

舉手投足之間,虛空也為之震顫。

「冠軍侯,你是朕見到的最強對手,即便是漢武皇帝,也未曾有今日之威。異界來者,為何一定要與朕為難。」



武天地眼神幽幽,看著許仕林,聲如雷震:「朕,將蒼天附於九州結界之上,結界在朕就在,朕若亡,結界亡!」

「將自身的存在凌駕於一切之上,光武帝劉秀,華夏歷史,古往今來最完美仁慈的皇帝之一,只是如今成了天帝的你太過令人失望,毀天滅地,覆滅眾生,寄生在九州結界之上,你已經腐化了!」許士林的話音冰冷;「所以,你該死!」

光武帝他的眼神陡然射出一道冰冷的光線,虛空震蕩:「王莽,你我之爭,不過是內部之亂,此人乃是域外天魔,你我共同的敵人!一起出手,殺了他!」

他周身上下頓時傳出一連串雷鳴般的炸響,無窮無盡的元氣自它體內爆。

轟隆………..轟隆隆…………..

天地之中,以凌霄寶殿為樞紐,以光武天帝為中心,一股股龐大的法力波動傳達了出來。

「天地重歸寂滅!」

充滿冰冷殺氣的聲音震蕩虛空。

無窮無盡的元氣,真氣,法力,罡氣混合起來,與天地之間的無窮元氣,匯聚成了一股磅礴的浪潮。

轟然爆發出堪比星辰爆炸的恐怖威能,直射許仕林而去。

「天下承平!」淡淡的聲音自天地間悠悠響起,王莽的身形緩緩的在虛空當中凝聚出來,好似口含天憲一般,四個字一出口,恍然間,整個天下似乎都平靜下來。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好似夫子授課一般的聲音在天地之間響徹,聲音籠罩之地,一切承平。似乎一切戰鬥都已經沒有必要。消減一切爭鬥慾望,被這聲音籠罩之下的許仕林,好似渾身都被一股力量所侵蝕,一腔戰意在融化,思維在緩緩變得僵硬,行動在變得越發的緩慢。

「死!」

光武天帝暴喝之聲響徹整個天地之間。

他與王莽乃是多年的對手,比起任何人都知道他這口含天憲的威力。

轟隆隆!!

光武帝的滾滾元氣洪流在王莽吟唱聲響起的瞬間,陡然速度暴漲,將周身微微一滯的許仕林,籠罩其中。

轟…….轟!!!

無盡天地元氣爆裂,無時無刻都有無數道好似雷霆一般的神雷在他周身炸裂。

四周的氣流,空間,甚至時間,一切一切有形無形的物質,統統暴走,而自身的元氣,戰意,思維,

卻詭異至極的平靜,毫無絲毫的戰意。幾乎好似束手就擒,一脖頸硬抗刀劍。

「我之身,萬劫不磨!我之神,萬法不侵!」許仕林丹田之內,世界金丹一轉,一股龐大的吸扯之力自周身咆哮,一切靠近的元氣盡數被吸入小宇宙當中。即使這無盡的元氣洪流,無盡的神雷,也傷不到他一絲一毫。

於此同時,丹田之內背負金丹的巨大身影之中,第三元神的精神力量,傳入身體當中。

「爾等聯手,又能奈我何!」

許仕林仰天長嘯一聲,聲音高昂而霸道:「那就再接我一式,番天印·掌托日月印!」

轟!!

恐怖的血氣拳意透體而出,磅礴洶湧,如瀑如潮。

丹田宇宙之中,世界金丹微微一轉。

一縷金色的力量自世界金陽之中脫離世界而出,灌注在身體上,燃起比大日還要璀璨的光輝,一股黑色的氣息自世界大地深處湧現,陰冷恐怖,乃是世界深淵,至陰至濁之氣。

轟隆隆!!

他橫起的手臂之上,爆發出強絕的力量。將手一伸,來自世界金陽的力量匯聚成太陽,陰冷深淵的的力量匯聚成陰森魔月,在掌心輪轉。

至剛至陽的血氣金陽,與至邪至魔的精氣魔月,一正一魔在掌心緩緩的旋轉。

金陽當中漸漸浮現出一道金髮披肩火焰罩身的許仕林幻影,而在魔月中也浮現出一頭血發,身披黑色鱗片的許仕林幻影。

兩道幻影陡然間雙眼一睜,化作兩個無雙戰魂,神魔戰魂手中,番天三印毫無半分凝滯的施展而出。金髮身無雙戰魂手持神三印,血發魔無雙戰魂手持魔三印,神魔力量相互糾纏,相互旋轉。

隨即,許仕林神情冷漠,一步踏出,直接踏入那蒼天法界爆炸的中心節點,想著一道九龍環繞的身影,陡然一拍轟出。

這一掌轟出,正魔激烈對撞,陰陽相擊,一連串無數雷霆擊落炸裂的恐怖音浪席捲天際,天空與大地齊齊轟鳴,發出不堪重負,驚天動地的呼號!

手掌覆蓋之地,天地為之共鳴,日月為之膜拜,虛空為之臣服,鬼神為之叩首,神通為其所用!

竟然不到一個剎那,就以強橫到極限的肉身,打破了王莽天下承平·大道之行經的封鎖。

錚錚錚~~~

彷如開天劈地之神魔一般的陰陽印自天地之中升起,帶著一股淡漠無情的拳意,轟然向著光武劉秀磨滅而去。

這一印比他擊碎蒼天法界時的那一拳想比,還要更加強橫,浩瀚之中孕育著一種可怕的力量。

.com。妙書屋.com 竟然不到一個剎那,就以強橫到極限的肉身,打破了王莽天下承平·大道之行經的封鎖。

錚錚錚~~~

彷如開天劈地之神魔一般的陰陽印自天地之中升起,帶著一股淡漠無情的拳意,轟然向著光武劉秀磨滅而去。

這一印比他擊碎蒼天法界時的那一拳想比,還要更加強橫,浩瀚之中孕育著一種可怕的力量。

這拳一出出,整個世界都好像被一下鎮壓住,一切顏色、光線、氣味、聲音等等都失去了色彩,光武天帝劉秀調動鼓盪的元氣洪流都一下被鎮壓起來。

面對這一拳,光武帝面色大變,淡漠如神的眸光都透漏出一抹震驚恐懼之色來。

他沒有想到許仕林竟然如此強橫。

在這一拳之下,他竟然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恐慌,就好像這一拳之下,他就會死去一般!

「冠軍侯!!」

光武帝周身「噼里啪啦」的炸響著,在許仕林這一拳之下,再也忍不住了,瘋狂的大喝一聲。

嗡嗡嗡~~~

九州之上,蒼穹之中,九座承天的三足巨鼎虛影一陣顫動,接著每顆巨鼎之上,都分離出一座數十畝方圓的小鼎出現來,剎那間,便出現在光武帝身前,九鼎排列,合成九宮,將自身緊緊地包裹在其中。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

就在此時,王莽的聲音再度在天地間響起。仁義禮智向著許仕林的神思不斷侵蝕而去。

九州結界,就在這九鼎之上,九鼎碎,結界亡。如今最好的選擇,便是放過光武帝,保全九州結界。王莽的招式,攻擊的不是人體,而是人心。是至真至善之言。

轟隆隆!!

許仕林拳勢不改,照常轟擊向光武帝。

轟!轟!轟!轟!……..

三人全數全力出手,方圓數百里之內全都翻滾破碎,在三人無上的神通之力的碰撞之下,變得混蒙蒙一片,好似真空都被破碎了一般。

一朵朵巨大的蘑菇雲騰空而起,蘊藏著恐怖的光與熱,直衝雲霄,直上數千丈的高空,即使遠在洛陽城的劉備王允二人,感覺著此方戰鬥,都不禁神色駭然。

狂猛的神通爆裂之力,猛烈向外膨脹、壓縮周圍空氣形成的高壓氣浪。

它以超音速向四周傳播肆無忌憚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天地傾覆,深沉的土地好似變成了一方澎湃的大海,起起伏伏,山峰倒折,大地塌陷。

一切有形無形的物質,都在這恐怖的威能中,瞬間氣化消失。

咔嚓!

突然,宛如末日一般的大戰場景之中,傳來一聲脆響。

轟!!

「啊!冠軍侯!!」

萬雷震爆一般的巨大聲響都遮蓋不住光武帝的恐懼叫聲。

遍布在他身前,好似九宮一般護住他的九枚大鼎被許仕林的一記陰陽印之下,轟然打的爆碎!

精純的元氣呼嘯而起,被許仕林不斷開合的竅穴丹田全數吸收下去。

咔咔咔咔~~~

在那九枚大鼎爆射的剎那,光武帝瘋狂暴退的身影陡然一僵。

「啊!」

光武帝的慘叫聲頓時響徹雲霄,旋即一股強烈不甘的意念猛地爆發出來,即使遠在千里之外都能感覺到那濃濃的不甘心。

轟隆隆!!

凌霄寶殿之中,一道鳳冠披霞的美麗身影陡然擋在光武帝身前,以嬌弱的後背硬接許仕林陰陽印的剎那,將光武帝劉秀,一指點飛向虎牢關空間隧道之處。

「夫君且去暫避鋒芒,他日,再捲土重來!」

那鳳冠披霞的美麗身影,陡然膨脹,最後如同一枚巨大的煙花一般炸開,形成漫天的煙霞。

「麗華!」

「做官當如執金吾,娶妻當娶陰麗華。」

「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我若為王,你必為後!」

一生之摯愛,即便是成就天帝之後,唯一一位出現在蒼天之上,榮登天後的女人,就在眼前身亡。讓光武帝徹底瘋狂;

「麗華,若是沒有你在,朕即便是做這天帝千年萬年又有何意義!」雖然身後就是空間通道,要走,世間沒有一人能夠阻擋,光武帝依舊悲吼一聲。好似飛蛾撲火一般,向著許仕林撲來。

「送君,上路!」

許仕林眼神冰冷,冷漠一笑,絲毫不為眼前的愛情故事所動心神,身形不動,手掌一翻,拳意凝結。

登時化作了一隻遮天大手,掌心風雷鼓動,將那撲來的光武神魂一把掐滅!

「千秋功名,一世葬你,玲瓏社稷,容華謝后,不過一場,山河永寂。一路走好,光武天帝!」

「九州結界,終究是破了!域

外的妖魔將近,冠軍侯,朕要看看,你們該如何硬對。」王莽輕輕嘆息一聲,身形一散,意志直接蔓延到天地之中,瘋狂的擴張,侵佔屬於光武劉秀的領域。

隨著接收光武的領域越來越大,瀰漫在天地間的意志越發的強橫。

「萬丈紅塵!」許士林抬頭望著蒼穹,嘴角微微嘟囔一句,手指之中,一道紅沙薄霧,緩緩的充斥到天地之間。

「域外妖魔?九州的目標是走出世界,君臨諸天,若是連九州都走不出去,那麼還談什麼諸天,談什麼萬界。」許士林喃喃說道;「九州結界破碎,一切牛鬼蛇神,都出來看看,看看,有哪個是不怕死的。」

光武身亡,天上流星散盡,夜空重新恢復正常。說話間,蒼穹漸漸泛紅,好似整個天空,都被一層紅色面紗所遮蓋一般。

「混賬,冠軍侯,你陰我!」一道深沉的怒吼陡然間響徹天下。蒼穹之上,漫天的紅紗聚攏,形成一個巨大的面目。雙目之中,血紅欲滴,望著許士林的身形,怒意直接令天地之間的元氣瘋狂的涌動。

「六欲紅塵,這是人世間的憤怒,這是斗升小民的憤怒。你想要身合天地,若是撐不過這人世間的紅塵糾葛,還做什麼天,成什麼道?」許士林伸手掏出一壇老酒,仰頭灌下;「許某就是看不慣你們,看不慣你們高高在上。視眾生為螻蟻。坐的高了,沒人能管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么?為所欲為的是魔!」

「周公有恐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古人誠不欺我!只是這天下,你已成絆腳,留之何用。縱酒要大戰一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