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間隱隱的有些暴躁。

「本將軍在此請招!」

宇文成鋒經歷了無數場戰鬥,養成了一個原則,不管是面對什麼境界的敵人,都要全力以赴。

蒼鷹搏兔,亦盡全力!

宇文成鋒沒有一丁點的輕視之意,很認真的擺開架勢,雄渾玄力在經脈中奔騰,好似千軍萬馬。逆天象的能力無形釋放,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一呼風起雲湧,一吸靈氣撲鼻,呼吸之間各有奧妙。

范浪打起精神,同樣非常認真,與頂尖玄王交手,就算是切磋也不能大意。

「將軍小心了!」

范浪厲喝一聲,化為人龍形態,將五倍玄力宣洩出去,在半空中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玄力手掌,正是以前多次使用的遮天手。

只要實力足夠強,舉手投足都是殺招,就算是低級一些的技能,由高手施展出來,仍然可以驚天動地。

十米,五十米,一百米!

隻手遮天!

巨大的遮天手懸浮半空,遮蔽了上方的陽光,投下了漆黑的陰影,這隻手十分的凝實,裡面充斥著玄力,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范浪凌空躍起,對著幾十米外的宇文成鋒一拳轟出,半空中的遮天手捏成拳頭,隨著范浪的動作破空而過,雖然體積巨大,速度卻快如閃電。

「這一拳很純粹,並沒有生死輪的力量,卻比大部分玄尊的招式更強更猛!看來傳聞屬實,這個叫范浪的年輕人很不一般!」

宇文成鋒心中一凜,思考的同時,手上的招式已經狂轟而出,以硬碰硬的方式來迎接范浪這一拳。

只有硬碰硬才能精準的判斷出對手的實力!

軍道殺拳!

宇文成鋒施展出看家本領,右拳對天怒轟,狂暴的力量隨著這一拳瘋狂宣洩,腳下的地面受到衝擊,瞬間癟塌碎裂,方圓百米深陷下去。

反震力都如此剛猛,正面的力量有多強可想而知。 「所以小時,以後不要鬧脾氣好嗎?」傅辰修眸光沉沉的盯著姜小時。

姜小時低著頭,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她本來以為自己要被大佬收拾,現在這個神轉折,她怎麼感覺大佬是在哄她……

「五叔,對不起……」

大佬已經給了台階下,她可不能不識趣,乖乖順著台階下就好了。

「過來。」

姜小時屁股挪動,往大佬旁邊靠去。

不到一秒,姜小時腦袋上面多了一個溫暖厚實的大掌,動作輕柔,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摸著她的腦袋。

讓她有種自己是一隻貓,在被主人順毛的錯覺感。

「今天買了什麼?」

傅辰修漫不經心的一句詢問,姜小姐背脊一下僵直,被順毛的舒服感,被恐懼感給代替了,心臟砰砰的一直跳。

一張小臉垮掉了,她就知道剛才是錯覺,大佬怎麼會就這麼放過她,大招在這裡。

「五叔,我錯了……」

姜小時面對大佬真的很慫,更多的是自己用了一千萬的心虛,一千萬不是一塊錢,花一千萬買一個女人,大佬秋後算賬也是應該的。

傅辰修撫摸她毛髮的手停頓了一下

姜小時的心臟也在那一瞬間跟著停頓。

「以後不高興,就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姜小時,「……」

「但是不能手機關機,讓我找不到人,知道嗎?」

心情猶如坐過山車的姜小時乖乖點頭。

傅辰修漆黑的眸子柔和下來,「今天有買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嗎?」

「有。」

「回去放在自己保險柜里去。」

姜小時,「……」把那個女人放回保險柜。

「五叔,我買了一個女人……」姜小時覺得還是老實交代自己買東西,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嗯。」

姜小時,「……』就這個反應。

「五叔,我花了一千萬買了一個女人……」

「嗯,我有收到簡訊,你高興就好。」

姜小時,「……」

「五叔,我買的那個女人,剛才靠在我肩上,你沒看見。」姜小時故意問的。

「沒有。」傅辰修修長的手指微微挑起她的下頜,眼裡含著柔光,「小時,你買什麼都不用跟五叔報告,五叔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姜小時黑珍珠一般的眼珠縮縮,小臉不自覺的開始發燙,心臟慌亂的跳動。

「五叔,我知道了。」

姜小時一邊回答,一邊把視線放在其它地方,垂在兩側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攥緊衣角。

……

姜小時躺在床上,右手撫摸著自己的心臟,那種不規律的跳動現在已經消失不見,雙眼裡全是糾結,因為她不確定剛才那種不規律的跳動是她還是這具身體發出的。

詐屍系統,【宿主,是你自己發出】

姜小時;「……」

系統;【宿主,我是來提醒你,你最近會有危險請注意】

姜小時;「……」我這是要天降橫禍嗎?

姜小時,「我什麼時候有危險。」

系統;【抱歉,具體時間無法知道】

姜小時,「你不知道在哪裡瞎逼逼什麼,讓我心驚膽戰嗎?」

系統;【……】這個女人太暴躁了。 拳拳相撞,力量對碰。

宇文成鋒的拳頭要比遮天手形成的拳頭小無數倍,可是力量上卻更勝一籌,將遮天手一擊轟散,雙方的玄力一起爆炸,形成了刺眼的白光。

軍道殺拳是宇文成鋒自創的拳法,注重殺人的實用性,招式往往簡單有效,還有一些振奮人心的附加效果,在兩軍對壘的情況下使用,能夠激勵軍心,讓全軍變得勇往直前。

宇文成鋒一拳拆招,出拳之後立即收了回來,等著接下來兩招的來臨。憑剛才這一次交鋒,他大致摸清楚了范浪的實力,隱隱覺得范浪的力量不止如此,心中很是期待。

第二招與第三招很快到來。

范浪再次施展遮天手,凝聚出一隻百米巨掌,對著宇文成鋒抓了過去,同時抽出了龍鱗劍,張開了涅槃天翼,持劍急速衝出。

嗖!

向後延伸的涅槃天翼化作模糊的紅光,幫助范浪增加速度,使他的速度達到了自身的極限。

快,再快!

龍鱗劍直指前方,劍鋒懾人,撕天裂地,將空氣生生斬開,把地面劃出一道深痕。

范浪與手中的劍完美融合,施展出流星劍法,人與劍化作破空而過的流星,形成一團白光,後面拖曳著一道火紅的光尾。

范浪之前打出的遮天手張開手掌,先一步衝到宇文成鋒近前,將其籠罩在了其中,柱子般的五指全力收攏,不求有功,至少能起到干擾作用。

宇文成鋒再次施展軍道殺拳,雙拳灌滿殺伐之意,向著左右兩側畫弧而分,拳心朝天,拳背向地,兩股力量同時爆開,將籠罩周圍的遮天手生生粉碎。

下一刻,流星劍法撲面而來!

宇文成鋒臉色不變,沉著應對,飛速取出自己的兵器,這是一桿長柄大刀,體積極為的誇張,刀柄長兩米,刀身超出兩米,整體線條流暢,沒有一丁點的點綴,純粹的戰鬥殺人之用。

他的拳法很強,刀法更是一絕。

黃沙百戰穿金甲!

宇文成鋒玄力爆發,化作一套金光閃閃的半透明盔甲包裹住了全身,就連手中大刀都沐浴了一層金光。大地塵沙揚起,漫天席捲呼嘯。刀身繚繞大半圈,對著前方凌空怒斬。

人與人,劍與刀,強強交鋒!

那掠空而過的流星被金色刀氣阻擋下來,生生頓住去勢,白光與金光猛烈碰撞,摩擦出刺耳的巨響,力量彼此抵消。

數秒過後,光芒漸漸淡去,兩道身影顯現而出。

宇文成鋒毫髮無傷,對面的范浪看起來也沒什麼事,雙方仍然緊握著各自的兵器。

「三招已過。」宇文成鋒直起身子,收回大刀。

范浪稍稍鬆了一口氣,收回了龍鱗劍,體內玄力翻滾,難以平息,隱隱受了點內傷。

這個宇文成鋒果然可怕,實力猶在碧煙老祖之上,剛才的碰撞很艱苦,范浪表面沒事,實際上落入了下風。

刷!

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宇文成鋒打破了之前的約定,突然使出了第四招,身上金光閃耀,手中大刀迴旋橫斬,招式大開大合,摩擦出破空之聲。

這是剛才那一刀的后招,其名為——不破樓蘭終不還!

之前約好了只出三招,三招過後難免會有所鬆懈,這突然襲擊的一刀,比前面三招更加兇險,非常的刁鑽狠辣。

好在范浪反應夠快,再加上神經沒有完全放鬆,雙目陡然一凜,龍之眼鎖定了來襲的刀鋒,舉起手中的龍鱗劍來格擋,背後的涅槃天翼也伸出來幫忙,翼尖左右開弓,與劍身疊在了一起。

鐺!!!

橫斬而來的大刀被范浪全力擋住,狂暴的力量將他生生推出,整個人橫移數米之遠,雙腳貫入地底,硬生生的犁出兩道深痕。

力量漸漸減弱,范浪仍舊保持著防禦姿勢,用狼一樣兇惡的目光看著對面的宇文成鋒,剛才的第四刀違反約定,已將他的戰意逼了出來,忘掉了所謂的約定,做好了繼續廝殺的準備。

四目相接,近距離的對視,兩人的目光都是一樣的凌厲。

在王印郡內,敢這樣直視宇文成鋒的人並不多。

宇文成鋒唇角一揚,將大刀緩緩撤了回來,轉化為卡牌,收入了袖中,笑贊道:「三招過後,警惕不減,還能以全力接住我這第四招,很不錯!」

原來,宇文成鋒之所以破壞約定,只是想多試一試范浪而已。

剛才這四招,讓宇文成鋒試探出了范浪的實力,確認這是個妖孽天才,絕非池中之物。

滅掉碧煙谷。

登上魔心山。

范浪能做出這些壯舉,不是沒有原因的!

范浪發現宇文成鋒的戰意已經沒了,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劍入鞘,收攏雙翼,解除狀態,苦笑道:「好險,好險,剛才這第四招真是殺了我一個措手不及,應該不會有第五招了吧?」

「第五招不會有,第二碗酒倒是大大的有。」宇文成鋒豪爽道。

「喝酒沒關係,只要不是大刀,再喝十碗我都奉陪!」

「我就當你在我這裡立了軍令狀,待會兒可不許反悔。」

「隨口一說就成了軍令狀,看來以後在將軍面前說話要小心了。」

「那當然,軍中無戲言!」

兩人打過之後,沒有了之前的陌生感,關係明顯拉近了一些,有說有笑的走向了軍營。

系統判定范浪打了一場平手的越級戰鬥,給了他十萬左右的經驗值,這一戰至少沒白打。

城牆上,眾將士將剛才的一連串戰鬥看在眼中,一個個都傻眼了。這個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小子,竟然能在宇文將軍的手底下撐住四招,簡直不可思議!

「好厲害的高手,他是什麼來頭?」

「他好像叫范浪,剛才聽人提起過。」

「擋住宇文將軍的大刀可不簡單,這小子應該是玄王境界吧?」

「不像玄王,他身上沒有生死輪,怎麼可能是玄王。」

「胡說八道,不是玄王怎麼可能擋住宇文將軍的大刀!他一定是玄王!」

「就是,就是。」

眾將士竊竊私語,將范浪這個名字牢牢記了下來,認為這是一個值得銘記於心的高手之名。

當天,范浪捨命陪將軍,整整喝了十大碗烈酒,被灌的不輕,依靠功法運轉消化一部分酒力,這才沒被放倒。

就這樣,一行人在虎賁軍的軍營暫時落腳,有了安全的棲身之地,不用擔心被魔族打擾。

借著酒勁,范浪當晚美美的睡了一覺,到了第二天,蕭歸南與秦煥飛都開始嘗試利用天意花衝擊玄王境界,而范浪本人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范浪要做的事情與眼睛有關!

他的手上已經有了充足的材料,有條件修鍊織夢眼了,這可是一門非常強大的瞳術,練成之後,幫助不小。

修鍊織夢眼所需的材料主要有兩種,一個是夢幻妖核,一個是魔心晶,他手上全都有了。

他將種種材料取了出來,放在了面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