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隊人馬轟隆隆的出現在南宮府邸外,而後,一道厲喝聲,在一股雄渾的法力包裹下,宛如驚雷般傳遍了整條街,驚動了不少人。

隨著這道聲音傳開,整條大街也都在此刻靜了一瞬間,然後,無數道目光,都順著聲源朝南宮家府邸望來。

「這天鷹『門』也太霸道了,想要趕盡殺絕,將南宮家也滅掉然後一統整個幻城嗎?」

「噓,小聲點,天鷹『門』身後可是有仙『門』支持,這次,南宮家是凶多吉少了。」

「唉,結果是改變不了,只是不知道南宮家是選擇投降,還是選擇拚死一搏!」

「要是南宮家也滅了,那麼以後幻城的日子就不好過了,這天鷹『門』的人可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皇上,求放過 人們議論不斷,有人嘆息,有人感慨,更多的還是一種無奈!

「要是那位少年魔王回來就好了,將天鷹『門』給徹底消滅,不應該像上次那樣,放走他們reads;。」有人低聲說道。

「回來又能怎樣?聽聞這次天鷹『門』可是得到大能級修士的支持,那姓林的小子就算回來,還能逆天不成?」有人不屑的道。

「好了,你們也別說了,我聽聞那姓林的小子在靈洲出事了,很可能已經死了,這都大半年沒有聽到他的消息!」

「那件事我也聽說了,當時,他與東荒一位年輕天才『交』手,敗退了對手,卻不料,有傳說中的大人物在暗中出手,將其打入虛空!」

有人簡單的講述了當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這話一說出口,立刻引起眾人的質疑,道:「怎麼可能,他連那最神秘的東荒強者都能打敗?」

「為了這件事,我專『門』前往靈洲,卻有此事,但那姓林的少年並不是憑藉自身實力,而是催動一件秘寶。」

「原來如此!」

這麼一說,眾人才接受。

「可惜咯,如此驚『艷』的一個少年就這樣死去,如果再給他一些時間,未必就比那東荒的天才差!」有人為林輕凡感到惋惜。

「有些事情,確實不好說,越是驚『艷』的人物越是容易夭折,連上天都會妒忌他們!」有人搖頭嘆道。

至於林輕凡,在聽完這些人的議論之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臉龐上升起一團霧靄,隨後,他的容貌變化成另外一個人,無聲無息的消失在夜空中。

「你們以為躲在裡面不出來就能逃過今日一劫?給你們十個呼吸的時間考慮,如果不開『門』,就別怪我血洗此地!」

此時,整個南宮府都被圍的水也不通,那些人手裡高舉火把,將整條街都照的通亮,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更別說有人能從裡面逃走。

然而,就在夜空中,一道人影無聲無息的進入林府,如一道鬼魅般,沒有引起一個人的注意。

… ?c_t;「嘎吱!」

隨著那道『陰』冷的笑聲落下,南宮府邸那扇緊閉的朱紅『色』大『門』也是緩緩開啟,隨後,大批南宮家護衛從府內湧出,分別站好位置,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廣告)–

雖說如此,但從這些護衛的眼睛里,還是能夠看得出,此時他們的心情都非常緊張。

就在這些護衛站好陣型,嚴陣以待時,一道略顯發福的身影從人群中走出,正是南宮家家主,南宮正。

不過此時,南宮正卻是失去了平日里的那種鎮定與從容,臉龐上瀰漫著一種凝重之『色』,而且,比起半年前,更是要顯得蒼老了許多reads;。

南宮正面『色』凝重的從府內走出,先是一掃眾人,隨即,目光便是落在正前方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人身上。

此人正是天鷹『門』『門』主,肖鷹!

「肖鷹,你不要太過分了!」

對於眼前這個人,南宮正並不畏懼,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若是換做以前,肖鷹在他眼前,不過就是一條狗,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天鷹『門』來了一位高手,而且是真正的高手,強大到就連南宮家也無法與其匹敵。

「哼,過分?」肖鷹坐在一頭高大的異獸身上,居高臨下,俯視著南宮正,冷笑道:「要不是仙師有命,讓我與你們好好商談,不然,老子早就直接血洗南宮府,那裡還輪到你在這裡大呼小叫!」

「你……」

南宮正氣的臉『色』發青,盯著那不可一世的肖鷹,雙手緊握著拳頭,殺氣騰騰,但卻始終未敢出手。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怎麼,還想殺老子不成?」肖鷹盯著南宮正,冷笑著說道。

此言一出,不僅是南宮正,就連南宮家身後的那些長老。護衛們也都氣的渾身發抖。

「肖鷹,有本事與我單挑,三招要是不能把你打趴下,老子就跟你姓!」一道憤怒的聲音從南宮正身後傳來,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宮銳。

聽到南宮銳的話,肖鷹臉『色』變了變,他雖然為一『門』之主。但修為確實不怎麼樣,如今。才不過通脈十重。

能坐上這個位置,那肖鷹自然是有他的長處。

「小子,少在這裡大呼小叫,大人說話,何時輪到你一個小輩『插』嘴,一邊玩去。」

肖鷹坐在那頭高達的異獸身上,雙臂環抱,帶著一種不屑的神『色』劈了一眼南宮銳,隨即。便不再理會!

「可惡,有本事你下來陪老子單挑!」南宮銳大聲叫嚷。

但肖鷹卻不予理會,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樣,見到這裡,更是讓南宮銳憤怒,一時間,竟忍不住的要出手。卻別南宮正給攔住。

「銳兒,不要衝動!」南宮正小聲道。

「大伯,他……」南宮銳原本是在宗『門』修鍊,卻是聽聞家中出了事,這才趕了回來,卻不料。碰到這樣一幕,讓他怎能咽下那一口惡氣?

如果說,這肖鷹實力非常強大,足以俯視他南宮家,那也就算了,可是,這貨不過才通脈境的修為。只相當於南宮家一名護衛隊長的實力,如今,卻是囂張到了極點,張口閉口就要血洗南宮家。

「南宮正,管好你們家那些不懂事的小輩!」肖鷹瞥了一眼南宮銳,一臉不屑的道。

「你……」南宮銳實在是氣不過,不顧南宮正的叮囑,正要出手,卻被南宮正死死按住,傳音道:「不要衝動,事情也許還有緩和的餘地!」

開戰,那是被『逼』到絕路才會選擇的辦法,而現在,南宮正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事情能夠發生轉折。

「當初,你天鷹『門』在幻城發展,我們不曾干涉,也不曾打壓和排擠過你們,可是現在,你為何要將我們『逼』上絕路?」南宮正不解的問道。

一隻貓妖出牆來 嘴上雖然這般說,但南宮正心中最疑『惑』的還是天鷹『門』為何會突然出現。

幻城的人都知道,天鷹『門』在半年多前的一個夜晚,被那個如同神魔般少年給毀滅,可是,一個原本已經被毀滅的『門』派,卻又莫名其妙的出現,而且實力還出奇的恐怖,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便將幻城各大勢力整合。

服從的全都規劃到天鷹『門』,不服從的統統殺掉,而且不管是什麼勢力,都是在一夜間消失。

後來,經過調查,才得知肖鷹背後有一位非常強大的修士在暗中扶持他,而且,那些被滅『門』的勢力都是出自幕後強者之手reads;。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那我便讓你做一個明白鬼,這一切都要從半年前你們南宮家結『交』的那位少年說起!」

說到這裡,肖鷹的目光也是在瞬間變得『陰』鷙起來,流『露』出一種強烈的殺氣。

「李公子!」

雖然早就有所預料,但是當聽到肖鷹親口說出來之後,南宮正的情緒還是忍不住的出現一絲強烈震動。

「既然已經知道原因,那我也不瞞你,今天,你們南宮家的人一個也逃不掉,都得死!」 玉紅頂 肖鷹收斂目光,一臉『陰』冷的道。

隨著他命令下達,身後那些天鷹『門』的弟子,也是紛紛『抽』出手裡的武器。

「說到底,之前你們所提出的條件都不過是幌子,你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南宮正臉『色』發白的道。

「可以這麼說,不過還是有些區別,只要你答應解散南宮家,其餘那些非南宮姓氏的人,我們自然不會對他們出手,倒是你南宮家的人……」說到這裡,肖鷹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起來,他盯著南宮正,『露』出一道嗜血的表情,道:「仙師有令,任何與那個小子有關係的人,都必須得死!」

此言一出,南宮家眾人臉『色』頓時大變。

至於南宮正,此時卻是沒有說話,緊鎖著眉頭,臉『色』很難看。

如果說,這次只是肖鷹針對南宮家,那也許還有緩和的餘地,但是現在,事情已經變得複雜,那個在幕後支持肖鷹的人是誰,到現在都還沒能查出,只知道對方實力非常強大。

幻城一些大勢力曾經不服天鷹『門』,卻是在一夜間消失,沒有一個活口,而且,被滅『門』的當晚,周圍鄰居都沒有聽到絲毫的動靜。

可想而知,出手之人,實力應該非常可怕!

就在南宮正陷入兩難的處境時,身後數名護衛隊長一齊上前,抱拳道:「家主,下令吧!」

… ?c_t;隨著幾名護衛隊長的聲音落下,身後那些全副武裝的護衛們也都齊聲大喊:「請家主下令!」

「請家主下令!」一干長老,也都表面態度,齊聲道。[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見到這裡,南宮正的心頓時一熱,感到一陣寬慰,在這生死關頭,居然沒有一個人退怯!

「呵呵,真是好感人的一幕啊,原來你們南宮家的人都這麼不怕死,既然如此,那老子今天就送你們上路!」肖鷹一臉猙獰的道。

他高舉右臂,就在他即將要下達進攻命令時,突然一道身影從人群中衝出,速度極快,如一道閃電,眨眼間便出現在其身前,寒光一閃,半截手臂當場橫飛而出。

劇痛,讓肖鷹做出來了本能的反應,他腳尖一點,身體迅速向後方倒退,右臂傷口處鮮血汩汩而流,灑向半空。

「殺,給我殺了他!」倒退之際,肖鷹也是不忘大聲嘶吼道。

「小心,銳兒!」

突如其來的變化,也是到南宮家眾人一愣,沒想到南宮銳竟然如此衝動,直接出手,而且還直接斬斷了對方一條手臂。

其實,南宮銳瞄準的是肖鷹的腦袋,卻是在突然間,他坐下的那頭異獸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讓南宮銳身體一顫,這才導致攻擊出現偏差。

一擊過後,南宮銳也是立刻遭到周圍人的攻擊。

「哧!」

一道劍氣襲來,鋪天蓋地,是天鷹門一位神臟境強者出手,沒有絲毫留情,直接斬向南宮銳的後背心。[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南宮銳如今不過才通脈十重,與肖鷹實力相仿,如果被對方偷襲,那他將必死無疑。

南宮正神色焦急,容不得他考慮,直接出手,對那神臟境強者迎去。

別看他身體雍胖,但是行動起來,速度卻是一點都不慢,眨眼間便出現在南宮銳身後,大手一揮,「當」的一聲,攔下了那道劍氣。

「卑鄙小人,竟對一名後輩出手偷襲,你還有臉嗎?」

「笑話,這可是生死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誰還去理會那麼多?」

那人倒也實在,同時也看得出,那是一名心狠手辣的主。

「轟!」

聽到這裡,南宮正知道自己遇到了對手,乾脆不再多言,直接出手,一拳轟出。

這是非常霸道而直接的一拳,帶起了一陣音爆聲,直接朝著對方的腦門攻擊而去,欲要速戰速決!

「哼……」

對方冷哼一聲,腳尖一點,身體急速後退,與此同時,手掌長劍一揮,突然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像是燃燒了起來。

「哧!」

一道驚天劍氣斬出,撕裂了虛空,直接朝著南宮正斬去。

「不好!」

南宮正也沒有想到對方反應竟然會如此快,他剛從說話其實是想要讓對方分身,而後自己再出手偷襲。

卻萬萬沒想到,對方早就有所防備。

無奈之下,他只好放棄,畢竟赤手空拳,不可能接下對方那道恐怖的劍氣。

「轟!」

南宮正及時抽身向一旁橫移出數米,避開那道劍氣,而劍氣卻是斬落到其身後的地面上,當即便是出現一道深越半米的大坑reads;。

見到這裡,南宮正臉色微變,不過值得慶幸是,剛才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沒有硬碰,否者,雙臂肯定會直接爆裂。

「殺!」

南宮正剛松下一口氣,但緊接著他臉色陡然一凝,發現南宮家護衛都已經出手,一個個的眼睛里都涌動著凶光,抱著必死的決心。

「媽的,殺,給老子將他們通通殺光,一個都不要留!」肖鷹臉色發白,躲在後方下令道。

聽到聲音,南宮銳朝著那肖鷹看了一眼,露出一臉的不甘,剛才如果不是那頭異獸干擾了他,現在肖鷹就是一具死屍,也許這種戰鬥就不用打了。

「可惡……」南宮銳忍不住咬了咬牙,道。

「銳兒,小心!」

正當南宮銳發愣的瞬間,天鷹門一個普通弟子突然從身後沖了過來,準備要偷襲南宮銳,只要拿下南宮家嫡系弟子的人頭,便可獲得不菲的獎勵。

然而,就在他以為自己即將要得手的時候,南宮銳突然轉身,一劍斬出,「噗」的一聲,那名弟子直接被斬為兩半,臨死前,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肖鷹,納命來!」斬殺掉對手之後,南宮銳並沒有後退,而是突然朝著肖鷹沖了過去。

而此時,肖鷹正躲在敵方陣營最後面,被不少人保護著,想要將他擊殺,而那難度不次於剿滅所有天鷹門的人。

「銳兒,給我回來!」察覺到南宮銳的打算,南宮正也急了,大聲提醒道。

「噗!」

就在他分神的一霎那,身體猛地一顫,一口鮮血噴出,他被一道劍氣斬中,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

「哼,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情去關係其他人!」

「你……」

南宮正一把抹去嘴角的鮮血,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剛才那一擊雖然不致命,但卻讓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肖鷹,有種出來單挑!」

南宮銳手持一柄仙劍,一路朝著肖鷹殺去,而在他身前,卻擋著無數的人,怎麼殺都殺不完,而且越殺越多,屍體橫了一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