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哈哈一笑,以為木子墨要問什麼呢。

「我這個力量叫做靈力,之前開門的那個力量叫做魔法,那你用的力量又是什麼?」

靈力?魔法?上個世界的力量?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而且對方並不知道鋒力和元氣的事情,難道這裡是與世隔絕的地方?

「我是來自東宇宙的,我所用的力量叫做鋒力,相對應的應該是靈力,我另一種力量叫做元氣,元氣相對應的應該是魔法。」

大長老摸著自己的鬍鬚眯著眼睛,看著木子墨。 「哦?你是怎麼知道的?」

大長老摸了摸自己的鬍鬚,笑道。

獨家萌寵:蜜愛追擊令 「這個世界上可以同時使用兩種力量的只有天命者,很久很久以前,天命者路過這裡,我的祖輩依稀見過他,他就擁有兩種力量。」

原來如此,大長老的祖輩見過自己的前世,所以知道現在的自己就是天命者,看來這個中心宇宙沒有被毀滅過,一直維持著上個世界的一切,所以才會有魔法和靈力。

一周的時間過去了,經過木子墨的跟蹤指導,種植的果樹都長出了樹苗,圈養的野獸都已經失去了野性,開始吃著雜草和樹皮製作的食物,一切都步入了正規。

而暗精靈一族的都已經正眼看著木子墨,原因很簡單,木子墨說道做到了,而且解決了暗精靈族最大的弊端,因此得到了眾人的尊敬,只有黑羽很不服氣木子墨的所作所為,而他也不知道木子墨以什麼方式做到了這些。

畢竟當時黑羽被趕了出去,最後黑羽獨自一人離開了這個國家,至於去哪裡了沒人知道,也沒有人過問,時間一點點過去了,大約兩個月的時間,可能是這星球的原因,果樹都已經成長了,果實比之前天然的果樹上還要豐碩,而養殖的野獸此時也考慮擴大圈養範圍了。

「子墨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們暗精靈還在為食物苦惱呢,真心的謝謝你。」

女王略微彎下了自己的腰,木子墨卻不以為意,而周圍的人卻很吃驚,這時女王第一次給別人彎下腰,如果是別人,他們早就動手殺了對方了,可是木子墨是拯救了整個暗精靈國家的人,受得起整個禮。

「我記得這裡應該有通往下個星球的通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

聽到木子墨要離開,女王特別不舍,索性不說出實情。

「這裡通往下個宇宙的通道被一個上古大神給斬斷了,而回去的路你也知道,是沒有的。」

木子墨皺了皺眉,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在欺騙自己,木子墨認為自己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可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接下來的日子,木子墨除了觀察果樹和圈養野獸,其他時間就是修鍊,而自己開始修鍊靈力和魔法,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可以順利修鍊,而且靈力可以和鋒力融合一起組成了新的力量,魔法與元氣也組合到了一起,組成了新的力量。

但是木子墨一時不知道如何稱呼這些力量,正坐在果樹下冥思苦想,一個果子砸到了木子墨的頭上。

「難道我是牛頓嘛?我知道萬有引力的。」

木子墨喃喃自語著,就在這時木子墨靈光一閃,靈力與鋒力組成的力量叫做萬力,魔法與元氣組成的力量叫做萬法,雖然名字看上去很土,但是很實用。

這時大長老走了過來,一臉愁容。

「小友,我嘗試著修鍊鋒力,可是我連入門都做不到,看來只有你這樣的天命者可以做到了。」

大約一年的時間過去了,暗精靈族完全的掌握了種植的技巧和養殖的技巧,木子墨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逗留的理由了,正當木子墨要離開的時候一個消息傳遍了整個暗精靈王國。

「聽說女王大人要嫁給第二長老木子墨,不知道這個消息是真的是假的。」

「這樣很好啊,第二長老大家暗地裡都稱呼他為大賢者呢!女王大人和大賢者大人真的就是絕配。」

周圍人的議論紛紛,木子墨都聽到了,看來此地不宜久留,木子墨迅速跑向城門口,可惜被很多人所阻攔,木子墨也沒有辦法下手,畢竟這些人與木子墨都相處了一年之久。

雲城晚來歌 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感情,可是自己不能繼續留在這裡,自己有家室,有愛人,有兒女,留在這裡享受人生?如果木子墨一無所有的話可能會考慮考慮,但是現在,木子墨想儘快解決問題,早日回到親人的身邊。

「二長老大人,請您饒恕我們的無禮,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得罪了。」

木子墨此時也不打算掙扎了,這些士兵都是好士兵從來不做一些讓人厭惡的事情,本本分分的過著日子。

木子墨被押回了大殿,而士兵們識趣的離開了,整個大殿里只有女王和木子墨兩個人。

「子墨,你應該知道,我對你…」

木子墨搖了搖頭,打斷了女王所要繼續說下去的話。

「我有家室了,我還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所以我不能跟你成婚,而且我還有我的使命去完成。」

女王並沒有在意木子墨說的一切,直接抱住了木子墨,可惜木子墨無動於衷,並不想理會女王所做的一切。

「我說過,我有家室,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你知道我的實力頃刻之間可以讓你們的國家陷入戰火當中。」

對於木子墨惡狠狠的言語,女王完全當做沒聽到一樣,撫摸著木子墨的胸膛,痴情的看著木子墨的臉龐,木子墨此時有些生氣了渾身爆發出了強大的萬力,直接將女王蹦飛了,對於這股力量木子墨還是比較滿意的。

「子墨,沒關係的,我不在意的,只要你給我留下一個孩子就可以,以你的血脈,生下來的孩子肯定不凡。」

原來女王盯上了自己的血脈,木子墨憤怒的轉身準備離開。

「你難道以為我是盯上了你的血脈嘛?不是的,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我才想拚命的留下你。」

木子墨沒有說話只是站在了原地,彷彿是在等女王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你已經有了很多個妻子,我也知道你的心中已經裝不下我了,我對你來說只是一個人是了一年多的女子,在別人面前我可以能是女王,在你面前我只是一個少女,畢竟對你來說,這個國家你頃刻之前就可以毀滅。」

女王跪坐在地上楚楚可憐的樣子,可惜木子墨背對著她,什麼都沒有看到。

「既然你知道我已經有很多的妻子了,為何你還要這樣處處相逼呢?」

「因為你是我這百年以來最喜歡的男人了,沒有你我可能一輩子只能一個人活下去了,在我們國家有一個規定,就是代代女王都是上一代女王的子嗣,每一個女王所生下來的孩子肯定就是女孩子。」

木子墨嘆了一口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做了,每次經過哪裡都會發生一些小騷動,沒想到這次的騷動讓木子墨手足無策。

「轟隆。」

外面好像發生了什麼,木子墨第一時間跑了出去,發現好不容易種植的果樹和圈養的野獸都已經被毀於一旦,原來是光精靈攻打了過來,好像是來搶資源的。

「快快快,救火,能救多少救多少。」

果樹只剩下三顆了,圈養的野獸都已經死光了,死掉的野獸都已經被投石車投過來的石頭砸爛了。

木子墨很氣憤,這是自己一年多努力得來的成果啊!木子墨越過城牆來到的城外,看到的第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黑羽,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帶著光精靈攻打過來了。

「快攻擊!暗精靈的國家裡有著大量的食物,還有維持儲備糧食的方法!」

黑羽不斷的喊著,雖然光精靈特別討厭黑羽,但是為了利益不得不聽從黑羽的指揮。

木子墨淡淡的走了過去,似笑非笑的看著黑羽,黑羽也不慌不忙的看著木子墨,好像木子墨的死期到了一樣。

「那個人就是擁有準備糧食的方法,只要抓住他…噗…為什麼…」

這時一個女性光精靈用手中的匕首貫穿了黑羽的心臟,而黑羽還一臉疑惑的看著對方。

「你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用處了,安心的去吧,骯髒的暗精靈。」

木子墨嘆息著,這就是背叛的後果,但是現在所有的光精靈把矛頭指向了自己,各種各樣的箭矢飛了過來,木子墨立刻運用萬法組建起了一個防護罩。

所有的箭矢都無法穿過這個防護罩。

「叫你們女王來見我,否則,你們都要留下。」

木子墨說的話語清淡無味,但是氣勢特彆強大,讓所有的光精靈咽了一口口水。

可能是光精靈開始忌憚木子墨的實力,真的把光精靈的女王叫了過來,看到這個女王木子墨不得不感嘆,她與暗精靈女王長得一模一樣,只是一個是白皮膚,一個是黑皮膚而已。

「說吧,你要什麼樣的要求才可以教給我們儲存糧食的方法?」

木子墨看著看周圍的士兵,而女王也知道是什麼意思,光精靈女王逐漸走向木子墨。

「女王大人!萬萬不可!」

可是那些忠臣的阻攔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最後女王站在木子墨的面前右手一揮打開了一個防護罩將兩個人套在其中,木子墨也揮了揮手由萬法和萬力組成的防護罩再次將兩個人套在其中。

「這樣我們之間的對話別人就聽不到了,你說吧,異世界旅行者。」

又是異世界旅行者,這個詞語難道不夠中二嗎?

「我木子墨,叫我子墨就好了,在這之前我有一個要求。」

光精靈的女王皺了皺眉,沒想到木子墨大言不慚的還有要求,要不是木子墨實力過於強大,光精靈女王可能就要拷問木子墨了。

「好吧,你說吧子墨,你的要求是什麼。」

木子墨用手撫摸著下巴,裝作思考的樣子,這讓光精靈女王想怒不敢怒。

「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你們光精靈與暗精靈握手言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星球上不止你們兩個種族,還有一個強大的種族讓你們忌憚,如果你們不團結的話,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天,會被這個種族所泯滅對吧。」

本來木子墨說道讓光精靈和暗精靈握手言和的這個事情的時候,光精靈女王是氣憤的,當木子墨說出這個星球上還有著別的種族的時候,光精靈女王就想起古書的記載,當年有一個名為霍爾霍的種族,讓光精靈和暗精靈陷入了奴隸般的生活。

記得古書上記載霍爾霍這個種族並沒有被消滅,一直潛伏在地心深處,終有一天還會重見天日,當年戰勝霍爾霍這個種族也是因為光精靈和暗精靈合作一局消滅的。

想到這個光精靈公主的額頭上出現了細密的汗水。

「糧食的事情我們過會再談,我想找暗精靈女王談談霍爾霍種族的事情。」

木子墨只是想隨口一說,畢竟最近自己看的小說里有這麼樣的一個劇情,誰知道自己真的給說准了,看來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了,自己又要在這個地方多待一段時間了。 光精靈女王與暗精靈女王最後在大殿中見面,左邊一排站著暗精靈的長老,右邊一排站著光精靈的張來,看來這次的會議非同小可。

「小暗,多年未見,你還是這個樣子啊。」

「小光,你也不是如此,難道你變胖了?」

木子墨此時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光精靈與暗精靈天成無法相處到一起去。

「好了現在說正事吧,霍爾霍這個種族可能要重見天日了,如果我沒有計算錯誤的話,大約在一年後就會出現,我希望我們兩個種族重歸於好,一起抵抗這個敵人。」

光精靈女王誠懇的說道,而暗精靈女王本想數落對方兩句,當看到木子墨惡狠狠的目光時,立刻點頭答應了下來。

「這個方面我也有一些了解,古書上也記載過,霍爾霍這個種族有著四肢和尾巴,頭部想遠古時代的恐龍一樣,身上有堅硬的鱗甲,是很難對付的種族,他們天生貪婪,喜歡女色,每一個霍爾霍人都是男性,從來沒有女性,他們藉助著異族的女性繁殖,每次繁殖出來的必定是霍爾霍人,性格也與霍爾霍人相同。」

暗精靈女王皺著眉頭,好像想起了不好的回憶,最後兩個王打成了一致的決定,同盟,雖然是暫時的,但總比沒有強吧,之後光精靈女王想要儲存糧食的方法,可惜木子墨沒有給她的打算,只是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

「你沒有完成我給你的要求。」

「可是我們已經同盟了!」

「那不是我一開始的要求。」

最後光精靈女王沉默不語。

「我們暗精靈每個月會支援你們糧食,我知道你們從來不吃肉,果子總是可以的吧。」

光精靈女王點了點頭,但是光精靈一族不能白拿對方的東西。

「我們光精靈每個月給你萬支箭矢一台投石車。」

最後光精靈女王和暗精靈女王握手達成了協議,看來接下來就沒看有自己什麼事情了,木子墨偽裝成光精靈的一個侍衛想偷偷的跟著光精靈離開這個城市。

沒想到這麼順利的就離開了,終於來到了外面的世界,木子墨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尋找著前往下一個星球的道路。

「哎呦,這不是木子墨先生嘛?你怎麼在這裡?」

木子墨機械版的回頭,看到光精靈女王一臉媚笑的樣子,木子墨暗叫不好,木子墨剛想逃跑的時候光精靈女王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估計現在暗精靈王國已經亂成一團了吧,我想暗精靈也有儲存糧食的方法,我何必糾結於你呢?如果你離開了這個國家,我可以分分鐘滅掉,這樣吞併了暗精靈,就算霍爾霍人出現,也沒有什麼問題了。」

木子墨回過頭去盯著光精靈的女王久久不知道說什麼,這是在逼迫自己。

「這樣把,你來我們光精靈的國度居住一段時間,我也給你一個二長老的位置如何?給你最好的待遇,你說吧你需要多少個光精靈少女服侍你?」

「我不需要服侍!只要你安分點,就可以。」

最後木子墨跟著光精靈的公主來到了光精靈的過度,光精靈的過度被陽光所照耀著,在一個山峰上,木子墨坐在一個木屋中看著手中的書籍,這時一個光精靈的少女走了進來。

「你就是異世界旅行者嗎?」

對於她的疑問,木子墨沒有選擇回答對方,而是認真的看著手中的書,非常認真。

「吶吶,怎麼不回答人家嘛,在看什麼書呢,我看看。」

當少女把自己的胸放在木子墨的後背上時,木子墨併發出強大的萬力將這個少女談出這個屋子。

隨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整個王城都能聽到。

「光精靈女王收起你那點小伎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坐在用白色玉石打造的大殿中的光精靈女王不斷的嘆息著。

不斷的把玩著自己金色的頭髮,看來木子墨對她來說真的是越來越難搞定了。

木子墨安靜在自己的屋子裡看書,這回沒有任何人打擾自己了,本來是這樣想的誰知道一個壯漢闖了進來,木子墨皺著眉頭一拳將這個壯漢擊飛了,此時還能聽到這個壯漢的哀嚎聲。

「難道子墨喜歡的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還是說他不喜歡精靈族?」

光精靈女王苦惱的玩弄著自己的頭髮,接下來的日子比較平靜一些,光精靈女王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偶爾木子墨可以收到暗精靈女王的來信。

每次來信的內容都差不多希望木子墨可以回到暗精靈王國,木子墨認可陪伴這個愛玩愛鬧的光精靈女王也不會回到暗精靈過度,讓暗精靈女王有機會對自己下手,當然並不是戰鬥方面的。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外面特別的吵鬧,木子墨走了出去看著周圍的光精靈在忙活著什麼。

「喂,發生了什麼。」

木子墨隨便問了一個光精靈少女,誰知道她的回答讓木子墨頭皮發麻。

「女王大人決定,要將自己嫁給您,二長老大人。」

木子墨打算立刻離開這個國度,精靈什麼的太可怕了,但是又想到自己離開之後雙方都會開戰,算了這兩個國家本來就與自己無關,想到這裡木子墨翻越城牆,逃走了。

在之後暗精靈和光精靈真的發生了戰鬥,戰鬥的主要原因是對方私藏了木子墨,這個可笑的原因讓木子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木子墨在月夜之下,津津有味的吃著烤魚,吹著涼風,看著書,特別愜意。

這時木子墨感覺有什麼東西向攻擊自己,立刻跳躍了起來,原來攻擊自己的是一個怪物,等等,這個形象,空龍頭,四肢,尾巴,全身鱗甲,霍爾霍人?

這還不到一年的時間,這麼快就出現了。

「你是?人類?」

沒想到霍爾霍人竟然可以認出木子墨是人類,看來這個霍爾霍人也有著什麼秘密存在。

「人類!?天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