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蕁天看向趙倩雯,由衷地感謝道:「小倩,這次謝謝你了。」

趙倩雯嘻嘻一笑:「只是一句謝謝就可以了嗎?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打算怎麼報答我啊。」

夢蕁天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我都以身相許了你還想怎麼樣啊?」

「懶得理你。」趙倩雯站起身,拉著小麟的小手道,「咱們出去玩,這裡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今天咱們玩個痛快好不好?」

小麟孩子心性,最喜歡玩,趙倩雯更是擅長揣摩人心,小麟又怎麼忍得住她的挑逗,當時就一跳老高,拉著夢蕁天非要出去玩。

終於和他們重逢了,也算是人生一大喜事,夢蕁天心裡高興,一拍小龍的肩膀道:「兄弟,咱們就當一次護花使者吧。」

小龍愣了一下:「主人,你……」

夢蕁天笑著擺了擺手:「你和小麟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從來沒把你們當成過手下,以後你就叫我大哥吧。」

小龍鄭重地點了點頭:「是,天哥。」

見他還是這種口氣,夢蕁天無奈地白了他一眼,摟著他的肩膀朝著外面那大小兩個美女追去。 雲帆帝國的帝都繁華程度要比天亞帝國有過之無不及,雲帆帝國的軍事力量雖然差一點,但是經濟上,卻是三大帝國之首。

街道上,車輛來來往往,人流涌動,似乎在朝著同一個方向聚集著。

大家好奇心驅使之下,全都趕了過去,只見在人群的正中間,竟然搭著一個比武台,而在比武台的正中央,豎著一桿高達五米的大旗子,旗子上面寫著『比武招親』四個大字。

「比武招親是什麼意思?」小麟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

此時,小麟還坐在夢蕁天的肩膀上,夢蕁天仰頭看了她一眼,指著坐在比武台正前方的一個蒙著面的紅衣少女道:「這是那個少女擺出的擂台,是為了挑選戰鬥力比較強的人做自己的夫婿,換句話說,誰最能打誰就能抱得美人歸。」

小麟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夫婿是什麼?」

夢蕁天想了一下:「夫婿就是和少女一輩子在一起的那個人,他們兩個成親之後會做很多有趣的活動,簡單來說就是男方累並享受著,女方痛並快樂著。」

夢蕁天毀人不倦,立志要把這個清純的小蘿莉教導成一個什麼都懂的小魔女。

趙倩雯哭笑不得,玉手偷偷地伸到夢蕁天的腰間,捏起一塊軟肉,狠狠地擰了一圈,夢蕁天強忍著沒敢喊疼,臉憋得通紅。

小麟摟著夢蕁天的脖子,傻愣愣得道:「那我和主人一輩子不分開,那主人就是小麟的夫婿了。」

「咳咳……」夢蕁天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暗道小丫頭聯想能力太強了,「那個,差不多啦,等你長大了再說。」

小龍聽著兩人的對話,無奈地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

根據夢蕁天的觀察,這個比武招親的女孩長相應該不差,而且是那種溫柔型的女孩。

待得比武招親開始之後,一大批自認有些實力的人紛紛往上湊,就跟誰靠得近誰就能贏似的。

不過,這些人雖然看起來積極,但是實力卻讓人不敢恭維,很少有達到武尊境界的,而且那一個個長相,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去形容,即使是那擺擂台比武招親的少女,也是看得暗皺眉頭。

很快,在裁判的整理下,安排好了比賽的順序,一大批『形態各異』的大漢站成了一條長隊,認真地看著場中的比賽。

除了這些參賽者,更多的是數也數不清的觀眾們。

看熱鬧不嫌事大,這是所有人的通病,每次有人被打得鼻青臉腫摔下台,台下都會響起浪潮一般的掌聲,如果能見血,這些觀眾就更興奮了。

看了一會,夢蕁天感覺百無聊賴,看這些人比武簡直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根本沒有一個人具有那種拚命三郎的氣勢。

也難怪,夢蕁天認識的那些兄弟全都是人中之龍,打起架來更是為了勝利連命都可以不要的主,看起來肯定過癮,所以看他們比武才感覺沒意思。

而且,比武已經進行了近半個小時,夢蕁天已經忘記了進行過多少場比武了,他只知道從沒有一個人能夠在上面堅持超過三場的。

往往一個人精疲力盡的將對手打下台,下一場就被人一招秒殺了。

「還是走吧,太無聊了。」

夢蕁天拉著趙倩雯就想走,可是剛剛轉過身,就聽到身後的比武台上有人大喊:「我是天亞帝國紫雲宗第一天才夢蕁天的徒弟,宋剛,不怕死的就放馬過來。」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夢蕁天出道后的種種事迹,在那些大人物眼裡或許算不得什麼,但是在民間早已經被廣為流傳甚至無限放大,尤其是上一次夢蕁天戰場顯威,然後大鬧天牢的事迹傳出之後,不明真相的人們便更是把他當成了無敵的存在。

現在聽著宋剛說他是夢蕁天的徒弟,那夢蕁天都那麼厲害了,他能差到哪去?

而在裁判席上的蒙面女子,在聽說到『夢蕁天』三個字的時候,目光中明顯閃過一道厭惡和憎恨,藏在衣袖之中的小手也忍不住握緊了。

夢蕁天轉過身看去,只見這個少年容貌還算秀麗,嘴角掛著一絲姦猾,看來是準備已久了。

「有點意思。」夢蕁天一陣好笑,暗道自己的名頭什麼時候這麼好使了,竟然還有人假借自己的名字騙人。

夢蕁天摸著下巴,似笑非笑的,饒有興緻地看著場中的宋剛,看來他還是有些頭腦的,故意晚點上台,那些高手基本都已經被淘汰了,剩下的都是些酒囊飯袋。

現在他一上來就抬出夢蕁天的名字,果然,沒有人敢輕易挑戰了。

過了半天也沒有人敢輕易上台,倒是有無數的人竊竊私語著,似乎是在猜測著這個少年身份的真實性。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卻沒有人上台挑戰,這個冒牌貨好像真的能夠抱得美人歸了。

但是,正主在這裡呢,夢蕁天會讓這種人得逞嗎,當然不會。

夢蕁天跟趙倩雯打了一聲招呼,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比武台上,對著宋剛道:「在下來自天亞帝國,與夢蕁天同出紫雲宗,想不到他鄉遇故知,不知道兄弟能不能幫忙引見一下。」

「笑話。」宋剛嗤之以鼻,雙手掐腰道,「我師父是什麼人,是什麼人想見就能見的嗎,即使是紫雲宗的人也不行,除非你自己走下比武台,乖乖認輸,我還可以考慮帶你去見我師父。」

夢蕁天好笑的看著這個宋剛,看他驕橫跋扈的樣子,卻沒有一點心虛,就好像他這個師父是真的存在一樣,不禁心中暗暗佩服他的演技之高。

「這樣。」夢蕁天笑了笑,取出了一百枚金幣,「如果我贏了,你帶我去見夢蕁天,如果我輸了,你可以抱得美人歸,這一百金幣也是你的,怎麼樣?」

一百金幣,對於上流社會的人來說連一道菜都不值,但是放在普通老百姓的家中足夠豐衣足食數年了,尤其是生活在帝都之中,沒有錢是更加難過的。

見夢蕁天真的將裝著一百金幣的袋子丟到了比武台中央,宋剛的眼中都冒起了小星星,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夢蕁天的要求。

「很好。」夢蕁天嘴角緩緩翹起,冷眼看著宋剛道,「從現在開始,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衣角,就算你贏了。」

此話一出,場內一片嘩然,就連坐在那裡一直默默不語的蒙面少女也是不禁多看了夢蕁天幾眼,似乎是想看出來他是不是在誇大。

畢竟,這宋剛名義上可是那夢蕁天的徒弟,手底下的功夫肯定極為了得,這個少年把話說得這麼滿,說不定一會就要丟人了。

宋剛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想不到這小子看起來挺有禮貌的,說起話來竟然比自己還狂。

宋剛也有自己的脾氣,當時就不服不忿道:「別說我欺負你,我先站在這裡讓你打三拳,如果我眨一下眼睛,就算我輸了。」

觀眾中間傳來一連串熱烈的掌聲,顯然,所有人都準備看一場兩個優秀年輕人之間的精彩交戰了。

可是,掌聲剛落,還不等宋剛做好準備,夢蕁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來的地方,下一瞬間,夢蕁天出現在了宋剛的面前,兩人相距不足十厘米。

夢蕁天嘿嘿一笑,然後用力朝著宋剛的眼睛吹了一口氣,而宋剛則下意識地眨了眨眼。

夢蕁天退後兩步和他拉開距離,聳了聳肩狀似隨意道:「你眨眼了,你輸了。」

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沉默了片刻之後便是哄堂大笑,想不到夢蕁天竟然這麼會鑽空子,利用人家的語病直擊要害。

突然被吹一下,即使是武帝強者恐怕也會忍不住眨眼吧。

宋剛也愣住了,過了半天才緩過勁來,氣憤道:「你作弊,這不算數。」

「那這樣算不算數?」

夢蕁天收斂起笑容,面色一瞬間變得冰寒,釋放出體內鬥氣,化作一股氣浪,直接轟擊在了宋剛的胸口,將他送出了比武台。 夢蕁天故意使了個巧勁,只是把他送出了比武台,並沒有傷到他。

宋剛在空中翻了個跟頭,朝著夢蕁天甩過去一個得意的目光,好像在說:看見沒,想讓我出醜不是那麼容易的。

夢蕁天挑了挑眉毛,本想給他留些面子的,想不到這小子竟然這麼不識趣。

夢蕁天目光快速在四周掃視了一遍,見不遠處有一個水果攤,眼睛一轉,嘴角浮起一抹壞笑,然後釋放出鬥氣直接將一根香蕉吸了過來,然後看好宋剛的落腳點,將香蕉皮扔到了他的腳下。

下一刻,命中!

宋剛準確無誤地踩在了香蕉皮上面,頓時腳下不穩迎面摔倒了下去,倒霉的是,他的屁股正好坐在了一個榴槤上面。

當然,那個榴槤也是夢蕁天事先為他『準備』的。

宋剛疼得嗷嗷大叫,腳掌一踏地面便再次回到了比武台上,不過他仍然捂著屁股,估計他已經感覺自己的下半身都通風了。

宋剛那滑稽的樣子引得觀眾們哈哈大笑,即使是那一直沒有說話的蒙面少女也是掩唇而笑,看向夢蕁天的目光中多出了一抹敬佩。

宋剛感受著周圍這麼多人肆意嘲笑的目光,只感覺沒有臉見人了,可是低頭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地縫,要不然非鑽進去不可。

夢蕁天站在那裡,雙臂環在胸前,笑呵呵道:「這樣算不算啊,如果不算咱們可以再來一次。」

「再來就再來,我不服。」宋剛覺得夢蕁天只是投機取巧,根本沒有真本事,於是繼續叫囂。

見狀,夢蕁天看向了比武台後面的武器架子,鬥氣再次外放,將一根狼牙棒吸了過來。

夢蕁天手持狼牙棒,嘴角掛著壞笑朝著宋剛走去,這一下宋剛可嚇壞了,下意識地摸了摸屁股,然後連忙擺手:「不,不打了,我認輸了。」

「哈哈哈……」一陣哄堂大笑之後,迎來的便是一片熱烈的掌聲。

夢蕁天面帶戲謔的笑容,隨手將狼牙棒扔到了一邊,慢步湊到宋剛身前,湊到他耳邊低聲道:「給你留點面子,快點走吧,我就不揭發你了。」

宋剛愣了一下,旋即像是想明白了一樣,氣憤道:「你敢大庭廣眾之下羞辱我,我告訴你,我師父夢蕁天不會放過你的。」

夢蕁天眉頭皺了起來,緊緊地盯著宋剛的雙眼看了半天,竟然沒有看出他有一點心虛,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也許他真的有一個師傅叫夢蕁天,另一種可能就是他依然在裝蒜。

但是如果是偽裝的話,那他的演技也實在太高了吧。

「那你帶我去見你的師傅。」夢蕁天笑了笑,將一邊的錢袋吸到手中,然後丟給了宋剛道,「如果你真的是夢蕁天的徒弟,不光是這一百金幣,我另加一萬金幣給你。」

抱著手中的一百金幣,沉甸甸的,宋剛慢慢地打開錢袋,看著裡面閃閃發光的金幣,久久沒有緩過勁來。

良久,宋剛退後一步,看向夢蕁天的目光中多出了一抹敬畏:「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麼多實實在在的金幣在手裡,由不得他不相信,面前的少年絕對不是普通人,而且看他剛才的手段,簡直比自己的師傅還厲害一樣。

宋剛沒有空間戒指,想要把錢袋塞進衣服里,但是那麼多的金幣藏到衣服里,在外面看他的肚子隆起老高,就好像是懷孕了一樣。

無奈,又將錢袋提在了手上。

「各位!」夢蕁天雙手抱拳,對著周圍的觀眾們微微躬了躬身道,「我和這位朋友有事情要商討一下,我們棄權,不好意思。」

此話一出,場內頓時一片嘩然,兩人上來比武招親,可現在竟然要走,這不是在打人家小姐的臉嘛。

紅衣少女站了起來,目光中卻不見絲毫惱怒,緊緊地盯著夢蕁天。

夢蕁天才不會管她看不看自己呢,直接抓著宋剛的衣服,像是提小雞一樣直接將他提了起來,腳掌輕踏地面,然後朝著遠方飛走了。

「主人?」

小麟看著夢蕁天飛走,跟小龍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兩人護著趙倩雯,同時凌空飛起,朝著夢蕁天的方向追去。

在宋剛的帶領下,夢蕁天等人來到了一間豪華的住宅外面,在這所住宅外面,排著長長的隊伍,每個人的手裡都抱著大堆的禮物,臉上帶著虔誠與激動。

在隊伍之中,不乏一些年輕貌美的妙齡少女,臉上泛著桃紅,眼中儘是崇拜之色。

經過夢蕁天的打聽,裡面竟然真的有一個叫做夢蕁天的人,據說是前不久在皇宮之中得到了國王步鴻軒的重賞,然後在雲帆帝國定居,現在正在徵收徒弟和女人。

「我了個乖乖。」 霸情冷boss:索愛成癮 夢蕁天笑了,氣笑的,「竟然真的有人利用我的名字招搖撞騙。」

夢蕁天並不怪罪他利用自己的名頭收徒弟騙錢,他最生氣的是這個騙子敢用自己的名字去徵收美女,要知道,那些一個比一個漂亮的美女都是崇拜自己的,她們都應該是自己的才對。

本想越過冗長的隊伍直接擠進去,但是夢蕁天卻被一幫大漢給轟了出來,還招到了一串的臭罵。

而趙倩雯幾人見夢蕁天竟然因為一個騙子受到這種待遇,一個個樂得合不攏嘴。

夢蕁天哼了一聲,直接帶著幾人施展鬼影迷蹤進到了房間之中。

當他看到那個『大名鼎鼎的夢蕁天』時,當時只感覺大腦里轟的一聲,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然後躺在地上大呼冤枉。

因為夢蕁天看見,在屋子的正中央,那個冒充自己的人竟然是一個大胖子,而且是那種身高不過一米六,體重卻超過三百斤的大胖子。

不光如此,騙子的臉漆黑,也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後天曬的,估計天黑之後出去別人還會以為是誰的牙成精了在天上飛。

「這貨不會是從非洲來的吧,非洲的也沒有這麼黑的啊。」夢蕁天手掌捂著臉,忍住不讓眼中溢出委屈的淚水,這下好了,自己的形象算是徹底毀了。

將宋剛拉到身前,夢蕁天問道:「他就是你的師傅,傳說中的夢蕁天?」

宋剛愣愣的點了點頭,你不是說認識嘛,怎麼還問我?

這時,趙倩雯走了上來,伏在夢蕁天耳邊道:「天哥,他叫飛虎,是我們天亞商盟的人。」

夢蕁天咧了咧嘴,心中暗道:小倩啊,我親愛的姑娘啊,你們商盟收人沒有要求的嗎,你們是做生意的,就算你們不在乎也要考慮一下客人的想法吧。

這幅尊容,簡直跟傳說中的閻羅王差不過,如果是黑天的時候被小孩子看見,估計會直接把人家嚇哭吧。

不等夢蕁天說話,趙倩雯噗嗤一笑道:「這個人是商盟分部的人招收的,有些能力,不過後來我到了這裡,實在太影響食慾,於是就把他趕走了,關於你的信息,他大概都是從商盟偷來的。」

夢蕁天滿臉苦笑,想不到這個騙子竟然還有這份經歷,怪不得冒充自己做了這麼多事,都沒有人揭穿他呢。

夢蕁天說話算話,取出了一個空間戒指,裝進去一萬金幣丟給了宋剛道:「這些錢是你的了,記著以後不要再跟著他了,你被騙了。」

宋剛握著手中的空間戒指,心裡翻起了驚濤駭浪,這可是實實在在的一萬金幣啊,憑自己的本事,就算是一輩子也掙不了這麼多錢啊。

不過,心中的那份堅持卻使得他又將空間戒指還給了夢蕁天:「雖然我沒錢,但是我不會因為錢背叛師傅的。」

夢蕁天挑了挑眉毛,不禁高看了他一眼,他能夠感受到這宋剛目光中的執著,那是一份對於信仰的尊重與崇拜。

夢蕁天點了點頭,再次將空間戒指塞到了宋剛手裡,笑道:「你一輩子都不會後悔說出剛才那句話的,看著。」

說完,夢蕁天手掌緩緩抬起,在掌心中聚起一股鬥氣,然後朝著坐在正中的黑臉大胖子飛虎拍去。 這飛虎雖然看起來其貌不揚,但是反應速度還是不錯的,夢蕁天的攻擊慢慢悠悠得朝他飄去,還沒有落到他的身上,他便目光一凝,看也不看的就揮出一道鬥氣,將夢蕁天的攻擊抵消掉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