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經深了,城市之中的居民早已經安睡,唯有城牆瞭望台上的士兵還在守城。

而讓人驚訝的是,這些士兵竟然是人族,數量數十!

「隊長,你看那邊,好大的火光,發生什麼事了?」

深夜時分,這些士兵還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時刻警惕地觀察著四周。忽然,一名士兵注意到了天邊的火光,頓時朝著不遠處的守夜隊長報告。

「有情況!」

那隊長雙目一眯,也注意到了天邊的情況,隱隱之間,他還能聽到打鬥聲從那邊傳來。

「傳令,派三隻小隊潛過去看看,究竟是什麼情況。」

那士兵隊長沉吟一下,當機立斷道。

「是!」

一名士兵領命,迅速爬下城牆,很快他就在城內兵營之中組織了三隻士兵小隊,星夜出城,朝著火光涌動的地方潛去。

夜,無比漆黑。

士兵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目的地,與此同時林家眾人依舊在與狗人們廝殺,林淵一個人困住數千隻狗人,邪焰衝天,將狗人們不斷焚殺。

慘叫聲練成一片,燒焦的味道已經瀰漫天際。

一頭又一頭的狗人慘死,與此同時,林淵也終於發現了異狀,每死一頭狗人,都有一縷金色的煙氣進入他的身體,無論怎麼阻止都阻止不了。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何不斷鑽入我的身體?」

目前為止,林淵還感覺不到身體有任何異狀,他嘗試過運用內視之法最終金色煙氣進入身體之後的蹤跡,卻一無所獲,金色煙氣進入身體之後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太詭異了,而且他發現其他林家人斬殺了狗人之後就沒有金色煙氣湧出,似乎只有他才這樣。

這金色的煙氣實在神秘,讓林淵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不行,就算這金色煙氣有問題,我也必須先將這些狗人斬殺,族人們根本擋不住它們!」

深吸口氣,林淵不再分心,專心對付面前的狗人。

烈焰焚天,他最後的精神力驅動兩道邪焰,加速焚殺火海中的狗人。

狗人們原本還在拚死抵抗,但這一刻終於是扛不住了,它們已經死了四千多名族人了,還剩下的族人不足千八!

「嗚!嗚嗚!」

年長的狗人喉嚨里傳出悲鳴,一個個狗人忽然退去。

這時,從遠古城市之中趕來的人族士兵剛好看到這一幕。

「快看,我的天!掌控火焰的人族同胞,他們只有幾十個人竟然殺了這麼多狗族,將狗族逼退了!」

「我的天,那真的是我們人族同胞嗎?為什麼這麼強?」

士兵們臉上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遠遠地他們看到了讓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幕。

幾十名人族竟然滅殺了數千隻的狗族!

這樣的事在這個塵封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島嶼之上,從未發生過。

「英雄!」

士兵們撲了上去,對著林家眾人膜拜。

「嗯!人類?」

看著這群突然出現的人,林家眾人吃驚,在這片島嶼之上,他們終於見到了人族!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絕美陰妻

「我們就住在不遠處的商原城,我們是商原城的士兵,英雄們,請到我們的商原城做客,城主大人一定會隆重接待你們!」

士兵們跪在地上,不肯起來,說道。

「商原城?難道這些人都是這裡的土著居民?」

林家人互相對視,有驚訝,也有欣喜,「太好了,族人們有救了!」

有人當即問道:「你好,我們的族人被一群狼身人首的怪獸咬傷了,你們商原城有解毒的靈藥嗎?」

士兵之中一名隊長立即回答:「那是狼人族,被他們咬傷過的人會如果不治療會在三個月圓之夜后變成狼人,但英雄們不用擔心,城裡有解藥可以治療。」

「是嗎?太好了!」

確認對方有解藥,林家人徹底高興起來。

很快,在林淵和士兵頭領略微交流了一番之後,眾人當即是踏上了去商原城的路。


一方面,受傷的林家人急需治療,另外一方面,林淵確認過這群人威脅不大,因此並不擔心去了商原城會對林家有威脅。 商原城,一座並不大的古老城池。

還沒靠近,林淵便看到了遠處斑駁的城牆,上面有著無數戰鬥的痕迹,可以想象這必是一座經常沐浴戰火的城市。

這個神秘的海島讓得林淵再一次感覺到不一般,各種離奇的生物,還有在上面似乎活得無比艱難的人族。

「開城門!」

很快,眾人來到城牆之下,士兵隊長對城牆上朗聲喊道。

城牆上的士兵詫異地看了一眼林家眾人,也沒有多想,反正都是人族,不會有危險,當下便是命人開啟城門。

轟隆!

伴隨著沉悶的聲響,巨大而厚實的鋼鐵城門緩緩打開,城中的景象終於是映入了林家眾人的眼帘。

這是一座……很破,很舊的城市!

很多房屋都如殘垣,城中的居民不過卻不少,大街上可以看到許多人,各家各戶之中也有人在活動。

那些人的目光此刻大多都盯著城門位置,似乎是在好奇城門為什麼打開。

「那些是什麼人啊?」

「不知道,也許是其他城市逃出來的難民吧。」

「又有城市被妖族滅了嗎?誒,我人族真是造孽啊。」

……

竊竊私語在城民之中流傳,林家人都是頂尖武者,耳聰目明,一一聽在耳里。

不過聽到了之後,他們並沒有說什麼。

「諸位英雄,請跟我去城主府見城主大人吧。」

士兵隊長帶路,帶著林家眾人直接向城中心走去。

城主府是整個商原城最大的建築,林家眾人被士兵隊長領進去之後,很快就在大廳見到了一個模樣儒雅的中年人。

「這幾位是?」

中年人看到林家眾人隨士兵隊長進來,皺了皺眉,有些不解。

「啟稟城主……」

士兵隊長一臉興奮,當下便是將林家眾人介紹了一遍,言語之中對林家人推崇備至,說他們幾十個人就在暗夜之中擊退擊殺了幾千個狗族人,是上天派來的人族英雄。

「狗族人是最奸詐的異族之一,他們區區幾十個人真的斬殺了數千名狗族人?」

那中年人聽完,有些震驚,也有些不相信,人力怎麼可能這麼強,商原城之中最強大的戰士一個也最多打敗一名狗族人而已。


「是的,城主,我親眼看見的,而且他們之中有會操控火焰的神人。」那士兵隊長說著,尤其看了林淵一眼,面帶崇拜。

「當……當真?」

中年人徹底被震動了,旋即走上來,看著林家眾人用驚喜的表情道:「諸位,我叫王銘,是此城的城主,諸位來自哪裡?」

對於此問題,林家眾人都沒有回答,目光看向林淵,林淵才是林家族長,這時候顯然一切都只能由他拿主意。

林淵用意識之眼打量了中年人一眼,發覺此人體內並無真元,竟不是練武之人,這樣的人可以說沒多大威脅性,想了想,道:「外面。」

「外面?」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讓王銘聳然一驚。

就連一旁的士兵隊長也是神情一變,由崇拜變得震驚,似乎聽到的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一般。

「你……你們真的是來自外面的?」王銘顫聲而道。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

林淵和其他林家人不約而同地皺了皺眉,彷彿來自外面是什麼無法理解的事一般。

「好久了,原來外面真的還有人,外面的人也還會來到這裡……」

王銘吶吶道,依舊有些無法自持。

「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淵再次沉聲問道。

「誒。」

王銘一嘆,目光看著林淵,終於是開始講訴起來:「諸位也許不知道,這座島是不祥之島,到了這裡便永遠也離不開了。」

「離不開?」

不少林家人震驚,在結合他們到達此島的方式,眾人一下子對這個島嶼非常好奇起來,究竟這是什麼地方?

「王城主,能否詳細說說這個島嶼是怎麼回事,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離不開?」一名林家人開口。

「許多東西,我也不清楚,我也只是從一些古籍上看過某些記載……」

王銘講訴:「傳聞,我們的先祖並不是這個島嶼上的人,而是很多萬年前,因為海上的災難,而流落到這個神秘島嶼上來的,只是隨著到達這個島嶼之後,祖先們才發現再也出不去了……」

隨著王銘的講訴,事情終於是漸漸清楚起來。

爆笑洞房:天降萌獸拒暖床 ,海上遇難,而到達這座島嶼上的,只是他們到達這座島嶼之後,便再也出不去了,世世代代,島上的人族已經不知道繁衍了幾千幾萬代,所有的人都想要逃離此島,但從未有人成功過。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座島嶼無法離開?難道是因為上面沒有木材造船嗎?」

林開山忍不住皺眉問道。

「不是。」

王銘搖了搖頭,道:「你們看到現在島上木材稀缺,實際上正是因為木材都被過去的人砍伐光了的原因,一直以來,我們都有在造船,試圖出海,但這片海……只要離開海岸五里,它就不載萬物!」

「什麼?還有這樣的海?」

林家人第一次聽說這樣的海,露出驚容。

「是啊,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一直被困在這座島嶼之上,從先祖到現在早已經不知道多少萬年。」王銘嘆息。

「怎麼會這樣的?難道這座島嶼處於某個神秘的空間之中?那此地人族的先祖又是怎麼到達這裡來的呢?和我們一樣經歷離奇之事,被傳送來的?」

林淵聽完,不由沉吟起來。

這座島嶼太怪,讓他心緒難寧。

此時的林家人也都安靜下來,他們的目的是要離開這座島嶼,但突然聽聞這座島嶼無比古怪,上來就無法離開,讓他們擔憂起來。

「王城主,我有幾件事想向你確認下,希望你能夠回答。」安靜了片刻之後,林淵再次開口。

他想更多地了解這座島嶼,希望找到離開的辦法。

而王銘也並不隱瞞林淵,事無巨細,林淵想知道的任何消息,他都盡量作答。

包括島上人族的先祖確切是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來的,過去都嘗試過哪些方法離開島嶼,以及目前島上的情況,有哪些異族等等,只要他知道的,都告訴了林淵。 「這麼說,你們早已經將整個島嶼探索完了?都沒有發現可以離開的辦法?」

林淵聽完王銘所說,忍不住皺眉問道。

「探索完了倒不至於,只能說探索了百分之*十,因為最後那一部分區域,我們根本不敢去。」王銘目露忌憚之色,道。

「不敢去,為什麼?難道是因為異族?」林淵問道。

「不是。」

王銘搖了搖頭,神色凝重地道:「那地方太詭異,太可怕,被視為禁地,就連異族都不敢踏足,自古以來,我們人類敢於去探索者,全無例外,都死在了裡面。」

「嗯?」

林淵的雙目眯了起來,那地方聽起來越可怕,越古怪,他越感興趣,說不定那裡就有出去的關鍵!


這座島嶼不會無緣無故的存在,既然尤外界的陣法存在,說明這個島嶼之上和外界是有關聯的,關鍵就是找到設計陣法的人,或者找到其留下的出去之法!

「那地方在哪裡?」林淵開口。

「就在島嶼最中心區域。」王銘答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