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有些不堪承受,她抓著北流殤的背嗚咽:「輕一點……」

北流殤卻更重了,他能感覺到,小羽兒其實是喜歡的。

那一刻到來的時候,兩人緊緊相擁,彷彿置身於雲端…… 來了好幾次,北流殤才放夜千羽休息。

夜千羽緩過氣來后,突然想起來點什麼,就問了句:「再過差不多十天,你有空嗎?」

北流殤擁著她:「怎麼了?」

夜千羽道:「司徒元策的妹妹生辰,他邀請我去,你要是有空的話,陪我去吧。」

北流殤稍微有點不高興,沒回答她,而是道:「在床上提別的男人,該罰。」

夜千羽只覺得很冤枉,她讓殤陪她去,就是怕產生不必要的誤會,比如被司徒元策的妹妹當成嫂子什麼的……

之前她真的是被江景棋嚇到了。

北流殤卻不管,又開始要她,作為懲罰,加大了一點力道,直到她承受不住,昏死過去。

他將夜千羽濕漉漉的額發捋到一邊,眼底是快要滿溢出來的愛意,小羽兒還是太嬌柔了,他稍微用點力,就承受不住了。

他燒了熱水,抱著夜千羽去清洗,然後擁著她入眠。

第二天,夜千羽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醒過來的時候,想起昨夜,就是臉紅心跳。

殤真的是太小氣了……

北流殤已經起身了,他熬了一鍋粥,至於菜,他沒弄。

快穿葉羅麗之命運的改變 不管是他,還是小羽兒,現在都要吃玄食了。

他搗鼓出來的玄食,沒味道,難以下咽。

夜千羽起身弄了兩個菜,兩人一起吃了。

吃完飯,夜千羽心想著,現在不在床上,應該可以問了。

她將昨夜的問題又問了一遍,北流殤揉揉她柔軟的烏髮:「有時間,我陪你半個月再回去。」

貴妃你又作死了 夜千羽又是驚喜又是意外:「你可以留這麼久?傀儡城的人不會抓你回去嗎?」

北流殤道:「嗯,因為極品小回玄丹,傀儡城的政策有變。」

夜千羽略一思索,立刻想到點什麼:「他們覺得,可以自己培養出來一個超六級修鍊資質的天才?不會將資源全部往你身上傾斜了?」

北流殤捏捏她的鼻子:「小羽兒真聰明。」

夜千羽頓時有點懵,那她豈不是害了殤?她根本沒想到這一點。

北流殤知道她在想什麼,拉著她坐在自己腿上:「無所謂,太多的資源傾斜,意味著,以後要為他們賣命,他們徵詢過我的意見了,是我主動放棄的,而且我還是很賺的,我現在已經是玄宗境界了。」

聽北流殤解釋完,夜千羽鬆了一口氣,沒坑到殤就好。

不過這麼說來的話,西大陸來的幾個六級修鍊資質,都被她坑了一把。

張靈玉那邊沒問題,她已經和副城主說了,張靈玉的修鍊資質不會落於人后。

墨小弟那邊也沒問題,極品小回玄丹可以提升修鍊資質的消息傳到南山戰部后,墨小弟肯定會來找她,給墨小弟的丹藥,她已經準備好了。

只有去了雪域戰部的洛傾雪和墨修竹,是真的被她坑到了。

不管了,墨修竹太自大,有必要給他來點挫折。

至於洛傾雪,如果不是洛老頭的孫女就好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墨小弟當天下午就來了。 夜千羽光明正大地去見墨小弟,北流殤自然是暗中潛出去。

墨小弟看到夜千羽,眼睛雪亮雪亮的:「師父,我想死你了!」

因為宸葯堂,守門弟子已經知道夜千羽這麼個人,走了狗屎運,被宸葯堂雇傭了,然後從丁區搬去了甲區。

甲區的院落一個月一萬積分啊,而且,因為只有她一個女的,她可以一個人住一間院落,當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見墨小弟叫夜千羽師父,守門弟子只覺得怪異。

一個大玄師境界的,就收徒了?也不怕笑掉大牙。

而且她收的這個徒弟,修為跟她一樣,指不定哪天就超過她了。

徒弟的修為比師父還高,嘖嘖嘖,說什麼好呢?

在南山戰部的資源傾斜下,墨小弟的修為也大有長進,和夜千羽一樣,大玄師境界後期了。

「跟我來。」

夜千羽沒在藥師城大門口和墨小弟說話,而是領著墨小弟去交易區,和北流殤匯合。

看到北流殤,墨小弟眼睛又是一亮。

墨小弟的修為和她一樣了,夜千羽著實有點小尷尬。

北流殤彷彿她肚子里的蛔蟲,一眼就看出來她的糾結,傳音給她:「小羽兒剛吃過鍛體丹,修鍊正是快的時候,又有神木枝,十天內,定然可以踏入玄尊境界。」

夜千羽鬆了一口氣,不會被墨小弟超過就好,要不然她這個當師父的,真的有點臉上無光。

夜千羽問墨小弟,有沒有吃過鍛體丹,果然是吃過了。

加了她木系玄氣的小回玄丹以及輔助修鍊的丹藥,她拿了250瓶給墨小弟,同樣叮囑他:「別給別人,自己吃,能吃差不多半年。」

墨小弟肯定捨不得給別人,他只覺得自家師父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連修鍊資質都能提升!

夜千羽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也別給你哥,你哥的脾氣需要磨一磨,等他什麼時候心態正了再說。」

墨小弟連連點頭,他也覺得他那個哥太不像話了。

夜千羽又轉了20萬積分給墨小弟:「別亂花,不過該花的時候還是要花,不夠了再問我要。」

墨小弟確實缺積分用,他只有玄石,但很多東西玄石買不到,必須用積分購買。

謝過夜千羽后,他在心中暗道,等下次見到哥哥,他一定要和哥哥顯擺,看哥哥還有什麼可說的。

之前,哥哥為了600萬玄石,為難師父,20萬積分,可比600萬中品玄石值錢多了!

宸葯堂前面排著的長隊已經不見了,顯然昨天剛補貨的1500瓶極品小回玄丹又賣完了。

墨小弟是跟著南山戰部的人來的,南山戰部的人今天才來,一瓶極品小回玄丹也沒買到,只能說下個月請早。

墨小弟和夜千羽見了一面,就跟著南山戰部的人回去了。

夜千羽帶著北流殤,從宸葯堂的後門進去。

沒了極品小回玄丹,宸葯堂基本就沒什麼生意了,畢竟宸葯堂沒有高品丹藥,六品丹藥和七品丹藥都沒有。

兩個大漢守著鋪面,還有三個大漢去城外的練武館揮汗如雨了。 消耗了玄氣,才好吃極品小回玄丹。

今天誰看鋪面,誰去練武館,明天誰看鋪面,誰去練武館,輪著來。

守著鋪面的兩個大漢,夜千羽讓其中一個繼續守著,另外一個跟著她到後院。

那大漢看到北流殤,樂呵呵地問道:「小老闆,這位是?」

夜千羽道:「我夫君。」

那大漢立刻說了一堆恭維的話,說北流殤一表人才,玉樹臨風什麼的。

夜千羽也不謙虛:「你說得很對。」

殤雖然把臉遮住了,但氣質和氣場在那呢。

那大漢很是樂呵,他就喜歡小老闆這種爽快的人。

說起來,小老闆提供給他們的這份工作真的是太美了,每個月只有頭幾天忙,忙完頭幾天,就閑了,報酬還那麼高。

昨天剛補貨的1500瓶極品小回玄丹又賣了75萬積分。

夜千羽收了積分后,帶著北流殤從後門離開宸葯堂。

她轉了100萬積分給北流殤:「換我包養你。」

還在滄雲小世界的時候,這男人甩了一張黑卡給她來著。

北流殤坦然收了。

他的心態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他和小羽兒不分彼此,小羽兒給他,他就收著。

夜千羽叮囑他:「你別捨不得花,我現在一個月270萬積分的收入呢。」

宸葯堂5000瓶極品小回玄丹,副城主那500瓶極品小回玄丹。

加起來5500瓶,每瓶500積分,一共275萬積分,扣除給十個大漢的5萬積分,就是270積分。

至於賣普通丹藥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計。

夜千羽想起儲物戒里副城主給的銀心草,問北流殤:「那個皎月,她這會兒是在西大陸還是東大陸?」

北流殤道:「她應該也來東大陸了,你弄到銀心草了?」

夜千羽點點頭:「夜非離應該是跟著她吧,你幫我把龍之魄和銀心草送夜非離。」

說著她拿了出來。

北流殤收了龍之魄和銀心草后,點點頭:「嗯,我跑一趟,你回去修鍊吧。」

夜千羽又想起來一件事:「你既然有閑暇,再幫我一個忙。」

北流殤看她:「什麼忙?」

夜千羽將她在火荊山的豐功偉績說了一遍,又是拐騙妖獸,又是挖玄脈,還得了幾枚烈焰朱果和一簇火魂。

當然,她隱瞞了被魔皇殿教徒襲擊的事。

邪皇毒妻:腹黑皇后驚天下 「我把那一堆四階妖獸拐騙進山海圖,還沒弄食物給它們呢,它們現在只能互相捕獵。」

北流殤捏捏她的臉頰:「小羽兒真厲害。」

夜千羽笑嘻嘻:「烈焰朱果我和你一人一半,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吃。」

北流殤去幫夜千羽跑腿,夜千羽回她在甲區的院落。

她將隔絕結界開啟,從火荊山弄回來的那一簇火魂,她還沒煉化呢。

之前忙著煉製丹藥,現在總算有空了。

夜千羽進房間后,因為整間院落都被隔絕結界包裹著,不需要再設置隔絕結界,她直接從精神海里召喚出山海圖。

她定位了那處豢養妖獸的山谷后,帶著三小隻一起進去。

夜千羽憑空出現在山谷里的某處,周圍就有不少妖獸。 那些妖獸本來都是卧著,看到夜千羽,一下子全跳了起來。

它們就是被這個人類騙了!

說會帶它們到一個適合它們居住的地方。

結果這鬼地方,連低階可捕獵的妖獸都沒有!甚至連勉強能填肚子的野兔野雞也沒有!

它們喉嚨里發出嘶吼的聲音,後腿蹬地,就想對夜千羽發動攻擊。

白洛影連忙釋放出他的王霸之氣,這才將那些妖獸嚇退。

夜千羽朝白洛影道:「你安撫一下它們,我去把那簇火魂煉化了。」

她微微閉眸,山海圖的全貌立刻像一幅長長的畫卷一樣,在她腦海里飛掠。

她隨便找了個光禿禿的山頭,帶著小黃雞閃身過去。

超遠距離瞬移。

她是山海圖的主人,以她現在的精神力,她可以隨意出現在山海圖任意一個角落。

她將小球兒留了下來。

萬一那些妖獸的怨氣太重,小球兒可以帶著白洛影飛出山谷。

夜千羽讓小黃雞吐出那簇火魂。

那簇枚紅色的火魂剛一出現,夜千羽就感覺到一股火熱。

她連忙用冰系玄氣包裹住身體,至於小黃雞,完全不受影響。

這簇火魂的溫度很高,說明它很暴躁,難以馴服和煉化。

夜千羽花了不少時間,才將它馴服,等煉化結束,已經深夜了。

當然,山海圖裡還是白晝,因為山海圖裡根本沒有日夜之分。

夜千羽帶著小黃雞閃身過去那處豢養妖獸的山谷。

白洛影已經搞定那些妖獸了。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因為時間還不算太久,那些妖獸的怨氣還不重,再加上它一直釋放著王霸之氣,那些妖獸根本不敢造次。

這處山谷,在四周的山壁上銘刻著防止玄氣逸散的陣法,因而空氣中玄氣的濃度,還是挺高的,比血玉鐲子里高。

小黃雞就傳心聲給夜千羽:「主銀主銀,窩想留在這裡修鍊。」

白洛影和小球兒不需要修鍊,但小黃雞還是需要修鍊的。

血玉鐲子里的低溫環境,不適合小黃雞修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