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屬於比較恬淡的性子,而北流殤,因為霍憐兒的緣故,一直對司徒元策有點意見。

清水城位於西區,不算大,兩個比較大的世家,一個是霍家,一個是司徒家。

起初,司徒家佔上風。

在司徒元策還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在去半安全區的時候不幸殞命。

沒了兩個玄靈境界的高手,司徒家的實力一下子降低了很多。

等霍家出了一個六級修鍊資質,又被聖主大人選為侍童,司徒家的實力直接不如霍家了。

三人一起到了司徒家大門口。

司徒元策大大咧咧地領著夜千羽和北流殤往裡走,卻被門房攔下。

門房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很難啟齒的樣子。

司徒元策皺了皺眉:「霍家來找麻煩了?」

門房只能道:「三少爺,家主下令說,逐你……出家門。」

什麼?這炸雷般的消息,將司徒元策驚呆了。

大伯竟然逐他出家門?為什麼?因為不想和霍家交惡?

大伯怎能這般沒骨氣呢?他要去找大伯問清楚!

他氣沖沖地往裡衝去,門房想攔住他,沒能攔得住,被他推了一個踉蹌。

夜千羽和北流殤互相對視一眼,跟了上去。

半路,司徒元策遇到他大伯的兒子司徒元武和司徒元毅,也就是司徒家的大少爺和二少爺。

兩人看到司徒元策,洋洋得意地叉腰攔住他:「你已經不是我們司徒家的人了,你還回來幹什麼?」

司徒元策在氣頭上,一拳就擂在司徒元武的腮幫子上。

司徒元武被打了一嘴血,腮幫子高高腫起。

他模糊不清地說道:「竟敢打我,二弟,一起上!」

他雖然比司徒元策年長,實力卻不如司徒元策。

兩人一起攻向司徒元策。

夜千羽和北流殤在觀望,如果司徒元策能應付,就不用出手。

剛過了幾招,一個十五六歲的綠衣少女從斜刺里沖了出來,加入司徒元策一方,很快將司徒元武和司徒元毅揍翻在地。

不得不說,司徒元武和司徒元毅這兄弟兩有點弱雞,打不過比他們小的兩個人。

「哥你終於回來了,爺爺都被氣病了!」綠衣少女拉住司徒元策的手,正要帶司徒元策去看病倒的爺爺,注意到夜千羽和北流殤。

她眼睛一亮,跑過去說道:「是羽姐姐和姐夫吧?我叫司徒元葉,你們可以叫我葉子!」

司徒元策已經和自家妹妹提過兩人了。

夜千羽笑了笑:「葉子好。」

司徒元策的妹妹很活潑,討人喜歡。

北流殤也微微點了點頭,他的身體明顯鬆弛了一些。

想取悅北流殤真的很簡單,那就是凸顯他和夜千羽的關係。 司徒元葉帶著三人去司徒老爺子的院子。

司徒老爺子病殃殃地躺在床上,臉色有些青白。

看到司徒元策,司徒老爺子強撐著坐起身來:「策兒回來了,別管你大伯,那個逆子想趕你出家門,除非我死了!」

因為情緒波動太大,他說著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司徒元策連忙上前拍他的背給他順氣:「爺爺你別生氣,大伯不能拿我怎麼樣。」

又回頭問司徒元葉,「大夫怎麼說的?」

修鍊者的身體素質要比普通人強很多,一般來說,很少會生病,爺爺怎麼就病了?

司徒元葉想了想:「大夫說爺爺鬱氣在心,開了幾副調理的方子,爺爺喝了一副,不過沒什麼效果的樣子。」

夜千羽看著司徒老爺子的樣子,應該是長期鬱氣在心,一下子爆發出來,才導致面色青白,卧病在床。

鬱氣導致淤血,只要將淤血排除出來,身

體就可以輕鬆很多。

靠喝葯調理的話,起效很慢,而針灸起效很快,當即施針,當即奏效。

剛好九重高塔里那些醫書上記載了這種癥狀的施針方法。

她看向司徒元策:「我幫你爺爺施針看看?」

司徒元策眼睛一亮,千羽既然這麼說了,一定是有比較大的把握,能治療或者緩解爺爺的病症。

他眼睛雪亮地對司徒老爺子道:「爺爺,千羽很厲害的,讓她幫你施針看看吧!」

司徒老爺子見夜千羽年紀輕輕的樣子,不置可否:「是策兒的朋友吧,讓你們看笑話了。」

夜千羽走上前,北流殤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側。

夜千羽知道,因為她年齡的關係,司徒老爺子一時還無法相信她的醫術,那就用事實說話吧。

她拿出一套銀針:「司徒老爺子,你平躺下來。」

司徒元策扶著他爺爺平躺下來。

夜千羽又道:「幫你爺爺把上衣解開。」

司徒元策立刻照做。

夜千羽微微閉眸,在腦海里回憶了一下施針步驟,然後立刻開始施針。

她從針盒裡捻起一根銀針,在指尖凝聚出一小簇火苗,稍微過一下,進行灼燒消毒。

她手指纖纖,精確無比地下針。

施針到最後,門外傳來哄鬧的聲音。

院子里的侍衛進來通報:「老家主,家主帶著兩位少爺要見您。」

司徒老爺子氣得直哼哼:「不見,讓他帶著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滾回去!」

司徒逸明卻帶著司徒元武和司徒元毅闖了進來。

他把司徒元策那混小子逐出家門,那混小子卻打了他的兩個兒子!

簡直豈有此理!

司徒逸明一眼就看見夜千羽拈著銀針往司徒老爺子身上扎。

元武和元毅說了,混小子帶了一對年輕男女回來。

和混小子一起的……他在心裡冷哼了一聲,當著老爺子的面,他不好向混小子動手,那他就用這丫頭殺雞儆猴好了!

「司徒元策不是我說你,你一天到晚在外面瞎鬼混,交的狐朋狗友亂往家裡帶,想害死你爺爺嗎?」說著他身形一動,拍向施針中的夜千羽。



祝寶寶們新年快樂,新的一年,天天開心,笑口常開,比心? 夜千羽眼角的餘光瞄見了,身形動也不動,手裡依舊穩穩地施著針。

有殤在,不會讓這人碰到她。

北流殤閃身過去,抓住司徒逸明的手腕,周身氣壓低得嚇人。

司徒逸明這才注意到北流殤,瞥了眼北流殤的修為,竟是有些被嚇到了。

玄宗境界!

這年輕人也就二十多歲吧,竟然已經入了玄宗境界!

在二十多歲的年齡踏入玄宗境界,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絕對是某個大世家或者大宗門的核心弟子,很受器重的那種!

司徒元策那混小子竟然結交到了這樣了不得的人物!

司徒元策和司徒元葉見司徒逸明竟然朝夜千羽出手,都嚇了一大跳,兩人離得有些遠,根本來不及攔下,就算離得近,也不一定能攔下,畢竟司徒逸明是玄宗境界。

好在北流殤攔下了司徒逸明。

兩人都很氣憤:「大伯你幹什麼!」

司徒老爺子也被氣得猛咳起來:「你這個逆子,你是想氣死你老子嗎!」

他也是很看好北流殤的,策兒能結交到北流殤,肯定對策兒有好處,多多少少能提攜策兒。

司徒逸明不想得罪北流殤,尷尬地道:「你們誤會了,我是看有隻蒼蠅在飛,想拍蒼蠅。」

司徒元策和司徒元葉都面露鄙夷,大伯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恥。

司徒老爺子也是有點沒臉見人,他這大兒子,忒無恥,把元武元毅也都教得不成器,要不是策兒的爹沒了,他真不想將家主之位交給這不孝子!

司徒逸明想將手抽回來,這年輕人手勁可真大,他手腕都快被捏斷了。

北流殤目光冰寒地看了司徒逸明一眼,甩開他的手腕。

竟敢對小羽兒出手,要不是怕小羽兒難做,他定然不會輕饒!

司徒逸明被北流殤的目光看得發怵,連忙補救:「我是看這位姑娘太年輕……」

沒人搭理他,他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面色很快恢復如常,做人呢,就是要臉皮之厚。

夜千羽已經快要施針完畢,只差最後一針了,她看向司徒元策:「扶你爺爺坐起來。」

司徒元策連忙照做。

夜千羽拈起一根銀針,扎進最關鍵的一個穴位。

司徒老爺子只覺得五臟六腑一針翻湧,就開始大口吐血,暗紅的血液中夾雜著很多黑色的血塊。

司徒逸明一看,眼睛亮了,這小姑娘果然把這老不死的治壞了,他得想辦法敲詐敲詐北流殤,大世家大宗門出來的,身家一定很厚。

司徒元策和司徒元葉見自家爺爺吐血吐得厲害,心懸到了嗓子眼,但還是決定相信夜千羽,司徒元策對夜千羽有一種盲目的崇拜,而司徒元葉則是相信自家哥哥,自家哥哥帶回來的人,不會害爺爺的。

司徒逸明裝模作樣地說道:「我就說這位姑娘太年輕吧,把我家老爺子治壞了,我得請名醫來幫他看看,又要名貴的藥材幫他調理身體,這花費不淺啊。」

他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將目光往北流殤身上瞄,暗示北流殤花錢消災。



說一些話,這本文停止更新的原因是,網站不給推薦位,沒有曝光,就沒有收入,過年前,說要給一個限免,準備爆更,後來又取消了。

小舞是成年人了,吃穿住行,生病看醫生,這些都要花錢,這本文真的放棄,也是捨不得,畢竟耗費了太多的心血,從一開始的懵懂無知,到慢慢摸出一條路,將這些人物塑造出來,卻無法給他們一個結局,光是想想就覺得很難過。

有機會的時候迷茫,不迷茫了又沒有機會了。

如果是殤殿,如果小羽兒犯了什麼錯,一定會無條件包容,現實卻不是小說,小舞犯下了錯,然後路斷了。

想快點寫一個結局出來,但框架鋪得有多大,倉促間實在寫不出一個結局。

看到一些寶寶們還在幫小舞投推薦票,很感動,也很想你們,就這麼相忘於江湖,真的捨不得。

就這麼不寫文了,也不甘心,就是因為喜歡寫文,才開始寫的,哪怕寫的不好,還是想寫。

那就繼續寫,在絕境中開出一朵花。

小舞開了本新文《爆寵小萌妃:邪帝,太腹黑》

簡介:成親前,他天天想睡她,成親后,他卻變成性冷淡,連大婚當夜都沒碰她,她只能拋下一切廉恥撲倒他,結果馬上後悔了。

她本是華夏龍組特工,穿越成三流世家廢材養女小姐,強勢逆襲,亮瞎一眾鈦合金勢利眼,卻誤惹妖孽邪帝,上天入地都逃不掉,只好乖乖做了他的小嬌妻。

邪帝寵妻法則:愛她,就做她的眼睛;愛她,就為了她「精神分裂」;愛她,就身體力行讓她懷上他的孩子,永遠將她禁錮在身邊。

新文和這本文是一個基調,甜甜甜,寵寵寵,男主更加強勢一點。

還想看小舞寫文的,去新文吧,不需要打賞,投投推薦票留留言就可以了,想罵小舞的,也來吧,如果罵得太厲害,可能會被小舞刪除留言,畢竟玻璃心。

至於這本文,有精力了會慢慢更新,有生之年寫出來一個結局。 北流殤連一個目光都不屑給司徒逸明。

不管別人如何想,他絕對相信小羽兒。

司徒老爺子吐的其實是身體里鬱結的淤血,將那些淤血吐完,他只覺得神清氣爽,整個人身上都有勁了。

「逆子,你哭什麼喪,你老子還沒死呢!」他聲如洪鐘地斥了司徒逸明一句。

司徒逸明嚇了一跳,這老不死的怎麼變得這麼有力氣了。

司徒元策和司徒元葉都很是驚喜,爺爺這是見好了!

司徒元策感激地看向夜千羽,她果然是神奇的。

司徒元葉則是冒起了星星眼:「羽姐姐你的醫術太厲害了!」

白洛璃卻是搖了搖頭,她能有什麼醫術。

「老爺子的癥狀並不嚴重,按理說,稍微有點水平的大夫都能幫老爺子診治。」

司徒逸明頓時有點心虛:「姑娘這話未免有失偏頗吧,我幫老爺子請的可都是名醫。」

司徒元策和司徒元葉怎麼可能相信他的鬼話,都怒了:「大伯你請那些庸醫是想害死爺爺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