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使勁晃了一下腦袋,這才鎮定下來,他掏出了手機,卻是凌浩打來的。

「你小子在幹什麼?」凌浩的第一句話。

「我在實驗室。」夏雷說。

「你快出來,德國那邊談判人員過來了。我帶他們來了你的公司,你趕緊來接待一下。如果順利的話,今天就要把這件事搞定。對了,我們在你的辦公室里。」凌浩說道。

「好的,我馬上出來。」夏雷掛斷了電話。

幾分鐘后,夏雷走出了別墅。合金項鏈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脖子上,最後一顆ae膠囊依舊藏在項鏈的吊墜里。

他或許會吃掉最後一顆ae膠囊,但絕對不是現在。

來到辦公室,夏雷見到了凌浩,還有華方的談判人員,以及來自德國的談判人員。雙方的人員加起來都可以上足球場踢一場球了。阿妮娜也在其中,艾麗塔正與她低聲交談著什麼。她看上去微微有些緊張。

夏雷的視線忽然停頓在了德方的一個人的臉上,頓時愣了一下。這個人是約瑟夫,德國最頂尖的電氣工程師,同時也是非常優秀的機械師。約瑟夫的出現讓夏雷感到有些意外,卻又不意外。意外是情感上的意外,但就眼前的事情而言,德國派來製造出德國最先進的智能機床的人驗他雷馬軍工廠的貨,那麼約瑟夫的出現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約瑟夫並沒留意到出現在門口的夏雷,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阿妮娜的身上。他喜歡阿妮娜,這一點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倒是菲利普最先看到夏雷,他熱氣地打了一個招呼,「夏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辦公室里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包括約瑟夫的。

約瑟夫看夏雷的眼神很複雜,因為夏雷曾經在他的家裡被人槍殺,現在卻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且還是華國的「步槍之父」!

夏雷避開了約瑟夫的視線,笑著與菲利普打招呼,「菲利普先生,你們的速度還真是挺快的。你們過來之前也不打個招呼,我好準備一下嘛。你看,你們突然來了,我這邊卻連一點準備都沒有。」

菲利普說道:「這可不是我的主意。」

凌浩說道:「夏雷,讓你的工人迴避一下,德方的人要參觀你的車間。」

「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他們去禮堂開會。」夏雷走到辦公桌前,用座機給秦香打了一個電話。

他很清楚凌浩的用意。這次談判非常重要,但性質卻非常特殊,所以它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它只會在暗中進行。這次談判的結果也絕對不會有任何報道。

工人一撤,夏雷便帶著德方的人員離開了辦公樓,往車間走去。

約瑟夫走到了阿妮娜的身邊,壓低了聲音,用德語說道:「阿妮娜,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哦對了,你媽現在還好嗎?」阿妮娜說。

「我媽?我媽很好。對了,他是盧卡斯嗎?」

「不會吧,盧卡斯已經死了。」

「可他們長得一模一樣。」

「華國人長得都差不多吧,我有時候也分不清楚。哦對了,你爸還好嗎?」

約瑟夫,「……」 車間里,德方人員在雷馬軍工廠的生產線上參觀,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事實上,在絕大多數西方人的印象里,最能代表華國製造的是襪子和襯衣,還有在足球場上使用的廉價嗚嗚祖拉。至於武器,要麼是仿照俄羅斯的,要麼是仿照歐美的,根本就不值一提。

可是現在,雷馬軍工廠的先進生產線,布局合理乾淨整潔的生產環境讓他們眼前一亮,與他們想象的情況格格不入,他們的感受就不由變得複雜了。

華國的崛起並不是所有人都樂意見到的,因為這種崛起直接威脅到了西方國家的利益。於是就有了技術封鎖,於是就有了貿易壁壘,於是就有了各種歧視和不公平,可是就在西方國家的嚴密技術封鎖之下,華國的一家小小的輕武器公司卻突圍而出了,成了一匹世界級的黑馬!

看著雷馬軍工廠的先進的生產線,看著那一支支可以留在車間里的XL2500狙擊步槍和疾風突擊步槍的成品,這些德國人的心情又怎麼高興得起來?

來自德國的人員之中有槍械專家,也有約瑟夫這樣的頂級電氣工程師和機械師,他們很快就進入狀態,他們行走在車間之間,認真仔細地查看生產線上的每一台機器,有些甚至還會啟動機器,進行嘗試性的操作。

凌浩湊到了夏雷的身邊,壓低了聲音,「雷子,他們這樣好不好竊取到你們公司的技術?」

夏雷笑了一下,也低聲說道:「凌哥,你就放心吧,那些技術可不是隨便看看,操作一下機器就能竊取走的。他們要我們的技術,那就得用相等價值的技術來交換。」

凌浩拍了一下夏雷的肩,放鬆了下來,「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帶他們參觀之後我們會與他們談判,你坐在我身邊,你不要隨便表態,需要你表態的時候,我會給你暗示的。」

夏雷點了一下頭。

這時,用一台智能機床加工出了一件小東西的約瑟夫忽然說道:「這怎麼可能?」

阿妮娜走了過去,「約瑟夫,出現什麼問題了嗎?」

約瑟夫說道:「這台機床的很多設計都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嗯,我想說的是,和我所設計的那台智能機床有些相似。可是,它的性能卻又比我所設計的那台智能機床好一些。」

阿妮娜笑了笑,「約瑟夫,寶馬公司和賓士公司都在生產汽車,他們所生產的汽車都有四隻輪子,一台發動機和一隻方向盤。我覺得你說的相似的地方就是這種情況,都是智能機床,肯定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約瑟夫卻搖了搖頭,「不,一些獨特的設計我很清楚,它們是獨一無二的,你的比喻並不能用在這件事上。」

菲利普走了過去,「約瑟夫先生,你發現什麼問題了嗎?」

約瑟夫說道:「這裡的機床和我所設計的只能機床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這事很蹊蹺,因為很多設計都是第一無二的。」

「性能呢?」菲利普下意識地看了夏雷一眼,眼神之中多了一絲猜疑的意味。

約瑟夫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這裡的機床比我設計的那種要先進一些,它更加完美。」

菲利普湊到了約瑟夫的耳邊,低聲說道:「我問你,你參觀了他們的智能機床,回過之後你能蓋上我們的智能機床嗎?達到這裡的智能機床的水平。」

約瑟夫想了一下才說道:「我所設計的智能機床已經很先進了,要想再提升它的性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一直再嘗試,可都沒法提升它的性能,卻沒想到這裡的智能機床做到了。你問我能不能改進我們的智能機床,這就是我的答案。我沒法看見裡面的設計,還有它的電氣工程,我沒法做到。除非,你拿到圖紙,還有一台這樣的智能機床。」

菲利普的心裡很失望。說了半天,還是要交易。而在他的意願里,他這次帶來的專家成員最好看一眼就能看出雷馬軍工廠的秘密,不花任何代價就能帶走雷馬軍工廠的技術。這個想法很好,可是也很天真。但如果類似約瑟夫這樣的專家成員擁有夏雷那樣的透視之眼就又另當別論了。

「可是,菲利普先生。」約瑟夫在菲利普的耳邊說道:「如果他們想用這樣的技術換取颱風戰鬥機的引擎技術,那對我們來說是很不划算的。如果你同意了這筆交易,那就等於是我們拿著同等重量的鑽石去換了對方的同等重量的黃金。」

菲利普冷笑了一下,「這個不用你操心。我們為他們準備了很多選項,3D印表機的技術,還有汽車引擎的技術和一些航電技術。如果他們的東西僅此而已的話,那他們就只能換到同等價值的東西。我們可不是冤大頭。」

這些對話都在夏雷的注視之下進行的,他也用唇語解讀術解讀了出來。他將菲利普和約瑟夫的對話悄聲告知了凌浩。

凌浩皺了一下眉頭,「3D印表機的技術?我們現在可不輸他們歐美國家,至於汽車引擎技術,那並不是我們想要的。航電技術或許有一定的價值,可不會在這次交易之中。如果不能換回颱風戰鬥機的引擎技術,那麼這次交易就要取消。」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阿妮娜的身上,試探地道:「凌哥,那阿妮娜呢?」

凌浩說道:「如果交易不成立,她會被帶回德國。你得理解,我們是不會因為一個女人去跟歐盟的領導者對抗的。雷子,你已經做了你應該做的了,如果幫不了她,她也會理解你的。」

夏雷想了一下,「如果我能促成這筆交易呢?」

凌浩說道:「那就沒問題了,可是,你打算怎麼做?」

事實上,他雖然親自帶隊來與德國人談判,但他對這次交易其實是不看好的。畢竟,這次要換取的是颱風戰鬥機的戰機引擎技術。德國人將面臨的是歐洲盟國和美國的雙重壓力,而且還是在圍堵華國崛起的大環境之下。如果沒有讓德國人心動的利益,德國人會願意因為兩種槍械的技術和好一點的智能機床技術而卻承擔這種壓力嗎?顯然不會。

「嗯,看我的吧。」夏雷就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他向竊竊私語的菲利普和約瑟夫走了過去。

「他來了,不要再談了。」菲利普看到了走來的夏雷,立刻結束了與約瑟夫的密談。

約瑟夫看著夏雷,眼神之中還是充滿了困惑和猜疑。他的心裡其實早就在懷疑「盧卡斯」和夏雷是同一個人了,而且他還懷疑夏雷竊取了他的智能機床的技術。可是,他沒有半點證據來證明。

「呵呵,約瑟夫先生,我知道你是德國最頂級的電氣工程師,更是頂級的機械師,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我們的智能機床怎麼樣?」夏雷開門見山地道。

「很不錯。」約瑟夫說道:「確實有一些先進之處,不過我得說實話,如果你想用它來換取我們的引擎技術,你未免天真了一些。」

菲利普觀察著夏雷的反應。

夏雷呵呵笑了笑,「約瑟夫先生,你不愧是這方面的頂級專家。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看見和操作的不通過是我們雷馬軍工廠的最低級的智能機床。」

約瑟夫頓時愣了一下,「最低級的?」

夏雷聳了一下肩,「不然,它怎麼會出現在加工手槍部件的生產線上。你們覺得我會用這種智能機床的技術換取你們的颱風戰鬥機的引擎技術嗎?我可不會開這麼低級的玩笑。」

約瑟夫說道:「我不相信還有更先進的智能機床。」

「為什麼不相信?」

「因為那根本不可能!」約瑟夫毫不客氣地道:「我承認,這裡的智能機床確實比我研究製造的智能機床更先進,可先進的程度有限。我確定這就是極限,你不可能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超越它!」

夏雷淡淡地道:「你不相信,那是因為你對我們華國的製造業還存有偏見。我們確實落後了一段時間,可這並不代表我們會永遠落後。」

菲利普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他懶得與夏雷爭辯,他確定他的判斷。華國,以華國現在的製造業水平,根本就不可能製造出比這更先進的智能機床!

菲利普也說道:「夏先生,你說你不會開低級的玩笑,可在我看來這確實是一個低級的玩笑。我們的專家大老遠從地球的另一邊飛過來,可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看到你們的最先進的技術。」

「不用著急,請跟我來。」夏雷面帶微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菲利普和約瑟夫對視了一眼,沒動。

「怎麼?連去看一看的勇氣都沒有嗎?」夏雷笑著說道。

「我跟你去。」約瑟夫說。

一大群德國人和以凌浩所代表的團隊跟著夏雷離開了第一個車間,來到了另一個車間。

這個車間比別的車間要小一些,合金的大門緊鎖著,看不見裡面的情況。

「阿妮娜,開門吧。」夏雷說。

阿妮娜沖夏雷抿嘴甜笑了一下,然後走到合金大門前,在電子密碼鎖上輸入了密碼,隨後又將她的瞳孔湊到了一個掃描儀器前。完成了這些步驟,合金大門才緩緩打開。

合金大門一打開,一台巨無霸頓時進入了所有參觀者的視線之中。

就在那一剎那間,約瑟夫的嘴巴張大,再也合不上了。

這台巨無霸機床便是雷馬軍工廠的心臟,無論是XL2500狙擊步槍的穩定系統,還是疾風突擊步槍的減震裝置,都在這裡加工完成。能進入這個車間的,是以阿妮娜為首的雷馬軍工廠的核心工程師和機械師! 如果將雷馬軍工廠的普通車間里的智能機床形容成士兵的話,那麼眼前這台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便是一個將軍。一個將軍帶領著它的士兵,組成了一支強大的軍隊。而這支軍隊的王,是夏雷。

這支軍隊的王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神色淡定從容,他的身上散發著無以倫比的自信。

約瑟夫大步走向了那台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他的眼裡除了驚訝還是驚訝。

以菲利普為首的德方人員也走了進去,他們低聲議論。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給他們造成的震撼是顯而易見的。

約瑟夫圍繞著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走了一圈,他眼中的驚訝非但沒有減少,而且越來越強烈。他是這方面的世界級的專家,僅憑一些用肉眼可以看到的細節,他便可以斷定,這台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是他所見過的最先進的綜合智能機床。這樣的機床,美國沒有,德國沒有,除了這裡,甚至全世界都沒有!

「約瑟夫,你有什麼看法?」菲利普湊到約瑟夫的身邊,悄聲詢問。

「這……」約瑟夫激動地道:「它是一個奇迹。」

這個簡短的評價,將包括菲利普在內的一群德方人員都震撼住了。

「可是,我不相信華國已經能製造出這樣的綜合智能機床。」約瑟夫又說了一句。

在西方,尤其是在歐美地區,絕大多數人對華國乃至華人的偏見都是根深蒂固的,很難因為一台智能機床就改變過來。有時候,就算面對真相,他們也會選擇性地忽視,不願意承認。

這時夏雷輕輕碰了一下阿妮娜的胳膊,對她說道:「阿妮娜,你去操作一下,讓他們看看。」

「嗯。」阿妮娜很乖巧地應了一聲,然後向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走了過去。

巨無霸綜合智能機床很快就被阿妮娜啟動了起來,她只是在中控電腦上輸入了指令,在短短的兩三分鐘時間裡,十幾個精密加工件就被加工了出來。這些精密加工件都是生產疾風突擊步槍的減震系統的關鍵零件。

約瑟夫迫不及待地檢查和測量了那些零件,但結束之後卻愣在那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麼樣?」菲利普迫切地向知道約瑟夫的評價。

約瑟夫這才回過神來,「這是我見過的最高精度的精密加工件,我不敢相信,這台機床加工出來的零件居然沒有絲毫偏差。」頓了一下,他又說道:「菲利普先生,這是我見過的最先進的智能機床,我們、我們……製造不出來。」

此刻的約瑟夫就像是競技場上被擊敗的武士,沒有榮耀,也失去了自信。剛才,他還在懷疑夏雷竊取了他的技術,可是現在他卻被夏雷征服了。

「約瑟夫先生,那你覺得這次交易,我們應該拿什麼技術跟他們交換?」菲利普的聲音很小。

約瑟夫小聲地道:「滿足他們的要求,我們一定要把這台綜合智能機床的技術帶回去。如果我們有了這樣的綜合智能機床,我們的製造業會比現在更強大。一些現在無法實現的計劃,有可能會成為現實。」

「你確定?」

「我發誓,我確定。」

「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菲利普壓低了聲音,「等一下我會和他們談判,你可以發言,但你要說他們的機床並不怎麼樣。我們要以最小的代價換到最大的利益。」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該怎麼說。」約瑟夫說。

這樣的對話又豈能瞞過夏雷的眼睛和他的唇語解讀術,看著約瑟夫和菲利普兩人竊竊私語,他的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絲笑意。隨後,他對身邊的凌浩耳語了幾句,凌浩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與凌浩交流之後,夏雷笑著用德語說道:「我們的機床你們已經看過了,不知道你們德方的專家是什麼評價?」

菲利普跟著給約瑟夫遞了一個眼色。

約瑟夫用德語說道:「還不錯,不過比我想象的要差一些。這種五百噸級的綜合智能機床,我們其實也能製造,我相信我們造出來的同級智能機床不會比這個差。」

菲利普露出了笑容。他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卻在為約瑟夫的評價點贊。

阿妮娜忍不住插嘴說道:「約瑟夫,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也是機械師,我也知道你製造的那台智能機床,它比這台智能機床差遠了!」

菲利普瞪了阿妮娜一眼,「阿妮娜,你不要忘了,你是一個德國人!」

阿妮娜說道:「我從來沒有忘記我是一個德國人,可是,一個真正的德國人公正和誠實的。約瑟夫,我為你感到難過,你在撒謊!」

約瑟夫的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卻硬著頭皮說道:「阿妮娜,我說的是實話。」

阿妮娜還要說什麼,夏雷卻搶在她前面說道:「阿妮娜,不要說了。」

阿妮娜跟著閉上了嘴巴。

夏雷說道:「菲利普先生,約瑟夫先生的評價是真是假,我並不在乎。我很清楚我的籌碼有多大的價值,我已經拿出了我的誠意,現在就看你們的了。」

「夏先生,你是要在這裡談判嗎?」菲利普說道。

夏雷說道:「這有什麼不可以?」

「那好,請給我們一點時間,我們需要商量一下。」菲利普說。

「沒問題。」夏雷說。

在菲利普的帶領下,德方人員走到了車間的一個角落裡,低聲議論。

凌浩皺了一下眉頭,「這些德國人還真是難纏,他們會同意嗎?」

夏雷笑了笑,「凌哥,你放心吧,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凌浩說道:「對你我當然放一百個的心,可那些德國人都很精明,我估計這次談判不會很順利。」

夏雷說道:「德國人嚴謹務實,這是世界公認了的。可很少有人知道德國人其實也是最精明的商人,這一點可不比猶太人差多少。二戰後的德國一貧如洗,但現在卻已經是歐洲的領導者,這就是一個證明。」

凌浩說道:「對啊,我就擔心這點,這個德方團隊像一個商人團隊,不好談啊。」

夏雷笑道:「可是他們這次遇到的是我,我也是商人。凌哥,你把談判權交給我,我就會為我們這邊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凌浩微微愣了一下,「把談判權交給你?」

夏雷說道:「至少讓我試試吧,我不行,我們這邊的談判專家再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