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感覺到那火焰帶著一絲蓮藕的香味,帶著雲彩的飄逸,帶著初始火焰的精純注入到自己的意念之海中。

花開兩朵,各表一支。

一朵是暗黑,紫氣瑩潤。

一朵是火焰,創生芳華。

暗黑中透露一絲光明的啟迪,火焰中流淌碧波一般的清涼。

感覺奇妙之極。

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

外面都殺翻了天。

哪吒與殷郊殺的是難受難分,三頭六臂對三頭六臂。

方天畫戟對火尖槍。

哪吒速度快,殷郊法寶強。

每次番天印如山般對準腦門砸下來,哪吒的風火輪虛遁當即發動,險而又險的躲過。

不久,哪吒就怯了,退了下去。

楊戩與殷洪也是一陣好殺。

陰陽鏡技能實在厲害。

一晃使人生,一晃使人死。

殷洪不管不顧的祭出寶鏡,黑白兩道強光從寶鏡中濃烈的射出。

白光分人魂魄,黑光致人靈滅。

楊戩無奈,只有用「根源之目」技能進行抵擋,耗損了大量元力后倉皇退去。

這一頓寶鏡掃射,西岐大軍中地面被照射到的士兵就遭殃了。

四五千人被殷洪送入了地府,進入了輪迴。

此時,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

姜子牙與聞仲激戰正酣。

姜子牙看見哪吒與楊戩退卻。

急忙祭出杏黃旗中的地遁退兵法術,西岐大軍瞬間退出千里。

向東南牧野、朝歌方向撤退。開頭十萬字都需要修改,甚至重寫。因此最近更新會少些,請還在關注本書的親愛書友諒解。

一定完本,絕不斷更。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菜鳥承諾,呵呵!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712(說明) 兩條黑蛇撲向倒地死去的西岐戰士。

摘心!

速度絕逼快!

一秒一個。

茹連達、周伯、狄仁傑、李元芳、武瞾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居然跑這來了?

雲峰寺里的兇手黑蛇竟然能進團戰遊戲?

此刻,夏洛奇還在閉關冥想中,守護人等不敢擅自離開。

眼看著那對黑蛇逐漸變得巨大起來,氣息越來越亘古洪荒。

眨眼功夫頭上就長出了一對尖角。

「化龍了?」

狄仁傑暗自心驚。

是啊,四五千人死在殷洪的陰陽鏡下,心臟可是鮮活無比。

黑蛇這一頓大補,怕是將本源所受的傷都給治逾了。

聞太師率軍猛追了過去。

掩殺姜子牙的西岐大軍。

斷後的黃天化、黃飛虎等大將在黑風嶺處設下埋伏,滔天的殺氣從山谷內升起。

聞太師這才止住追擊。

夏洛奇意珠之火焰花瓣張開翹起,與暗黑紫色花瓣交相輝映。

夏洛奇睜開眼,一隻眼幽黑洞明,一隻眼釋放熊熊火焰。

異象一閃而過。

隨即,夏洛奇收了靈塔鎧盾。

天上如火焰般的雲霓也漸漸消失不見。

風清山河明,剛才殺伐之氣蕩然無存。

「退了?」

夏洛奇見茹連達、周伯等人在旁,不禁感動。

輕聲問道。

聲音中透出一股久遠的氣息。

眾人知道夏洛奇出關了。

「怎麼,有所收穫?」

「嗯。」

夏洛奇微微點頭。

七葉花瓣已有兩瓣激活。

夏洛奇內心還是很開心的。

「姜子牙朝東退了。」

「朝東?」

夏洛奇驚訝。

「不好!」

「怎麼了?」

「簡直太狡猾了。」

「怎麼講?」

周伯與茹連達問道。

「快,速請聞太師率軍回撤。」

夏洛奇正說著,聞太師率領十萬大軍騰雲駕霧趕了回來。

「聞太師,姜子牙肯定是追擊帝辛紂王去了。」

「嗯,咱們怎麼辦?」

「回救,還是如何?」

聞太師有些拿不定主意。

「西進!」

「我們朝西打的越狠,姜子牙大軍就不敢放手去追擊帝辛紂王。」

「好主意!」

聞仲狠狠的拍了一下夏洛奇的肩膀。

「砰、砰、砰!」

夏洛奇的右肩如山嶽一般巍峨。

覺醒了兩瓣意珠,體質都被改變了。

右臂自帶的功力從戰靈境高級中階直接抵達了戰靈境高級初階。

一個層級的跨越,讓夏洛奇的身體堅實了許多。

「嗯,體質不錯!」

聞仲什麼人?

截教金靈聖母弟子,通天教主的徒孫。

發育到後期,能抵達大羅金仙層級實力。

只不過,夏洛奇的兒子卧虎已是通天教主的弟子。

這就讓聞仲有些尷尬了。

夏洛奇還不知道自己兒子拜了通天教主為師的事情。

「就依夏洛奇將軍的意思,率軍西進!」

十萬大軍帶上虎牢關的糧草,騰雲駕霧西進。

聞太師的五行大法能夠縮地成寸,雖然王者大陸的對戰遊戲模式中空間是無限的。

但這仙術依然能夠提高團戰推進兵線的速度。

一晃就抵達潼關。

此處是姜子牙設下二龍出水大陣的要害之處。

鎮守於此的乃是姜子牙的師兄劍仙廣成子。

二十萬大軍將潼關守的是固若金湯。

聞太師按下雲頭,看見雲端那一座散發仙氣的城池,不禁心氣衰了一下。

「沒事,再堅固的城池,也有辦法破除。」

「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是狠狠的攻擊,做出攻擊姿態就可以。」

「帝辛受紂王那邊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夏洛奇感覺到聞太師的怯意。

及時對症下藥道。

「嗯,有道理。」

「城池牢固,人心未必整齊。」

「人心整齊,我們可以使之潰散。」

「城池牢固,我們有土木金石之術。」

「因此,我們只要每天在此對陣喝罵,激怒那廣成之。」

「等他失去了恆定之心,就是我們破關之時。」

夏洛奇將心中韜略一一講出來。

聞仲聽的是連連點頭。

「說的好!」

「再說說,我們該如何辦?」

「說細節。」

「查明潼關四周水源,派人截斷其上流。」

「查明其糧草囤積之所,若在潼關城內,派人進去焚燒。」

「若在周邊輔城,我們則派軍攻佔。」

「讓其人心慌亂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斷其糧草與飲水。」

「這樣就可以不戰而曲人。」

「不錯!」

「可那廣成子實力強悍,我們這邊怕是沒有人是他對手。」

「那就群毆!」

「潼關不就是他一人厲害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