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離嬈突然發出慘叫。她捂著手後退,鮮血從手指縫中流出來。

一劍,抹殺十幾條性命。一劍,皮開肉綻,白骨森森。墨離嬈險些被月千歡砍了手。

「墨離嬈,我們又見面了。」

月千歡一語出,墨九卿神色大變。鳳眸微眯,冷戾兇殘的煞氣死死鎖定墨離嬈。

捂著手慘叫的墨離嬈,瞬間慘叫聲戛然而止。她驚恐顫抖著,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亡的危機!她幾乎兩隻腳都踩進了閻羅殿。

只要墨九卿想,一個念頭就能殺了墨離嬈。

但是他沒有。抬頭,目光落在月千歡面前頓時變成了溫和寵溺。

「墨九卿你還愣著幹什麼?歡兒有危險,就是那個女人,上次差點殺了歡兒!」月明堂不想求別人,可是他知自己實力不足。

他臉色陰沉,緊緊盯著墨九卿。「你答應過的,會保護歡兒!」

「當然。這個誓言,生生世世有效。不過現在,歡歡並不需要我保護。」

墨九卿難得的,沖月明堂笑了笑。他說:「三叔別擔心。歡歡現在實力與她相差無幾,我想歡歡一定不願意任何人插手她的復仇。」

沒關係。他放過墨離嬈。反正有整個朱雀墨家等他拿來消氣。

墨離嬈就交給歡歡,讓歡歡活動拳腳,開心開心。等回頭去滅朱雀墨家,時間還有大把的可以來玩。

「你說什麼?」月明堂愣了,「歡歡實力和墨離嬈相差無幾?」

「嗯。」

四階武君,七階武君。這之間可是隔著天塹鴻溝!

不過七階墨離嬈在月千歡面前,實在不夠看!此刻是月千歡復仇的時光,任何人插手只會惹來她的不快。

因為了解,所以他放手。因為愛,他只需要在一邊看著。當個祝賀,為月千歡加油吶喊的人!反正他在這兒,墨離嬈一根頭髮絲都別想傷到歡歡。

墨九卿笑的妖孽勾人,他開口:「歡歡加油~~美人獎賞英雄的吻,已經準備好了。」

「……」MDZZ!

月明堂神情僵硬,所有人目瞪口呆。這是現場虐狗?人性呢! 隨著這女鬼話音一落,那空靈的聲音便隨之消失了。等周圍再次恢復平靜之時,何大哥這才趕緊把他兒子重新給抱了起來。

說來也怪,剛才那女鬼在這小娃娃額頭上留下鬼印之後。原本快沒有生機的他,竟然恢復了神采。雖然還未滿月,可那眼神,很精靈,活脫脫看起來像幾個月的小孩。

而且,更奇怪的是,這小娃娃一直沒有哭,臉上始終保持著笑意。

我把酒肉擺在了這墳前後,就帶著何大哥下山了。此時的何大哥顯得很輕鬆,走在半道上的時候,就問我:「道長,這女鬼會不會跟著我兒子一輩子?」

這個我也不清楚,這世上結陰親的人不少,也沒人知道具體的結局。但這和養小鬼不同,多數人養小鬼是為了追求名和利,但最後大部分人都遭到了反噬,結局報應很是凄慘。

這結陰親,也算是一種姻緣!只不過,這種姻緣是不被上天祝福的,有一絲逆天而行的意思。但緣分這玩意兒,還真沒有能說清楚!不管是凡人,還是仙家……

我沉思了一會兒,回答說:「何大哥,這種事也是一種緣分。有可能她會跟著你兒子一輩子,有可能她會離去。但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造化和命運!不過,你得記住一點,這次就算你兒子撿回了一條命,你還是養不活他。事情解決了之後,一定要把他送到道觀去,這樣才能徹底解除他身上的鬼咒!」

何大哥倒是想明白了,笑了笑,點頭說:「道長放心吧,只要他能活著,就算他不能陪在我們身邊,那我也心滿意足了。」

「嗯。」我嗯了一聲,又提醒道:「還有之前的承諾,如果這女鬼和你兒子拜堂洞房以後,一定要重新給她找墳墓厚葬。答應死者的東西,一定要做到,這是承諾,也是禮數!」

「道長請放心,等這件事情解決了,我就立馬著手去辦,絕不敢馬虎!」何大哥拍著胸口承諾道。

聊了一會兒之後,我們就回到了義莊。阿狗和何大嫂就在堂屋等我們,看到我們回來之後,何大嫂立馬就沖了上來。

臉上全是擔心和疲倦,但是何大哥告訴她事情成功之後,心善的何大嫂也總算是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何大嫂一番感謝之後,我就讓她帶著兒子回房去休息。

我和阿狗還是留在堂屋,夜已經很深了。我倆都沒有睡意,就喝著酒聊起了天。

阿狗問我:「何大哥,這小娃娃結了陰親,以後對他有影響嗎?比如娶妻生子,傳宗接代之類的……」

我笑了笑,搖頭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命這玩意兒,變數太多了!但既然那女鬼答應了和這娃娃結陰親,那肯定會保護他一輩子。而且,我能感受得出來,那女鬼不簡單。還有這娃娃的命格很奇特,如果活下來了,日後也必定是人中龍鳳。」

阿狗自然也知道這娃娃的面相,若有所思的嗯嗯了兩聲,而後才轉移了話題,「九哥,我們現在對道門的事情完全不知。或許,他們會覺得我們已經回不去了。所以,我們得儘快動身回去了。」

我心裡也擔心著道門的事情,現在最大的隱患就是葉家老祖他們。但何大哥這件事情如果解決不了,肯定是沒辦法回去的。

我把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明晚子時過後,那女鬼就會上門來!到時候事情解決了,我們就立馬起身回去。只希望,他們能多堅持一些時日!這次回去,道門肯定會有變化。我也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些潛在的隱患還有暗中的神秘人,都會出現!」

阿狗不知道我話里說的那些人,也沒有多問。聊了一會兒后,他就睡了過去。我沒有睡意,一個人走到了義莊外面。

冷風一吹,瞬間清醒了不少。看著黑漆漆的夜空,心裡牽挂的事情不自覺浮現了出來。

林依依現在被人帶走了,也沒有消息。子龍帶走了九頭獅和酆都鬼璽,也不知道王磊能不能把他攔下來。還有他的目的是啥,他為啥要這麼做?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

靈族打敗,靈長生也被那個神秘人給救走了。但我知道他的性格,只要不死,他肯定還會去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

他這麼做的目的,好像是想要復活我娘。我讓龍傲天去把我娘找回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找到沒有?

再有日本陰陽道一次次的出現,怕也是來者不善。我最擔心的,還是他們要對華夏的主龍脈下手。

特殊部門應該是放棄我了,不然的話,也不至於到現在也不來找我。加上那神秘的煉丹派,總感覺這一切很混亂,根本找不到切入點把他們聯繫起來。

但又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這些東西,冥冥中又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最害怕的,還是那個背後的神秘人。他能用別人的心臟的來做交易,只是救走了靈長生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想了一會兒,我就覺得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好像這一切,都是沖著我來的一樣。可該死的是,我卻是找不到一點兒頭緒。

在義莊門口坐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天越來越冷了,我也回了屋。圍著火爐打坐休息了幾個時辰,天就亮了。

何大哥起床給我們弄吃的,我和阿狗也沒閑著,貼大紅喜字,掛紅燈籠,設置高堂。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弄完這一切后,已經是中午了。

總裁,我們不熟 期間我也看過何大哥兒子的情況,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但額頭上的黑氣還是沒有消散的痕迹。想必等這陰魂儀式完成了以後,他身上的鬼咒就會消失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何大哥早早就做好了晚飯,都沒心思吃飯,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后,我們就開始為子時的冥婚做準備了。

在房間的大門處,我們鋪了紅色的地毯,門上也貼了大紅喜字。就連床上的被褥和床單,也換成了大紅色的。

我用紅繩把那對龍鳳燭給綁了起來,一頭拴在了何大哥兒子的無名指上,另一頭拉到了房間門口的地面上。而在龍鳳燭的邊上,也放著一套大紅新娘服。

一切準備妥當后,我才開始把那繡花鞋擺在了床尾的位置。這擺放繡花鞋,乃是最關鍵的一步。先得按照男左女右的風格,一隻繡花鞋對準了床上的小娃娃。另一隻繡花鞋,要對準大門口的方向。

做完這一切后,我才交代何大哥他們兩口子,「何大哥,何大嫂,一會兒你們不能進這房間,只管找個地方躲起來。等事成之後,我再叫你們出來。記住了,千萬別大喊大叫,免得把你們兒媳婦給嚇走了!」

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兩口子自然很上心,一個勁兒的點頭保證。

交代了他們之後,我也讓阿狗去收拾東西。事情一解決,我們立馬起身回苗王山。

我用遮陽符把身上的氣息全部蓋住了,就這麼站在黑暗的角落裡。義莊里的燈全部熄滅了,只能看到紅燭的亮光。

雖然大晚上的看起來有些陰森詭異,但還是能感受出喜慶的味道來。等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樣子,天色越來越暗。

我看了一下時辰,已經進入了子時,她該來了……

果不其然,在我剛意識到這一點后,外面忽然吹進來了一陣陰風。大門沒有上鎖,陰風這麼一吹,大門嘎吱一聲就被吹開了。

大門一吹開,一團紅色的鬼霧就從大門外面吹了進來。地上早已經鋪好了紅地毯,那團鬼霧就順著紅地毯朝房間的方向移動。

鬼霧一踏上紅地毯,立馬就會在紅地毯上留下一雙小小的腳印!我一看到那腳印,也是詫異了起來。沒想到這女鬼,還是古代的女鬼。

因為那一雙雙小腳印,剛好和古代三寸金蓮的形狀差不多。這女鬼始終沒有露出圓形,我也看不到她的外貌。

等這團鬼霧飄到房間門口后,那房間的大門也是嘎吱一聲自己打開了。這時,我才看到一個紅影子就站在房間門口的位置。

那女鬼穿著古代的衣服,頭髮很長,已經垂到了腰間的位置,頭頂上還盤著古代女子出嫁的髮髻。但因為是背對著我的,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看不到她的容貌。

那背影看起來很勻稱高挑,雖然穿著寬大的古代服飾,但也掩蓋不了她那修長的身姿。也不知道,她真正的容貌有多美?!

在我盯著背影看的時候,這女鬼就把地上的紅繩給撿了起來。

看到她撿起了地上的紅繩,我立馬扯著嗓子大喊了起來,「鴛鴦繩,姻緣牽,一生一世蓋頭掀!鞋對床,鬼上床,一正一反入洞房……」 墨九卿的吻?面紅耳赤,月千歡暗暗磨牙。誰要他的吻了!

尤其還在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撩她。羞不羞恥,要臉嗎?月千歡沒好氣的瞪了墨九卿一眼。後者嘴角微勾,笑的魅惑勾人,十足的妖孽。

眼見注意力被月千歡和墨九卿吸引走了,墨離嬈怨毒不甘的握緊拳頭。

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搶走屬於她的光環?他們所有人都應該看著她才對,她才是天之驕子。這些愚蠢骯髒的螻蟻,一定是不知道她的厲害。

想到此,墨離嬈鬆開手抬高下巴。姿態傲慢囂張的盯著月千歡,她大聲說:「月千歡上次是我大意讓你逃了,苟且偷生。現在你還不跪下求饒?」

「哼,小小的八階武師,也敢跟本小姐斗?不知死活!」

「嘶!」眾人聞言倒吸口氣。

八階武師還小?這個女人是誰?這麼厲害!她什麼修為?

唯有武宗和藥師盟的弟子親眼見過墨離嬈。此刻臉色蒼白無血色,惶恐不安。月千歡多麼厲害?可是都差點被墨離嬈殺死!

剛剛還在驚嘆月千歡一劍擊殺十幾人。此刻,人們都惶恐起來。墨離嬈會不會把他們都殺了?

「嗯。」月千歡點點頭。「的確是不知死活。像你這麼迫不及待找死的,我還是頭一次見。」

「你!」墨離嬈被噎,氣急了。「月千歡你好狂妄的語氣。本小姐可是七階武君,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你!」

一語出,驚起嘩然大波!

七階武君!

滄淵界最強者武宗宗主武司,也才是七階武君吧?這個女人居然說她是七階武君,這怎麼可能?她的年紀,要真是七階武君,那是神一樣的天賦吧?

要是讓他們知道月千歡一口氣突破四階,墨離嬈又算什麼東西。

墨離嬈怕眾人不信。直接打開丹田,七階武君的威壓降臨。壓得眾人噗通跪下,驚恐瞪大眼喘不過氣來。真的是七階武君!

葉潯愣了愣,錯愕看著周圍跪下的人。再看他們,好好的。一點威壓影響都沒有。下意識,葉潯看向墨九卿。

他知道,一定是這個男人!

敢斬天道,碎源境空間的強者。

嘴角微彎,月千歡語氣散漫不經心。她微微眯眸,目光落在墨離嬈手上。「一根手指頭?」

「沒錯!哈哈哈,月千歡你害怕了嗎?上次是你僥倖,這次本小姐要親手把你的腦袋扭下來當球踢!」

墨離嬈哈哈大笑,猖狂猙獰。

話還沒說完。墨離嬈眼前一花,月千歡直接消失了。瞳孔驟然緊縮,墨離嬈心底一慌。人呢?

月千歡速度很快!一定是仰仗了什麼特殊的法器。慌張中,眼底浮現貪婪的妒忌。身後爬上來一陣寒意,墨離嬈想也不想扭頭一劍劈下。

一劍,當頭劈向月千歡。

猙獰扭曲的笑,在看見一劍劈下,月千歡的身影破碎時。墨離嬈瞪大眼,不好!中計了!

「你在看哪兒呢?」

輕笑冷傲的笑聲,月千歡出現在墨離嬈面前。扭腰抬腿,狠狠一腳踹向墨離嬈…… 我是他們的證婚人,也可以叫做引路人。我這麼一喊,那門口的女鬼才拉著紅繩慢慢的進入了房間里。剛一進去,那房間的門便「砰」的一聲自己關上了。

我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在外面燒了何大哥兒子的生辰八字,還有他結陰親的文書。跟著,我才站在了門口的地方。並不是要偷/窺他們,而是擔心這女鬼會反悔或者做出其他害人的事情來!

這房間門關的並不嚴實,門中間的地方還有一條縫隙。從那縫隙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那女鬼坐在床上,正在換那雙擺反了的陰陽鞋。

何大哥的娃娃本來就未滿月,只能先結陰親,現在也無法洞房。我還是看不到那女鬼的臉,只能看到她裸/露出來的腳踝和小腳。

看起來很白皙,也很精緻!

穿上了繡花鞋,穿上了大紅新娘服,這就意味著,這場簡單的陰親儀式就完成了。

我看差不多了,這才對著房間裡面喊了起來,「姑娘,希望你能好好保護他!對你而言,這也是積陰德的好事。但本道長還是有一點要提醒你,人鬼殊途,切莫深陷不能自拔!你們只是義務上的陰婚而已,千萬別執著,否認只會害人害己!」

這女鬼不會老,但這娃娃會長大。他不是個普通人,我就擔心他們會有孽緣。人鬼殊途,到時候只會害了彼此而已。

「嗯。」隨著我話音剛落,裡面也是傳來了嗯的一聲回答聲。

我笑了笑,然後就準備離開義莊了。可誰知,我還沒有走到堂屋,阿狗突然沖了進來。他也沒有注意到我,我們兩人剛好在走廊的地方撞了一個滿懷。

我揉了揉撞疼的額頭,問他:「阿狗?怎麼了?急急忙忙的?」

「九哥,不好了,出大事了!」阿狗一臉的恐慌,說:「義莊外面,百鬼夜行!」

「什麼?百鬼夜行?」聽到這個說法,我當即震驚的脫口而出。這地方好端端的,怎麼會出現百鬼夜行?!

來不及多問,我就率先朝堂屋跑了出去。

過了堂屋,我就跑出了院子。院門沒有上鎖,是開著的。而通過院門,我正好就看到義莊外面被鬼霧給包圍了。

我是開著天眼的,一眼就看到那鬼霧裡站著不少的惡鬼。這些惡鬼清一色都是男的,一個個面目猙獰,沖著我陰森森的笑著,一臉的挑釁和貪婪!

我看了一下數量,有好幾十隻惡鬼。全都在盯著我,還是盯的我頭皮有些發麻。

這些惡鬼和麻溝村的比起來,雖然還成不了氣候,可數量也不少,對付起來也麻煩。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這義莊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會出現百鬼夜行?

這不是百鬼圍村,而是百鬼夜行。他們在盯著我的時候,就一直在來回徘徊著,眼神就鎖定了義莊院子門。

我怕何大哥會看到這一幕,就看向了阿狗,交代他說:「阿狗,你回去看著何大哥他們,千萬不能讓他們出來。外面的這些惡鬼,交給我便成!」

「好的,九哥,那你小心點!」阿狗提醒了一句后,就回屋去找何大哥他們了。

跟著,我才慢慢走出了院子門。一走出院子門,我就連忙把院門給關上了。

往前走了幾米,剛好和他們形成對峙的狀態。

我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先開口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出來嚇人!速速離去,否則本道長讓你們魂飛魄散。」

七星結之孔明 「呵呵!」我一開口,其中一個惡鬼就冷笑了起來,道:「臭道士,是你把我們引來的。以為就憑你一句話,就能讓我們回去嗎?真是笑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