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訶面無表情,默默捂著心口。尊上你這樣,就不怕屬下們造反嗎?

墨九卿不是低情商。他一眼看穿月千歡吃醋了。雖然心底暗爽,但還是十分嚴肅的撇清他和玉顏之間的關係。然後順便告白!

不能因為一個只見過一面的女人,影響他家歡歡的心情。

墨九卿又說:「為她吃醋,太浪費歡歡的醋了。」

「噗!什麼鬼?吃醋還能有浪費的?」

「歡歡的一切都是十分珍貴重要的。你的笑,你的眉眼,你的話語。對我而言,都是值得珍藏的寶藏。」

月千歡呼吸一窒。心跳砰砰加快,墨九卿牽著她手的地方也變得滾燙起來。

努力平穩呼吸,月千歡暗念不能被美色所誘!

嘴角微抿,月千歡盯著墨九卿。「那你要回去嗎?」

「不回去。她敢用巫毒神花威脅我,她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月千歡覺得墨九卿此刻眼睛里閃爍的光,不是滅門,就是滅族。顯然看來,那個玉顏的下場會很慘很慘。

墨訶小心翼翼的聲音插進來,「尊上,屬下覺得你應該回武元界一趟。」

「為什麼?」

「尊上。玉顏宮主手中有巫毒神花,她進入魔都便猶如神令在手,暢通無阻。皆是,恐怕她會擅闖尊上您的宮殿和您的寢宮。」

「她敢!憑她的修為,她沒那個本事闖魔都。」

「可是尊上,她手裡有巫毒神花啊!」

墨九卿一頓,眉頭緊皺。 一念既起,情逢對手 神花就是他的本命分身。唯有找齊七朵神花,才能大道得成。巫毒神花在玉顏手裡,也讓墨九卿覺得十分噁心。

思忖間,墨九卿眼眸中儘是冷戾暴虐。直到月千歡反手握住了他的手心。

月千歡說:「去把你的東西拿回來。我在這裡等你。」

「讓其他人去也是一樣的。我手下養的一群,不是廢物。」

「神花事關重大。你難道放心將自己的性命拿捏在別人手裡?」月千歡眸光閃過冷意,「而且那個玉顏明顯對你圖謀不軌。你不怕她做什麼,我怕。」

「歡歡。」

「所以回去拿回你的神花。這裡有墨訶在,我拿到命盤根本不用擔心墨家。不過我送你一句話。」

月千歡勾唇,笑意冷的懾人。「回去見她,一定要保持距離!她要是碰到了你哪兒,我的幽光月會蠢蠢欲動,忍不住剁了她碰過的位置。」 月千歡說著,意有所指的瞥了眼墨九卿身下某個地方。渾身一冷,墨九卿下意識夾緊雙腿。

墨訶也沒忍住夾住腿。一臉懵逼震驚的看著月千歡,我的天!未來的帝后好強,好可怕!原來尊上是被壓的那一個嗎?

墨九卿艱難開口:「為什麼不是剁了她?」

「如果她碰了你,你沒殺她。那麼我還能說什麼?回去洗頭看看自己綠了嗎?」

「歡歡。」墨九卿突然無奈嘆氣,「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

「防患於未然。」月千歡勾唇,她伸手挑起墨九卿的下巴,眯著眼睛打量。「畢竟你長得這麼禍水,我不小心點怎麼行?」

「歡歡這麼美,我是不是應該也擔心一下。比如合歡宗妖妖這種情況?」

萬萬沒想到,幾天不出來。不僅多了個情敵,還是一個女的!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詭異沉默了。

墨訶見此,有些懵。尊上和未來的帝后這是在互相秋後算賬嗎?原來尊上責罰合歡宗居然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突然發現自己今天知道的內幕有點多。墨訶好方,他會不會被墨九卿滅口?

月千歡乾咳兩聲,「不會了。妖妖那是個意外!」

「歡歡要每天用水鏡和我聯繫。」墨九卿將一片薄薄的玉簡放在月千歡手心。「我會讓墨訶即刻到你身邊來保護你。這個玉簡,隨時隨地,不受任何影響。只要歡歡心底念著我的名字,我就會聽見。」

「嗯。」

「我很快就會回來。」

「多快?」月千歡完全是下意識反問。

一開口,兩人都愣了愣。墨九卿拂去水鏡,將墨訶這個電燈泡趕走。然後張開手抱住了月千歡。

墨九卿坐著,月千歡站著。這個角度正好埋胸。墨九卿蹭了蹭,「會很快的。從這裡到武元界,最快的速度半個月就能回來。」

「我才不是捨不得你。只是下意識問問。」

「嗯嗯。可是我捨不得歡歡!」

喟嘆充滿不舍。墨九卿目光中看著眼前的起伏,沒忍住咬了一口。

「嘶!」月千歡倒吸口氣。

夏日的衣服輕薄。接觸的地方猶如攢電,瞬間傳遍月千歡四肢百骸。身體有些軟,月千歡漲紅了臉。「墨九卿!」

「嗯~歡歡身上好香啊!」

手上一用力,直接將月千歡摟入懷中。墨九卿直勾勾盯著月千歡,眼睛里閃爍的光。像是餓狠了的狼,想要吃掉月千歡。

月千歡回過神時,已經被墨九卿撲倒在了美人榻上。

溫熱曖昧的氣息噴洒在耳廓上,牙齒輕輕噬咬每一寸肌膚。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紅暈爬上臉頰,月千歡有些飄飄欲仙。「墨九卿,你餓了也不至於咬我吧?」

「呵~我這是在做標記。這樣所有人都知道歡歡是我的,我看誰還敢打歡歡的主意。」

「哦。」幼稚!

穿上衣服,誰知道什麼鬼標記?要不要那麼傻?

然而月千歡啪啪被打臉了。一口咬在脖子上,啃咬磨蹭。新鮮出爐的「草莓」是穿最高的衣領,也沒辦法遮住的!

「墨九卿!」 琅琊郡?!這是什麼地方?

聽到養屍人說出琅琊郡之時,我完全是一臉的蒙圈,好像根本沒有聽過這個地方,完全是連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不光是我,好像連王磊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兒?就在我準備問養屍人時,老鬼頭忽然站了出來,「這位兄弟,你口中所說的琅琊郡,難道是當年秦朝三十六郡之一?」

「老先生厲害,正是此地!」養屍人禮貌的回應道!

老鬼頭連忙謙虛的擺了擺手,繼續往下解釋:「當年秦朝統一華夏后,將華夏分為三十六郡,而這琅琊郡正是其中之一!我要是記得沒錯的話,琅琊郡應該是在山東青島一帶。但具體的劃分,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一個大致的位置!」

「老先生說的一點兒也沒錯,如今的琅琊郡正是山東青島!」養屍人又禮貌的點了點頭!

知道琅琊郡的大致位置后,我心裡也有了初步的猜想!冥河在窮極之海,也就是日月同輝,天地重合的地方!換句話說,極有可能是海的盡頭!

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窮極之海竟然在山東的地界!剛才養屍人也說過,青龍帶著那剩下的靈族弟子,就是在琅琊郡消失的。

如果我猜的沒錯,他這次應該是想要把那些靈族弟子帶回他們該回去的地方,也就是靈族真正的大本營!可我心裡還是疑惑不解,靈族的大本營怎麼會在如此遙遠的琅琊郡?

我還在沉思之時,王磊突然開口道:「琅琊郡,這名字好生熟悉!老鬼頭,你覺得這名字熟悉不?」

在周圍的這些人當中,唯有老鬼頭的見聞經驗最為豐富!王磊這麼一問,老鬼頭也是皺著眉頭沉思了起來!

認識了他這麼多年,老鬼頭也在無形中變老。在他皺眉沉思之時,我就看到他臉上的皺紋彷彿比之前還要深了不少。

子龍是他最喜歡的人,這些天也是他寸步不離的照顧子龍。就是這麼一剎那的功夫,我覺得他蒼老了很多!

而老鬼頭在沉思了一會兒后,好像想到了啥,臉上忽然出現了笑眯眯的笑容,說:「磊爺,你剛才問我的意思,難道指的是徐福東渡?」

「沒錯!」王磊笑著點了點頭,道:「磊爺我總覺得琅琊郡很熟悉,也是剛剛才想到。當年的第一方士徐福,好像正是從琅琊郡開始東渡的!」

徐福東渡?

聽到王磊提到徐福東渡時,我就想到了日本陰陽道的陰陽師。我記得程松也說過這一點,說徐福極有可能是陰陽道的祖師爺!

可這徐福東渡,到底和靈族有什麼關係?

「對啊!」而王磊這麼一提,老鬼頭也是猛的想通了這一點,雙手一拍,連叫了兩聲妙哉妙哉后,這才笑道:「當年徐福為秦始皇求長生不死仙藥,可自從東渡之後,便再也沒有回去!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他當年到底去了哪兒?他的家眷還有他至親的人,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當時秦帝駕崩后,也有人去找過徐福,可最後好像都石沉大海,也是沒有任何的音信!難道,這一切和冥河有關係?」

王磊搖了搖頭,說:「磊爺我也不清楚,但冥河絕對不在陸地,一定在大海盡頭!不過,磊爺我有種奇怪的念頭,徐福他們的消失,說不定和冥河真的有關係!」

王磊和老鬼頭兩人的討論,我們也插不上話。見他們沒說話了,我才提議道:「現在李瀟雨帶來了關於冥河的線索,而子龍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我們不能再這麼耽擱下去,時間拖的越久就會越危險!我們好不容易統一了華夏道教,又打敗了入侵的陰陽道,現在就剩下三界之劫的魔王分身!魔王雖然殺不死,但我們也一定要把他封印起來!只有解決了魔王,華夏道教甚至是三界,才能換來千年的太平!」

我話音剛落,楊老三等人立馬站起來表態,「九哥,我等自願請命,願隨九哥前往琅琊郡,找到冥河的線索!」

林霄也跟著站了出來,道:「初九說的沒錯,魔乃是道門最大的威脅,也是三界最大的劫難!想要換來永世太平,我們就必須要想辦法阻止魔王誕生!這是正邪之戰,哪怕拼到剩下道門最後一個弟子,也要保護三界蒼生的安寧!所以……」

林霄說到此處,眼神便看向了老扎紙匠,恭敬的頷首行禮,道:「老先生,道教南派還得拜託你照顧了!冥河肯定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危險,而且說不定會碰到靈族的大本營!初九滅掉了靈族,靈族的人肯定恨他入骨!多兩個人在身邊,初九也相對會安全些!」

而林霄話一說完,我立馬就拒絕了他們的請求,「林大哥,老三,這次你們都不能去!」

聽到我這句話,幾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似乎不解為何我不帶他們去!

我笑了笑,解釋道:「林大哥,還有眾兄弟,魔王的分身有三個,之前那黑袍人便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說,不管我能不能救回子龍,那黑袍人也會出現!所以,你們的任務比我重!黑袍人的力量你們心裡都明白,要是等他吞噬了另外兩個魔的分身,三界之內便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總裁大叔太欺人 所以,你們要留下來,刻苦訓練道教的所有弟子,讓他們學習殺鬼降魔咒!除此之外,你們也要去佛門請教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對付魔王的法術。這是三界所有人的事情,佛門中人一定會站出來的!而這次去琅琊郡,就我和王磊兩人,其餘人全部留下來!」

說到最後,我的語氣立馬加重了不少!尤其是眼前這群跟著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看著他們的眼神更是無比的堅定,沒有任何的閃爍!

他們知道我的性格,說一不二!我也知道他們都想陪我一起去,他們這麼做,不是為了邀功,只是想保護我而已。

但我得兩手準備,一方面是子龍的事情,一方面也要他們留下來勤加修鍊!到時候魔王分身出現,他們也有反抗之力。

道教北派是楊老七坐鎮,實力相對道教南派弱了不是一星半點兒。考慮到這點,我又叮囑道:「其鵬,老三,現在道教北派是老七在坐鎮,北教的弟子實力相對較弱!我會的道術幾乎都傳給了你們,所以訓練北派弟子的事情,你們就得多費心了!」

我這話一出口,徹底斷了他們想要再次請命的念頭!還是林霄帶頭,咬牙道:「李掌教,請一定把趙子龍平安帶回來!我等苗王山兄弟,靜等李掌教和磊爺凱旋而歸!」

不管什麼時候,林霄永遠是最理智的!跟著我這群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們都不是喜歡禮數之人,江湖氣息重,向來自由自在,完全是憑著性子做事。但現在有林霄管著他們,我倒也省心了不少!

可老鬼頭卻執意要和我們一起去,「初九,你知道我對子龍的感情!所以,你別勸我!這一趟,我必須守著子龍!哪怕他真的無法清醒過來,我也要親眼看著他消失在三界!我這一生無妻無子,早已把子龍當成了親兒子來看待!希望你看在這一點上,能夠答應讓我一起去!」

老鬼頭對子龍的感情,無需多言。為了子龍,他可以連命都不要。按照我之前和王磊的打算,就我們兩人帶子龍去便行。

王磊身上帶著命輪,也想第一時間知道子龍到底是不是被命輪選中的人?而命輪之事,絕對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話,黑袍人是絕對不會放過王磊的。

王磊見我在看他,無奈的笑了笑,說:「帶老鬼頭走吧!老鬼頭一生孤獨,子龍更是連親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誰。都是命苦之人,就讓老鬼頭陪子龍最後一程吧!」

王磊同意,我自然也沒有意見。他說的沒錯,這也可能是子龍的最後一程!雖然很殘酷,但我們必須為了大愛放棄小愛!

商量好了之後,我就讓林霄去安排,我們準備連夜趕往青島!

可誰知,林霄他們剛離開沒多久,就有弟子拿著一份書信跑了進來,「李掌教,有人讓弟子把這封書信交給您!」

「哦?」我遲疑了一下,心想是誰會給我帶書信?好像我認識的人,都在苗王山!

而等我拆開書信后,我立馬就被上面的內容給震驚了!因為信紙上面寫著……石明聖涵還活著! 因為墨九卿這一口,即將到嘴的肉……飛了!

月千歡惡狠狠瞪著墨九卿,「墨九卿!」

這一口,墨九卿狡猾的將魔血混入其中。屬於墨九卿獨特的武力包裹侵襲傷口。雖然不會受傷,也不疼不痛。但是這個鮮嫩的草莓,有個十天半個月是無法消失了。

墨九卿笑的像個偷腥成功的貓兒,慵懶邪魅的躺在美人榻上。「我覺得很漂亮啊!歡歡不喜歡嗎?」

「喜歡?呵呵,你讓我咬一口試試。」

「好啊!」墨九卿張開手躺倒在美人榻上。嘴角彎彎,十足期待。「躺平了~歡歡來吧。」

「……」

好氣哦!居然勾引她!像墨九卿這樣的小妖精,應該****翻一百遍啊一百遍!!!

最後月千歡還是沒能忍受住墨九卿的誘惑。在他下巴上來了一口。

滿意看著墨九卿此刻的模樣,月千歡眯眸腹黑一笑。有本事你戴面具,有本事你整張臉都藏起來啊!

瞅著墨九卿盯著這張曖昧十足的臉回去。月千歡相信,任何出現或者沒出現的情敵,都會被幹掉。

至於情敵要是萬一聞聲上門來找麻煩?月千歡表示,敢來她就敢殺!覬覦她男人,嫌自己命太長沒關係。她免費送她們去地獄見閻王!

墨九卿摸了摸下巴,「只有一個嗎?歡歡要不要再親一口?」

點點自己嘴唇,墨九卿不要臉的湊上來。「歡歡你看這裡怎麼樣~~」

「……你還是快走吧!我就不送了!」

「歡歡你不愛我了嗎?QAQ」

「……」如此變態的宴席,如此逼真又清奇的畫風。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月千歡默默抓住墨九卿拖起來。冷笑勾唇,「說吧你要怎麼走?我送你去!」

墨九卿沒有說話。但一臉的表情,無聲控訴著月千歡。「歡歡你好冷酷,好無情!用完就甩QAQ」

再黏糊不舍,時間也不會為這對恩愛的小情侶停留。

墨九卿取出一塊墨色的玉佩。隔空一點,掐訣的速度快的難以捕捉。

四周空間一頓,靈氣被迅速抽空。以院子為中心,四周千米內都是真空地帶。南宮府中,不幸在範圍內的人紛紛倒下陷入昏迷之中。

月千歡驚訝看著半空中緩緩出現的一扇門。

貴妃你又作死了 那是一扇石門。門上鐫刻玄奧古老的符文,每一個符文都是一個文字。在上古時,這樣的文字每一個都可以當做單獨的傳承。由此可見,這扇石門的罕見很珍貴。

墨九卿的嗓音回蕩在月千歡耳邊。「這是魔門。唯有魔帝才能開啟的空間之門。穿過它,能直達任何一個世界。」

在南月崖下,墨九卿開啟的就是魔門。

那時候空間不穩,處處是空間亂流和時間裂縫。墨九卿獻祭了一縷魂魄,才得以打開魔門。保護月千歡順利到達朱雀界。

「如果不是武元界的靈壓太強。真想帶上歡歡一起回去。」墨九卿的嗓音,透著濃郁的不舍。

微微一笑,月千歡抬頭親了親墨九卿嘴角。「那就早去早回。我在這裡等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