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府內,葉焱聽到這些消失時,一次次的笑了。

秦家也來人了。

秦家少主秦放,二十二,金丹後期,雖然不如姜仲,但也不弱。

跟隨而來的,和姜家之人差不多。

十位金丹期年輕男女,五十位築基期男女。

不過質量上,明顯比姜家差了一些,也間接的說明了姜家的實力。

毫不猶豫的,葉焱接下來了。

送上門的力量,不要白不要,當著姜仲秦放二人的面,葉焱接受了他們的臣服追隨。

並且,給了一個希冀!

他日葉氏崛起時,姜家秦家也會隨之而起。

葉氏不滅,姜家秦家不滅!

隨後,兩家一百二十位築基期,二十二位金丹期高手,抽調出了四十位補充到之前戰死的護衛隊之中,其他人組建禹城第五支護衛隊。

姜家少主姜仲,出任統領!

當葉焱將一切安排好,並且快速傳下戰陣之法后,城外也終於傳來了消息。

瀾鈺郡王府的神衛,要到了!

包括瀾峰調集的小城的力量,整個隊伍足足七八百人,元嬰期的十六位,金丹期的上百位。

浩浩蕩蕩的!

甚至,還有兩頭四階妖獸。

殺氣騰騰,已然兵臨城下。

城外某地,倌頌帶著瀾嵩郡王府的衛隊隱藏在一地,不斷的和葉焱溝通著。

他們的行動,這次極為隱秘,瀾鈺郡王府根本不曾察覺到。

要的,就是出奇制勝。

一旦動手,就要徹底將這支瀾鈺郡王府的神衛徹底擊垮,斬盡殺絕。

如此一旦回去,瀾嵩郡王估計也會很滿意。

「葉老弟,我們這裡隨時可以動手,現在就看你們的了!」倌頌給葉焱傳訊,稱呼上早已變了。

從葉焱,到葉城主,此刻再到葉老弟。

當然,看似親切,實際上都是葉焱恩威並施的結果,前後半年不到的時間,花在倌頌身上的財富,超過兩千萬塊真元石。

不過,在葉焱看來,值! 城外,大軍壓境,七八百人,直接出現在禹城外,殺氣騰騰!

瀾峰為首,臉色陰沉不定。

周圍,不少進出之人臉色駭然,遠遠避開,不敢靠近。

城門口,數名護衛隊之人臉色凝重,第一時間將消息傳遞到城主府,如臨大敵。

城內,消息也一瞬間傳遞開來,不少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少爺,此次威逼為主,盡量不要真的爆發衝突,否則出竅期高手真若是動手的話,就是大麻煩!」瀾峰身邊,一位元嬰期巔峰的神衛大統領開口提醒了一句。

他們雖然不懼怕普通出竅期高手,神衛聯手,實力也超強,但葉氏這邊疑似出竅後期高手。

尤其是,這裡屬於瀾嵩郡王勢力範圍。

雖然暫時沒有撕破臉,但也很危險。

「我明白,不過玄陰聖乳我勢在必得!」瀾峰點頭,不過卻也很堅定。

「王府薛前輩不是到了嗎?怕什麼?真若是他們不肯,那就直接屠掉城主府葉氏,換成咱們郡王府的人,也等若是一舉兩得!」瀾峰不以為意,這次瀾鈺郡王府擔心出現什麼意外,暗中頭出竅期高手跟隨而來。

元嬰期巔峰的大統領見狀,眉頭微皺,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後在瀾峰的示意下,一位元嬰期高手直接開口/爆喝一聲。

「禹城葉氏,以下犯上,出來受死!」

剎那間,整個禹城震動。

無數人聽到這一聲怒喝。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很多人茫然。

而就在這一瞬間,一支支護衛隊整齊劃一的從半空中御空飛過,直奔城門口而來,戰意盎然,殺氣騰騰。

城主府的六大元嬰期高手,在葉焱的帶領下,一字排開。

一股硝煙瀰漫之味,瞬間籠罩在無數人心頭。

秦家,姜家,這一刻一支支隊伍也在集結。

真若是葉氏擋不住,他們兩家會毫不遲疑的衝上去。

別無選擇,先前他們已然表明了態度,認葉氏葉焱為主,只是沒想到這場大戰來的會如此之快。

不過也剛好,這也是他們的投名狀!

姜家,秦家,總共有著足足七位元嬰期高手,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為禹城而戰!」天空中,一聲爆喝,從葉焱口中發出。

聲音不大,但鏗鏘有力!

「禹城子民,不懼威脅!」

剎那間,整個護衛隊成員齊齊怒吼一聲。

「戰!」

經過昨天之事,很多人對於城主府葉氏的認同感更深一些。

不懼戰!

這一刻,大敵當前,也毫不退讓。

一時間,城內無數人心中大動,強大的氣勢,哪怕是城外也清晰的感覺的到,瀾峰臉色陰沉。

「還真是想找死!」瀾峰冷聲開口。

他有著強大的資本,有著底氣。

瀾鈺郡王府的人,還在意一個小城?

若非知曉葉氏有著一位出竅期老祖坐鎮,早就直接帶人沖入城主府屠戮。

簡單粗暴!

很快,葉焱為首,六位元嬰期高手到了,六支禹城護衛隊到了,殺氣騰騰。

論氣勢,比郡王府的神衛也不逞多讓。

這讓瀾鈺郡王府的那位神衛大統領臉上帶著一些震驚之意,顯然沒想到在這個小城之中竟然訓練出了這種力量。

這和其他的小城,完全不一樣。

這不由讓他警惕不少。

不過,瀾峰卻不管這些,此刻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葉亮也要葉小仙顧玲瓏等人。

昨日,葉亮出手甚至斬傷了他,這讓他記憶猶新,大恨不已。

「好,很好,一群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蠻夷之人,竟然敢和我郡王府動手了。」瀾峰陰沉著臉,寒聲說道。

葉焱注視著這瀾峰,眼神很冷。

昨天葉小仙等人差點就被屠戮了。

尤其是葉小仙和顧玲瓏二人,葉焱不敢想象下去會發生什麼。

那種後果,想象都讓人覺得害怕。

護衛隊也由此死了三四十人,傷者更多,都是拜此人所賜。

懼怕,那顯然不可能。

若非顧忌,葉焱早已動手,根本不需要藉助瀾嵩郡王府的力量。

「你等何人,禹城歸屬瀾嵩郡王大人統轄之地,豈容你等放肆!」葉焱沉聲喝道,毫不遲疑的將這棵大樹給搬了出來。

果不其然,瀾峰聞言眼神更冷了幾分。

兩大郡王府的明爭暗鬥,他自然清楚。

「瀾嵩郡王?」瀾峰帶著一絲不屑。

「今日給你一個選擇,要麼本少爺帶人屠盡你城主府葉氏上下,要麼選擇臣服我瀾鈺郡王府,之前之事本少爺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請郡王大人給你葉氏一個更好的位置。」

瀾峰很直接。

威脅,利誘!

畢竟在他看來禹城太小了,而且既然實力不弱,不如收歸自己一方,也變相的等於是削弱了瀾嵩郡王府的力量。

想法是不錯,說明這瀾峰也不算太傻。

但是這話一出,他身邊的神衛大統領眉頭微皺。

少爺這話,太赤裸裸了!

兩大郡王府,並沒有真正撕破臉。

這種話出來,就顯得過了。

葉焱聽到這話,也笑了。

「抱歉,禹城歸瀾嵩郡王統轄,瀾鈺郡王府管不到這裡,在這裡你們什麼都不是!」葉焱沉聲。

「混賬!」瀾峰一聽,直接大怒。

「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你想死,那本少爺就送你們去死,看看你們背後的主子敢不敢給你們報仇!」

葉焱依舊不為所動。

「你可要想清楚來了,禹城歸瀾嵩郡王統轄,你敢動手,就是對瀾嵩郡王大人的不敬,是開戰!!」葉焱開口。

「哼,開戰就開戰,你以為我瀾鈺郡王府會懼怕瀾嵩郡王府?今日你既然想死,那本少爺就成全你,哪怕是瀾嵩郡王親自,也救不了你們!」瀾峰被葉焱的話氣得不行,冷哼一聲說道。

越說,越沒有分寸了。

越說,越沒邊了,連同瀾嵩郡王府都給一起罵了。

身邊之人想阻攔,都阻攔不了。

葉焱一個勁的把他往這方面帶。

聲音還很大,二者的對話能傳出很遠距離。

哪怕是相隔十里,隱藏在暗中的倌頌帶著五百名的瀾嵩郡王府衛隊也能聽的真切。

一時間,不少人眼中帶著怒意。 倌頌不愧是人精,和葉焱多次打交道,早已清楚這個少年城主的不簡單。

說是少族長,但葉氏大小事,全部他做主。

給自己的好處,也毫不吝嗇,這也是倌頌願意結交的主要原因。

葉焱和瀾峰的對話,他都聽的真切。

更聽的明白!

「膽敢辱罵郡王大人,該死!」倌頌毫不猶豫的進行了總結。

瀾峰的話,就是對瀾嵩郡王的侮辱,是挑釁。

「郡王大人有令,一旦動手,務必全殲,讓這一支神衛,全軍覆沒!」倌頌吩咐道。

要做,就做大的!

反正有瀾嵩郡王撐腰,和他也無關。

以葉氏眼下的力量,再加上他們的力量,足以覆滅這一支神衛。

要知道整個瀾鈺郡王府明面上的力量也就這三支神衛而已!

滅掉一支,對瀾嵩郡王以後的大事也就少一分阻力。

「是!」眾人沉聲應了一聲。

禹城外,瀾峰越說越過,怒不可遏,對於『冥頑不靈』的葉焱,充滿了怒火。

談不攏,不知死活,索性瀾峰再沒有什麼耐心,也早已忘記了之前身邊人的囑咐。

被葉焱的話語刺激的不行!

「殺,葉氏之人,一個不留!」瀾峰直接沉聲開口命令道。

一語出,身邊的元嬰期大統領臉色頓時一陣難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