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基地中,發出了一連串尖銳刺兒的警報聲。駐紮的士兵們從營房中衝出,進入各自的防守點。這些人類士兵,每一個都是各大部隊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兵王,作戰經驗豐富,個人素質非常強大。

哪怕不用槍械,單憑身體素質,在超能界也能得到一個F級或E級的評判。如果全副武裝起來,哪怕是一些D級的超能者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如今的他們,更是遠超在部隊里當兵王的日子。

劉大壯就是一個例子,農村出身的他從小不肯好好讀書,沒啥文化,長大后當了兵,憑著出色的身體素質和刻苦毅力,在部隊里學了一身好本事。

部隊比武大賽中,他獲得了前三名。在槍法比賽中也是名列前茅,綜合素質非常不錯。

如今來了地球防衛基地后,訓練比以前嚴格了十倍不止。但是同樣,待遇也好了十倍不止。每次訓練,都會配給營養藥劑。

那種營養藥劑效用非常強大,一喝下去就精力無限充沛,身體素質也在不斷突飛猛進。他儘管沒有激發出任何超能力,但是他的力量和速度,已經超過了奧運會的選手一大截,遠遠突破了普通人類的極限。

所用的武器裝備,和原部隊也是迥然不同。一套頗具科幻色彩的赤色複合裝甲,讓他足以抵擋大部分的槍械。一些致命要害部位,更是加重加厚,竟可以抵擋狙擊槍的威力。

總裁大人,別貪愛!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套複合裝甲還具有緩衝衝擊波的功效。要知道在戰場上,很多人都是死在炮彈的衝擊波下。

但是這套赤色複合裝甲重量也高達三十五公斤,普通人穿上后,連走路都困難。而趙大壯穿在身上,依舊是行動自如,手中還握著一把同樣科技感十足的突擊步槍。

限制人類將槍械威力更大化的,並非是科技力量不足。而是人類士兵的體能限制,以及沒有必要。如今人類面臨深淵強敵,自然而然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去開發更加強大的武器。

趙大壯手中這把突擊步槍,重達十八公斤,採用了12.6mm口徑設計。每一發子彈,都堪比大威力狙擊槍子彈。

而且比狙擊槍更加可怕的是,突擊步槍即可以點射,又能連發。

一個裝備如此可怕的人類士兵,可以輕易撕碎一個D級超能力者。哪怕是對上C級超能者,也有能力一戰。若是一個小隊集體行動,甚至能對付B級超能者。

最重要的是,人類還在不斷發展,各種大威力新型武器正在迅速更新迭代。相信遲早有一天,一個普通人類士兵拿上步槍后,可以對抗一位A級敵人。

在人類基地中。

類似於劉大壯的士兵還有很多。

但是人數再多,也難以抵消那頭可怕惡魔帶來的威壓感。

「怎麼回事?」指揮室中,一位穿著白色長袍,戴著眼鏡充滿知識分子氣息的女子皺眉不已。她託了托眼鏡架,盯著突如其來的那頭惡魔,冷聲說,「地獄那邊不是發通訊說,這次空間節點開啟后,會送一批地獄炎鋼過來嗎?怎麼會出現一頭煉獄惡魔。」

這位女子,就是連王焱都畏懼如虎的雲止雲大院長。

「雲院長。」一位將領臉色發寒地說,「按照正常流程,的確是應該這樣。但是,那頭煉獄惡魔就出現了。」

「滴滴滴~」

一旁的技術員臉色慘白地叫道,「那頭煉獄惡魔的能量高達一萬點……是,是一頭煉獄魔王啊。」這一方基地中,因為和地獄那邊接觸的多,對於地獄的各方勢力也有資料和了解。

大家都知道,在地域那邊半神不叫半神,而是叫魔王。一頭煉獄魔王,幾乎就等同於地球的頂尖戰鬥力。

一萬點?

煉獄魔王!

眾人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這是能量測量儀器被研發出來后,出現的第三高數據。最高的那一位是一萬兩千多點,那就是堂堂地球第一高手炎尊。

第二高的數據,是炎尊的夫人令狐瑤妃測出來的能量數據,一萬一千多點。

而這頭煉獄魔王的能量,雖然比起炎尊和令狐瑤妃還略遜一籌,卻是標標準準的半神魔王級能量級別啊。

半神魔王級,在整個地球也就是那麼寥寥幾位而已。

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恐懼。這頭魔王要想毀滅整個基地,輕而易舉。就連兩位坐鎮的傳奇級高手也抵擋不住。

「難道,王焱那邊的基地被攻破了?」雲院長眼神發寒道,「煉獄魔族通過空間節點攻佔我們地球?」魔王級強者,哪怕是在強者如雲的地獄世界,也是坐鎮一方的諸侯,不可能隨隨便便出來的。

這不可能啊?上次和王焱那邊交流,明明還是一切都順利的。

正在此時。

那頭煉獄魔王咆哮了一聲,用熟練的地球華夏語怪笑說:「地球人,給你們一次投降本王的機會,否則的話,別怪本王吃了你們。」

磅礴的威勢,籠罩住了整座基地,連空氣都凝固了。惶惶威壓,猶如末世將領。

投降,怎麼可能?

雲止臉色冷漠道:「口出狂言的魔王,我們想辦法拖住他,快點通知炎尊大人前來支援。」

話雖如此,但是如果這頭魔王真的發威的話,整個基地絕對拖不到炎尊前來。

就在所有人內心都絕望,準備和那頭魔王血戰到底的時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那魔王身後響起:「赤惑,你吃飽了撐著呢?誰讓你在這裡耀武揚威的?」

這個聲音一出,那頭魔焰滔天的煉獄魔王,頓即露出了一副小人討好般的諂媚:「老大您來了,小弟不是想當馬前卒,為您開道么?這裡好多地球人啊,統統都抓起來當奴隸就發財了。」

「老大?」

所有人原本已經絕望的心靈,瞬間就崩碎了,大家都面如死灰,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之意。

一頭煉獄魔王,已經足夠輕易屠戮整座基地了。卻竟然還來了一頭更猛的~

完了完了,地球人真是多災多難,狼還沒走呢,就來了一頭虎。

「啪!」

那頭煉獄魔王話音剛落,就被一巴掌拍在腦袋上,差點就摔死在地。

那個聲音怒道:「抓你個大頭鬼啊,老子和你說過,我們來地球是為了學習先進經驗的。再敢胡說八道,給我去礦洞挖礦三年。」

…… ……

「學習先進經驗?」

地球一方的基地領導層們,一聽到這個辭彙,老實說內心是有些崩潰的。

他們奉命駐守地獄入口,一來是為了接應火焰之子,接收火焰之子從地獄中搜刮回來的資源。二來,也是要研究一下地獄位面的整體狀況。

可隨之對地獄位面的研究越深,基地的地球人們就越是心驚膽寒,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可怕的世界啊。

根據已有資料初步模糊推斷,地獄位面是一顆其大無比的類地行星,直徑達到駭人的9萬公里,表面積達到254億多平方公里。

而地球的表面積約5.1億平方公里,僅僅是地獄位面的五十分之一。

按理說如此巨大的類地行星,所產生的重力將遠超地球無數倍,然而真實結果卻是,地獄位面的重力僅是地球重力的五倍,也就是5個G而已。

普通人類很難在地獄生存,但是修鍊有成的超能者就完全能應對。

這點,讓地球的科學家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資料太模糊,無法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地獄世界,更令人驚嘆的是,在那裡生活的物種之強壯程度。什麼C級D級,在地球普通人中已經很厲害的超能者,在地獄世界只能算是食物鏈的底層。

而在地球陸地神仙一般的人物,到了地獄也頂多算是個小領主級存在。這種級別的小領主,在整個地獄世界中數之不盡,多如牛毛。

根據最新消息顯示,地獄的一些最精銳部隊,竟然最低都是陸地神仙一級的存在。

這令地球高層們噤若寒蟬,覺得可怕至極。高高在上的陸地神仙,僅能在精銳部隊中當一個士卒……

可這還不算最可怕的。

後面還有堪比半神級強者的魔王,以及實力更強的大魔王,甚至還有三大魔神。那些魔神,可不是僅僅存在於神話之中,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任意一個魔神如果降臨到地球上,整個地球都會被對方輕易毀滅。

如此可怕的一個高等星球,竟然會有魔王級強者過來,而且還聲稱是來地球學習先進經驗的,自然讓人情緒有些莫名崩潰。

先前出來的那頭煉獄魔王,似乎也是一下子就慫了,急忙憨笑說:「老大教訓的是,我們是來地球考察,學習先進經驗的。」

隨著煉獄魔王的話音落下,一位體格更加高大魁梧,可怕至極的煉獄魔王緩緩現出身形。相比於前一隻煉獄魔王,它的氣息十分內斂,卻反而給人帶來更加可怕的窒息感,僅僅是往那裡一站,就有了一股披靡縱橫,唯我獨尊的無敵氣勢。

基地中的所有人都看呆了,連大氣都不敢多喘半下。就怕惹對方一個不高興,丟出一個大招來,將整個基地灰飛煙滅。

所有人之中,唯有基地技術負責人云止,雲大院長眼露精光,不但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充滿了興奮感,抿了抿嘴唇說:「好強壯的一頭煉獄惡魔,它的基因血脈肯定非常高級。如果用它的基因生出寶寶來……」

此言一出,周圍所有領導層們,都像是看一個變態般地看著她,情不自禁地躲她躲遠一點。

雲大院長平常已經夠變態了,各種可怕的實驗是層出不窮。現在竟然對一頭煉獄惡魔如此感興趣,還想一起生寶寶,這豈是一般性的人類?

好在王焱沒有聽到這句話,否則說不定他扭頭就回地獄。這雲大院長太可怕了,就算他變成了煉獄惡魔,都難逃她的魔爪啊。

不過,也幸好雲院長的奇葩表現,讓地球基地的領導人們緊張感消散了許多。

與此同時,一道道身影從空間漩渦中接二連三出現。

有來自印國的濕婆神女英迪拉,來自非洲神秘古國的沙漠皇帝,還有來自華夏國的五不戒、張衛道等人。最讓人驚奇的是,竟然還有一個氣質卓絕不凡的歐洲美女。

定睛一看,那可不是星空學院埃蒙斯院長,那個失蹤了的孫女莉迪亞嗎?

之前莉迪亞的失蹤,讓埃蒙斯幾乎瘋了,求到了華夏國這邊,希望火焰之子能在地獄把她找回來。地球基地對莉迪亞的長相什麼的,也是將這個消息傳遞給了火焰之子王焱。

只是地獄那麼大,莉迪亞的實力相對又弱,幾乎沒有人會認為火焰之子能找到莉迪亞。

卻是沒有想到,莉迪亞竟然回來了。而且看她一副異常華麗的打扮,卓絕不凡的氣質,就知道她非但沒有蒙難,反而有了奇遇,實力層次拔高了許多。

隨著莉迪亞,五不戒他們也出現,地球基地的領導層們都是悉數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兩個煉獄魔王,的確不是什麼敵人,說不定,還真是來地球學習先進經驗的。

其實,王焱之所以用煉獄魔體出現在地球基地,也是故意刺激地球基地一把。至少也要讓他們親身感受一下,煉獄惡魔是非常強大而可怕的存在。

有過第一次,以後如果遇到類似的魔族敵人,就不會被直接震懾住了。

隨後,王焱秘密會見了基地中的地球領導人們。

直至此時,地球基地的領導人才明白,原來這個煉獄魔王竟然是王焱「幻化」而成,專門用來在異世界混下去的身體。

之所以用幻化一說,那是王焱不想暴露血脈進化術,或者說是想要瞞一下雲止雲大院長。否則,瞧她一副兇殘的盯著他魔軀的眼神,王焱還真是生怕雲止把他給解剖了。

被糊弄過去的雲止,頓時一臉失去興趣后的唏噓,對所謂的魔焰殿下沒有了興趣。不過,她很快就將注意力放在了赤惑魔王身上。

人家赤惑魔王,可是正經的煉獄惡魔。

可憐的赤惑不明所以,短短兩天功夫,就被雲止連坑帶騙著弄去了不少血液以及身體組織。如果不是王焱帶它跑得快,說不定會連身體中的某些精華,都給雲止坑了過去。

從地球基地中,經過一番免疫等程序后。回來地球的小夥伴們,就再也按捺不住,開始紛紛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而王焱,卻是別有一番算計。

只是,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卻是沒有人發現,一道透明的影子在地球基地的某房間內緩緩現形,她是個非常漂亮雌性,肌膚呈瑰麗的紫色。 重生婦產科 頭頂長著一對即妖艷,又十分可愛的犄角。

毫無疑問,這是一隻來自域外的純血先天真魔,而且還是一隻雌性。

她嘴角掛著一絲得逞般地冷漠笑意:「魔焰啊魔焰,沒想到你還藏著這麼一個巨大的秘密。」說罷,身形一晃,就如鬼魅般的繼續吊上了王焱。

……

就在王焱回到地球休假之時。

宇宙的另外一方。

這裡是與地獄相鄰的深淵世界,也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崩壞之地。

濃郁如水的暗物質能量,形成的無盡暗海,將整個深淵世界環繞包裹。

濃到極致的黑暗能量,就像濃郁的水霧,將一切光線與物質,統統隔絕。並且還會受到這個世界的潮汐影響,扭曲涌動,變幻莫測。

如果有什麼生物落入其中,感官都將受到大幅度干擾,哪怕是一位半神級魔王,在這裡能見的目力不過才幾十米,就算是用精神力探索,也不過數百米距離。

而且外來生物再厲害,到了這裡也會被暗能量強力腐蝕,最終要麼被深淵世界狂暴混亂的暗能量同化,要麼被暗能量消化,成為這個世界的養分。

只有土生土長的黑暗生物,才能在這片深淵暗海中,如魚得水,生存繁衍。

深淵就是如此黑暗又綺麗的世界。

無數破碎的陸地,就猶如大海中的一座座孤島,安靜而又孤獨的懸浮在深淵暗海之中。

這一天,一塊巨大的破碎陸地上空,突然發生了劇烈波動。

龐大的空間能量,在這裡劇烈交匯碰撞。

只聽「嘩」的一聲裂響。

一個拳頭大小的空間旋渦,驀然膨脹顯現。很快,這個空間旋渦,越旋越大,大到彷彿要將這天際都給吞沒似得。

恐怖的威勢,嚇得棲息在這塊陸地四周的暗海生物,驚慌失措,紛紛跳進暗海中四散躲避。

「這個時候,誰來了?」

「誰會有我們這裡的空間坐標?」

「難道是……」

「快,集合隊伍,通知暗霧大人。」

這塊懸浮在深淵暗海的陸地,並不是普通的破碎孤島,而是一座邊界城市,守護深淵世界空間節點的邊境之城。

這座建立在破碎陸地上方,好似鋼鐵鑄就的雄偉大城之中,布滿了猙獰的城防設施,以及大量深淵守軍。

此時幾名體態魁梧,長相醜陋的守軍,立即發現空間節點在另一邊被啟動,於是連忙跑向城樓,統治此時鎮守這一方的魔王級守將暗霧魔王。

暗霧魔王曾經去深淵魔神卡奧斯,派往地獄的特使,與王焱化身的神之子魔焰,打過不少交道。

不過自從域外天魔捲土重來之後,他就被深淵魔神卡奧斯暗中撤了回來,如今做為鎮守這一方邊境之城的守將。

因為在這一方空間節點的對面,正是地獄世界的位面。

「是誰過來了?難道是阿克曼大人,凱旋而歸?」

一陣魔霧涌動,接到消息的暗霧魔王,瞬間化身一團濃霧,閃身到了城牆的上空。

懸空而立的暗霧魔王,身材魁梧,灰暗的皮膚下,滿是矯健的肌肉。一雙深淵惡魔獨有的雙翅上,暗金色的先天聖紋隱隱浮現,一雙深邃的眼睛,充滿了狡黠與圓滑。

域外天魔可是宇宙間最不能招惹的可怕,深淵世界的主人魔神卡奧斯,在阿克曼與兩位同僚,兵臨宙域那一刻,十分精明的審時度勢,選擇與強大的域外天魔友好合作,共同圖謀發展。

於是深淵世界很自然的,在秘而不發之中,成為了域外天魔進攻銀河宙域的一大隱秘跳板與前哨站。

畢竟在絕大多數深淵惡魔的眼中,他們的深淵世界早已破碎不堪,彷彿隨時都會崩壞。

與其被域外天魔剿滅,或者坐以待斃,等著位面毀滅的那一刻,還不如與域外天魔聯合,共同圖謀一個全新的世界。

那個即將與這個世界位面相交的地球世界,無疑是最好的目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