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再次提醒各位:只是,如果你覺得有些情節不符合現實什麼的,覺得白痴,你可以當成劇情需要,若一定要開口大罵,那麼,沒人逼你看!可以繞道! ?「思天,你就告訴他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叫他們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好不好?」我哭著求著鄭思天。

「可是……」鄭思天無奈了。

「你想清楚沒有……如果,說這孩子是我的,你就要跟我結婚……你……」鄭思天一臉為難。

「我不在乎,我不要乎,只要能讓我生下吳天昊的孩子……」我激動的說著。

為了能讓我生下吳天昊的孩子。

我什麼也不在乎。

「只是,我……我對不起你……我……」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可以跟我假結婚,等我孩子生了,我們就可以離婚,你可以去娶你想要的女孩子,你以後可以過你完整的生活……好不好,好不好?」我看著鄭思天一臉哀求。

我越是說。

鄭思天雙眉越是沉重。

我害怕他不答應。

我知道,這樣子,我很自私,我對不起他。

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別無選擇。

沒有了吳天昊,我不能沒有這孩子,不能,不能……

「思天,好不好,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我用力的拽著他的衣服。

無力的看著他。

「如果,他不答應的話,你就嫁給我,我願意娶你……我不能看著你這麼痛苦,那是阿昊的孩子,我一定要讓阿昊留後。」胡云海緊咬著牙齒。

「宛芝,你有沒有想過你以後……不是我不願意,只是,你有想過你的以後人生嗎?你生了孩子后呢?你怎麼辦?你才多大?你怎麼嫁人,你要怎麼面對那些閑言碎語呢?」鄭思天咬牙切齒的看著我。

我知道,她是為我好。

「我知道,你這些說的我都懂……可是,沒有了吳天昊……你認為,我的生活還會好嗎?」我沖著他大叫著。

「你不懂……們不會懂……」我痛哭著。

此時此刻,我不管再怎麼痛苦著來表達我內心的悲痛。

這都已經表達不出來。 ?這都已經表達不出來。

「你們不會明白我跟吳天昊的感情的,更不會明白我對他的愛有多情。」我哭的無力。

「我們懂,我們怎麼能不懂呢?」胡云海也一臉悲痛的看著我。

「你們的感情,那麼的深動感人,我們怎麼能不明白?」胡云海無力的坐著。

「他為了你,願意去死,為了換取你的生命……我們怎麼能不懂?」胡云海說著說著。

雙眼又紅了。

「他為了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要尊言,不要骨氣,不要一切的跪在明明的面前……求著她,給她磕頭……怎麼能不懂,這樣的感情……」鄭思天說著說著/。

淚水滾下來了。

而這些話如一把刀子般的。

一字一刀的刺痛我的心。

「這是他以前絕不會做的,在他的生命中,沒有求饒與屈服,沒有……你懂嗎?」胡云海激動我看著我。

我咬著下唇。

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懂,我懂……我怎麼能不懂……」

「如果是我,我也願意為他做一切我沒做過的事情,我懂……我懂……」我哭著叫著。

「我們知道你懂……我們也知道你可以為他做一切你沒做過的事情,所以,你願意這麼小就為他生孩子,我們也懂。」鄭思天扶著我。

我點著頭:「這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情。」

「既然你明白阿昊的一片苦心,那麼,你就要好好的活著,堅強的活著,懂嗎?」胡云海看著我。

我點頭,我妥協,我不死了……

「我知道,為了孩子,我一定要將孩子養大……」我哭聲不斷。

「你一定要記得阿昊跳下去的時候對你說的話,好好吃飯……好好睡睡……好好……好好的活……活著。」胡云海的聲音哽咽的幾乎說不話來了。

我悲痛欲絕的點頭:「我知道,我知道……」

「為了他,為了孩子,我一定會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我重重的點著頭。 ?「為了他,為了孩子,我一定會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我重重的點著頭。

我雙手捂著我的心:「吳天昊,你說過,你一直活著,你一直都活在我的心裡……你說過的……」

「你一直都會在我的身邊,所以,這一次,懇求你,一定要陪著我,讓我走過這一段生命中最艱辛的路。」我哭著看著外面說著。

「我們都陪著你,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會像阿昊一樣對你不離不棄的。」胡云海一臉堅定。

「謝謝,謝謝你們……」我哭著說。

「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陪在你身邊,不會再讓你們母子受到半點的傷害的。」鄭思天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我感動的點頭:「嗯。……」

「我知道,從今以後,我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劉宛芝了,以前的那個劉宛芝已經跟著吳天昊一起死去,接下來,就是全心的我,一個全心的劉宛芝了。」我哭著發誓。

鄭思天與胡云海倆個人聽了我這話后。

都重重的點點頭:「嗯,嗯……」

最後,我們三個人哭成一團。

昨日已經逝去。

今日,我必須要堅強。

我不再是吳天昊保護著的那個劉宛芝了。

今後,我一定要靠我自己,一切的一切都靠我自己。

「我想,以後,你就用阿昊的一切產業來養活自己……我想,他的一些產業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胡云海看著我說。

我有些魂不守舍的點點頭:「嗯,……嗯……」

「不過,這些,以後,還是要你自己經手,等你生完孩子后,我們再慢慢的將他的產業交到你的手裡,以後……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交給你的孩子。」

鄭思天淡淡的說著。

「我想,阿昊要是知道的話,一定也會很欣慰的。」胡云海苦笑著。

「嗯,嗯……」我咬著牙點頭。

痛,不止是那麼一點點。 ?痛,不止是那麼一點點。

「接下來,黑龍幫一定會有些動亂的,所以……我們倆個人會比較忙,接下來,讓小冰來陪你。」胡云海看著我說著。

我點點頭:「嗯,我沒事……」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堅強,不為我自己活著,為吳天昊活著,為我肚子里的孩子活著。」我哭著說。

我一定要做到。

一定一定……

這個時候,鄭思天將吳天昊的手機遞給我:「這是我在山崖那撿到的手機,我相信,吳天昊希望你們倆的定情信物陪著你。」

當我看到鄭思天掏出的手機的時候。

我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現在,對我來講。

只要是有關吳天昊一點點的東西。

我都會覺得好珍貴好珍貴。

我忙接走手機,緊緊的抱在懷裡。

「以後,你自己要注意……手機有輻射……」胡云海關心的看著我說著。

我點點頭:「嗯,嗯……」

這個時候,病房門打開了。

小冰衝進來。

小冰的雙眼紅紅的:「宛芝,宛芝……怎麼會出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會……」

只見鄭思天沖著小冰使了使眼色。

小冰沒再講下去了。

晶瑩剔透的淚水滾滾而下:「宛芝,你沒事吧?」

我抱著小冰。

淚水同時也再一次滾滾而下:「我沒事,小冰……以後,你要陪在我身邊,不要再離開我了,我不再允許那些對我重要的人再離開我了。」

小冰激動的搖著頭:「不會,不會,我不會離開你,不會,不會……」

「宛芝懷孕了,決定要生下來……所以,以後,你還要多陪著。」胡云海看著小冰說著。

小冰一聽,驚訝極了:「什麼?你懷孕了?你居然要生下來,生下來怎麼辦?孩子沒有爸爸……你……你以後怎麼辦?」

「我相信我可以的,我相信我可以又當爸爸又當媽媽的將她帶大,可以的,相信我好嗎?不要再打擊我了,這是唯一是我與吳天昊的東西,這是我們愛情的結晶,我一定要生下來。」我說的很堅定。 ?「我相信我可以的,我相信我可以又當爸爸又當媽媽的將她帶大,可以的,相信我好嗎?不要再打擊我了,這是唯一是我與吳天昊的東西,這是我們愛情的結晶,我一定要生下來。」我說的很堅定。

「那你就是未婚媽媽,你……」小冰緊鎖著雙眉。

一副很嚴重的樣子。

我知道,小冰她沒辦法接受。

我們只是高中生。

我做些這些荒唐的事情。

他們都沒辦法接受。

「放心吧,孩子會有爸爸的,我會跟宛芝結婚。跟家裡人說,孩子是我的……我相信宛芝一定可以順利的將孩子生下來的。」鄭思天看著小冰解釋著。

我點點頭:「嗯。」

「你……你真的太不可思議了。那以後呢?你們就在一起了……思天,你……」小冰依舊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看著鄭思天問。

鄭思天點點頭:「我願意一輩子守候著宛芝。」

「不,不……思天,我不要你守著我,等我生下孩子后,你就,你就跟我離婚,你去找屬於你的那個女人……我不要你為我了毀了你的一生。」我忙說著。

忙阻止著鄭思天的這種想法。

「呵呵……我說過,我對你的愛不會比吳天昊少的……他為了你可以去死,是我,我也可以……現在,他為你去死了,我願意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無怨無悔。」鄭思天說的也很堅定。

「可是……你這樣子,我會充滿罪惡感的。我……」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思天,你明白,我相信你知道的,我的心裡除了吳天昊,容不下別人了,就連一根針也容不下去了。」我哭著說。

我要讓鄭思天明白。

我是不會接受他對我的感情的。

我也不要他被我捆著。

他有他的幸福。

「你一定要去尋找你的幸福。」我看著鄭思天說著。

「你就是我的幸福,你幸福了,我才幸福,照顧你,就是我的幸福。」鄭思天看著我深情款款的說著。 ?「你就是我的幸福,你幸福了,我才幸福,照顧你,就是我的幸福。」鄭思天看著我深情款款的說著。

「思天……」我哭了。

我再一次痛苦著。

「我對不起你。」深深的內疚感不知從何說起。

「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自願的。」鄭思天淡笑著。

「宛芝……感情的事情是不能控制的。既然思天願意為你付出一切,你就別阻止了……你的身邊也該有個人陪著,照顧著。」胡云海帶著悲傷的語氣。

「思天……如果,有一天,你想出去尋找幸福了,你告訴我,我一定不會霸著你的,一定不會的。」我看鄭思天說著。

鄭思天笑了。

「呵呵……放心,……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的。好了,你好好休息,什麼都別說。等出院的時候,我們就要求家裡人給我們訂婚。等到法定了,我們就結婚。」鄭思天一臉堅定的看著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