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強烈的威壓之下,愛麗絲直接跪倒在地上,膝蓋碰撞著堅硬的石板上,磕出一道血口,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在她瘦小的身軀上,讓她喘不過氣來,臉龐憋的通紅。

「救……救……我的……朋友……」

就算是面對艱難險阻,愛麗絲到頭來還是沒有選擇放棄,在這種威壓之下,這句話還是從她的牙縫中擠出來。

迪亞奎爾有些好奇的打量著下面跪在地上的愛麗絲,這份韌性和堅持讓他有些感到意外,面對這種情況,有著自知之明的人早就繼續不往火坑中跳了吧。

「為什麼這麼執著?」迪亞奎爾問道,可威壓並沒有停止。

愛麗絲通紅的臉龐竟露著絲絲微笑,嘴唇顫抖著:「有人願意為一個不相干的我付出生命的代價,處於生死邊緣,作為亞萊西克王室,我時刻記著亞萊西克的守則——責任–信仰–榮耀–勇氣,所以我……我不能……拋棄……他,我……必須……要……救他!」

直至最後幾句話,愛麗絲的音調鏗鏘有力,這兩天經歷的一系列讓她成長了不少,她不再是那個彷徨無知的小女孩,不再是面對絕望時只會哭泣的小女孩,善良的內心讓她始終沒有迷失自我,堅強和執著讓她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或許此時的她在迪亞奎爾眼中只是個笑話,但對於她自己來說,她是在戰鬥,執著是她的堅盾,勇氣是她的利矛,在絕望的境地中等待著和黎明的破曉。

「真是有趣……」

迪亞奎爾慢慢收回了威壓,傲氣的臉龐掛著標誌性的笑容,這笑容中沒有摻雜著任何的歧義,只是單純的笑容而已。

迪亞奎爾活了近千年,他見過形形色色的種族,有的種族生性殘暴,有些種族生性懦弱……在所有種族之中,沒有哪個種族比人類更加虛偽、狡詐、貪婪、自私……但有時候卻又表現出截然相反的人性,真誠、勇氣、善良……

有的人能為一頓飽飯背負著血腥的罪惡,有的人可以為一個不相干的人付出自己的性命。

不得不說人真是一個複雜而有趣的生物,有人性黑暗的一面,也有人性光輝的一面。

也正是愛麗絲此時表現出的人性光輝讓迪亞奎爾所動容,這種人性情感很強烈、很純粹、很無私……他能很清楚的看到,透過毛孔、血液、甚至散發的生命力中都能看到。

迪亞奎爾沉吟了片刻,忽然輕聲說道:「說吧,你想怎麼樣?」

「你……答應了……」

還沒有從威壓的壓迫中緩過來,愛麗絲通紅的臉龐露著一抹激動,她不顧膝蓋的傷口,站起來急忙說道:「我需要生命樹的果實,只有生命樹的果實才能拯救我的朋友。」

「生命樹的果實?」迪亞奎爾有些苦澀的搖著頭:「恐怕讓你失望了,如今幻境瀕臨破滅,作為根基的生命樹也是接近枯竭,已經三百年沒有結出果實了。」

愛麗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靂當頭一擊,又好像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原本的一絲希望再次破滅,她兩眼只能發愣。

「那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也不是沒有?」迪亞奎爾沉聲說道:「除非用強大的生命力灌溉生命樹,讓它再次煥發生機,或者喚醒當初迪佛洛斯隱藏在生命樹中的力量,就能讓生命樹起死回生。」

「喚醒迪佛洛斯的力量?」聽著這話,愛麗絲心頭有著一些意動,立刻詢問道:「需要怎麼做?」

迪亞奎爾冷淡的臉龐顯現著無奈:「你並不是精靈族,你沒有這個資格喚醒迪佛洛斯的力量。」

「那……不是還有第一種嗎?」 ?天空很灰暗,鐵灰色的雲層在頭頂變幻,似乎觸手可及。

一群巨型的食屍鳥凄厲鳴叫著在雲層中穿梭,虎視著山腳下的小鎮,多年以來,這個小鎮已經成為周邊一帶食腐野獸的主要食物供應點。

這個小鎮很大,裡面有不少衣衫襤褸的男男女女,他們分佈在小鎮里的每一個角落。

楚南靠坐在一片半塌的牆角下,他的身上有幾道傷口,那是之前與這裡的人爭搶食物時留下的。

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楚南心中發苦,一覺醒來發現身處這個地獄般的小鎮上,並且身體也不再是原來的身體,他從五天前的無法接受到現在為了生存拚死掙扎,而且原先這具身體的記憶零星的開始恢復,他這才發現,原來這一切並不是一個惡夢。

但是,楚南情願這只是一個惡夢,他醒來后依舊是那個在地球傭兵界令人聞之色變的傭兵之王。

但是,這個世界沒有但是……

記憶中,這裡叫七星大陸,是輝煌帝國控制的三塊大陸之一,據說也是最為混亂的一塊大陸,人類三大種族天敵獸人,吸血族與邪靈族佔據了七星大陸半邊江山。

人類這三大種族天敵之中,獸人最喜食人類心臟,血族最愛吸食人類鮮血,邪靈族卻是依靠汲取人類靈魂精氣強大己身。

而現在,楚南身處的這座地獄般的小鎮,就是邪靈族圈養人類的一個據點,他們將抓來的人類圈養於此,但每日只供應限量的食物,人類為了生存而自相殘殺,而進行過血腥殺戮的人類的靈魂就會帶有一種邪靈族最喜歡的血腥戾氣,那是高等邪靈族極為享受的美味。

楚南想到這裡,不寒而慄,即使不是同一個世界,但作為同一個物種,對於人類竟然淪落到其他種族餐桌上的美味而感到震驚與無法抑制的憤怒。

這是一個黑暗的世界,這也是一個瘋狂的世界。

但好在人類的創造力從末缺失,這個世界的人類將玄力文明發展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人類不僅依靠玄力而強大己身,並且利用玄力為能源,創造出了玄力列陣,不同種類與等級的玄力列陣作用於玄力槍,玄力炮,甚至於玄力飛船上,這是人類在與三大天敵種族的環繞下,依然佔據著廣袤地盤,創建了一個個強大國度的主要原因。

只不過,楚南這具身體的前身卻只是一個掙扎在七星大陸迷霧荒原最底層的一個孤兒,一些記憶片段都是十幾年來偷摸拐騙的生活,在不久前被一隊邪靈士兵抓住,送到了這裡圈養起來。

「嗚嗚……嗚嗚……」就在這時,一聲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自天際傳來,徘徊在小鎮上空與周邊的食腐動物剎那間驚恐的朝遠處遁逃而去。

但是,小鎮上所有人的反應卻是截然相反,他們在剎那間如同打了雞血一般,雙目通紅,嘴角流著口水,喉間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聲。

楚南也站了起來,他知道,這是邪靈族馴化的龍鳥馱來了今天的食物,小鎮上被圈養的人類已經養成了條件反射,一聽到龍鳥的叫聲便做好了爭食的準備。

楚南感到悲哀,但是,他很快甩掉了這種情緒,並且開始移動起來,只有生存下去你才有這閑功夫去悲哀。

很快,空中出現了幾道巨大的黑影,這幾隻展翅能達到百米,全身覆蓋著堅硬鱗片,幾尺長的長喙里長滿堅硬牙齒,就如同地球恐龍時代的恐鳥一般的玄獸便是龍鳥,它們是二級玄獸,尖喙與利爪甚至能斷鋼切鐵,普通人類在這樣的玄獸面前,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判斷龍鳥傾倒背上食物的落點並不容易,但顯然楚南並沒有判斷錯誤,在他腳底踩著一面矮牆高高躍起時,一隻龍鳥正好在上空將背上馱著的食物傾倒了下來。

楚南雙手一撈,順勢將食物塞進了自己的衣裳里,而此時,周圍已在瞬間湧上來數百人。

楚南一腳踏在一顆腦袋上,借力往外圍竄了出去。

好在沒有貪多,要不然,楚南要直接被埋在人群中了,為了食物瘋狂起來的人們比起野獸還像野獸。

就在楚南準備找一個隱蔽的地方填飽肚子時,突然間,他心中警兆頓生,身體本能的往旁邊一側。

「唰」

一根被削尖的木棍自他的腰側刺過,楚南頭也沒回,雙腳如彈簧般彈起,一個旋風腿往後回踢。

「喀嚓」

楚南身後,一個赤著上身的中年男子腦袋一百八十度轉到了背後,直接被踢斷了脖子,七竅中正有大量鮮血湧出。

楚南回身瞥了一眼正倒地的屍體,用如刃般的目光掃過不遠處蠢蠢欲動的一群人,這都是些速度慢了幾分,無法擠進去爭搶食物的人,他們便打上了那些爭搶到食物的人的主意。

不過楚南這一腳顯出了他過人的實力與兇狠,有前車之鑒,這些人權衡之下便放棄了,搶到食物的又不止楚南一人,再尋找目標便是。

楚南尋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從懷中掏出剛才搶到的食物,那是兩塊肉乾,三個面饃,竟然還有一小瓶酒。

楚南狼吞虎咽的啃著,食物的味道乾澀且有點難聞,但他根本無視,在地球做雇傭兵時,為了活命,他生吃過老鼠和蛇,甚至吃過樹根樹皮,現在所經歷的儘管很殘酷,但他卻自然而然的接受並且適應。

你不去適應環境,便很快會被環境所淘汰。

當楚南啃到一半時,全身肌肉赫然縮緊了一下,整個人就如同一隻豹子一般蓄勢待發。

這個幾塊大石堆成的半隱蔽空間里,進來了一個白髮蒼蒼,瘦骨嶙峋,一身污漬的老者,他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撐在石壁上緩緩移步進來。

楚南發現,在老者捂住胸口的指縫裡,有鮮血正不斷的滲透出來,顯然,他身受重傷,看樣子撐不了多久了。

只是,楚南雖然沒有動,但他的神經卻並沒有絲毫放鬆,在這個煉獄一般的地方,有時候根本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的判斷,即使是六七歲的黃毛小兒又或是弱不禁風的婦人,在他們沒有斷氣時也萬萬不可放下心防。 ?楚南身上的傷口就是教訓,那是他第一次去爭搶食物時,遇到了一個帶著孩子的婦人餓得快暈過去了,他動了隱側之心,上前準備分一半食物給他們,但是,那個看上去沒有一點威脅的小孩卻是拿著一把磨得鋒利無比的石刀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對他發動攻擊,若不是他反應驚人,估計已經掛了。

楚南直接捏碎了這對母子的脖子,同時也深刻的認識到了這個小鎮是一個什麼樣的煉獄,為了生存,人性的醜惡在這裡展現的淋漓盡致。

這老者喘著粗氣靠著石壁坐了下來,那渾濁的目光掃了一眼戒備的楚南,隨即目光盯著他旁邊的那一隻裝著酒的黑色小瓶,爆發出渴望貪婪的神采。

「小子,那酒給我,我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回報。」老者低沉著開口道。

楚南挑了挑眉,這老者都這模樣了,還給自己回報,不過,他只想了想,便將身邊裝酒的黑色小瓶丟了過去,他需要時刻保持著清醒的狀態,這瓶酒即使不給這老者,他也不會去飲用。

老者二話不說,顫威威的手打開瓶蓋,便一口飲盡,隨即閉上眼睛流露出陶醉之色。

「呵呵,沒想到在死之前還能喝到一口邪靈族有名的邪風醉,倒是意外之喜。」良久,老者才睜開眼睛,不僅精神好了許多,連臉色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不過,楚南卻是知道,這是老者的迴光返照,他活不了多久了。

「喝了你這一口邪風醉,老頭子也絕不食言。」老者說著鬆開了捂住胸口的手,那裡有一道極深的傷口。

這時,令得楚南吃驚的事情發生了,老者如枯爪一般的手竟然直接插入了他胸口的傷口裡,一股股鮮血就這麼飆飛出來,但是老者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當老者的手從胸膛里拿出來時,他的手上多出了一塊淡紫色的石頭,石頭上竟然一絲血污都沒沾染,足以說明它的不凡。

「小子,接著。」老者將這淡紫色的石頭拋向了楚南。

楚南下意識的接住,但他一接住,便頓覺手掌心上傳來極度疼痛的灼燒感。

難道還是著了道?

楚南望向那老者,卻只聽著那老者哈哈笑著說了一句他聽不懂的話,而後這老者倒在了地上,徹底斷了生機。

楚南咬著牙,攤開左手,只發現那淡紫色的石頭已有大半融入到了他的身體里,任由他怎麼甩也甩不掉。

不多時,那淡紫色的石頭完全消失不見了,手掌上的灼燒感也不復存在,除了那老者的屍體外,似乎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般。

楚南有點膽顫心驚,但是事情竟然發生了,再擔心也沒用了,想想老者死前的神情,不像是要害他的意思。

而就在這時,老者的屍體突然間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開始融化,眨眼間便化為了一灘清水。

「我靠,0234號化屍粉也沒這效果啊。」楚南嘀咕了一句,0234號化屍粉是前世地球最新研製出來的殺人滅口,毀屍滅跡的高科技藥粉。

夜幕降臨,天空中出現了三個月亮,懸於東西南三個方位,東邊月亮為青色,西邊月亮為紫色,南邊月亮為銀色。

體驗未來人生 楚南閉目靠在石壁上,右手還握著一根粗大的木棍,在他的棲身之所周圍,還製作了幾個陷阱用來報警和傷敵。

楚南絕對不會睡死,只要稍微有一點動靜,他就會被驚醒過來。

不過今晚,楚南卻和平時有點不對頭,他緊閉雙目,眉頭緊皺,表情時而猙獰時而微笑,而他的身體里,一點紫芒正由他的左手朝著上方移動。

慢慢的,這點紫芒到達了肩部,攀上了脖子,一路向上。

最終,這點紫芒遊走到了楚南的眉心時,似乎找到了歸宿一般不肯離開了。

而與此同時,陷入了夢魘當中的楚南突然渾身一僵,有一個聲音似乎從天際而來,直入腦海,一字一句的念著一種莫名的文字,他聽不懂,但卻又仿若深刻的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不知不覺,楚南無意識的動了,他盤腿坐了下來,雙手垂放於大腿,呼吸的頻率也在剎那間變得均勻而帶著一種奇特的規律。

此時,就連楚南自己都不知道,有一絲絲的玄力自天際而來,竟是穿透了籠罩著小鎮的一層無形能量罩,進入了他的體內。

而當這些玄力由皮膚鑽進他的體內時,都朝著他肚臍眼下方匯聚。

如果可以內視的話,便會發現,在楚南的肚臍眼下方三寸處,有一個拳頭大小的混沌空間,裡面閃爍著點點金芒。

當玄力進入這個混沌空間后,那點點金芒便會湧上去。

只在剎那間,玄力中一些暴虐的氣息被轉化,一些雜力也被分離出來。

玄力在這混沌空間遊走一圈后,縮水到了進來時的十分之一,而後衝出去進入了一根閉合的玄脈之中。

人體有九大玄脈,每根玄脈內有九個玄櫛,每衝破一個玄櫛,力量便會有一個大的飛躍,人的潛力也會得到進一步的開發。

一絲一縷純凈無比的玄力鑽入這根玄脈時,盤腿坐著的楚南全身都劇烈的顫抖起來,玄力沖脈在第一次是極為痛苦的,就如同身上的一塊血肉被生生撕裂開來一般,此後會逐漸減弱,到後面取而代之的是舒暢的感覺。

閉合的玄脈一端在玄力的反覆衝擊下開始擴張,而這也代表著楚南正式成為了一名玄徒—-人類世界億萬玄徒之一。

但是,楚南並不知道,哪怕是那位給楚南那顆淡紫色石頭的已逝老者也不知道,他會是這個世界唯一一名吸收來的玄力不直接衝擊玄脈而是經過一道加工程序后再進行衝擊的人類。

當晨曦即將到來時,楚南眉心的紫芒一閃即收,徹底隱沒,而天空最西邊的那輪變淡的紫月竟然也在同一時間閃耀了一下。

……

在距離那地獄般的小鎮數十里之地,有一座兵營,那是邪靈族一營精兵的駐地。

雖然這裡是邪靈族的地盤,但是這兵營防衛卻是極為森嚴。

黑夜之中,偶見微弱的綠芒閃爍,會有一隊隊形體虛幻的邪靈精兵巡邏。

和人類一樣,邪靈族中的等級制度也是極為森嚴。

邪靈族有靈兵,靈將,靈王,靈帝之分,對應著人類的玄兵,玄將,玄王,玄帝和血族的血兵,血將,血王,血帝以及獸人族的獸兵,獸將,獸王,獸帝。

靈兵是沒有形體的,靈將可以凝出半實體,只有達到靈王之境,才可以擁有真實的形體,達到靈帝,才能生出血肉。

此時,這座邪靈兵營之中的一座營帳里,主將查爾斯將軍與二位副將盯著營帳里的一個閃爍著紫色電光的巨籠,籠子里是一名白裙少女。 ?少女約莫十六七歲,一頭青絲如瀑般垂在地上,她長著一張精緻絕倫的俏臉,肌膚比白雪還白,嫩得一掐都似能掐出一窩水來。

這樣一個如同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的少女此刻卻是冰冷的與查爾斯將軍對視,她星辰般的眸子里儘是淡漠與俯視一切的傲然。

「桀桀桀,九公主殿下,你果真如傳說中一般美絕人寰,不過落在我們邪靈族手裡,你這朵輝煌帝國的雪蓮花卻註定要凋謝的了。」查爾斯怪笑道,他摸了摸自己青面之上幻化出來的紫色鬍子,就像一頭獅子在看著一隻落入爪下的小綿羊。

左心蘭傲然抬著腦袋,她的腦袋在人類天敵的面前絕對不可能低下,她淡淡道:「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便是。」

查爾斯心中其實有些忐忑的,貝絲靈王將左心蘭這個麻煩交給自己解決,他打心底里是不願意接下這樁差使,但是,他這靈將在靈王的面前有說「不」的權力嗎?

婚變ⅱ:新妻難馴服 左心蘭不僅僅是輝煌帝國的九公主,還是玲瓏谷那個令人談之色變的女人的弟子,在她的身體甚至靈魂上都有九玄玲瓏列陣加持,要傷她性命除非是靈帝級別的邪靈族出手。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人類與三大種族的上層強者似乎有著一定的默契,他們不會輕易出手去打破現在這種看似紛亂但實際卻保持著一定平衡的關係。

想起貝絲靈王的交待與鼓勵,查爾斯拿出了一個裝著綠色液體的小瓶子,他輕輕晃了晃,裡面的綠色液體便閃耀起淡淡的光華,如同最通透的翡翠一般,美得驚人。

左心蘭的美眸微微一縮,這是靈王級別的靈魂毒素。

靈魂毒素,邪靈族由己身之中提煉出來的一種作用於靈魂的毒素,能夠麻痹靈魂,令中毒者或成為靈奴又或成為傀儡。

「這是貝絲靈王親自提煉出來的靈魂毒素,據說她創造性的用了一種新的方法讓這種毒素擁有一些不一樣的效果,而你十分榮幸的成為第一個試驗者。」查爾斯笑道。

「靈王級的靈魂毒素就能傷到我嗎?貝絲靈王似乎高看了她自己。」左心蘭淡漠道。

「桀桀,貝絲靈王可不想傷你,只是想要麻痹你的靈魂一段時間就行了,這段時間的經歷,想必你會永世難忘的。」查爾斯大笑,手中的小瓶子前端突然升出了一個細小的管道口,裡面的靈魂毒素化為一團綠色的煙霧自管道口噴出,籠罩向了左心蘭。

左心蘭心中突然湧現出極度不安的感覺,但很快,她便失去了意識。

……

楚南深刻體會到了修鍊玄決之後的好處,他的速度,他的反應,他的力量都得到了成倍的提升。

這幾天,他爭奪食物是越來越輕鬆了,手底下也多出了幾十條性命。

而且,楚南已經知道,小鎮的上空其實是籠罩著一個玄力隔絕罩的,他修鍊的玄決竟然可以將玄力無聲息的透過玄力隔絕罩引進來,足以證明他修鍊的玄決是多麼的驚世駭俗了,看樣子,那老者的確是給了他一份大禮啊。

除了每日的食物爭奪,楚南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參悟這無名玄決上,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增強一分,他逃出去的希望才會大上一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