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位置,熔岩發出的熾熱紅光已經沒有多少照過來了,但是在門后,卻有白光不斷搖曳著。

大家默契的安靜下來,放輕腳步,悄悄的推著鐵船走了進去。

石門後方是一座圓形大廳,正中間有一處圓形的池子,大約兩米直徑,裡面同樣涌動著暗紅色的熔岩。在熔岩池的正中,佇立著一塊巨大的晶體,晶體露出熔岩的部分像是半個橄欖的形狀,強烈的白光就從是這塊晶體上發出來的。

盧卡正要繼續往前走,卻發現熔岩池旁邊的一個黑影挪動了一下。最開始,他還以為那只是一塊堆積在地上的巨石,可伴隨著「喀拉喀拉」的聲音,那塊橢圓型石頭竟然伸出一條粗壯的胳膊。

那條胳膊伸向旁邊地面上一堆罐子,抓起其中一個,朝熔岩池中間發著白光晶體倒了下去。

從盧卡的距離,看不清罐子里裝的是什麼液體,不過遠遠看起來,似乎只是清水。液體一接觸晶體,就立刻變成蒸汽,晶體上發出的白光也變成了橙色,但幾秒鐘之後,橙色又變成亮金色,隨即再次重新發出白熾的光芒。

那塊巨大的岩石微微晃動了一下,伸出來的手臂又做了一遍同樣的動作。

「那玩意是我們要找的東西嗎?」西婭盯著那塊發光的晶體問道。

「應該不是。」克里特答道,「那塊晶體露在外面的部分雖然只有幾十厘米,可下方是一直連接到火山內部的,距離太遠,我都沒法看到盡頭。」

盧卡點了點頭:「導向之石可以讓狗頭人拿在手裡,肯定不會是這個樣子的。」

「哦,那我們繞過去?後面好像還有個門呢。」菲爾小聲說道。

「那堆活動的石頭怎麼辦?」奧莉問道。

「不管它,看那樣子不過是個可以自動運行的機關而已,不像能夠看見我們的樣子,」盧卡不再壓低自己的聲音,「你們看,我們在這裡說了這麼半天,它都沒反應,肯定是聽不見我們說話的。」

那堆巨石忽然震動了一下,岩石撞擊一般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正聽著呢!」 然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盧卡最先從震驚狀態恢復過來,猛然想到,既然這個傢伙聽了這麼半天都沒有動手,也許可以通過交流解決問題,不一定非要劍拔弩張的。

沒想到他還沒來得及說話,站在鐵船上的西婭卻先開口問道:「你就是那什麼『山之靈』嗎?」

巨石發出咔咔的聲響,抖動著站立起來,遠遠看去倒像是一個人的形狀,只是身高比林德還要高上不少,盧卡估計至少有四五米高。

「不是我,難道還能是你嗎?」巨石反問道,手上給晶體澆水的動作卻一點都沒有停下。

「這真是山之靈?」盧卡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像。

「肯定不是。」諾拉搖了搖頭,「雖然他這個種族不怎麼常見,可沸騰海的基礎教材裡面都會講到,那隻不過是一個岩石巨人而已。」

「岩石巨人?和林德有關係嗎?」盧卡只對巨人倆字有點印象。

「是完全不同的種族。巨人雖然體形龐大,也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岩石巨人嘛,怎麼說呢,」諾拉低頭想了想,「對了,更像是那個蹭船木精的岩石版。」

「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那棵木頭是植物成精,這個傢伙是石頭成精,是這個意思吧?」盧卡說道。

「差不多吧。」其實諾拉覺得並不太準確,可苦於自己沒有足夠的口才給盧卡解釋清楚,也就順著他的想法不再分辯了。

「喂!」岩石巨人加大了音量,「你們是不是當我是聾的?」

「當然不是,」盧卡趕緊笑著對他擺了擺手,「你不是忙嗎?你忙你的,我們怕打擾到你。」

「請問你現在在做什麼?」菲爾好奇的問道。

「你沒長眼睛嗎?看不見我在給火山核心澆水?」岩石巨人不耐煩的說道。

「水?這種溫度下,真的能有液態水嗎?」菲爾覺得這一點都不科學。

「一般的水,不行。這種水,可以。」岩石巨人說得越來越簡短。

「這種水?這種……我明白了!」盧卡猛然想了起來,「這種水就是月泉島上的泉水吧?他們說都送到這裡來了。」

「那你為什麼要澆水呢?」菲爾的問題還真是很多。

岩石巨人用石頭眼球瞪了他一眼:「這座火山不知道發什麼瘋,這兩三個月越來越熱,我要是不澆水,它早就噴發了。只要我停下,這裡的溫度就會變得連我都能融化!」

這句話明明白白的暴露出來,這個岩石巨人根本不是什麼山之靈,但按照他的說法,他現在所做的事情的確比較重要,盧卡也沒有戳破他的謊言,笑著說道:「你忙著,我們就不多打擾了。我們只要一件寄存在這裡的東西,拿到就走。」

「拿東西?走?你們想得太美了!我是山之靈!這座山裡面的一切,都是我的!這座殿堂里的所有東西,都是血肉生物獻上來的祭品,包括你們幾個也是祭品!」岩石巨人大聲吼叫起來。

「好好商量著,你怎麼還發起火來了?」雖然對方聲音很大,盧卡卻一點沒有退縮,「我們只拿自己那件東西,其他的祭品一點不會動的。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們都要去拿,你還是把力氣用在澆水上吧,別吼這麼大聲。」

現在大家也看明白了,這個自稱山之靈的岩石巨人根本離不開那座熔岩池,他必須不斷的給中間的晶體澆水,才能讓那塊晶體勉強維持在白色的狀態。紅-橙-黃-白-藍,這樣的顏色變化意味著溫度越來越高,盧卡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他對奧莉使了個顏色,一起推動鐵船,從大廳遠離岩石巨人的一側一路小跑,直衝對面那道門而去。

「你們不但當我是聾的,還當我是瞎的!」岩石巨人大聲吼了起來,可是身體仍然沒有挪動,手上澆水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看來盧卡的判斷是正確的,他根本無法離開那塊晶體。

就在盧卡覺得自己馬上要大功告成的時候,岩石巨人忽然舉起空閑的那隻手,握成拳頭狠狠砸向地面。

大廳的地面和兩側的大門都是黑曜石製成,在他的錘擊之下紋絲不動,但是其餘的牆壁卻是灰白色的普通石頭,隨著這一下震動,石牆彷彿有了生命一樣,從大門的兩側「唰」的探出無數尖利的石錐,然後稍稍轉動,密密麻麻的插在一起,把黑曜石大門封得嚴嚴實實。

「哎喲,他還會這招呢!」菲爾跑在最前面,沒收住腳,差點一頭撞在石頭上,還好盧卡和諾拉同時伸手把他拉住,不然他的外傷藥膏又要派上用場了。

盧卡抽出法杖,不過幾根石柱,在他的魔法面前並不能構成太大的阻礙,真正造成麻煩的是這裡的高溫,兩三百度的溫度讓他的一半法術失去的效果,他略加思索,選擇了一個不會受溫度影響的風刃術。

壓縮空氣形成的刀刃在高溫下,反而更加鋒利,幾秒鐘之內就切碎了擋路的石柱。

「別高興得太早!」岩石巨人哼了一聲,又是一拳砸在地上。

粉碎的石頭從地面上猛地躍起,在半空中旋轉交疊,幾秒鐘之內竟然重新砌成一道石牆,仍然擋在門前。

「這不還是一樣嗎?」盧卡嘆了口氣,又舉起法杖。

岩石巨人雖然塊頭很大,但動作卻一點不慢,在第二個風刃術還沒放出之前,他第三次把拳頭砸向地面。

所有的岩石牆壁都動了起來,牆壁上再次出現無數石錐,不過這一次,這些岩石利刃不再急著組成路障,而是把尖角對準了大廳中的這幾個人。然後,所有的牆壁開始移動,不緊不慢的朝盧卡他們擠壓過來。

「呀呀呀呀呀!要被串成烤串了!」閉嘴大聲叫著,「白痴們快想想辦法!」

盧卡的風刃術切碎了無數石錐,但碎石很快又重新凝聚在一起,而且,這樣根本無法阻止牆壁的移動,就算他們沒有被石錐穿透,也很快會被石牆擠壓成肉餅。 盧卡還沒來得及做出下一個動作,一個聲音忽然在他身邊不遠處響起。那是魯特琴柔和舒緩的聲音,彷彿在耳邊輕柔的呢喃一般,讓人的心緒瞬間變得平和起來。

這聲音聽起來並不陌生,只是,它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好在這一次,琴聲並沒有影響盧卡和同伴們的狀態,反而是大廳中間的岩石巨人猛地停下了動作。

岩石巨人高舉著拳頭,不再用力砸向地面,而是擋在嘴前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然後緩緩垂在身邊,碩大的腦袋也漸漸低下來,不久便坐在地上,打起了震耳欲聾的呼嚕。

隨著他沉沉睡去,周圍的石頭牆壁也紛紛從暴走狀態中解脫出來,收起尖銳的石刺,退回自己原本的位置。

危機似乎暫時解除,可盧卡並沒有能鬆口氣。

「琴聲是從哪兒來的?」不僅是他,所有人都有這個疑問。

西婭高高舉起一隻手喊道:「好像在我這邊!」

盧卡側耳傾聽,可就在此時,琴聲卻忽然消失。隨後,西婭旁邊裝著補給的那些箱子中,被壓在最下面的一個忽然發出一陣猛烈的敲打聲,裡面還傳出急切的喊聲:「外面有沒有人啊?救命!我被困在裡面了!」

「怎麼把這傢伙帶進來了?」盧卡撓了撓頭,走過去和奧莉一起,搬開壓在上面的幾個箱子,讓這個大箱子露了出來。

這箱子就是沉默死神號上最普通的貨箱,長寬都超過一米,因為諾拉的飯量太大,用這種大木箱攜帶食物是最方便的辦法。這種大小,倒是真的可以裝下一個成年人,只是縮在裡面,姿勢肯定不怎麼舒服。

奧莉打開箱蓋,不久前蹭船的木精多蘭果然蜷縮在裡面,一看見亮光,立刻揉著腰站了起來。

「哎呦,這裡面太擠了,簡直不是人待的地方!」他動作僵硬,也不知道是植物本身如此還是窩在木箱裡面導致的。

下一秒鐘,他抬起頭來,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眼睛一看見大廳中間的熔岩池,便立刻抱著頭尖叫起來,這大概木精對於火焰和高溫的本能反應。

盧卡靠在船邊,等他叫得聲音嘶啞,才用法杖戳了戳他的胳膊,慢慢說道:「叫累了就歇會,你沒燒著。」

「誒?」多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還真的啊,這裡怎麼不熱?」

說完,他拎起自己的魯特琴,邁步就要往船舷邊走。

盧卡用法杖橫在他身前:「你要是不想當一根木柴,就別下船。」

為了配合他,奧莉從木箱上掰下一塊木條,向船舷外面扔了出去。木條立刻被高溫的空氣烤得焦黑,很快便自己燃起一團火苗,猛烈的燒起來。

木精趕緊收回已經邁出一半的腿,用手捂住眼睛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尖叫。

「你有完沒完啊?」盧卡用法杖敲了敲他,「只要你不離開這艘鐵船的範圍,溫度就不會失控。」

「哦,好吧,那我不叫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多蘭順勢在船上坐了下來。

「火山肚子里。」盧卡說道。

「哎呦你們跑這兒來幹什麼啊?不嫌熱嗎?」多蘭瞪大了眼睛問道。

「來拿一樣東西,我們就是為這件事來梅澤群島的。倒是你這蹭船水準越來越高了,連這種在熔岩里漂的鐵船都不放過。」盧卡說道。

「什麼?還要在熔岩里漂?!」多蘭的臉都嚇白了。

「不是告訴你了嗎?別離開船就沒事。你到底是怎麼跑這裡來的?」盧卡問道。

「跑?我沒跑啊。」多蘭撓了撓頭,「我結束休眠的時候,你們都不見了,我就跟一棵樹一樣被種在路邊,那狀態要多傻有多傻。」

「嗯,然後呢?」

「然後我就想著,你們大概是臨時離開,反正我也沒睡足,,就回到你們船上,換了個形態又休眠了幾天。」多蘭答道。

「換了個什麼形態?」菲爾好奇的問道。

多蘭低著頭小聲回答了一句,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到底是什麼形態?」奧莉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來。

「十字花科芸薹屬結球甘藍。」多蘭的聲音稍微大了一點。

「這是什麼玩意?」盧卡完全沒聽明白這一大串內容。

作為煉金師,菲爾對於植物的了解遠勝於其他人,稍微想了一下,忽然大笑起來:「你是說,你變成了一棵捲心菜?」

多蘭紅著臉說道:「這樣省水省地方。」

盧卡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被丹尼爾當成食物補給裝進這個箱子里了。

「箱子里不光你一棵捲心菜吧?其餘的東西呢?」諾拉走過去檢查了一下空箱子,回頭問道。

「我醒過來幾次,裡面黑乎乎的,又沒水沒光,就把那些蔬菜吃掉充饑了。」多蘭答道。

「你這是同類相殘吧?」盧卡實在無法想像一棵捲心菜大嚼其他捲心菜的情景。

「怎麼能這麼說?你們有血有肉的,不一樣也吃肉嗎?」多蘭沒有一點愧疚之情。

「好吧,那剛才的琴聲又是怎麼回事?」盧卡繼續追問。

「我在那個箱子里,看不見外面的情況,不過聽著好像是有人在吵架,聲音還挺大的。我作為吟遊詩人別的本事可能一般,但是勸架的水準絕對是數一數二的,乾脆就彈上一段,讓你們平靜下來。有效吧?對了,你們跟誰吵架呢?」多蘭說著,向大廳里掃視了一圈,沒發現其他人。

「哎呦你們不會起內訌了吧?」他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

「起內訌先把你這棵捲心菜吃了!」盧卡指了指大廳中間,「是那個岩石巨人。」

「哦,我還當那就是一堆石頭呢。岩石巨人的脾氣都不怎麼好,我以前遇到過一個,當時……」多蘭說著又拿起了琴,似乎要唱起來。

「我提醒一下,」克里特打斷得非常及時,「岩石巨人一直在澆水的那塊晶體,現在狀態有些變化。」

盧卡扭頭一看,那塊發著白熾光芒的晶體,現在的光線已經開始變藍,周圍池子里的熔岩也不斷涌動,似乎馬上就要沸騰起來。 大廳中間的那塊晶體,被岩石巨人稱為火山核心,在盧卡他們到來之前,岩石巨人一刻不停的往上面澆著月泉島出產的特殊冷泉水,才讓它的溫度剛好保持在發出白色光線的程度。

現在,因為多蘭的意外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竟然沒人想起那塊晶體還需要不斷的降溫。

「趕快澆水,不然照這勢頭髮展,整個火山可能就要徹底噴發了。」 孤凰 盧卡嘴上說得快,菲爾腳下反應得也很快,一溜煙跑到岩石巨人身邊那一堆罐子旁邊,找到一個裝滿泉水的,回身便潑了過去。

一大團水蒸氣從晶體上騰起,可是晶體的顏色卻沒有什麼改變,仍然是白中帶藍的熾熱光線。

「這麼半天沒有降溫,一罐泉水恐怕不夠!」諾拉也跑了過去,和菲爾一起動手,不斷把泉水潑到晶體上。

情況總算略微穩定了下來,晶體上的光線雖然沒有變回原來的顏色,但也沒有再向藍色偏轉,看來再多澆上幾十罐冷泉,應該可以冷卻到原來的狀態。

可是這個時候,諾拉和菲爾忽然同時停了下來。

「怎麼不動了?還不能停啊!」多蘭比誰都著急,大概沒有什麼人比一株植物更怕火了。

「沒水了。」菲爾在那堆空罐子里翻找了一番說道。

閉嘴撲騰著翅膀大叫:「白痴法師,用塑能之力施放冰霜法術,應該能擋一陣!」

盧卡無奈的攤手:「塑能之力還睡著呢,我帶的是變化之力。」

閉嘴楞了一下,更加大聲的喊道:「白痴!笨蛋!你有沒有腦子?到火山裡帶什麼變化之力啊!」

不管它怎麼罵,也沒法讓火山核心溫度升高的速度降下來,晶體發出的光線再次向藍色偏轉,就連周圍池子里的熔岩,也從橘紅色開始向金黃色轉變。

熔岩池周圍的黑曜石地面在這種高溫的炙烤下,褪去了黑色,不斷發出噼噼啪啪的微弱聲音,表面出現無數細小的裂紋。就連在旁邊沉睡的岩石巨人身上,都開始顯出了微弱的紅色,如果溫度再提升下去,他就要變成熔岩巨人了。

「你們閃開!」西婭忽然發出一聲大叫,手指尖上迸發出一道閃電,徑直劈在火山核心上。

「你還嫌不夠亂嗎?」閉嘴撲騰得羽毛亂飛,在高溫的晶體上劈閃電,只能讓溫度更高,搞不好會讓火山提前爆發。

然而,在這一道閃電過後,那塊晶體上的高溫卻漸漸收斂了起來,顏色甚至一下子恢復到了金黃色,這可是岩石巨人澆了這麼久的泉水都沒能做到的事。

「這個竟然有用!」盧卡知道西婭身上,可能蘊含著難以想象的能量,但用閃電給火山降溫這種事,怎麼想都不合情理。

「不行,又熱起來了!」菲爾又喊了起來。

一道閃電的能量終究有限,火山核心只是在那一瞬間被壓制住,很快便再次迸發出地下繼續的能量。

「都閃遠點!」西婭等到菲爾和諾拉推到安全範圍,從船上一躍而起,在半空中赫然變成銀龍形態,張開嘴吐出一道閃電之息。

龍息不同於小小的一道閃電,從西婭的嘴邊一直到大廳盡頭一整片錐形範圍內,全部被閃電覆蓋,整個大廳里閃耀著銀白色的光芒,讓人無法直視。

等到噼里啪啦的聲音歸於沉寂,盧卡睜開眼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