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普通人跟修士的生活是格格不入的,普通人一般難以觸及到修士的世界,而修士也不會隨便去對付一個普通人,因為那樣只會被人圈。

被紀羽這麼一問,梁雨他們頓時就有些語塞了,他們本身就是修士界的敗類人物,只是因為他們背後還有家族的撐腰,這才沒有多少人敢明目張胆的指責他們罷了,現在被紀羽這麼一說

「別別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李雷的心理早已經承受不住了,差點就要給紀羽跪下來了。

他剛剛跟紀羽交手了一次,也僅僅一招,若不是紀羽沒有下死手,他早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對於紀羽的恐怖,他心中卻是非常的清楚。

「不殺你?給我一個理由。」紀羽看了一眼李雷,又掃了一眼他身後還有微微顫顫的普通百姓,這些人無辜受牽連,甚至有人喪命了,紀羽心中那關就過不去了。

「你、你是第一次來到天王府吧,你需要我帶路!」李雷急忙說道。

聽到這裡,紀羽戲謔的看了一眼李雷身邊的梁雨,此時雖然梁雨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卻並不代表他不害怕,相反的,他被紀羽身上的那種戾氣嚇怕了!

他雖然是那種紈絝子弟,但也聽家族長輩說過,只有那種殺人無數的人身上才會出現煞氣。

現在他眼前的這個少年身上便有極重的煞氣,他知道,這少年殺人無數也許自己的命就要丟在這裡了。

「不!我梁家在天王府有一定的地位,帶我,我的作用一定比李雷大!」梁雨急忙喊道,他現在才反應過來,若是自己再不做些什麼的話,那就死定了。

「梁雨,你要臉不要臉,你臭名昭彰,只會為這位攜抹黑!」李雷這時坐不住了,直接蹦起來指著梁雨的鼻子大罵。

「李雷,你這是找死!」梁雨見李雷指著自己大罵,心中更是不爽,一個小人物而已,豈敢這樣?

「哼V在是生死關頭,你以為我還會怕你梁家?」李雷反駁。

若是被天王府的其他人看到了,一定會驚得眼睛都要掉下來的,雨雷兄弟竟然吵了起來,而是是徹底翻臉!

李雷跟梁雨吵得面紅耳赤,紀羽拉著兄兒在一邊看著,他又指了指那兩人對兄兒道:「樂兒,如果我殺他們,你會不會怕?」

「不會。」兄兒稚嫩的聲音響起。

「為什麼?」紀羽繼續問道。

「因為他們害死了我娘樂兒要為娘親報仇!」兄兒的漂亮的臉上有著仇恨以及堅定。

紀羽笑了,心中同樣有些驚訝,沒想到這麼一個挾孩也有這種魄力,要知道,一般的挾孩別說殺人了,就算是見到一點血都會尖叫起來了,可見兄兒在修士一途上還是很有天賦的。

這倒不是紀羽特意去教壞孝子,只不過這是一個大征戰時代,哪怕是在大征戰時代結束之後的家族割據時代前期,各種勢力紛爭還是非常嚴重的,可以這麼說,大陸在接下來的幾十萬年也許都不會這麼快安定下來,普通百姓要活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

「好了,你們不需要爭了,兄兒說了,你們兩個都別想活著」這時,紀羽忽然開口說道。

「不」

「饒」梁雨的話還沒有說完,他便發現自己已經出不了聲了,他最後的餘光,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後背.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紀羽的殺戮實在來得太快了,梁雨跟李雷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瞬間被紀羽割下了頭顱。

兄兒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神深蔥一絲絲的恐懼流過,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薩代之的反而是一種奇怪的目光。

看到這裡,紀羽不由欣慰的笑了笑兄兒的確非常有成為修士的潛質。

「這些都是敗類,也不用留著了。」隨後紀羽看了一眼那些橫七豎八倒在地面的修士們,隨意說道。

孤峰長劍從他的手上飛出,如同割草一樣收割著這些敗類的性命,他可沒有任何的罪惡感,這種人,殺一個就是對大陸做出一份貢獻。

他身後的那些百姓見到這一幕,不由覺得胃中一片翻滾,甚至有幾個已經直接就吐了,只有極個別的幾個心理素質算好的,臉色蒼白而已。

「樂兒,你害怕嗎?」注意到這些人的反贏后,這時,紀羽看向兄兒,問道。

兄兒的眼神之中又出現了一抹恐懼和不適,但芯頭強忍著這種噁心的感覺,使勁的曳:「不怕V兒知道,這些人都是壞人,他們都是該殺的!」

紀羽笑著摸了摸兄兒的性袋,心中也非常的滿意:「那好,哥哥給你兩個瘍,第一,將你娘安葬之後,哥哥給你瘍一個好的人家,讓你快樂的生活下去」

沒等紀羽說完,兄兒便是滿眼淚汪汪的看向紀羽:「大哥哥不要樂兒了嗎」

紀羽愕然一下,急忙曳:「當然不是,不過大哥哥可是喜歡殺人的,樂兒難道不怕嗎?」紀羽做出一副恐怖的樣子,道。

然而芯頭卻直曳:「不怕V兒要跟在大哥哥的身邊,跟大哥哥學本事V兒知道大哥哥殺的都是一些該殺的人!」

不得不說,兄兒的心理素質是非常強大的,再加上那副可愛的瓷娃娃的模樣,真的讓紀羽不忍心隨便幫她找戶人家。

這時,紀羽也下了決心,便笑道:「那好,以後樂兒就跟在大哥哥的身械,m.

「不要V兒要像大哥哥一樣厲害!」芯頭歪著性袋,大眼睛渴望的看著紀羽。

紀羽不禁失聲一笑,直直點頭。

不多時,紀羽便將周圍的百姓也遣散了,讓他們各自進入天王府。

這件事情跟百姓本來就沒有多大的關係,都不過是這群公子哥的錯而已。

不過自己殺了這麼多的公子哥,還真的不知道天王府裡面的那些勢力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不行,這一次我要先下手為強了。」想到這裡,紀羽眼睛一亮,心中下了決心。

與其讓他們一個一個的上來找麻煩,不如自己先出手震懾他們。

就這樣,紀羽帶著兄兒,將兄兒母親的屍體安葬了,兄兒原本還有些笑容的臉頓時又哭得巷嘩啦了這一次紀羽沒有安慰她,與其讓樂兒憋在心裡,倒不如讓她痛快的哭出來

而且對於樂兒的母親,紀羽也有不錯的芋的,這時一個非常可親的普通婦人,為人也非常善良,只可惜這樣的亂世,善良的人不一定會長命,好人不一定就會有好報的。

「大姐,放心吧,樂兒我照顧了,我不會讓她受到欺負的」紀羽在樂兒母親的墓前喃喃說道。

樂兒在自己母親的墳墓前哭了一天一夜,芯頭非常傷心,紀羽只能在一邊拍著她的後背,無言安慰。

兩天之後,他們離開了這裡,朝著天王府的方向飛去。

紀羽背著樂兒飛在天空,這對樂兒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衝擊,加深了她對成為修士的渴望。紀羽對樂兒的表現也暗自稱奇,若是一個普通的挾孩飛到天空,絕對是興奮的大叫,而不是像樂兒一樣問這麼多有關於修士的問題。

他們這裡離天王府還有一段距離,這群公子哥想來也是礙於一些規矩才不敢在天王府太近的地方下手的,這倒也方便了紀羽。

大約飛了半個時辰之後,紀羽看到前方有一個煙霧瀰漫的地方,那裡的天地能量濃郁程度也到達了最強大的地步,他的速度不由放慢了下來。

「大哥哥,這裡就是天王府了吧?」芯頭看著前方,睜大著眼睛看向紀羽,問道。

紀羽看著瓷娃娃一般的樂兒,不由溺愛的捏了捏她的小臉,問道:「樂兒怎麼知道呀?」

芯頭不斷的曳,而後又點頭,兄指著前方道:「樂兒也不知道,不過樂兒感覺這裡的空氣好多了!」

「呵呵,樂兒說得對,這裡的空氣好多了,不過這些空氣也叫天地能量,這些都是成為修士必須的東西。這裡就是天王府了。」紀羽點了點頭,笑道。

雖然他也是第一次來到天王府,但卻絕對不會弄錯,這麼濃郁的天地能量,大陸大概就只有這麼一處地方了,而且這個地方佔地極大,不是天王府又會是什麼地方?

若是換做以前,樂兒聽到天王府三個字就已經高興的跳了起來,她以前只知道這裡是神仙住的地方,對於普通人來說,神仙是什麼概念?那是絕對高高在上的神靈,是信仰!

但對於現在的兄兒來說,她已經知道了修士的存在,她知道,其實所謂的神仙,只不過是強大一點的普通人罷了。

「樂兒,我們進去吧,你第一次來這裡也不要拘謹,用我在路上教你的吐納術,看看能不能吸收這裡的天地能量。」紀羽笑著對樂兒說道。

要成為修士,丹田之中必須要能接納天地能量,當初紀羽之所以不能成為修士,就是因為丹田不能儲存任何的戰氣,但樂兒不同,紀羽這段時間發現,樂兒簡直就是修鍊的奇才T於天地能量的親和度簡直就高的嚇人,凡是她在的地方,天地能量大多都會被她所吸引,這就讓紀羽更加的斷定只要將樂兒好好的培養一下,將來絕對會是一個超級強者!.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貓撲中文)一秒記住【神馬】,最快更新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王府與凡人界之間有一道深淵。

當然,這深淵指的並不是什麼懸崖峭壁,而是一種由戰氣匯聚形成的屏障。

普通人到達天王府的邊境之後便會感覺自己像是走到了仙境那樣,因為他們透過這道屏障所看到的東西再也不是跟他們凡人界那樣了,他們能看到雲霧環繞的高山,能看到有人在天空飛……

天王府是仙境這句話也就是這麼來的,當然,這其實也是修士為了凸顯自己與凡人不一樣才有此作為。

小樂兒趴在紀羽的背後,當她第一眼看到這波瀾壯闊之地的時候,差點就要驚叫出來了,小丫頭可從未見到過這樣的景色,仙霧瀰漫,如同仙境。

紀羽對於這些倒是沒什麼稀奇的,只不過還是吃了一驚,他沒有想到在大征戰世代,修士竟然會將自己掩飾得這麼神秘。

若是放在他所在的那個時代,修士跟凡人還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就算走在一起,光憑肉眼也是很難分辨的請的。

「樂兒,別驚訝了,你也可以這樣的!」紀羽回頭,對小樂兒笑了笑,說道。

小樂兒聽到紀羽的話,原本震撼的心瞬間就變得激動了起來,小丫頭本來就對新鮮的實物沒有什麼抵抗力,現在聽到紀羽說自己也可以這樣,不禁小臉激動微紅,問道:「真的嗎,大哥哥沒哄樂兒開心?」

紀羽一陣無語,這小丫頭未免也太「成熟」了吧,竟然還知道哄不哄……但他說的的確是真話,於是便笑道:「當然,樂兒還不相信你大哥哥嗎?」

「相信!樂兒相信!」小樂兒拚命點頭,看向那仙境般的美景的時候,心生嚮往,小手握得緊緊的……

天王府與凡人界的深淵對於凡人來說是不可逾越的,只有在每年固定的時間打開的時候,凡人才有機會進來。

而這一次是一次例外,紀羽他們來到天王府的時候,所有的通道都是大開的,對此紀羽心中也是明白……

想來也是因為這一次天人的災難的緣故,修士界的人不可能會看著凡人滅絕,他們將通道打開,也是為了讓凡人前來避難……

紀羽記得古籍中記載得非常的清楚,也就是大征戰時代,天王府大門與凡人界想通之後,修士的神秘感也就慢慢的褪去了,直到後來的家族割據時代,修士就已經是跟普通人生活在一起了,這樣有利也有弊,但卻不會有人反對。

天王府雖然名為府,但卻絕對不是一個真正的府邸或者大城市這麼簡單。

紀羽記得,古籍有說,大陸一分為二,一方天王一方凡人。也就是說天王府的實際面積其實就跟凡人界那麼大,天王府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實際上是佔了大陸大半的面積的。

這裡沒有任何的守衛,紀羽沒入深淵之後,天地能量的濃郁程度也到達了頂端,幾乎可以在吸納之間就能吸收到許多的天地能量,讓人感覺一陣舒服。

「樂兒,有什麼感覺?」紀羽這時還不忘看看小樂兒的感受,他想要知道小樂兒對天地能量的親和力到底有多強。

而小樂兒這時也是小臉陶醉的說道:「樂兒覺得好舒服,肚子暖暖的,一點也不累了!」

「真的?那樂兒有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力氣變大了?」紀羽臉上一喜,接著問道。

小樂兒有些不確定的揮了揮小拳頭,而後臉上的欣喜便是更甚了:「呀!大哥哥怎麼知道的,樂兒覺得現在自己好大力,可以跟隔壁的大哥哥比試力氣了!」小丫頭所說的大哥哥,是當初的鄰居鐵牛,力氣非常大,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大力士。

紀羽哭笑不得的聽著小樂兒的比喻,但心中卻是非常的激動的,從小樂兒的話語中他便聽得出來,小樂兒對於天地能量的親和程度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還沒學會完整的吐納之術,但卻已經有天地能量自動入住體內了,甚至天地能量進入還慢慢的生成力氣……當然,樂兒現在所擁有的力氣雖然不會太大,但紀羽相信,絕對比她那個隔壁家的大哥哥要大得多了,畢竟……修士跟凡人真的有巨大的區別的。

紀羽心中篤定,在天王府住下的這段時間,一定要好好的教一教小樂兒……畢竟他自己也不肯定,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畢竟他不是真正屬於這個時代的人……在自己的那個時代,還有人在等他。

「樂兒,如果有一天大哥哥也要離開了,你會怎麼辦?」想到自己身邊還有一個小樂兒,紀羽心中便有些頭疼……這小丫頭真的已經很可憐了,身邊已經沒有親人了,若是自己也離開了……

果然,聽到紀羽的問話之後,小丫頭臉上原本那激動的神色徹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驚慌,淚水又在眼睛打轉了:「為什麼?大哥哥不是說要一直跟樂兒在一起的嗎?難道連大哥哥也不要樂兒了嗎……」

說著,小丫頭的眼淚就慢慢的流了下來。

紀羽趕緊安慰道:「當然不是,小樂兒別多想了,大哥哥只是看看你是不是一個愛哭鬼而已,看來……哈哈!」

頓時,小丫頭小臉一板,像是在竭盡全力讓自己不哭那樣,最後一臉小委屈的盯著紀羽:「大哥哥欺負人!樂兒才不是愛哭鬼!」

這件小事就這樣先被紀羽給安撫了下去,但紀羽心中的頭疼還是沒有解決,畢竟這個問題遲早還是要面對的啊……

暫且先將這些事情拋到一邊,紀羽心中計算著,自己應該還有一些時間才對,還記得古籍上記載著,大征戰時代的黑暗之日雖然很快結束,但指的是戰爭,但黑暗與戰爭中間的一段時間卻維持了數個月之久,所以他還有幾個月的時間……

想著想著,他們不知不覺也已經踏入了有人煙的地方,一道道強大的戰氣迎面撲來,紀羽心中便有一種久違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天王府的境內了!貓撲中文 ?天王府,不需要有任何的標誌性東西,因為這裡的天地能量便已經說明了一切。

紀羽帶著兄兒來到這裡的時候,天色已經接近黃昏。

「大哥哥,前面有好多人,是不是都是修士呀?」

從紀羽口中,兄兒也分清楚了修士的問題,以前她一直以為的神仙,其實就是修士,當她被紀羽帶著飛起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了,芯頭的領悟力還是非常的高的。

「是啊,接下來我們就要在這裡生活了,兄兒不會哭鼻子吧?」紀羽呵呵一笑,摸了摸兄兒的性袋說道。

「樂兒不會只是,樂兒有點想娘親了。」說著,芯頭眼中的淚水又慢慢的想要溢出來了。

紀羽心中一軟,他能想象到,像兄兒這麼小的年齡,卻忽然失去了雙親,要一個人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生活,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d然說自己也是沒有父母這麼過來的,但他是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而兄兒是跟父母生活過一段時間的,這其中便有很大的差距了。

紀羽心中暗自發誓一定要在自己離開之前將兄兒培養成一個獨立的人,然後將她送到神樹谷去,相信這樣是很好的安排若是可以的話,他還真的想要將兄兒帶回去。

「帶回去對了!」紀羽想到這裡的時候,心中忽然一亮,像是在黑暗中迷失很久之後找到了明燈那樣。

他想到的是,既然他都能從未來來到這裡,為什麼兄兒就不能從這裡回到未來{想到了這一點之後,心中便暗自打算著,到時跟葉奕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將兄兒帶回未來。

心中已經有了一些底,紀羽心中的壓力也沒有這麼大了,他帶著兄兒便走進了這座修士的城市當中。

大征戰時代的城市,紀羽心中其實也是頗為期待的,不知道會不會見到一些特別的東西在等著自己,畢竟在自己的那個時代,有不少的好東西都已經消失了啊!

不過很快紀羽就要失望了因為他來到這,m.

雖然天王府是修士生活的地方,但也並不是說所有人都是修士了,還有一些凡人,也有一些只有煉體級別的人,他們都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對於這些大勢力的行動也是非常配合的,當然,結果就是紀羽什麼都沒有撈到了。

「對了糕了!」

這時,紀羽一拍腦袋,想起了一件最為重要的事情

不管在哪個時代,不管是在現在還是在以後,不管是修士還是凡人,他們要生活,就必須要錢啊!

他記得大征戰時代的錢並不是什麼金幣銀幣,而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石塊,據說那種石塊中有濃郁的天地能量,專供修士使用,在天王府,自然是需要這種東西的。

但他根本就沒有啊!

看了看身邊的兄兒,紀羽搖了曳,樂兒之前就是普通人,哪來的修士的東西

無奈之下,他只有將自己身上的靈石給取出來了,雖然跟那種特殊的石頭不同,但靈石也有不可酗的天地能量啊,想來也應該值一些錢吧。

而結果更是出乎了紀羽的想象,他來到了附近的客棧,當他拿出了靈石之後,那店家的眼睛頓時就亮了。

紀羽立刻就升級成了最為尊貴的客人,這變化讓紀羽都有些愕然。

「這位公子,不知您這塊石頭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那掌柜的更是一臉恭敬的走到紀羽的身前,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紀羽心中奇怪,看了一眼這掌柜的,問道:「難道這有什麼關係么?」

那掌柜的見紀羽似乎無意回答,也不敢得罪,於是便說道:「額不瞞公子說,這種石頭在大陸並不盛產,只有在聖域才最為流通」

紀羽這回算是明白了,原來靈石在大征戰時代的時候只有聖域才多的k來這掌柜的問自己這些問題,要麼就擔心自己是強盜,搶了聖域的東西,要麼就是想到自己有可能是聖域來的人,這樣的話他就不得不恭敬對待了。

「呵呵,是這樣么?我也不清楚,這是我師父他老人家在我下山的時候贈予給我的,怎麼,難道這種石頭不能在這裡用?」紀羽非常巧妙的將一切推到了一個莫須有的師父身上,想來這掌柜的也不敢打聽太多了。

果然,掌柜的聽到紀羽的話之後直接就宗了,直說不敢想來也是,這少年看上去也不像什麼大奸大惡的人,應該不可能會去搶,更何況他實力並不算太強,而且看他的年齡,應該也是聖域那些老怪物的弟子多一點,這樣他就不敢得罪了。

紀羽點了一桌的飯菜之後,便跟兄兒吃了起來,等吃好之後,那掌柜的還一臉恭敬的將他們送出去了。

靈石也可以在這個時代流通,既然如此,紀羽也沒有什麼顧慮了,他身上靈石倒是還有不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