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過去的最後一刻,葉筱沐眯著眼睛這樣想。

……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走出餐廳的,不知道她是怎麼回到房間的。

只是她連照面都沒有和唐棠打上,他就又留下紙條和幾張紅色鈔票出差了。

10月27日,天晴,無雨,益出嫁,益出行。

——也是她作品拍賣的時刻。

放學鈴一響,葉筱沐就匆匆站了起來,打算走人。

「沐沐,今天我家裡要進行一場party,你要不要一起來?」

說話的是葉筱沐的同位,一個有點微胖的可愛妹子。

她家裡有幾個煤礦場,用她的話來說上學只是混個文憑,她只希望睡夠三年回去找個帥的上門女婿,數錢數到手抽筋。

葉筱沐對她還是有好感的,溫和一笑,「對不起呀,我還有點事情,不能去了,你們好好玩。」

「什麼還有事,估計是沒有參加party的衣服吧!」

「可不是……」

那邊的人群發出一陣嗤笑,女孩們盯著葉筱沐的目光是掩飾不住的嫉妒。

這個年齡段天真卻殘忍,嫉妒一個人嫉妒得這樣光明正大。

「沐沐……」

小胖有些緊張,葉筱沐卻淡淡的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她好歹23歲的人了,還犯得著因為這件小事生氣?

況且她還用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個小時后。

葉筱沐穿著匆忙換下來的粉紅小裙子,站在帝都廣信大廈門前。

紅色的地毯鋪了幾百米,進進出出的都是穿著不俗的名媛大亨。

她扯了扯自己的粉色裙子突然發現剛才那群有點草包的女孩子說的也在理。

這身穿著在普通的時刻穿絕對美美噠,但是要參加拍賣會就……

可是!這也是她翻遍了葉筱沐原本的衣服中看起來最不隨便的。

嘴角一抽,握了握拳。

告訴自己氣質高貴就夠了,大步往門口走去,背影簡直稱得上壯烈和決絕。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個姑娘要製造恐怖事件!

------題外話------

橘子6S,O(∩_∩)O哈哈~ 實踐證明,內在美並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的。

葉筱沐蹲在大廈一個角落,瞅了瞅一臉警惕往她這邊指畫的門衛,滿頭黑線。

她又不是什麼恐怖分子,用得著這樣忌憚她嗎?

原本她想著拍賣會混進去應該還是挺簡單的,卻沒想到這次這麼嚴。

請帖?

她哪來的請帖!

硬闖闖不進去,這樣回去的話也不甘心,最起碼要看看自己的最後遺作能賣個多少錢嘛!

雖然最後拍出的錢也不是自己的……

葉筱沐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認真的打量著大廈門口的動靜。

三三兩兩的人慢慢的走了進去,也許她可以……

半個小時之後。

「小姐,你不能進去!」

門衛帥哥微笑著攔下跟在人群中低著頭的女孩。

媽的!這都被發現了?!

葉筱沐整張臉都皺了起來,但是抱著僥倖的態度,伸出手指了指已經離她有一點距離的人群。

「那個,帥哥……我是和我的家人一起來的,你能不能讓讓,這樣的話我怕一會兒找不到他們。」

她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謊話說得溜溜的完全不用打草稿。

「小姐,你很美。」

「嗯!我知道,但是還是不要叫小姐會讓別人誤會的。」

葉筱沐擺了擺手,一副我怎麼好意思的模樣。

「正是因為這樣,我記得你半個小時之前來過,所以……」

最後門衛帥哥欲言又止,只是給旁邊的夥伴使了一個眼色,瞬間出來了三個穿著黑衣的大漢,個個膀大腰圓,凶神惡煞。

「嘿嘿,君子動口不動手,今天天氣不錯哈~」

葉筱沐看到這個架勢頓時慫了。

一邊乾笑著一邊往後面退。

「小姐。」身後傳來一道略顯粗獷的男聲。

小姐!怎麼又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幹嘛!」

惱羞成怒的葉筱沐猛地轉過頭,兇巴巴沒有好氣的瞪了男人一眼。

她的這個形象反差頗大,剛才還沉浸在軟糯女音的眾人皆是一臉獃滯。

「你的請帖我給你送來了。」

一米八多的壯漢硬生生被吼得沒有了脾氣,丟下了請帖就迅速離開,彷彿身後有什麼猛獸似得。

請帖……

莫非老天開眼,還是出現了幻覺?

葉筱沐低頭看著手上的金卡片,上面明明確確的寫著請帖,在左上角的位置還印了一朵玫瑰。

玫瑰的形狀極為,含苞待放的模樣,彷彿下一秒它就會徹底展開。

這好像是後面加上去的。

誰給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拿到了請帖,她也不知道。

只是最後的結果「歷經萬難」她終於進來了。

——想哭。

把請帖一折,攥在手心裡,就躲在一個角落興緻缺缺的看著一群上流社會的炫富遊戲。

她從小就對這種場合不感興趣,看的也不少,總覺得會買拍賣會上東西的人都是冤大頭。

「女士們,先生們,下面的這個寶貝就厲害了……林曉沐小姐的遺作,也是獲得大獎的作品……」

剛才還在打瞌睡的葉筱沐猛地坐直。

「100萬起價!」

黑商!

葉筱沐聽到了這裡撇了撇嘴。

不是她畫的不好,主要是這一副話是即興創作,雖然得了大獎,但是她採用了五天的時間。

100萬起價有點高。

「一百二十萬!」

「一百五十萬!」


「五百萬!」

一個個超出她預料的報價從那邊爆出,葉筱沐突然覺得出國四年有點認不清華夏人民了。

她不是什麼名人,一幅畫用得著這麼高?


缺錢缺的緊的葉筱沐,差點衝出去問問那個土豪要不要現場來一幅。

價格好商量。

「五百萬一次,五百萬兩次,五……」

「六百萬。」

一道清亮的聲音突然在大廳響起。

哪個冤大頭?聲音還挺好聽。

葉筱沐望過去,在認出那人的時候,卻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人化成灰她也能認出來。

——唐棠。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裝,配了一件素色襯衫,身上帶著慣有的生人莫進的氣質,配上那張清俊的臉越發的禁慾。

現在他目光沉穩的望著檯子上的畫,對周圍的愛慕置若未聞。

他不是在出差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要花高價買她的畫!

心頭一顫。

「一千萬~」

正當大家以為600萬封頂的時候,突然一個精英模樣的男人拋出了一個更高的價格,還順便給了唐棠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唐棠眸色一冷,「一千一百萬。」

「一千兩百萬!」

……

就像是拉開了一場競爭一樣,兩個人賺著勁喊價,那副無所謂的表情簡直像只是簡單報個數字罷了。

精英男明顯是受聽於別人,每次報價都要對著電話說兩句。

要是自戀的話葉筱沐會以為那是自己生前的愛慕者,但是她更覺得,這場追逐是幕後人對唐棠的挑釁。

「2000萬。」

當唐棠沉著臉,最後丟下這個數字的時候,那人面如死灰就昭示了他的失敗。

終於結束了……

葉筱沐見自己的畫賣出了天價,咧著嘴笑了,卻比哭還難看。

兩千萬買她一副畫幹什麼,擺著又不能增值。

喜歡,她隨手都能畫啊!免費,只求包食宿行不行?

還有,現在醫生都這麼有錢?

------題外話------

推薦好文:掠愛撩情之前妻別玩火

作者:嘻三爺


傳聞,他金屋藏嬌,隱婚三年不曾讓老婆跨門半步,絕對是對老婆寵愛有佳的深情好男人。

扔下報紙,他鷹眸輕挑薄唇上揚:「呵呵呵……」

傳聞,她溫惋賢淑,結婚三年不曾與他吵過半句嘴,絕對是對老公死心塌地的溫柔好女人。

抿一口茶,她柳眉微擰紅唇勾起:「呵呵呵……」

事實上他選中她無非就是看中她三大優點:

第一胸大,第二腦殘,第三敗金。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