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滴中,一個人影垂死掙扎,這個人影便是葉天。

而被那魔族男子稱為「萬聖魔女」的女子,便是葉天曾經再熟悉不過的女人——帝昕。

六年光陰匆匆而逝,曾經十歲的女孩如今已經變成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女。

帝昕一襲綠衣錦袍,髮絲盤結成『蝴蝶之狀』,嬌俏容顏足以傾國傾城,簡直不能用『美貌』二字形容。

若是比之天上仙女,帝昕的身上則多出了一份妖嬈和嫵媚,那種魅資與生俱來,不需故作嬌態。

她的一顰一動,時刻牽動天下男人的心跳,這就是帝昕。

聽到那魔族男子如此說,她朱唇輕啟道:「好,你且等待片刻,我這就從你的『雨界』中帶走此人。」

帝昕化為一股綠色氣息鑽入魔族男子手心中的『雨界』之中。

「葉天……」帝昕開口叫了一聲。

葉天緩緩睜開疲憊的雙眼,看到帝昕的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石化了。

這張既熟悉又痛恨的絕世面容,他一輩子都忘記不了。

「是你……?帝昕!」葉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為自己還在夢中。

帝昕冷笑一聲道:「葉天,六年未見,想不到你已經修鍊到了靈息境後期大圓滿,打通了十二條經脈,半隻腳踏入了淬體境。」

看到帝昕那輕蔑的眼神,和六年前一模一樣,總是一幅高高在上,高傲的神態,葉天心中一團怒火燃燒起來。

他強震精神,站立起來,一字一句道:「帝昕,六年未見,你我曾經約定三年前再次一戰,卻陰差陽錯錯過了,我想現在也該是了解一切的時候了。」

葉天看的出來,如今的帝昕已經是淬體境第一階凝法驅物境界,但是對於他來說,只要實力不要超過淬體境第三階,一切他都視為螻蟻。

帝昕聽完冷笑起來,就好像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葉天,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瘋了吧?你如今被我困在這『雨界』之中,難道還妄想和我一戰?況且,本小姐也不願和你浪費任何元氣,你在我面前一直都是一隻螻蟻,所以殺你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帝昕保持著一副高貴的姿態說道。

葉天試著運轉元氣,卻發現自身元氣被封印,渾身沒有絲毫的力量可言,換句話說,他在這雨界之中,就像是一個凡人一樣。

怎麼會這樣?葉天面色大驚,仰望頭顱,定睛一看,自己竟然被封印在了那滴『雨珠』之中?

「帝昕,你這個卑鄙的女人,長著一張天使般的容顏,卻有一顆魔鬼般的心靈,你為什麼一直要擊殺我?」葉天怒吼一聲。

這個帝昕從一開始就像是一個幽靈一樣,總是纏繞著他。

帝昕微微一笑,滿面春風,似乎並不生氣,說道:「葉天,我一直都懷疑你身上藏有法寶,到現在我才知道,你是魂族後裔,而你身上的法寶就是魂界,我說的對吧?」

葉天冷笑一聲:「對,我身上是有魂界,但是你永遠無法得到它。」

帝昕微微嘆息,嬌容上顯現一副愁容,說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葉天,你認命吧,你註定要死在我帝昕的手裡。」

葉天仰望天空,深嘆一口氣,難道冥冥中註定,他會死在這個女人的手裡?

就算是戰勝了眼前的帝昕,雨界外面那個看似魔族的男子才是真正擁有恐怖實力的人。

「萬聖妖女,人我已經交給你,你現在該告訴我萬聖石的地方了吧?」雨界外,那魔族男子催促道。

「歐陽俊,此次多謝你出手幫忙,那萬聖石的地方在……」

帝昕的話還未說完,天空之中便出現了一座『冰城』。

冰城的出現讓歐陽俊臉色大變,急忙道:「不好,該死的玉楓來了。」

帝昕仰望天空,轉瞬消失,化為一縷氣息,消散在空間之中。

顯然,這只是她的一個元氣分身而已。

冰城一出現,整個天地之間的溫度驟降,萬物瞬間被冰層覆蓋,到處都出現了『嘎嘣~』冰裂的聲音。

就連那歐陽俊的身上也被冰層覆蓋,若不是他濃厚的魔氣排斥寒氣,恐怕在那一瞬間就被凍成冰凌解體。

「歐陽俊,你堂堂淬體境第七階凝法造物境界,魔族大長老身份,竟然欺辱我天地門靈息境弟子,你這是何居心?」

天地門門主玉楓的聲音如滾滾天雷,從冰城之中傳來。

歐陽俊面色冷峻,說道:「玉楓,你這個瘋子,竟然敢一個人來到我魔族地界,難道是想找死嗎?」

「哈哈……」

玉楓的狂笑聲響徹天際,隨後又說道:「歐陽俊,你這個手下敗將,我玉楓何曾懼怕過,我一個人便可蕩平你這血魔洞,還不快快放了我天地門弟子?」

歐陽俊面色難看至極,十年前他和玉楓大戰三百回合,卻敗在了此人手上,若不是靠著身體內的法寶,恐怕早就被此人擊殺。

不過如今這是血魔洞的地界,一旦大規模的打鬥,必定會驚動血魔洞那些潛修的老魔出山,玉楓也要忌憚三分。

他還未從萬聖魔女的口中打探到萬聖石的下落,就這樣放了葉天,豈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玉楓,十年前我輸給了你,如今我就不信還會輸給你,今日我就和痛痛快快大戰一場,看看你我到底誰才是強者?」

歐陽俊也被激怒,手中一個彩色魔珠大放異彩,朝著玉楓攻擊而去。

強強對戰,天塌地陷。

『雨界』怦然一聲被打爆,漫天大雨傾盆而下。

巨大的能量波動將葉天震出老遠,一口鮮血狂噴。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葉天怒吼一聲,身上魂戰冥甲破體而出,火紅嬌艷,以閃光之速逃亡。

「小子,想逃,沒那麼容易。」

天空之中傳來一聲怒喝聲,一道黑色的魔氣直襲葉天。

就在魔氣距離葉天近在咫尺之時,又是一道淺綠色的冰氣極速襲來,和那道魔氣相互衝撞化為星光消散在空中。

哇~

葉天強忍巨大的衝擊力,魂戰冥甲破裂,身上的血跡滲出,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就在這時,一個氣團衝破了空間阻礙,強行將葉天困住,將葉天徹底震暈過去,瞬間消失在了血魔洞的地域範圍之內。

天地門,寒冰界中,一個女子猛然睜開雙眼,俏臉之上儘是震驚之色。

她就是帝昕。

「門主怎麼會突然出現?難道他到現在為止還有意庇護葉天?」帝昕喃喃自語。

思忖良久,帝昕默默的陷入了回憶之中。

一年前,帝昕在天地門冰寒界中晉陞淬體境,一種莫名的記憶如潮水般浮現在了她的腦海之中。

她本不是玄元大陸之人,而是一位強者的靈魂分身,無意間在玄元大陸得到重生,出自一位妃子腹中。

憑藉著驚人的天賦,五年時間便晉陞到了淬體境,這才模模糊糊得到了前世的一部分記憶。

從這部分記憶中,她只知道自己是一位強大者的靈魂分身,卻不知道自己的前一世究竟是何人?

更加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被前一世生生撥開靈魂而重新投胎轉世成人?

直到魔族長老歐陽俊的出現。

在一次歷練當中,她無意間遇到歐陽俊,便從此被歐陽俊稱之為『萬聖妖女』。

而且歐陽俊似乎很忌憚她,所以兩人達成協議。

歐陽俊幫她擒拿葉天,而她告訴歐陽俊關於萬聖石的下落,其實她也不知道萬聖石到底是何物?具體在什麼地方?

但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她欺騙了歐陽俊。

沒想到眼看自己將要擒拿葉天,得到魂界,卻不成想被門主玉楓破壞掉了。

她心中非常氣氛,不過,最幸運的是,門主在血魔洞並沒有發現她的存在,若是不然的話,恐怕會被門主當場格殺。

帝昕手掌一翻,手心之中出現一個血紅的『誅』字。

此『誅』字乃是聯盟長老團內的『誅殺令』,用於各大門派追殺玄元大陸的叛徒者。

這是一種植入人體的詛咒,一旦被植入體內,見了血光,頭頂之上便會出現一個偌大猩紅的『誅』字。

元玄大陸所有修士,發現有人身上有誅殺令者,格殺勿論。


凡是擊殺帶有誅殺令之人者,便會得到這個『誅』字,交由聯盟長老團,將會得到聯盟長老團給予的豐厚獎勵。

此『誅』字是帝昕千辛萬苦才從聯盟長老團那裡得到的。

在血魔洞門主玉楓出現之時,帝昕就將此詛咒『誅』字植入了葉天體內,如此,她便可隨時知道葉天的所在位置,利用眾人之手殺了葉天,然後自己奪取魂界。

這招借刀殺人狠辣之極。


「葉天,我一定要得到你身上的魂界,有了魂界我就能夠順利突破淬體境,不斷喚醒我的記憶,去尋找我的真身,成就大修士的境界。」

帝昕的臉色慢慢變得寒冷起來,眼神中帶著濃濃的yuwang之色。 葉天緩緩睜開雙眼,渾身酸痛無比,在他的身旁,盤膝而坐一位老者。

定睛一看,此人竟然是天地門執法長老聶遠。

他仔細回憶,在那魔人歐陽俊雨界中解救自己的不正是門主玉楓嗎?

看來,執法長老是奉了門主之名前來解救他的。

如果這樣的話,門主並沒有放棄他,將他逐出師門,也是權宜之計,其中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葉天,你醒了?」聶遠長老運轉自身元氣長舒一口氣問道。

「聶遠長老,是門主和您救了我?」葉天問道。

「嗯,門主大人一直讓我暗中保護你,當你闖入靈丹閣之時,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全身而退,憑藉我自己的能力也不可能將你從靈丹閣中救出,所以只有請門主出山。」聶遠緩緩說道。

葉天吃力的站起身,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多謝聶長老救命之恩。」


聶遠急忙將葉天扶起,說道:「葉天,你這是幹什麼?快快起來。」

他將葉天扶起,說道:「葉天,我知道心中怨恨門主親自將你逐出師門,其實他是有苦衷的。」

葉天凝望聶遠,沒有回答。

聶遠又繼續說道:「各大門派聯手奪取了天地門的靈晶脈礦所有權,如今的天地門失去了最主要的經濟來源,已經處於一潭死水,門派逐漸趨於衰落之勢。」

「就連聯盟長老團都開始施壓給天地門,若不是天地門三位太上長老坐鎮,恐怕天地門已經被取締了。」

葉天聽的驚心動魄,問道:「各大門派為什麼要這樣逼迫天地門?還有聯盟長老團為什麼如此不公?」

聶遠深嘆一口氣,說道:「各大門派之所以逼迫天地門,想要搶奪天地門的靈晶脈礦,那是因為他們也受到了聯盟長老團的欺壓,所以門派之間就開始互相搶奪資源,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恐怕聯盟長老團別有用心。」

「聯盟長老團?別有用心?」葉天越聽越糊塗。

聯盟長老團乃是元玄大陸最公正的團體,專門裁決各大門派之上的事宜,怎麼會別有用心?

「對,只怕聯盟長老團會勾結魔族,大舉進攻玄元大陸人族。」聶遠語出驚人。

葉天雙眉緊皺,一言不語,心中早已驚濤駭浪。

聶遠長老又繼續說道:「不過,這些也只是我和門主的猜測而已,你也不用大驚小怪。」

葉天若有所思,事情越來越複雜,自從狩獵之時,他就感覺到有人和魔族勾結,才導致狩獵大賽成為埋屍之地。

如果這一切都是聯盟長老團所為的話,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葉天,你趕緊走吧,離開玄元大陸,越遠越好,永遠不要再回來,一旦有人發現你和天地門還有瓜葛,便會利用此事做文章,天地門危險啊!」聶遠語氣深沉,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愧疚。

「恩,我明白。」葉天機械的點點頭。

「還有,你身上擁有魂界,凡是淬體境以上的高手,只要將識海探入你的體內,變會發現魂界的秘密,所以,在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盡量避免和高手在一起,而且你永遠不要去靈虛洞這個地方。」聶遠提醒道。

葉天苦笑一聲,魂界的秘密遲早會曝光,可是聽到聶遠提到靈虛洞,便問道:「聶長老,我為什麼不能去靈虛洞?」

聶遠遙望遠方,似曾回憶,道:「魂族覆滅,魂界消失,有人曾言,得魂界者得魂族,而靈虛洞內,大部分人都是曾經魂族後裔,所以,當他們發現身上有魂界之時,肯定會殺人奪寶。」

葉天若有所思,終於想起來,為什麼曾經夢可兒告訴他,不要讓他去靈虛洞找她,原來是這個道理。

可是不去靈虛洞,又怎麼能夠見到可兒?

不論刀山火海,葉天一定要見到夢可兒,更何況只是一個靈虛洞呢?

而且母親也是魂族之人,如果不去靈虛洞,父母之謎何時能夠解開?

「對了,我還有一個疑問,帝昕在哪裡?」葉天試探性問道。

帝昕乃是天地門培養的重要人物,純陰之體,修行一途前途無可限量。

可是她為什麼能夠和魔族勾結?這些不知道天地門是否知曉?

聶遠回答道:「帝昕此女天資聰穎,又是純陰之體,此時正在我天地門寒冰界之中修鍊,目前修為乃是淬體境第一階凝法驅物境界。」

提起帝昕這個女子,聶遠臉上微微浮現出喜色,看來他對此女抱有很大的希望。

「此女心機頗深,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