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段弒進入天雲宗之後便就跟隨了吳千行,他知道也不是什麼稀奇之事。

要知道,四大家族追殺聶天的消息怎麼可能透露給天雲宗知曉,要是天雲宗知曉的話,他們還有機會誅殺聶天嗎?恐怕天雲宗早就派人去援助聶天了吧。

「他丹田處,封印魔氣的封印看來被他所破了!」虛空中的卓不凡心中暗道。

就在這時,虛空之上傲立著十道身影,這十道身影便是天雲宗的所有高層人物,他們分別為,天雲宗老祖,以及天雲宗宗主卓不凡和天雲宗的八大長老。

「這小子到底經歷了何事?竟讓他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戾氣?」大長老葬天,雙眸之中現出一抹關愛之色:「不行,我絕不能讓他鑄成大錯!」

葬天看一眼,就有預感,聶天此次返回天雲宗定是為殺人而來。

要知道,天雲宗祖上有規定,凡是天雲宗弟子皆不可同門相殘,若是違反此條規定皆以處死,如今葬天眼見自己最心愛的徒弟將要犯下大錯,他怎會置之不理呢。

然而,就待葬天正欲飛身而下之時,卻被天雲宗老祖喊住,天雲宗老祖道:「大長老,不急,再等等看,看看他到底所謂何事?」

不光天雲宗老祖好奇,就連卓不凡以及其他七位長老對之如今的聶天,都起了好奇之心。

「哈哈……,想不到此子剛進天雲宗不久,就把我天雲宗搞得雞飛狗跳,真不知道這一次他又要搞出什麼轟動的大事來!」三長老,歐陽嘯雲大笑一聲,對之聶天,面部未顯一絲反感之色,相反是一抹寵愛。

而,四長老陳震南,面部卻顯陰沉之色,他巴不得聶天就此犯下不可彌補的大錯,他好前去把聶天誅之,之所以他會如此,便是因當初聶天可是親手廢了他心愛的徒弟朱辰,他心中對聶天可謂是恨之入骨。

「六長老,這小子與我那不聽話的女兒,以及劍南星和路仁甲竟然往你的木玄峰去了!」卓不凡雙眸中現出一縷疑惑之色,隨後目光掃向了天雲宗六長老,馮萬里之處:「莫非你木玄峰的弟子得罪了這小子?」

這馮萬里正是吳千行的師尊,由此不難想出如今的吳千行恐怕就在木玄峰之上,這也是聶天一行人要去的原因。

「不可能啊!從他進天雲宗到至今,我就沒見過我木玄峰的弟子與他有任何交集!」馮萬里心中也疑惑了起來。

「可他明明就是往木玄峰方向去的!」五長老宮南戰接了一句,隨後又道:「哈哈,說不定你的大弟子就與他有著什麼過節,也說不定呢!」

宮南戰這一席話本是無意,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馮萬里反應卻如此強大,然後便見馮萬裡面色微變:「不行我要去看看!」

…………

木玄峰之上,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三人在一張石桌邊相對而坐,他們面前分別擺放著一杯熱氣騰騰的清茶。

「我想,那個聶天該已死在豐鎮了吧!」吳青天陰笑的說了一句。

「噓……」小心隔牆有耳!」吳千行把右手食指放在嘴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噓了一聲。

如今天雲宗高層對聶天寄予厚望,若是這席話被有心人聽到之後,再報到卓不凡耳中,即使吳千行是精英榜排名第五的天才,恐怕也會死無葬身之地吧。

「我說,侄兒,你太杞人憂天了,如今這裡就剩下我等三人,其他人早就被我支了出去!」吳青天若無其事的道。

「叔叔,還是小心一點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吳千行叮囑的說了一句,吳千行做事皆以小心為上,不像吳青天此人,做任何事都有些大大咧咧的。

「吳兄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們還是小心些吧,萬一被那幾個老怪物知道了,我等三人就後悔莫及了!」段弒插了一句。

然而,就在段弒剛說完沒多久,便有一名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吳師兄,吳師兄,聶天,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正殺氣騰騰的往我們木玄峰趕來!」

「什麼?你沒騙我!」吳千行還是隱隱有些不太相信。

「我怎敢騙吳師兄,千真萬確,以我估計現在他們差不多已到了木玄峰的山腳下了!」這突來弟子神色堅定,未顯現出一絲慌張,由此不難看出,這天雲宗弟子說的每一句話,皆都句句屬實。

此話一出,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皆都大驚失色,他不是死在豐鎮了嗎?為何又回來了?難道那四大家族之人沒有斬殺聶天?

此刻,吳千行三人,心中甚是疑惑,他們萬萬沒想到聶天居然還能活著回來,不光是聶天活著回來,就連劍南星,路仁甲,以及卓欣然皆都安然無事的回到了天雲宗。

………… 「四妹,你境界太低,還是回去吧!」此刻,劍南星扭頭目光看向卓欣然,閃現出一縷關愛之色,雖他已知卓欣然並非是他妹妹穆柔,但他卻忘不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二哥說的對,就算你去了,也幫不了什麼忙,而且還會讓我們兄弟三人分心!」路仁甲跟著附和了一聲。

「我……」卓欣然怎會不知,她實力太弱,根本不能參加此次的戰鬥,甚至還有可能成為他們的累贅,隨即她的目光掃向聶天,似乎在徵求聶天的意見。

「他們說的沒錯,你去也無濟於事!」聶天冰冷的說了一聲。

聶天此話一出,卓欣然暗暗發誓,從此以後要加倍苦練,以後決不讓自己成為他們的累贅,繼而卓欣然目光閃現一抹似有不舍之意,但聶天他們說的是實話,她去將會連累他們。

「好吧!前面就是木玄峰了,我在這裡等著你們回來!」卓欣然目光緊盯聶天身上,現出一抹愛慕之色,土包子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恩!」聶天也未多說,只是恩了一聲,之後右手一緊手中的焚天魔劍,雙腳一踏地面,帶起滾滾魔氣往木玄峰爆射而去。

劍南星,路仁甲緊隨其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殺妻之仇不共戴天,吳千行,你給我出來!」聶天到達木玄峰之上后大喝一聲,聲音響徹整個天雲宗,雖說蘇婕並非是吳千行所殺,但吳千行卻是這件事的主使人。

殺妻之仇不共戴天,吳千行,你給我出來。這句話始終震蕩在木玄峰之下,原本跟隨聶天身後的數萬眾天雲宗弟子的耳中,久久不能平息。

「他聶天什麼時候娶妻子了?而且他的妻子又怎麼會被吳千行所殺!」眾人心中不解,就連人群中的林仙兒也是一頭的污水,她可是很清楚在聶天離開天雲宗之前,並沒有什麼妻子,然而這才過去不到半月時間,聶天卻憑空冒出來個妻子,這讓她心中甚是疑惑。

隨後,只見林仙兒蓮步踏起,一個縱身便就落在了卓欣然身旁。

「小師妹,這是為何?那傢伙什麼時候冒出來個妻子?」林仙兒想打聽事情的始末,現在只有去問卓欣然。

「你想知道,我就跟你說一遍吧!」卓欣然聽到林仙兒之話,面色頓時出現一抹悲痛之色,隨後便把在豐鎮所發生的事,一一講給了林仙兒聽,不過中途突來的傾城少女一事她並未提及,畢竟這少女當時可是蒙面,既然這傾城少女蒙面,顯而易見是不想別人知道,故此卓欣然也不便提起。

「什麼,那傢伙斬殺了十二個太虛之境的強者?而且君昭南還狼狽的逃跑了,這未免也太有些不可思議了吧!」林仙兒聽到這一個震驚的消息,面色大變,胸口起伏,久久不能平靜。

然而,卓欣然這一席話,瞬息之間便就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如今的場面可謂是轟動至極,他此行回到天雲宗,目的就是誅殺吳千行吧!

此刻,天雲宗在場的所有弟子終於弄清了事情的始末,紛紛都認為即使吳千行被聶天誅殺,也是死不足惜。

不光是這些人轟動,就連上空的天雲宗高層人物也都暗暗感嘆。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天雲宗竟會出現這種叛徒,我天雲宗的前途差一點就毀在了這個叛徒之手!」天雲宗老祖說話的同時,全身爆發出一股超然的氣勢,在這種氣勢下,即使卓不凡與葬天,呼吸也不免有些急促,由此可見,此刻天雲宗老祖怒到了什麼地步。

「傳我指令,今天任何人都不允許去搭救吳千行這個叛徒!」天雲宗老祖聲音響徹在所有人的耳中。

精英榜排名第五的吳千行,亡矣,他是得罪了聶天才落到了現在的下場,如今,人群中有人高興,有人憂,他們認為就連君家的第二天驕君昭南,在聶天的魔劍之下只能狼狽的逃跑,這吳千行更不可能打敗手持焚天魔劍的聶天。

「吳千行!」

此刻,聶天碧綠的瞳孔凝聚在吳千行的身上,同一時間,他渾身的魔氣滾滾而起,殺意滔天,在這種殺意之下,頓時,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心中一顫,打個冷戰:「好強,他怎麼會這麼強!」

「吳千行,你想不到我們還會活著回來吧!」路仁甲怨毒的看了吳千行一眼,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回來又怎樣?難道你們忘記了天雲宗宗規了嗎?」段弒,鼓起勇氣上前一步說了一句,如今的段弒可謂是打心底的害怕了,若是時間可以倒回的話,他絕對不會去招惹聶天。

「嗷?是嗎?難道你剛剛沒有聽到天雲宗老祖發話了嗎?」路仁甲面色大改,饒有興緻的看了一眼段弒,當初這段弒在風雷台之上可謂是與他戰個平手,看來今天終於要分出勝負了。

而,劍南星目光一直冰冷的掃視著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並未說一句話,但他目光中的表情已殺戮一現。

「殺!」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自聶天口中吐出,隨即聶天一抖手中的焚天魔劍,在這一剎那,魔劍之上劍意滔天,龐大的劍氣直接把吳千行三人籠罩其中,繼而他雙手抱著魔劍在半空一劃,頓時一道劍之氣缸把自己與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籠罩其中。

聶天做此一舉,再明顯不過,他是要封死吳千行三人的退路,不過路仁甲與劍南星卻被聶天的氣缸擋在了外面。

「老大,說好的並肩作戰,你每次都是一人上前,有沒有把我們當做兄弟!」路仁甲見此一幕,心中焦急萬分,然而劍南星面部卻未有一絲驚慌。

其實,劍南星雖未驚慌,但他的心情卻與路仁甲一般,只不過他認為吳千行三人根本就不是現在聶天的對手,因此面部才沒有出現驚慌。

他吳千行位列精英榜第五,曾經是多麼的不可一世,但現在面對手持魔劍的聶天,氣焰卻瞬間萎靡了下去。

「殺!」說話的同時,魔劍之上的魔氣翻騰了起來,繼而滾滾的雷電之光在魔劍之上遊走,瞬息之間涌遍魔劍的劍身,在這一剎那,魔劍之上的戾氣更加狂暴,頓時撲向對面的吳千行,吳青天,以及段弒三人。

就在這時,只見吳青天上前一步,隨即抽出一柄雙刃大刀,大刀之上寒光遊走,凝聚出一柄刀之鋒芒,刀芒在半空緩緩變大,往聶天當頭劈去。

「破!」聶天一聲大喝,雷電之劍道意境爆發而出,緊接著一柄龐大的雷電劍芒攜帶著滔天魔氣往即將而至的刀芒落下。

「轟!」一聲巨響,一股毀滅之力往四周盪開而去,在這一剎那,吳青天的刀芒在瞬息之間被聶天爆發出的雷電之劍所碾壓。

在這時,雷電之劍帶動著滾滾魔氣,去勢不減的往吳青天當頭落下。

絕望,驚駭,不甘,不可思議,掛滿了吳青天整個臉龐,我不該得罪這個殺星啊!

「轟!」一道血花濺起,散漫半空,吳青天整個身子在這魔劍之下變成一塊塊碎肉,慘不忍睹。

三月前,聶天手持宗主令牌到天雲宗報名之時,差一點被吳青天一掌誅殺,若不是歐陽嘯雲趕得及時,那時他聶天便就是個死人了。

然而讓萬千人沒有想到了是,僅僅只有三個月的時間,聶天便就能一劍劈了吳青天,這是多麼震撼,多麼的轟動。

雖說聶天是憑藉魔劍才做到的這一切,但起碼證明他是做到了,不管用的是什麼方法,但吳青天確實慘死在了他的面前。 吳青天恐怕做夢也沒想到,三個月之前,在他眼中只不過是一個螻蟻存在的聶天,而三個月過後卻被這個螻蟻的存在,一劍劈成一塊塊的碎肉,早知如此,恐怕就算是死,他也不會去招惹聶天吧。

如今,聶天用魔劍凝聚的透明氣缸,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

聶天這一戰,無疑震驚在所有人的心中。

他吳青天以前仗著是吳千行的叔叔,在天雲宗內無人敢惹,無人敢得罪,然而做夢也沒想到卻被一個剛進天雲宗不久的聶天,一劍分身,從此以後,天雲宗再也沒有吳青天此人。

聶天此人,只能交好,決不能得罪,在場所有的天雲宗弟子心中皆是一個想法。

天雲宗高層之前只聽了卓欣然說起在豐鎮聶天親手斬殺了十二個太虛境強者,而其中的君昭南因為不敵聶天,狼狽的逃跑。

但這畢竟是聽說,沒有親眼所見,如今親眼見到聶天僅用一招,就把吳青天粉身碎骨,這種帶來的震撼還是比較大的。

此刻,剩下的吳千行與段弒,見到吳青天慘死在聶天的劍下,整個身體不自覺的打個冷戰,臉色發青,毛骨悚然,即使他們想退但也無路可走,因他的四周皆被聶天用焚天魔劍凝聚的氣缸包裹,若不是焚天魔劍凝聚的氣缸,或許他們還能破缸而出,但焚天魔劍是何等的強大,豈是那般容易破去的。

既然退無可退,只有拚死一戰。

「你們看,吳千行一開始便就釋放了自己成名劍訣,蒼天斬!」在這時,眾人只見,吳千行腰間之劍猛然握在手中,隨即一劍划向半空,幻化出一柄巨大的劍之鋒芒,死死的把聶天籠罩其中,看上一眼猶如是蒼天之上憑空生出的一把巨劍一般,不自覺的讓人倒吸一口涼氣,果然不愧是蒼天斬。

「他這是想幹嘛?」然而讓眾人疑惑的是聶天面對如此龐大的一柄巨劍之芒,卻一動不動,面色平靜無比,眾人紛紛不解,他是把吳千行當做了吳青天了嗎?

當然非也,之所以他站在原地未動,是因他早已鋪開了全身的毛孔,進入了天地契合狀態,感受著吳青天這一劍的軌跡。

就待半空劈下的巨劍離聶天還有不足一米之時,眾人只見聶天動了。

他這一動猶如天崩地裂,整個氣缸為之顫抖不休,站在一旁遲遲未敢進攻的段弒,被聶天帶起的抖動,頓時震的氣血翻騰,欲要脫口而出。

就在這時,聶天雙手一抖手中的焚天魔劍,腳踏梯雲縱步伐,瞬息之間帶起滾滾魔雲,消失在了原地。

「嘭!」在聶天消失的同時,半空劈下的巨大劍芒,瞬間劈在了大地之上,引得大地一陣顫抖,塵土飛揚,在塵土消散之後,大地之上赫然呈現了一個一米之深的劍痕,恐怖至極。

這一劍之力有多強,恐怕只有吳千行自己知曉吧,就憑這一劍,吳千行就不愧為精英榜排名第五的天驕。

然而,讓眾人大感意外的是,原本聶天消失的身影,在這一剎那,在吳千行的一丈之外凝實,頓時一股龐大的虛幻劍意自聶天手中的焚天魔劍之上爆發。

緊接著,魔劍之上,魔之氣息翻騰,隨即帶動滾滾魔雲向吳千行緩緩劈下。

劍中,有狂傲,有殺伐,有戾氣,有仇恨,讓人看上一眼都為之一顫。

他的這一劍,看似緩慢,但,卻在瞬息之間到達了吳千行的眉心一米之處,頓時引得在場眾人大吃一驚,他的劍道意境是否升華了。

聶天的這一劍,正是當初與朱辰對戰時,使用的是同一種劍道意境,但這次使用的卻完全不能與當初的同日而語,明顯這次的強大許多,但並非是升華了,而是他手中的焚天魔劍強大。

吳千行面色駭然,他怎麼也沒想到聶天居然輕巧的躲過了他全力的一擊,不光是這樣,而且還讓聶天趁空凝聚了如此龐大的一劍。

但吳千行畢竟也算的上是一代天驕,豈能連聶天的一招都擋不下?

就在這時,只見吳千行太虛一重境的氣勢,瞬間自體內爆發,繼而一股龐大的劍意在他手中長劍之上翻滾,風之劍道意境爆發而出。

剎那間,狂風驟起,形成龍捲之勢把自身包裹其中,繼而全身劍光燎天。

「嘭!」一聲巨響,天地為之一顫,在這一剎那,聶天的黑色劍芒與吳千行的風之劍道意境,撞在了一起,隨即劍芒粉碎,狂風停止。

吳千行雖擋下了聶天的這一道突來劍芒,但他全身的衣衫也被這一道龐大劍芒震得粉碎,身體之上青筋暴起,渾身顫抖不已,嘴角邊隱隱有鮮紅血液溢出。

此劍之強,完全超乎了吳千行的想象。

聶天見此一幕,豈會給吳千行喘息的機會,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就在吳千行微微失神之際,只見焚天魔劍在聶天手中一抖,黑暗之劍道意境施展而出,繼而滾滾魔氣自劍身之上爆發,頓時引動滾滾魔雲把吳千行籠罩其中。

在這一剎那,這整個氣缸之內完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猶如與外界隔絕了一般。

見此一幕的吳千行,心中大駭,他當初可是親眼見識過聶天用這一招完敗朱辰,但這次卻比當初的還要強大十倍,若是聶天沒有使用焚天魔劍,恐怕在這黑暗之中,吳千行憑著太虛之境的眼力,或許還能洞察秋毫。

「啊!」突然一聲慘叫,隨即一道黑色劍芒點亮半空,血光乍現。

此刻,眾人只見吳千行的整個身體被聶天一劍劈成兩開,內臟灑落一地,慘不忍睹。

「嘶!」人群倒吸一口涼氣,精英榜排名第五的吳千行,最終難逃厄運,被聶天一劍分身,從此天雲宗再也沒有吳千行此人。

想想當初,吳千行摳盡腦汁去設殺聶天,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所做的這一切竟然是在給自己自掘墳墓。

在斬殺了吳千行后,聶天碧綠的雙眸冰冷徹骨,不含一絲感情,看上一眼,與冷血動物毫無異處,隨即他冰冷的雙眸掃向不遠處的段弒。

頓時讓段弒毛骨悚然,心中懼怕不已,他雖短一臂,但他還不想死。

………… 天雲宗,精英榜,排名第五的吳千行,隕。

「他是因設計殺害聶天,而導致的殺身之禍,死有餘辜!」天雲宗的高層人物,沒有一人可憐吳千行,即使是吳千行的師尊,馮萬里,雙眸中也未現出一絲憐憫之色,反之處之泰然,他們皆認為叛徒就要得到應有的懲罰。

吳千行就這樣死了?而且還是短暫的交鋒中死於聶天之手,從此天雲宗再無吳千行之名,木玄峰之下的天雲宗弟子,心中震蕩不已,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昨日他吳千行還是多麼的不可一世,而今日卻命喪黃泉。

聶天,自從手持宗主令牌報名的那時起,便就塑造了一種傳奇。

風雷台,敗南海八傑,進入三甲,最終與劍南星一戰,奪下第一。

悟劍閣一次悟劍九十階梯,天雲宗上下震驚。

生死台上,廢去朱辰,而且還是他手下留情。

在豐鎮斬殺十二名太虛境強者,其中的君家第二天驕,君昭南,狼狽逃跑。

這種種事情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猶如昨日,歷歷在目,時至今日這吳千行而又慘死在了聶天的劍下,讓人隱隱覺得,這些天驕註定要被聶天踩在腳下一般。

「這些榮耀,似乎,還遠遠不夠。

木玄峰之下,一些弟子,心中暗暗分析了聶天這一路走來,都是已狂傲的姿勢碾壓,未出現一次敗跡,從某種意義而言,他聶天論天賦就是所向睥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