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峰看來,不過是傳遞一個極其普通的消息而已,應該算不上什麼大事情,雖然雷政委要求他誓死保密,但是林峰覺得這個消息本來不算什麼機密,就算是告知那些異界生物也沒什麼。

「你覺得這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消息,對么?」秦朗不屑地冷笑,「一位稀鬆平常的消息,居然可以價值五百萬,你覺得可能么?……嘿,不用奇怪,你的賬戶中多了五百萬,我們是可以輕鬆查出來的。不僅僅是你的戶頭,雷震寧的戶頭我們都能查出來,所以你不用心存僥倖了。」

「反正事情就是這個事情,我已經交代了,你還想如何?現在,我要求上軍事法庭受審,行了么?」林峰這傢伙就是不長記性啊,居然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以為可以從秦朗手中逃脫了。

「看起來你真的以為這件事情很簡單,對么?不過你忘記了一點,現在是戰爭時期,下方我們龍蛇部隊正在跟異界生物開戰,既然是戰爭時期,軍法處置流程自然是從簡,這一點你應該知道。而我,作為作戰部隊的參謀,有權直接處決你,這一點你沒想到?」秦朗冷笑連連,隨手又將林峰的一塊皮肉撕了下來。

慘叫聲過後,林峰高聲痛呼:「你想知道的我都說了,現在我落在你手中也認了,但是你為什麼要一直折磨我!」

「你總算是問到了關鍵的地方。是啊,你想過我為什麼要折磨你?」秦朗反問道。

「我怎麼知道!」林峰簡直要崩潰了。

「你如果不知道的話,我只能再刮掉你一塊皮了。」秦朗冷冷道,「別以為你交代了問題,我就會手下留情了。你以為只是給異界生物傳遞了一個簡單的信息,卻不知道這個消息可能會害死無數人,甚至可能會給華夏帶來滅頂之災!」

「滅頂之災……你這是危言聳聽吧?」林峰似乎不相信。

「蠢貨!你知道這個消息當中的『十萬大軍』是什麼?」秦朗厲聲問道。

「十萬大軍,難道不是某支部隊的十萬軍人么?」林峰猜測道。

「蠢貨果然是蠢貨!實話告訴你,這十萬大軍,是指亡靈世界進入這個世界的十萬亡靈大軍!你可以想想看,這十萬亡靈大軍降臨到華夏大地上,會是怎樣恐怖的後果呢!」秦朗說出了事情的嚴重性。

「什麼……十萬亡靈大軍進入這個世界?」林峰見識過亡靈生物的厲害,知道一旦讓這些異界生物進入華夏大地,可能會是怎樣一番恐怖場景。

林峰雖然是一個二五仔,但他不過是一個低級二五仔而已,他根本不知道雷政委交給他的這個消息意味著什麼,他只知道這個消息價值五百萬,這可能是他辛苦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我……我真的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如此嚴重。」林峰的臉上露出了慚愧之色。 ?「少他.媽給我裝懺悔!」

秦朗不屑地冷笑一聲,林峰肩膀上的皮又少了一塊。秦朗折磨人的手法很嫻熟,稱之為庖丁解牛都不為過,「懺悔?你以為我是軍紀調查組的人,你懺悔一下就過關了,頂多坐牢是不是?沒這麼簡單的事情。如果你真心懺悔的話,之前就不會做這種出賣族人的事情了。所以,收起你的懺悔,老子不需要!還是回到之前的問題吧,大膽地猜測一下,為什麼我要在這裡繼續折磨你呢?」

「我怎麼知道!」林峰覺得秦朗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一個變態,他明明都已經認罪了,但是這小子竟然還是不放過他,簡直就是大畜生、大變態。

但是,林峰現在是砧板上的魚肉,怎麼敢跟鋼刀較勁,所以他充分地調動腦細胞,然後最終他看到了一絲曙光:「我……我還有利用價值,對不對?」

「看來真是沒錯啊,人的身體受到折磨的時候,腦細胞會變得異常地活躍。沒錯,我之所以會在這裡繼續折磨你,就是因為你還有利用價值,否則的話,怎麼需要我親自來折磨你,我手下有一批人,可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秦朗冷笑道。

十殿閻羅門的人,如今完全聽秦朗指揮,十殿閻羅門殺人的手段號稱是「十八地獄」,要是秦朗想要折磨誰,將其丟給十殿閻羅門的高手準保沒錯。

「對,我有利用價值……你想讓我檢舉雷政委是不是……啊!~」林峰的話還未說完,再一次遭遇了秦朗的毒手。

「答案錯誤!對付雷震寧那種角色,你以為需要我親自動手么?」秦朗道,「繼續。如果回答錯誤的話,折磨也就繼續。」

「什麼!」林峰的精神世界簡直要徹底被摧毀了,他雖然也是一個武者,但是卻被秦朗折磨得簡直要成瘋子了。

「啊!~」

「痛!」

「你乾脆殺了我!」

「求求你放過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我堂堂的少校軍官,我在城裡面買套房子都不行|……啊!……」

「……放過我吧,你究竟要做什麼,你吩咐就行了。哪怕你叫我去吃.屎,我都去……」

「啊……」

折磨人只是一種手段,秦朗並不喜歡折磨人的過程,有些人可以從折磨別人的過程中遭到快.感,但是秦朗顯然不是這樣的人,不過他之所以可以心安理得地折磨林峰,那是因為對於林峰這類人,他的心頭沒有半點同情,反而充滿了憤怒。

無論處於任何理由、任何動機,一個出賣同族兄弟的人,都他.媽不是人!既然不是人,秦朗就只需要將他視為豬羊,當然也就可以像屠殺豬羊一樣對付他。

不過,秦朗沒有殺死林峰,那是因為他還有利用價值,但是這個利用價值,秦朗必須讓林峰自己想出來。

林峰如果想不出來,秦朗就繼續折磨他!

反覆折磨他!

林峰身上的皮肉已經少了一半了,不過作為習武者,他的生命力還是很頑強的,並未死掉,不過卻也被痛得近乎崩潰了,他甚至差一點將自己的舌頭都給咬斷了。

「你為什麼不殺了我!……我……對,我還有利用價值,對了我……我可以傳遞假情報!對不對,我可以給他們傳遞假情報^……哈哈^……」林峰看樣子真的是要崩潰了。

「你終於找到了自身的利用價值。」秦朗平靜地說,「沒錯,你還有機會戴罪立功的。」

「戴罪立功^……嘿……你怎麼不早說?你為什麼不早說呢?」林峰吐了一口血痰,「我都被你折磨成這樣了,我還怎樣戴罪立功!……只求你殺了我,給我一個痛快!」

「殺了你?那不是太便宜你了?」秦朗道,「給你一個深刻地教訓之後,你才會好好地戴罪立功。」

「他.媽我都剩半條命了!還戴罪立功個屁!」林峰道。

「無非就是皮肉而已,損失了的皮肉,我可以給你補回來。」秦朗不屑地說,「雖然靈丹用在你身上很浪費,但是考慮到你的利用價值,我也只能浪費一些靈丹了。」

生肌丹加上龍脈的生機,足以讓林峰的皮肉很快就恢復過來。

看到全身的皮肉恢復完好,林峰簡直不敢相信,不過隨後他也意識到秦朗要他做的事情,趕忙說道:「秦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一定完成任務,將功贖罪!」

「希望如此!否則的話,我就會讓人將你剝一遍,然後再給你服用靈丹,然後再剝一遍!直到你忍不住自殺為止!」秦朗的語氣顯得十分冷酷。

聽了秦朗的話,林峰再度覺得背脊發涼,如果任務失敗落入秦朗手中,那他真的寧願自殺算了。

「既然你明白了自己的利用價值,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跟我一同進入蟲洞,我會告訴你說什麼,做什麼!」秦朗冷冷道。

拒嫁腹黑闊少 這一次秦朗和林峰一同進入蟲洞,此外還有武明侯。不過,為了穩妥起見,秦朗改變了自身的容貌,裝成了一個普通的龍蛇部隊成員,扮成是武明侯的隨從。

秦朗三人順利達到了亡靈世界,然後到了白陰城。

隨後,林峰給自己找到了機會,獨自一個人離開了白陰城,這個原本就是他計劃好的事情,就算是沒有當雙面間諜,他也需要跟對方的接頭人見面,將消息傳遞過去。

至於現在,林峰傳遞過去的消息,當然是秦朗要他傳遞的假消息,而這個假消息,卻會曌城的那幫傢伙往溝裡帶。

林峰是具體的實施者,秦朗並未去跟蹤他,因為想要計劃按照既定的路線發展的話,那就不能進行太多的控制和干涉。過猶不及,如果秦朗干預太多,反而不可能出現破綻,讓曌城一方看出問題。

「秦朗,計劃可行么?」問這話的是武明侯,他對秦朗的這個計劃顯然是很有興趣,因為這個計劃如果實施順利,完全可以做到一石二鳥。

「問題應該不大。只不過,我們這邊也需要配合一下,現在我不能公然露面,其他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秦朗道。

「嘿……不過時以演戲而已,我當然沒問題。」武明侯笑道。 ?曌城,「皇宮」大殿之中,一個身穿黃袍的人影坐在龍椅上,因為它身體四周都被一層黃色的光暈包裹著,所以無人可以看到它的真容。在龍椅的下方,站著一個老太監,這老太監向黃袍人影道:「聖上,華夏秘使已經來了,在殿外等候。」

「這鬼地方就你一個可以說人話,就不用客套了,讓他趕緊給我滾進來吧。」人影顯得有些不耐煩道。

片刻之後,一個身穿唐裝、頭髮花白的老者走了進來,這個老者看起來像是一個極其精明的商人,尤其是那一雙隱藏在眼鏡後面如同鷹鷲之眼的一雙眼睛,更讓人印象深刻。

唐裝老者向黃袍人行禮之後,說到:「我已經得到了線人傳來的信息,那個姓秦的小子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行動了,如今華夏大地已經點燃戰火了。」

「好!」黃袍人道,「很好!果然只是愚蠢的生靈,永遠都是它野心勃勃,貪婪不可一世。而且,那小子畢竟還是很年輕,經不住野心地誘惑。稱王稱霸,誰不喜歡呢?」

「聖上不可掉以輕心,我們先確定這個消息真假,再做定奪吧。」那老太監在一旁提醒道,這老傢伙對黃袍人不禁忠心耿耿,而且稱得上是足智多謀。

「叔父提醒得是,朕的確是應該先確定一下這消息的真實性。」黃袍人向唐裝老者道,「李政輝,你確信這個消息可靠?」

「應該是可靠的,這個人的修為,騙不了我。何況,他的精神世界並未被人做過手腳,這一點我相信是不會看錯的。」唐裝老者道。

「噢,既然你查探過他的精神世界,想來是不會有問題了。」黃袍人道,「那目前的情況如何?那小子得了十萬亡靈大軍,雖然都是精兵,但是想要征服華夏大地,恐怕還不行吧?」

「聖上所言極是!」

唐裝老者佩服地說,「華夏大地,人傑地靈,卧虎藏龍之輩不少,那小子雖然有亡靈大軍十萬,的確算是一股龐大的力量,但是畢竟是異族大軍,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小子以為憑藉十萬大軍就可以縱橫無敵,結果遭遇了部隊嘩變,他同時帥的那些華夏士兵,幾乎背叛了他,不再為他作戰,反而跟跟他為敵。一開始,這小子的確是攻下了兩個城市,但是這點戰績不過時曇花一現,他現在是舉世為敵了。他原來的手下跟他為敵,華夏的軍方數百萬大軍跟他為敵,華夏江湖的高手也跟他為敵,還有他之前年輕氣盛得罪了不少人,包括我們七人商會,所以現在他的處境……嘿嘿,簡直應該算是窮途末路了。」

「如此甚好!」黃袍人哈哈笑道,「年輕氣盛,最容易犯錯,當年朕也年輕過,那時候天不怕地不怕,以為憑藉一身修為和麾下的戰士就可以推翻無道的王朝,哪知道最終兵敗,卻被別人摘了桃子去,我卻在這暗無天日之地永無出頭之日——也罷,既然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中,那麼我們就準備奪取白陰城吧。對了,那小子如今不在白陰城中,白陰城情況如何?」

「回聖上,白陰城如今群龍無首,人心惶惶,目前似乎是一個叫武明侯的人鎮守。不過,因為秦朗那小子現在算是叛徒,所以這些守城的人心思複雜,人心浮動,我看正是攻城的時候。」老太監建議道,「這白陰城攻下之後,李先生,你們就可以接管它了。」

「那就多謝了!」唐裝老者呵呵笑道,覺得勝券在握。李政輝作為七人商會在這裡的代表,自然是通過一些內應混進這裡的,既然七人商會背後的家族可以動用林峰、雷震寧這些人,自然也可以輕鬆地混入這裡。

七人商會乃至所有的商人,都認定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沒有金錢解決不了的事情!

李政輝混入這裡,自然是為商會和家族服務,而對於七人商會來說,他們最有興趣的就是亡靈生物和亡靈城市。商會背後的這些是家族,雖然無比貪婪、野心勃勃,但是這些人的確也有其長處,這種長處就是善於鑽營、善於布局。單反是成功的商人,必然都是善於布局和鑽營的。商會的這些人,能夠在清王朝腐朽之際轉戰海外,然後又操控清王朝之後的軍閥為其作戰牟利,再到如今利用金融和房產等手段不斷在冉冉升起的華夏大地抽血,都顯示出了他們高超的生意手段和布局。

而關於布局,對於將來的社會演變,七人商會也開始提前布局了,他們早就開始關注和研究異界生物的信息了,這就是為了讓他們可以走在時代的前面,即便是天地大劫降臨,他們也可以有應對的辦法。這些人,雖然不是武道修行者,但卻是商界的頂級「修行者」,所以他們現在鑽營到亡靈世界中來了,希望在這裡謀取一座亡靈城市,這個城市就是白陰城!

不過,要取得白陰城的控制權,肯定不是容易的事情。七人商會可以通過金錢滲透一些軍官,但是卻無法通過金錢收買秦朗,因為他們之前已經見識過秦朗的手段了。既然無法收買秦朗,他們就準備控制新維軍事第九區,所以他們推選出一個代言人,這個人就是宋紀綱,誰知道宋紀綱很快就被秦朗這個「流氓」給架空了,七人商會這才意識到秦朗這小子根本就是一個不遵守軌跡的小流氓,所以常規手段是對付不了他。因此,七人商會的謀士設計了這樣一個計謀,那就是通過扶持秦朗的敵人來達到目的。

七人商會的計劃其實很簡單,也十分符合他們一貫的思維方式。比如,他們在非洲、拉美等地開採資源的時候,如果遭到了當地政府的干預,那麼他們就用資金扶持**武裝,通過這樣的方式輕而易舉地就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如果新扶持的對象逐漸不聽話了,他們就可以再推一個上去。

因此,商會派人跟曌城的亡靈頭目取得聯繫,無非就是為了設計秦朗。正因為如此,秦朗和龍蛇部隊之前的作戰計劃完全失敗了,因為這個計劃都被軍隊中的二五仔出賣給了對方,計劃都泄露了,如何能作戰?沒有全軍覆沒,已經算是大幸了。 ?很顯然,之前七人商會試圖算計秦朗和龍蛇部隊的計策失效了,倒也不是這個計策本身沒用,不過是因為秦朗的警覺性足夠高而已。

一計不成,這些人自然就拿出了另外一計,這個計劃就是激起秦朗的野心,讓秦朗帶著亡靈大軍去攻打華夏大地。而且這個計劃恰到好處,因為攻城的大軍都是他們提供的,而秦朗幾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就可以取得曌城的控制權,甚至以後還可以利用曌城的亡靈大軍橫掃除華夏九州之外的地方。它們認為這個條件對秦朗有足夠的吸引力,並且秦朗一定會中招,至少它們是如此認為的。

這個計劃不錯,而且其背後隱藏著很深的算計,在它們的算計之中,秦朗不過是它們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它們早就料到秦朗憑藉十萬亡靈大軍肯定也打不下整個華夏的。不過這沒有關係,它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秦朗的名聲毀了,變成了人人唾棄的角色。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而他雖然是白陰城的城主,但是城中的其餘人肯定都不會再衷心於他了,如此一來,曌城方面就可以乘機攻下白陰城。縱然到時候秦朗返回這裡,那也是孤掌難鳴,必然被它們鎮壓。

而華夏大地被亡靈大軍席捲之後,百廢待興,想要迅速恢復,這就需要龐大的資金來推動了,七人商會代表的家族,可以通過資金滲透到華夏方方面面,然後完成和平演變。如此一來,華夏大地和白陰城都落入了它們的手中。

根據李政輝目前得到的信息,秦朗已經陷入了麻煩之中,他雖然有十萬亡靈大軍,但是面對整個華夏的軍隊和江湖高手,依然是以卵擊石。不過這樣也好,秦朗如果不鬧一陣子,七人商會哪有合適的機會實行和平演變呢。

「聖上,現在就是攻打白陰城的最佳時機,請聖上發兵!」李政輝向黃袍人道。

「好!」那黃袍人點了點頭,向老太監道,「叔父,乘那小子不在,全軍出動,以雷霆之勢攻下白陰城!」

「聖上英明!」李政輝笑道。

***

白陰城中,似乎人心惶惶。

因為有傳聞說秦朗背叛了龍蛇部隊,背叛了華夏民族,帶著亡靈大軍去攻打自己人去了。不過,這個傳聞還未得到證實,但如今龍蛇部隊的確是由武明侯統領的,這位老首長親自來這裡,當然是來坐鎮的,畢竟武明侯在龍蛇部隊的威嚴是無法撼動的。

雖然傳聞四起,但白陰城中的這些人,畢竟都是華夏的精銳,他們還不至於會擅離職守,更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亂來。

不過,傳聞肯定會給白陰城打來一些負面影響,畢竟白陰城中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他們不是亡靈,其情緒必然會受到影響。

武明侯此刻正在白陰城的城牆上視察,而秦朗現在就是他的警衛員。沒有人知道秦朗已經返回白陰城了,更沒有人認出他來。

「秦朗,曌城的那些人,會上當么?」武明侯問。

「它們未必會上當,但是必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秦朗道。

「怎麼說?」武明侯問。

「那十萬亡靈大軍,是他們用來對付我的誘餌,既然我已經將誘餌給吞了,它們肯定是要做出一些回應的。哼,十萬亡靈精兵雖然厲害,但是想要攻下整個華夏,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論結果如何,我肯定短時間之內無法回到這裡。而且,現在既然有傳言說我背叛了龍蛇部隊和華夏民族,白陰城的守衛也不會聽我的命令,這個時候如果它們還不過來攻打的話,那就說不通了!」

秦朗分析得是絲絲入扣,另外又加了一句,「還有,白陰城內的二五仔也活動得很頻繁呢,可見它們真的動心了。」

提到二五仔,武明侯也是眉頭一擰,他跟秦朗一樣,都是十分痛恨二五仔的,尤其是沒想到二五仔居然滲透到了白陰城內。不過,那些二五仔傳遞出去的消息,都是秦朗和武明侯故意透露出去的,就是要讓它們上當。

現在,白陰城裡面人心惶惶,當然是攻打的最佳時機,曌城方面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那就實在太可惜了!

所以,它們必定會傾巢而動,這一點秦朗十分肯定!

既然秦朗對曌城表現了濃厚的興趣,對方必然也同樣如此。何苦,還有一個七人商會在背後推波助瀾,七人商會他們需要什麼,秦朗認為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白陰城的實際控制權!

之前七人商會想要通過宋紀綱控制新維軍事第九區,而且幾乎都做到了,如果不是秦朗耍流氓手段的話,也許現在七人商會已經開始從中獲取好處了。如今宋紀綱變成了傀儡,七人商會什麼好處都沒有撈到,所以他們換了一種更為直接的方式,這個方式就是接管白陰城!

新維軍事第九區,畢竟名義上是華夏軍方控制的,七人商會就算是要其控制權,也需要遵循一定的方式和原則,比如他們想要在新維軍事第九區安插一個掌權人,就必須通過華夏軍方,而葆老爺子和閆上將順手推舟,將宋紀綱那樣的廢物丟了過去,結果很快新維軍事第九區的實際控制權又回到了秦朗手中。

但是,如果七人商會控制了白陰城就不同了,白陰城畢竟是異界的城市,沒有任何規則可以束縛七人商會的行為,所以他們完全可以將白陰城變成他們的專屬基地,到時候任何人都無法插手。

秦朗只要猜測到了對方想要什麼,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對方要白陰城的控制權,而且是白陰城的全部控制權,那麼他們就必須要攻打白陰城,關於這一點是無可更改的,而秦朗和武明侯也是圍繞這一點在做文章。

根據武明侯做的那些準備,如果不出所料的話,各種消息應該已經傳遞到曌城去了,真正的戰鬥應該很快就會打響。

不過,這一次的戰鬥跟上一次截然不同,上一次是秦朗等人落入了對方的算計之中,而這一次絕對不會! ?白陰城上方,天空依然黯淡。

在這個世界中,沒有黑夜白晝之分,到目前為止,所有人都還未弄清楚這個世界是如何構成的,就算是龍蛇部隊中的那些科學天才們,他們也弄不清楚這個世界的構架,至少目前他們還搞不清楚。

可以想象一下,傾龍蛇部隊之力,傾華夏江湖的高所精銳,目前在這個世界也只是佔據了區區一個城市而已,而對於這個世界本身,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甚至一些江湖人士還認為這個世界就是陰曹地府,因為這個世界怎麼都讓人覺得鬼氣森森。

但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無論這地方是怎樣的一個世界,秦朗等人都不會回頭和退出了,因為一旦回頭的話,那就徹底進入了絕地。

「古人常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不過,在這個世界中,我們就這麼一個地盤而已,要是再退的話,那就自斷生機啊!」武明侯忍不住感嘆了一聲,「這一次,它們必定傾巢而動,但是我們卻不能退後!哪怕是死在這裡,也不能讓它們破城!只是沒想到,到了這當口,依然有人出賣我們,想想都覺得可悲!」

「也沒什麼可悲的,之前我叫這些人是二五仔,但是仔細想想想,這些人其實連二五仔都算不上,要當二五仔的人,至少他們還算是華夏人。而這個什麼鳥七人商會,他們還算是華夏人么,這些傢伙不過是祖上有人埋在華夏而已,僅此而已!所以,這些人本質不是華夏人,他們只是商人,商人逐利,而且是沒有道德底線的逐利,僅此而已!」秦朗如此說道。

「你能這麼想就好了。」武明侯道,「我之前還有些擔心你會衝動行事,亂了方寸。這些人固然是可恨,但是現在還不適合收拾他們,因為這些人都藏在暗處,只有等他們顯現出來之後,才好將他們一網打盡,現在不是出手的最佳時機。」

「嗯。」秦朗點了點頭,他也知道武明侯說的有道理,如果現在滿世界去找七人商會的家族尋仇,顯然並不明智,因為他們在暗處,或者可以殺掉他們幾個人,但並不能斬草除根,反而還耽擱了秦朗的時間。武明侯的建議,實際上就是不變應萬變,依然只是不斷地提高龍蛇部隊和毒宗的實力,為應付將來的危機做準備。到了將來天地劫難真正降臨,甭管什麼牛鬼蛇神都隱藏不住,終究是要顯現出來的。那時候,或許就是雙方見真章的最好機會!

「來了!」

這時候,秦朗忽地吐出了兩個字。

武明侯向遠處一看,頓時看到了一片塵埃風暴從遠處席捲而來,就如同是沙漠引發出來的沙塵暴,不過這裡卻沒有半點風,可見不是風暴引起的,而是別的原因。

刺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整個白陰城立即計入了備戰狀態!

龍蛇部隊的成員,依然是精銳中的精銳,立即在第一時間進入了戰鬥狀態。各個江湖勢力的成員,同樣各就各位,畢竟這是跟異界生物作戰,幾乎是沒有退路的,除非選擇在這個時候逃走。否則的話,一旦城破,亡靈生物們可是不會接受投降的。

轟隆隆!~轟隆隆!~

如同悶雷一樣地聲音從遠處傳來。

然而,這不是雷聲,這只是亡靈生物的鐵蹄之聲。

先聲奪人!

對方的數量實在太龐大了,而且隱藏在塵埃風暴之中,誰也不知道它們究竟來了多少人。

不過,白陰城中的每個人,幾乎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