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會議室裏面每個人都在議論着互相保,到底在哪個地方能夠吸引人們,王董事長聽到這個地方了。

王董事長現在就有一個想法,宋乾可以打造互相保來,那麼他們也可以在宋乾的基礎上進行發展。

畢竟有了一個先例,擺在那個地方,他們現在要模仿起來的話,也會特別的方便。

“你的這也是可以的,我們可以找其他平臺進行合作,例如現在的京東。”

王董事長聽了這個話了,他這時就想了一下,自己都可以想出這個辦法來的話,肯定就會有其他人想到這個辦法,因此他當即就組建了談判團隊,這件事情一定要提早進行。

但能否第一時間接洽,其實沒有多大的影響,最主要的就是要得知對方的優缺點,只有明白對方需要什麼了,才能快速的建立合作。

王董事長在做好這一切了,王董事長他現在的心情也是十分焦慮的,他們是可以模仿着做這件事情。

但不管怎麼樣,光明保險現在已經開始上路了,並且發展得也十分迅速。他們這時面臨的敵人將是光明保險,也就意味着他們現在必須得比光明保險更加的強大。

核電子現在已經收購成功了,宋乾他這時也就便把心思放在了保險行業上。

宋乾他這時最主要的就是挖掘足夠多的人才,人才讓一個行業持久的發展下去的動力源泉,宋乾他這時首先要做的就是出售小黃車股權。

相互寶的出現,讓宋乾的名聲大震,這並不意味着,宋乾從此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因爲互相把它是極度的依賴餘多寶的。

在現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光明保險和餘多寶之間的關係,怎麼也不可能鬧僵的,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面並沒有什麼是可以肯定的。

宋乾很具有憂患精神,也許一部分人認爲宋乾這樣,其實就是杞人憂天。

宋乾他之所以砸那麼多的錢去發展這個芯片產業,宋乾就是想要芯片產業成爲壟斷性產業。

宋乾的產業鏈是十分龐大的,但是這些產業鏈當中,沒有一個可以做到讓人無法頂替的發展。


無論是現在的光明食品還是光明遊戲,如果真的有比自己更有錢的人砸進去個幾千億,那麼他們也可以做到自己現在這個成就。

宋乾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做的就是要壟斷性的發展。

現在宋乾他已經把全身的精力都已經放在了芯片產業上面,他已經沒有精力去兼顧其他產業了。

宋乾重生的優勢已經開始逐漸的喪失了,宋乾他現在需要培育更加專業的集團。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宋乾他這時也就看上了紅花集團接首席CEO的陸樂。

紅花集團因爲經歷了去年的醫療重大醫療事故,紅花集團遭遇了極大的打擊,這件事情的發生,同時也讓紅花集團進入了衰退期。

在互聯網極速發展的時代下面,一些集團這時也就踩着紅花集團的屍體,開始了新一輪的發展,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陸樂他也開始爲自己尋找更好的平臺。

宋乾他這時就是要拿下這個人,爲自己做事情。

6月8號的時候,宋乾在光明集團的大樓裏面接見了笛笛的總裁柳新。

現在最想拿到宋乾手中的股權的事,是笛笛,笛笛現在想做的就是做一個封閉式的產業鏈,完善最後的發展。

小黃車的存在本來就是爲了解決出行一公里的問題,拿下小黃車的股權將會是笛笛的最後一步。

笛笛一直打算買宋乾手裏面的股權,但是宋乾並不打算出售,宋乾現在就是笛笛最大的股東,這樣做無疑就是左手給右手的區別。

現在笛笛能夠發展的如此之好,就是因爲宋乾爲他打下了夯實的基礎。

這次柳新過來和宋乾談這個生意,本就是左右手打架的感覺。

外人看來是這樣,可是事實卻沒有那麼的簡單。

笛笛在不斷的擴張的情況下,宋乾的股東身份一直沒有變,但是股權現在已經被不斷的稀釋。

婚牢:妻子的背叛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宋乾並不願意這樣做,因爲宋乾手裏面的股份實在是太多了。

“宋哥,笛笛現在的發展,你也是看在眼裏面的,你要是把股權讓給我們的話,這豈不就是促進笛笛更好的發展嗎?”

宋乾聽了這個話,宋乾他這時就笑了笑, 別來有恙

“如若能夠促進笛笛更好的發展,當然我願意把這股權讓出去,但是你也知道的,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得站在投資人的利益上來考慮不是嗎?”

柳新聽了這個話,柳新現在真的就是一句話都不想說。

這句話在其他人的耳朵裏面聽起來,也許這是一句好話,但是對於柳新來說,宋乾他現在說的這個話,其實就是在忽悠自己,宋乾他並不願意出售股權給笛笛。

但宋乾他現在卻不能讓別人看出自己的任何想法,要是被別人看穿的話,接下來的收購將就很難進行了。

現在有意想要收購宋乾手中股權的,不光只有笛笛一家。

如果最後沒有辦法,就算被笛笛收購了也是可行的。

笛笛現在的市場估值在不斷的增長,但是至今爲止,宋乾他卻沒有拿到一分錢。

宋乾很清楚,笛笛的發展並沒有那麼簡單,在未來的時候還會出現很多的事情,政策的改變,最終將會轉變笛笛的發展方式。

這樣的一個公司,他們的前景是光明的,但是如果想要快速拿到錢的話這是很困難的,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自己可以拿一筆錢走也是可行的。 “雖然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但是我們現在的出價也還是很高了,如果宋哥一直在保險行業不斷的前進的話,我想我們出的這個價也可以讓投資人滿意的。”

柳新這個時候已經開始瘋狂的去暗示宋乾了。

宋乾聽了這個話就笑了笑:“這兩個行業完全就是不能相提並論的,我想這你也是應該明白的。”

柳新聽了這個話後,柳新現在也就更加的煩躁了,一開始他認爲這件事情是很好辦的,沒想到宋乾居然是一個難纏的主。

柳新看宋乾現在並不願意和自己合作,柳新這時也就拿出了殺手鐗。

“我爸說了,如果你最後將股權轉給我的話,他手裏面持有的電機股權願意直接轉手給你,當然了這個價格當然是另外談。”

宋乾聽了這個話,宋乾他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柳新在這個地方還真的就是轉不過彎,共享單車現在的發展的確是特別的好,甚至擴張也是特別的快。

但是等到後面幾年之後,共享單車將會進入急速的衰落期。

宋乾之所以不把股權給讓出去,就是想讓柳新避開這一點,可是柳新根本就不明白宋乾的想法。

不過,拿下電機產業也是時間問題。

宋乾他至死就極速的轉移了話題:“柳先生在那裏?有時間見一面嗎?”

“他和我一起來了!”

“晚上有時間可以一起吃晚飯!”

“當然沒有問題!”

柳新現在的心情真的就是十分的複雜,他很高興可以拿下宋乾手裏的股權,但是他心裏面又覺得特別的難受,最終動用了父親的關係纔拿下了這個股權。

逆天狂妃

這次和柳新父親的見面是很順利的,股權的談判也是十分的順利。

這其中當然就是免不了宋乾的出錢十分的豪邁,更多的是因爲柳新的父親十分護子,他很想幫一幫自己的兒子,因此他手裏面的電機股權也就毫不猶豫的拿出來了。

柳新父親毫不猶豫就拿出來的電機股權,對宋乾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6月12號的時候,宋乾他就祕密的去見了陸樂。

陸樂的陸樂現在已經五十多歲了,他大宋乾很多歲,但是他看到宋乾後,他的態度依舊是很和善。

他在談專業方面上的事情的時候,他的專業性的眼光也讓宋乾自嘆不如。

陸樂他具有前瞻性和宋乾前世的發展,真的就是有的一拼。

宋乾他說不清楚的是,爲了這一場會面陸樂也是準備了很久,在宋乾的眼中陸樂現在就是一個天才,可是在陸樂的眼中,宋乾他就是一個當代社會中一個奇葩。

對這樣的一個傳奇人物,他恨不得使出十八般武藝,他這樣做也是害怕,最終被宋乾看不起,因此他將努力的表現得很自然。

這次的談話大家都是很愉快的,宋乾這次開出的報酬也是十分優厚的,宋乾要做的就是給他最好的。

陸樂他想都沒有想,當即就已經答應了宋乾的邀請,他這個時候並沒有辭職,他得花費幾天的時間做完交接工作。

但是不論怎麼樣,拿下了陸樂的宋乾,現在也就放心下來了。

當天的晚間新聞裏面就直接批判了一些短視頻平臺,因爲沒有盡到審覈的義務,爲了賺錢可以不顧,可以不顧一切。

其中最主要的其中一個就是導致未成年早熟的推手的新聞,打破了宋乾他現在的發展過程中的所有計劃。

宋乾當即就打電話給龍彪,讓外圍集團立馬推進資料審覈中心的發展。

這個事情比宋乾預想的來得更加的快。

互聯網平臺的不斷髮展,這也就導致了短視頻產業的風生水起,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也就推動了一些產業鏈的不斷完善,但是也暴露出了不少的問題。

現在的發展都是快餐式的文化,在這樣的一些文化的推動下面,筷手現在已經成爲了短視頻平臺的最大聚集之地。

在這樣的短視頻聚集的情況下面,每個互聯網產業,基本上都投資了短視頻平臺。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每家公司就得保證自己投資的這個短視頻平臺,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

一出現問題的話,那麼就將會面臨的淘汰,因爲一個平臺想要留住客戶並沒有那麼的簡單,可你要失去一個客戶的話卻很容易。

這次短視頻問題的爆發,也就給很多公司帶來了致命的打擊,當大家看到這個新聞後,整個互聯網短視頻行業都已經沸騰起來了。

央視已經直接點名批評了,這件事情也就引起了整個社會的關注,沒有多久的時間,這個事情也就徹底的傳播開來了。

被央視直接的點名批評,那麼這個企業也算是徹底的毀了,當初大把大把的錢砸出來的企業,現在也就沒有了任何的用武之地。

陳一鳴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他當即就趕回了公司,緊急的處理這樣的一個情況,可就算這個樣子的話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因爲事情已經發生了,這件事情引起的關注實在是太大了,想要把這件事情壓下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每天原創的視頻都數以萬計,但是公司裏面的審覈人員卻是十分少的,就算每個人通宵達旦的工作,這也是審覈不過來的。

他現在就算是想緊急的招募人才,這也是不可能的,亡羊補牢爲時已晚。

現在就算暫停視頻的上傳,這樣做和軟件直接的暫停服務也沒有任何的區別。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也就留給了對手彎道超車的時間,他們也算是徹底的退出短視頻行業了。

一時之間,陳一鳴現在完全就已經陷入了困局當中,他不知應該怎麼辦。

他的公司也陷入了一個大危機當中,並陷入了公司創自創造以來最大的危機中。

會議室裏面現在完全就是一片混亂。

在玻璃門開啓的時候,走出來也是垂頭喪氣的祕書,去緊急地傳達上級的命令。 陳一鳴一開始就是從技術部出生的,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要真的無法逆轉的話,那麼就只能從技術方面下手。

及時的刪除那些不合格的視頻,同時對需要審覈的視頻進行升級,這時在視頻的頁面上面也就出現了五個大字弘揚正能量。

在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下面,這樣做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因爲上面的人本來都是門清的,如果說你想做一點面子工程就忽悠過去的話,那麼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還沒有到一個星期的時間,陳一鳴他們的公司又被約談了,這次約談就不光只是罰款那麼簡單的問題了。

因爲公司的持續惡化,視頻的持續推動,也就導致了對整個社會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因此這次要求的就是停業整頓。

剛接到停業整頓這個消息的時候,陳一鳴整個人都崩潰了,爲什麼要這個樣子?現在的停業整頓和自己關閉公司有什麼區別呢?

自己現在已經很努力了,這些天每個人都在通宵達旦的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可就算是這樣的話,現在也沒有任何作用。


因爲這件事情筷手APP上的人數,現在也是急劇的減少,在大數據時代下,大家喜歡的都是快餐式的文化,停業整頓的期間,大家將會去尋找新的樂趣,根本就不會留戀這個地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