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射向了周海,嚇得他雙腿一哆嗦,跪倒在了地上。

那金槍就那麼停在了周海的眼前,下一刻和剛才的氣盾一般化為點點星芒,消散而去,留下那早已一

臉蒼白的周海。

全場瞬間寂靜無聲,甚至連那微風的聲音都清晰可聞,這可以說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的結局,原以為

洛千然會拱手交出手中的三千靈值,沒想到最後的結局卻是周海踢到了厚厚的鐵板,非但沒有得到絲毫的好

處,反倒是被嚇得魂飛魄散,估計那陰影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消除。

那些自以為強悍的老生,在這一刻都是有些敬畏的看著洛千然,大長老的眼光果然不是蓋得,眼前這

個容貌欠佳的少女,可不是什麼仗勢欺人的二世主,而是貨真價實的變態啊!剛剛進入靈院,就可以把一個

老生逼成那種樣子。

就算是現在的第一, 瀟灑出閣

「靈值交出來!然後,滾!」

洛千然眸子中閃著冰冷的光芒,這周海並不是方家的人,所以頂多是給他一點教訓,讓他以後不敢再

來找自己的麻煩,同樣也是警示那些想要找自己麻煩的人,最好是悠著點,她洛千然可不是什麼軟柿子,不

是他們想捏就能捏的!

「是,是,給!」

周海立刻是將自己腰間的靈牌拋了過去,洛千然瞬間划走了上面的兩萬多靈值,然後將只剩五百保底

靈值的紅色靈牌還給周海。

後者在接過靈牌后立馬就離開了這裡。

而洛千然則是心情大好,有了周海這次給自己貢獻的大批靈值,又夠她用上好長一段時間了。而且現

在她也明白了,在這靈院里,靈牌不止是潛力的象徵,還是實力的象徵,靈牌是可以升級的,而越是高

級的靈牌靈值的加成就越多。

在她的金色靈牌之上還有紫金色的靈牌,而那種靈牌只有百靈榜上的前二十名才有資格獲得,那也是

他們身份的象徵。 人群在這場風波平息之後也漸漸的散開了,在那人群的後方,希賢饒有興趣的看著轉身就要走進的藏寶閣的

洛千然。

洛千然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輕輕的轉過頭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把目光移向了後方的

林青崖,眼中噙著淡淡的不屑,旋即轉身而去。

「好敏銳的感知力,不愧是靈陣師啊!」希賢清秀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饒有興趣的對著一旁的林

青崖道「你這師妹可極不簡單啊!至少是我見到的第一個敢用那種眼光看你的人!」

「哼,有什麼好了不起的!」林青崖冷哼一聲,他依舊不願意承認洛千然的優秀,一開始在他看來,

洛千然就不應該來擾亂他的生活,作為凡老唯一的弟子,他並認為洛千然有足以被他認同的實力,所以才百

般刁難。

而現在他卻已經相信了凡老的眼光,他這個師妹的確極其的出色,甚至比起他來,有過之而無不

及,只是他不願意打自己的臉,承認洛千然有哪個資格。

「嘿嘿,崖哥,你就別死鴨子嘴硬了,就憑你師妹這二級靈陣師的名頭,還有那瞬間凝陣的本事,那

北冥宗五大主殿的老傢伙一定搶著要!」希賢倒是好不吝嗇的讚美道。

「哼,也許吧!走,去練武場看看!」

。。。。。。。

洛千然三下五除二的賣完了東西,回到了自己修鍊的山上繼續完成凡老布置下的苦修,絲毫不知

道她的名頭又一次將百靈靈院攪得天翻地覆。

而這一次不僅是在學員間傳遞,連百靈靈院的高層都被驚動了出來。

此時此刻,百靈靈院重地,議事廳中。

十三名老者在這裡靜靜的盤坐,他們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中央屏幕上播放的洛千然和周海直接的對碰,

特別是看到洛千然那手瞬間凝陣的控制時,他們的眼神都是瞬間一凝。

「各位長老怎麼看?「那坐在首位的青衣老者溫和的笑道,看向下方的諸位長老,等待著他們發表屬

於自己的意見。

「丫的,這一次又讓老凡你撿到便宜了,早知道我就不帶你去了,那這丫頭可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老夫腸子都悔青了!」

這率先開口的可不就是和凡老穿一條褲子的楊老嗎?要是他早知道洛千然居然還是靈陣師,打死他他

都不會讓給凡亦哪個老傢伙。

一旁的凡老倒是輕笑道「我可沒搶,是你自願的,我說我眼光好吧,你還不信。看老程,我這眼光不

賴吧!」他對著那為首的青衣老者一笑。

「哈哈,老凡啊!既然撿到了好苗子,那就給我好好栽培!這一次說不定我們靈院可以走出一位強大

的靈陣師,以後只要讓她記住咱,那以後我們靈院就前途無量了啊!」那天前來為洛千然他們講解規則的青

長老笑道。

青衣老者,也就是那凡老口中的老程道「老青說的是啊!老凡,你可要給我好好培養這個靈陣天才,

要是出了什麼閃失,那我這個院長首先不答應!」

「就是,我們這幫老傢伙也跟你沒完!」

「嘿嘿,也罷也罷!老夫我記下了!」

。。。。。。。。。。。。

只是此時此刻,已經被靈院高層當成國寶大熊貓來培養的洛千然,卻還渾然不知的沉靜在修鍊之中,就

這樣轉眼間,又是兩個月飛逝而去。

陽光照射在這巨大的瀑布之上,那清澈的流水在陽光之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顯得極其美麗,清爽的

山風在這裡輕輕吹拂。

巨大的瀑布之下,驚人的水量從百米之上傾瀉而下,在下方的河流中激起巨大的水花,而此時此刻,

一道纖細的身影正在那瀑布下方的木樁上靜靜盤坐,任由那水流沖刷,她都紋絲不動。

終於她長長的睫毛在水汽中輕輕的顫動了幾下,然後才緩緩睜開,看向前方出現在岸邊的白衣老者,

這自然是凡老。

洛千然這才身軀一動,躍上岸來,結束了修鍊。

「老師!」

「嘿嘿,」凡老輕笑一聲,看著洛千然驚訝的點了點頭道「你這丫頭的修鍊速度還真是讓人羨慕啊!

這才不過短短兩個月,你就已經突破到鍊氣三階了!」

凡老心中的驚異卻不只是表面上的這麼簡單,洛千然拜在他門下才不過短短三個月,就已經連跳三

階,這猶如鬼魅的速度可以說是他前所未見的,這是哪來的妖怪啊!

想想自己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體驗過晉級的快感了,哎,年輕就是好啊!可惜自己已經回不去了!

「老師今天怎麼突然想到來看我修鍊了?」洛千然疑惑道,因為凡老自從上次送她來之後就再也沒有


來過了,直到今天,難道是要帶自己進行新的訓練了嗎?

「跟老夫來,這一次你們要被派出去執行一項特殊的任務,先下去我再跟你細講。」說著便是帶著

洛千然向山下而去。

回到他們的竹屋中,林青崖早已在哪裡盤坐,似乎是在等待著他們的到來,只是那眼神在看到凡老

帶著的洛千然時,微微一凝,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凡老帶著洛千然走進來,示意她坐下,這才開始講到。

「最近成國送來的情報,說最近他們國家的邊緣總是受到獸潮的侵擾,而且最近還有了愈燃愈烈的趨

勢,所以成國皇室向我們百靈靈院請求幫助。」


「這次叫你下山,就是為了讓你和你師兄他們一起外出歷練,去解決這一次的獸潮隱患,明天一早出

發,切記最重要的是保護自己!」

凡老的言語極其的簡單,但是洛千然卻隱隱的明白,這可能就是她入院后的第一次考核了,雖然不知

道為什麼這規格似乎高了一點,但是也沒關係。

「是,老師!」洛千然點了點頭道,這種事她雖然沒幹過,但是她的戰鬥經驗可是尤為豐富的,見凡

老示意她可以離開后,她便是丟下了另外兩個人,自己回房去了。

而留下的凡老一臉嚴厲的對著林青崖道「這次出去,你可要好好保護你師妹,要是你是師妹出了什麼

岔子,師傅我唯你是問,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老師,上次的事是!」

其實林青崖知道凡老也知道上次他百般刁難洛千然的,只是並沒有直說,所以這才開口準備認錯,卻

是被凡老揮手打斷了。

「罷了罷了,只要你這次好好表現就是了,你應該知道一個有天賦的靈陣師對於我們靈院意味著什

么!」

「老師放心,我這一次一定好好的照顧師妹,有我在,我想有我在,成國還沒人傷的了她!」 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洛千然便是在凡老的命令下跟著林青崖向靈院的大門而去,一路上許多來來往往

的學員都停下來打亮洛千然。

當然也有不少美艷的女學員是停下來偷看林青崖的,那一個個羞紅了臉頰的少女,倒是讓這片天地有

了些許青春的活力。

一時間他們經過的地方都變得火熱起來,只是洛千然卻眉頭緊皺,因為這一路上似乎所有人都認識

她,看來她這丑的也有點標準啊!大老遠的就能被認出來。

這不,剛想到這裡,她的想法就應驗了,因為大老遠的就看到一抹妖艷的紅色身影在對著她招手,熟

悉的聲音也在耳邊響起。

「千然,這裡!」

三個月不見,紅綾已經出落的更加妖嬈,那纖細的腰肢就像隨時都會折斷一般,比起之前更是有了一

種淡淡的仙氣,不過卻為她平添上了一抹動人的妖艷之氣。

「呀,這傢伙,越長越漂亮了啊!快讓她抱抱大爺我!」只見洛千然肩膀上的土豪大爺,扭動著他那

肥肥的身軀,兩眼放光道。

不過眨眼的功夫,洛千然就來到了大門前,由於之氣乘坐的是林青崖的飛劍,所以不費吹灰之

力,這感覺到還不賴。

這走進了才看出來,原來這裡的人還不少,這次出行的隊伍也不小啊!而紅綾他們幾個居然都在這

里。

璃墨瑤依舊是不改吃貨的本性,此時正拿著旁邊其他男學員送的東西吃個不停,那樣子還的確是萌萌

噠,難怪周圍的男學員都欲罷不能呢!

而火仙兒身邊的男學員也不少,她雖說沒有紅綾和璃墨瑤各有千秋的美貌,但是那氣質卻絕對可以說

是上層,那種囂張卻又不張揚的個性也可以博得眾彩。


紅綾身邊之所以沒有其他男學員環繞,那原因洛千然用鼻子想都知道,別以為她身旁那帥的掉渣的少

年是吃素,紅無雙那一臉男人與狗不得靠近的模樣,儼然是護花使者啊!

而且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那些垂涎紅無雙的女學員們,只能在一旁羨慕嫉妒恨的看著紅綾,那幽怨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