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子開價之後,旁邊許多修士都看了過來。在宗門中修仙見聞之類的信息都是免費,誰願意出高價購買此物呢?

他們之中很多人好奇之下也看過玉簡的前一頁,但除了一些常識之外,便是一些根本沒聽過的東西。他們可不相信林山揮花錢賣下此物,一個跟搖頭嘆息起來,顯然是有些同情黃衫女子。

林山擡頭看向女子雙眼,對方眼神滿是懇求之色。

“不過是修仙見聞,需要六十塊下品靈石?”雖然驚訝於其中的內容,林山現在也知道六十靈石,需要一般練氣弟子存上兩三年了。

黃衫女子滿臉愧疚,臉色紅到了耳根。柳眉微皺,她低聲說道:“這真是家傳之物,若不是迫於無奈,小妹怎會賣出祖上遺留之物!林大哥就當幫幫我,五十塊下品靈石,不能再少了!”

見女子雙目清澈,不像撒謊的樣子,林山遞迴玉簡,傳音道:“道友便解開禁制,此物我要了便是!”

女子也清楚這般價格幾乎不會有其他人要眼前玉簡,一臉欣喜地雙手掐訣,解開玉簡中的禁制。

四周之人紛紛將身前之物往前放了幾分,看來是希望林山這個冤大頭將他們售賣之物也一起買下了。

林山略一檢查手中玉簡,確認沒有問題之後,便快步離開,直到百米之外的位置才繼續查看起來。他可沒興趣被一羣人當做冤大頭,倒是那枚玉簡,在別人眼中沒有價值,對他來說卻是非常重要。

幾乎將坊市查看了大半,飛劍靈器十分稀少,僅有的幾件卻低劣無比,放在林山手中和樹枝差不多而已。

既然找不到飛劍,林山自然改變主意,開始尋找一些常見材料。

風雷劍法中介紹了一種特有的練劍入體的功法,需要的材料多半是些常見之物。林山此時打算湊齊這些材料,嘗試將紫霄寶劍煉化入體,這樣以後施展手段便不會被看出異常了。


售賣煉器材質的弟子比較少,不過十餘位而已,林山幾步便將那些材料收入眼中,倒是發現了一件意外之物。

林山剛停下身,那名弟子便主動介紹起來:“此物是天陰石,經常用於煉製靈器寶物,五塊下品靈石。”

聽到此人的話,林山倒是一愣,又仔細地觀察了一遍此人口中的“天陰石”。

看來是此人弄錯了,此物灰黑之色,表面光滑如鏡,正是風雷劍法中記載的“天罡石”。之所以被此人誤認爲是天陰石,是因爲天陰石外表和天罡石十分相似,內部卻有空洞之處。以此人的練氣修爲,只怕還無法探查到此物內部的狀況。


天罡石十分稀少,此時被人當做“天陰石”售賣,林山自然撿了個大漏。

不過花了五塊下品靈石,便買到了至少要一百下品靈石的稀有材料,倒也讓林山心情大好。

順帶換取幾樣常見煉器材料後,林山便轉身趕回洞府。

此番倒是收穫不小,意外之下得到“天罡石”這等材料。按照風雷劍法中祕術記載,只要再尋到一截真武木,林山便可以將自己的紫霄寶劍連入體內。

經過黃衫女子身邊時,女子感激地向他點了點頭

在林山離開的同時,耳中響起女子的傳音之聲:“請林師兄莫要將玉簡中信息外傳,小妹將來一定會籌集靈石,將玉簡換回的!”

林山神色平淡,不置可否地一閃而過。

回到洞府後,卻只有歡歡一人在,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裏了。

見到林山疑惑的樣子,歡歡“噗嗤”地笑了起來:“就知道你會是這幅表情!酒鬼學陣法去了,說是先幹些雜物,有機會掌握陣法之道。”

遞給林山一些靈果,歡歡繼續說道:“虎大去給人看管藥園,小寶去爲宗門看管靈獸,只有猿二在隔壁釀酒,到現在還沒出來過。今天有童子來問我,知不知道後山一條溪流乾涸的原因,我說不知道,你知道麼?”

聽到歡歡明知故問的樣子,林山搖頭不語。心想猿二還真不客氣,直接將一條溪流弄乾了。

幾人都主動出去忙碌,可以看出大家都在努力提升,這倒是好事。無論掌握什麼技能,將來都有可能用到的。

走到洞府角落,盤坐在一處蒲團之上,林山將取出一枚白色玉簡,放在眉心處。

玉簡自然是他花費五十下品靈石買來之物,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巫族的相關信息。

要知道,巫族大量出現,必定是整個世界的災難。他們吸取生魂壯大自己,甚至收集生魂煉製寶物。若是任由發展的話,三界六道的秩序都會被打破。

一個時辰之後,林山長吁了一口氣。

玉簡中雖然記載了巫族的部分信息,卻明顯是無數年前的事情了。


倒是玉簡中的另一條信息引起林山的注意,那便是裏面提到了人族修煉元力的事情。看來要麼這位記載之人曾經到過原先的世界,要麼就是見過和林山等人一樣,被傳送到此的其他人。

由於裏面信息都是簡單提及一些,倒也沒有詳細的因果關係。

林山心中十分好奇,從古廟傳送到道觀,這是何人的手筆,建立傳送陣的意圖又是什麼? 一時無法弄清設置傳送陣之人的用意,林山略微休整一番,便品嚐起歡歡準備的食物。

填飽肚子之後,一時無話,林山覺得和歡歡單獨在此有些尷尬。他隨便找了個理由起身離開,在宗門內四處閒逛起來。

一路上聽到的消息都是和一日後的交易會有關,看來此次的交易會規模很大。不但紫雲那等築基期修士要參加,就連這些練氣弟子一樣可以參與的樣子。

“練氣弟子自然只能到一層進行交易,除非主動花些靈石作爲入場費,才能進入二層交易。築基期修士多半在二層,甚至參加三層的拍賣活動。據說三層中會拍賣數件難得之物,宗門內有些身份的築基修士都會來爭奪。”一名弟子口若懸河地向周圍之人解釋。聽那弟子說得神乎其神的樣子,着急想得到真武木的林山也對此次交易會非常期待了。

正在林山聽其他弟子滔滔不絕的時候,一名身材壯碩之人快步趕了過來。

“老大,小寶今天可忙壞了,三百隻靈獸,我一人看守,真不容易啊!”化作人形的小寶,身材魁梧,走到林山旁邊邀功般地說道。

林山向小寶點頭致意,並未說什麼。不過他總感覺到小寶的眼中有一絲狡黠之色,不知道這隻蠢虎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和小寶一同返回洞府,青衣和虎大已經回來,全都一臉疲憊的樣子。看來新的環境並不是那麼容易適應的。衆人簡單溝通一下之後,便紛紛修煉起來。

從此之後,林山便主動佔據了一間練氣弟子的專用洞府,無事之時便一人在裏面修煉,避免了面對歡歡時的尷尬。

一日後,林山早早來到交易會。看着裏面中人山人海的樣子,他不禁皺起眉頭。

這裏的熱鬧程度,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誇張。人多寶物便多,同時競爭也就更大一些。

青衣等人說好一起來,大清早卻接到宗門安排的任務。似乎是其他弟子都來參與交易會導致人手不足,那些常規的任務便落到他們這般新人身上。這倒是讓幾人很是鬱悶了一番,紛紛要求林山將看得上眼的寶物功法全帶回去。

只有小寶對交易會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似乎看守靈獸很投入,大清早便悄悄離開了。林山也樂得清靜,心想小寶也不是莽撞之人,雖然貪吃,但總不至於將那些靈獸都給宰了。

四處掃視一眼之後,林山便查看起煉器材料。心想若是能找到真武木的話,那他立即就可以嘗試練劍入體。

按照打聽到的消息,真武木雖然稀少,但在這種大型交易會上還是出現過幾次。眼看多少有些機會得到此物,林山心中非常期待和其他修士一樣將寶劍煉化入體,隨意施展飛劍之術。

在林山四處尋找真武木之時,交易會三層的貴賓室中兩人正在說着什麼。

一人身材壯碩,孔武有力,向身邊之人開口說道:“王老,不就是放出一枚築基丹麼?值得我們來參加拍賣?”

他口中的“王老”身材佝僂,頭髮灰白。

王老詭異一笑:“這麼多年,陳老弟的急性子一點都沒變!區區一枚築基丹,王某又怎會在乎!陳老弟不是委託王某幫你留意妖丹的消息麼?這次陳老弟的機緣到了!”

這二人的威勢絲毫不弱於紫雲仙子,都有着築基巔峯的修爲,在青雲山宗門的地位並不下於紫雲仙子。

陳姓中年先是一喜,然後搖頭嘆道:“此次妖丹的消息陳某又怎會不知,可是消息中說的妖丹不過三階而已!陳某瓶頸多年,三階妖丹根本無法煉製出那枚問心丹的!沒有問心丹,陳某舊患不除,只怕修爲再也無法寸進了。”


端起身前靈茶,王老不急不慢地品了一口,卻並未說什麼。

陳姓中年見王老這番姿態,心念一轉,似乎明白了什麼。他連忙試探地問道:“王老,您的意思是……”

王老微微一笑:“陳老弟果然一點就通,原本此次交易會壓軸之物,的確不過一枚三級妖丹而已。可是就在昨日,王某得到最新消息,此次的拍賣會上會有一枚四級妖丹出現。”

“啊?真的?多謝王老提點!若是此次陳某有幸突破,必定厚報王老的恩德!”陳姓中年滿臉歡喜,說話時聲音都有些顫抖。

一番查探下來,林山並未看到真武木的蹤影,卻發現人們口中討論的全是妖丹的消息。

有人說此次拍賣會讓青雲山幾乎所有築基修士出動,都是爲了一枚三級妖丹而來。這些築基修士中被提到最多之人,正是林山認識的那位紫雲仙子。此女在這些弟子中都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仰慕至極。

林山對此不以爲意,妖丹他們身上可都有不少,而三級妖丹已經是身上能找到的最差的了。

走向二層入口,守衛之人不出意料地將他攔了下來。

林山取出十塊下品靈石,交給一名守衛之人。

所謂的練氣修士只能在一層的規矩,不過花費些靈石就輕易解決了。

接過靈石,守衛之人將一塊藍牌交給林山,藍牌上印有數字編號三百七十五。

若是按按順序編號的話,青雲山絕對沒有這麼多築基期修士,看來像他這般付些入場費進入二層交易處的練氣弟子不在少數。

交易會的二層,人數遠遠沒有一層那麼多,環境佈置也明顯高檔幾分。一排排紅木櫃臺擺着各色寶物,售賣之人紛紛熱情地向跟前之人介紹着。

入口處便有許多靈器寶物,林山也忍不住駐步查看起來。

這些靈器中多半都是攻擊性的,防守和輔助類型的靈器十分少見。這也難怪,練氣修士處於修煉者的最底層,想要生存下去,就只能追求攻擊手段。即便他們有防守類型靈器,以他們的靈力和神識,也難以駕馭。

這裏的靈器寶物明顯比一層中好上許多,因爲築基修士使用的靈器,最差也是中品靈器。

煉氣期弟子幾乎清一色的下品靈器,因爲他們的修爲還不足以使用中品靈器。

此處單單飛劍寶物便有三件:寒冰劍,烈火劍,兩儀雙劍。

這些飛劍不過兩指寬,一掌長。林山神識探出,觀察了一番,發現果然如典籍中記載,這些飛劍中融入了些特殊材料。

之前一直被趙立名的御劍術壓制,現在看來,趙立名的寶劍並非完整的飛劍,因爲他的劍身很大,不夠靈活。

突然感受到有人打量自己,林山不動神色,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喲,林道友也來了二層樓,看來身家不低啊!”武平嬉笑着走到林山跟前說道。

林山聞言轉身,語氣平淡地打招呼道:“林某見過武道友。”

武平臉色一板,變得難看起來。他稱林山爲道友,那是場面話,不過是給紫雲面子而已。眼前林山不識擡舉地稱他爲道友,還當着這麼多築基修士的面喊出來,讓他的臉面往哪裏掛。

一名耳垂奇大之人停下來打量了林山一番,然後向武平譏諷道:“武平,你進不了精英弟子選拔,也不至於和練氣弟子稱兄道弟吧?”

說完之後,此人揚長而去,留下臉色青綠的武平。

一抹狠厲之色一閃而逝,武平開口說道:“林兄弟莫不是爲紫雲仙子而來吧?若是那樣的話,就太讓爲兄失望了!”

林山何等修爲,自然將武平的神色收入眼中。幾番接觸下來,林山清楚武平的爲人,只怕將來還是會給他帶來麻煩。若不是一直在宗門內,林山一定會出手除掉此人。

“武道友誤會了,林某不過來尋些機緣罷了,如何敢打紫雲仙子的主意!”說話時林山不冷不熱,他可不願被很多人盯着。

在周圍同階修士的譏笑之下,武平似乎動了真怒。

煩躁地將一枚圓潤之物丟向林山,武平雙眉緊鎖地朗聲說道:“這枚二級妖丹是林兄弟的了!武某已經仁至義盡,若是再發現林道友無故接近紫雲仙子,武某不會像今天這般客氣!”

林山雙眉微皺,他可不願意成爲衆人的笑柄,身形一閃便躲到一邊。武平丟來的那枚妖丹,落地後滾向人羣之中。

見到此幕,武平眯眼瞥向林山。林山不躲不避,神色淡然地看着武平。兩人瞬間對持起來。

一道無形氣勢一閃而過,轉眼便衝向林山的腦海。

武平在大庭廣衆之下,突襲出手,而且還使用了最爲隱蔽的神識手段。若是換做其他練氣修士,在這般攻擊之下只怕要淪爲癡呆,可見武平出手之狠辣。

林山雙眼一動,一動精芒一閃而逝,瞬息便將武平的神識攻擊化解掉。

臉色一白,武平滿臉不信之色。林山練氣八層而已,居然能夠不動聲色地擋住他的神識攻擊,難道說紫雲仙子就是因爲此人天生神識強大才結交的?武平心中忍不住這樣想道。

冷哼一聲,武平轉身就走。雖然神識攻擊沒佔到便宜,他也不可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對林山出手。同門之間嚴禁廝殺,這可是青雲山的八大鐵律之一。 見到武平氣惱的樣子,周圍幾人面帶同情地打量林山一番,竊竊私語。

林山輕揮衣袖,神色不變地繼續逛了起來。先前看到的幾柄飛劍靈器還可以,林山回頭花了六十塊下品靈石買下了那柄寒冰劍。

按照他的想法,若是此次無法尋到真武木的話,便用此劍湊合些時日。況且宗門大比即將開始,有此劍在手,他出手時也方便許多。

守望先鋒之重整未來 ,現在都改爲另眼相看了。要知道隨手拿出六十塊下品靈石,即便是築基修士,也不是每人都可以做到的。林山不過練氣修爲,便能買下寒冰劍,一些有心之人紛紛思量着交易會後,打聽下林山的來歷了。

更重要的一點是,練氣弟子選擇中品靈器,說明此人的神識和功法必然都不一般,只怕已經非常接近築基修士了。此時的林山完全被其他人當成了練氣弟子中新崛起的人物。

林山並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既然選擇出手,早晚都會被人發現。若是有人像武平那樣蓄意挑釁,他不介意出手打發掉。雖然他的煉氣修爲不過八成,但以他的爭鬥經驗,完全可以憑藉這點靈力和築基修士爭鬥。這便是境界的差距。

來到售賣煉器材料的地方,林山悄悄放出神識,快速查看起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