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戎攥緊拳頭的時候,約克已經敏銳察覺到更深沉危險,當即催動血源力量,身上散發耀目血光,閃電般遠遁。

面甲縫隙中兩點紅芒亮起,卡戎直接激發戰爭騎士的狂化天賦,鬥氣迅速變得狂暴,眼前萬物更是染上一層血色。

雷鳴炸響,卡戎的身影已驟然消失…….

浩蕩劍氣接連掃蕩過來,狡詐的上位、中位血族們已識相地避開鋒芒,聯盟騎士的節奏越急,消耗的力量也就越多。

至於那些被勒令前去破壞地勢地形的下位血族,只要能夠拖住對方,犧牲再多也是值得的。

三輪齊發劍氣之後,調查團前方密布的血族驟然一掃而空,零星的殘存者爭相恐后地往回退去,下一波是其他血族的任務了。

就在兩邊短暫平靜的時間裡,一位不速之客陡然從側面天空進入戰場,其渾身裹在血光當中。

蓋諾目光一冷,猛然舉劍斬下,爆裂的火焰劍氣撕開空氣,朝處於中央的血族掠去。

血族一方的統帥林達·阿爾邁同樣選擇出手,直接拿過旁邊下屬的長矛,加持血源力量後用力擲出,他已經認出那個血族的身份,正是效忠於他的年輕血族。

察覺到新的危機來臨,約克沒有改變方向角度,依舊斜斜沖向血族的大本營,他知道他所效忠的對象必然會出手救自己的,果不其然,血色長矛掠過身側,凌厲地刺向襲來的劍氣!

強大的力量相互碰撞衝擊,蘊含的能量同時爆發,滔天火焰伴隨著衝擊波滾滾擴散,差點將亡命奔逃的約克吞噬進去。

越來越近,不遠處那鋪天蓋地的同族,讓約克心中不由一松,他還是成功逃脫了……

只是當劫後餘生之感浮現的時候,一聲恐怖的呼嘯聲突然響徹天空,約克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向地面。

轟!

崩裂的凹坑中,一片紅色在擴散滲入地面,承受這股衝擊的血族幾乎不成人形,蝠翼折斷處露出森然白骨,而站在旁邊的正是狂化后的卡戎。

即使血源崩裂,無法催動任何力量,約克還是費力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然而當他的斷肘撐住地面的時刻,無情落下的鐵靴已經將他的頭顱徹底踩爆!

戰場一片死寂,極端憤怒就像熊熊烈火,在兩千多名血族的心中燃燒,如果對方直接斬殺他們的同族也就罷了,但是這般姿態卻等同在踐踏整個血族的尊嚴。

血族統領林達面無表情地望著卡戎,用森冷得可怕的語氣宣告道:「我,林達·阿爾邁,以銀月之名起誓,必定讓你承受無盡痛苦,讓你後悔你此時的所作所為!」

鏘!卡戎拔出黑鐵劍,散發著狂暴的氣息,對鋪天蓋地涌下來的血族們視若無睹,堅定地向前方邁步走去。

「團長大人!」維克、華納兩名與卡戎交好的騎士同時出聲催促,目的自然是再次發動衝鋒,以便救援陷入狂化的卡戎。

先前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讓騎士們差點反應不過來,但這時候他們也認出這個從天而降的騎士是自己人,只不過萬萬想到一個沉默寡言的同伴新人會如此兇悍恐怖。

挑釁敵人,激起對方的憤怒戰意,只會讓調查團突圍更加艱難,有著不下巔峰的實力,卻如此狂妄愚蠢,這難道就是統領特地給調查團安排的殺手鐧?

「全員準備!」蓋諾爆喝出聲,沒有被心中的不滿影響判斷,「衝鋒!」

磅礴的氣勢再次高漲,騎士們如同崩騰的洪流,悍然向前突進!

淡白薄霧下扇動蝠翼的血族,空曠原野上馳騁的調查團,以及那名勢單力孤卻英勇無畏的戰爭騎士,在這一刻濃縮成一副恢弘的史詩畫卷……. 在遍布天空的血族面前,騎士義無反顧地向前奔行,鐵靴所踏之處,純粹的力量激蕩肆虐,碎石泥粒轟然炸起,連成一線!

「你們率人去阻擋調查團,不惜一切代價,其他人,隨我去捕殺這個人類騎士。」

林達神情冰冷,他將自己的拐杖橫於身前,緩緩向兩邊拔開,這是一柄凌厲的銀白細劍,上面精美血紋正迅速浮現蔓延。

這次其他血族沒有提出異議,先前那一幕讓他們真切地感到屈辱,習慣高高在上、俯瞰其他種族的他們無法容忍這種挑釁。

漫天呼嘯聲中,無數血族戰士俯衝而下,在十多名血族的帶領下,他們分錯出寬闊的道路,故意讓單獨奔行的騎士毫無阻擋地通過,朝後方的調查團蜂擁而去。

「騎士們!」雷諾一聲爆喝,調查團氣勢如浪,排山倒海地向前拍去。

兩股洶湧的浪潮拍擊在一起,霧氣瘋狂捲動,浩大力量不斷鼓涌激蕩,各色劍氣瘋狂攪動著天空,蠻橫地斬殺著血族,而後者施展的秘術也接連落到騎士們的身上。

只是被選進調查團的大騎士無不是驍楚之輩,加之共同協防,除了鬥氣消耗速度加快,並沒有出現太多傷亡。

在數次極其劇烈的攻擊浪潮之後,局勢已漸漸明朗起來,地面上無數血族屍體成為了佐證。

可以比擬大騎士的上位、中位血族自然無礙,但下位血族卻並不好運,看似氣勢如虹的瘋狂進攻,實質上讓他們失去最重要的機動性,難以躲避霎時斬來的劍氣,像麥子一樣被成排割落。

不過他們還在堅持,只要拖住調查團的腳步,等到幾位大人將該死的卑微人類擊殺,局勢就能稍微穩固,如果迅捷如風的狼騎趕到戰場,勝利的天平會更快地往黑暗議會一方傾斜。

議會有六十多位高端戰力,加上各族逾近上萬的部屬,在這樣的恐怖浪潮面前,調查團的人數就是再翻一倍,同樣無法正面相抗。

「騎士們,突進!」

蓋諾劍指前方,金芒與血光交織的風暴在遠處肆虐,他們所要救援的同伴就在其中。

調整好陣列隊形的騎士們激蕩力量,在蓋諾的一聲爆喝中同時向前衝去,他們斬出的波瀾劍氣開路,湧來阻擋的血族就像撲火的飛蛾,被鬥氣焚燒殆盡。

「拖住他們!」燕尾禮服男子身上血芒大熾,甩先朝騎士們的側面俯衝,無數血族戰士緊隨其後,嘯聲四起。

而騎士們也早做好被干擾的準備,一直沒有出手的騎士用力握緊劍器,鬥氣在體內涌動著,想要拖住他們衝鋒,那自然得付出代價。

就在針尖即將對上麥芒的時候,一聲慘叫陡然貫穿整個戰場,隨後眾人便察覺到一股強大氣息的潰散。

先前一勇當先的男子陡然停下俯衝,沒有去理會身後亂成一團的部眾,反而是驚疑不定地看向遠處。

不止是他,其他中位、高位血族也都停下攻擊,將目光投向一個地方,畢竟消亡的那股氣息他們太熟悉了。

調查團的騎士滿腹疑惑,卻還是趁著這個機會向前不斷突進,少數反應過來、上前阻擋的血族,一一成為他們的劍下亡魂。

當他們抵臨的時候,超凡力量所匯聚的風暴已經消失,戰況映入他們的眼帘。

血族們面帶恐懼退散在外圍,地面已經崩裂得不成樣子,騎士孑然獨立於隨風漸散的血霧當中,他手握黑鐵劍,左手則是提著一個破爛的頭顱。

大量污穢血液濺在他的鎧甲上,周圍的地上散落著被斬成數十截的屍體殘肢,附著在上面的淡金色火焰正慢慢將它們燃燒成飛灰,這一幕不由讓人感到莫名的森冷恐懼。

「林達·阿爾邁!」

聽到蓋諾報出亡者的名字,身後的騎士眼中皆是露出震驚之色,即使不認識對方,也知曉這個名字的主人是東柏血族半個領袖,沒想到居然就這樣死在德爾騎士的劍下,難怪其他血族都如同丟了魂一般。

嗅著濃郁鮮血的味道,卡戎眼中紅芒愈盛,身上暴虐之意不斷升騰,他緩緩抬頭,看向空中的血族。

無論是哪一個血族,在被這道目光落到身上的時候,都感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心悸,特別是剛才與之戰鬥過的幾人,卡戎剎那間將林達·阿爾邁斬殺的恐怖暴虐還深深烙在他們心中。

「團長大人,******騎即將抵達此處,是時候離開了。」

低沉嘶啞的聲音,沒有任何掩飾地傳盪在戰場上,卡戎釋放出哥薩克戰馬,翻身躍上,身上的金焰再次騰騰燃燒,而這樣的攻擊信號帶來的是更深沉的壓抑。

蓋諾深深地看了卡戎一眼,隨後回頭喝道:「全員準備突擊!」

騎士們齊齊應諾,血族們卻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護衛在調查團旁邊的騎士身上散發的強烈殺意,讓他們本能感到躊躇猶豫。

兩名上位血族不願挺身而出,其他大抵也是如此,而心中怨忿的幾人卻礙於實力,不得不如此。

在林達·阿爾邁被殺之後,他們的勇氣彷彿已經沉入谷底,敵人的實力壓垮他們的想法,恥辱似乎也淡化了許多,剩下的唯有自私現實。

這樣的敵人已經無法給調查團造成威脅,騎士隊伍在橫穿崩裂大地的過程中,受到的攻擊強度遠遠不如先前那般激烈,甚至比起過去都要消極。

渾厚的號角聲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隻只巨狼的身影從山丘上出現,騎在上面的狼人維持著狼首形態,手握丈長大砍刀,身上收束的皮甲幾乎被他們強壯的軀體撐開。

他們就是狼騎兵,生活在寂靜大山脈里艾托爾氏族、莫特氏族所特有的兵種,他們是叢林的噩夢,也能進行平地大規模作戰。

「那群死蝙蝠到底在搞什麼!」

看到血族們幾乎沒怎麼阻攔,就讓人類騎士們從容撤離,穆圖憤怒得大吼一聲,先前察覺此處氣息波動混亂而劇烈,還覺得血族這次肯用心合作,知道出力氣了。

可是結果呢!這群惺惺作態、虛偽至極的傢伙還是對他們存有偏見,生怕功勞被他們搶去,所以乾脆放敵人離開,果然只是看似聰明、實則愚蠢的種族。

「從兩邊繞上去,不能讓他們離開,過去的血債,今日必須讓他們償還!」

開口的狼人緊咬牙根,露出白森森的利齒,上次被調查團滅掉的氏族跟他們可是近緣血親。

「確實應該如此,這些血族既然如此不中用,那就由我們來主掌戰場!」

伴隨著穆圖的嘶吼,狼人們紛紛舉起砍刀吶喊起來,洪亮的聲音震得空氣顫動不已。

嗷叫之後的巨狼撲躍而出,他們沿著緩坡涌下,朝調查團的背影追逐過去。

沿途看到慘烈戰場的時候,穆圖冷冷一哼,收起對血族的一部分不屑,看來人類騎士的總體實力同樣提升了。

不過面對強大的敵人,狼人可不會只堅持一會就崩潰後退,看著吧,懦弱的血族!

「全速前進!加快速度!」

在狼人首領們呼喝下,狼人戰士們紛紛攥緊拳頭,用利爪刺破自己的手掌,使得蘊含他們力量的血液灑在坐騎頭上。

血液滲入巨狼的毛皮,進入它們體內,使得它們在狂暴中變大了一圈,奔行的速度更是猛然提升了一大截。

浩大的狼騎兵軍團也不趕到前面阻擋了,直接蠻橫地朝調查團後方衝去,好似要直接將調查團掀翻一般。

來勢洶洶的敵人,讓蓋諾決定進行真正的戰鬥,作為團長以及實力最強的人,他向來克制自己的行動,但這次情況不同,卡戎的存在讓他覺得可以用更直接的方法讓調查團突圍。

「萊月騎士,暫代我率領其他人前進,德爾騎士,和我一同迎擊狼騎!」

身著玄色鎧甲的騎士朝蓋諾鄭重點頭,按照後者的命令帶領其他人先行離開。

蓋諾則是脫離隊伍來到卡戎身旁,面對排山倒海的狼騎,他的目光頗為平靜,反倒是對身旁的騎士表現出在意。

「德爾騎士,你能擁有這樣的實力,不應是無名之輩,但這五十年來,我從未聽說過你的存在。」

「我只是受到徵召的大貴族騎士而已,團長大人不必多慮。」

卡戎並沒有精力閑聊,強行壓制的狂暴戰意再次蠢蠢欲動,身上散發的殺意已經凝為實質,使得周身空間開始扭曲。

蓋諾也不再多言,身上氣息冉冉升起,同樣給人帶來恐怖的壓迫感,畢竟如果不算那些超脫的大人物,巔峰階大騎士已經是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

兩人的戰馬打著鼻響,鐵蹄開始剖著地面,當狼騎們距離不過三公里的時候,戰馬瞬間衝出,如同兩道勇往直前的長虹,隨後散開,分別沖向狼騎隊伍的左右兩側。

即使是面對這樣兩位強大騎士,激素刺激下的狼騎們同樣毫無畏懼,他們睜大銅眼,揮起手中的大砍刀,朝正面直擊而來的虹光劈斬下去!

沒等砍刀落下,哥薩克戰馬已經蠻橫地撞上巨狼,浩瀚巨力將正面的狼騎們撞得飛起,純粹的衝擊力撕裂他們的筋骨,血液從迸裂的軀體中狂灑出來。

地面漸漸浮現熔岩的虛影,並迅速凝成實質,被納入範圍的巨狼們躁動不安,駕馭他們的狼騎同樣察覺到危險,驚恐地看著雙手高舉騎士劍的蓋諾。

這位身軀異常高大的騎士身體周圍漂浮著一簇簇炎火,鬥氣火焰反而不斷斂入體內,沿著手臂注入騎士劍,劍身綻放的火紅光芒愈加強盛。

「遠離敵人!」

看到手底下的人試圖通過攻擊不動如山的蓋諾,朝這邊急速趕來的狼人穆圖不由大吼,那可是調查團里最強的一位,即使他在近處也不敢妄言能夠打斷對方,這群傢伙還真的是被熱血沖暈腦子了!

但還是太遲了,話音還未傳過去,地面熔岩便產生出極強的約束力,延緩狼騎們的行動,一道火柱以蓋諾為中心,霎時間朝周圍擴張,將準備攻擊他的、不知所措的、企圖逃跑的狼人都吞沒其中,

衝天的火焰中,狼騎們慘叫著被焚燒為焦炭,蓋諾騎著戰馬從火焰中從容走出,高高在上地看著目姿欲裂的穆圖,冷然道:「就憑你們,也妄想攻擊調查團,嗯?!」

穆圖氣勢為之一窒,面對巔峰階大騎士,實力不佔優,他連口頭狠話都放不出來,只是吩咐另外兩個中位狼人務必小心行事,心中卻是有些後悔讓幾名部屬同艾托爾氏族去絞殺另一名人類騎士了。

然而他根本料不到東面的情況同樣不樂觀,儘管卡戎沒有施展騎士特有的開路劍氣,也沒有像蓋諾一樣使用強大劍技,但他的殺傷力卻是極其強悍的。

鐵劍揮斬間,戰馬巨狼已是交錯而過,座上狼人驟然分割為兩部分,平滑斜切面鮮血內臟癱成一片湧出。

狼人沒有再站起來,金焰的凌厲直接將他強悍的生命力抹除殆盡,況且這種傷勢,即使能站起來也就多走兩步再倒下罷了。

狂暴的哥薩克戰馬不斷向前衝撞,卡戎不斷揮斬黑鐵劍,斬殺著凶神惡煞的狼騎。

雖然只加持了部分鬥氣,但蘊含他軀體全部力量的攻擊也是極為可怕的,往往一劍下去,狼人和他們砍刀、皮甲都徹底裂成兩半。

通過加持部分黑暗力量的強大體質來碾壓敵人,這是狼人的拿手好戲,但是在今天卻遇上一個比他們更不講道理的騎士,如同推土機一般直接鑿入他們的陣列。

英勇的狼騎不是被撞飛,就是被人類騎士斬成兩半,乾淨利落地死去,而他們的攻擊卻是連落到對方身上的機會都沒有。

「先殺他的戰馬!」

即使神經再大條,狼人們在戰鬥上也沒蠢到哪裡去,直接將哥薩克戰馬作為攻擊對象,揮動砍刀斬向馬腿。

金石交擊的叮鐺聲不絕如縷,反震力通過砍刀傳到狼騎的手掌,將他們的虎口震得流出殷殷鮮血。

儘管卡戎為了節約鬥氣,並沒有為戰馬附上護體鬥氣,但這並不代表他的坐騎會很脆弱,聯盟戰馬本身就是應用於戰爭的高級傀儡生物,加之這匹哥薩克戰馬因為其主人意志的影響產生變異,覆蓋著堅硬鱗甲的戰軀並非擺設。

對於這些為狙擊戰馬而露出破綻的狼騎士,卡戎並沒有手下留情,金月浮現,一圈圈弧光掠向四周。

當光芒收斂的時候,只有兩個幸運的狼騎士僥倖未死,余者皆成為地上的碎屍。

狼騎們的攻勢停頓片刻,然而幾道急速接近的強大氣息又讓他們鼓起勇氣,只要有首領們,他們又何需畏懼區區一個人類!

嗷叫的狼騎們再次發起攻勢,這次他們顯得更加瘋狂,如同驚濤拍岸般兇猛,頭頂有一撮白色毛髮的狼人面目猙獰,沒有留絲毫餘地,直接驅使坐騎正面朝哥薩克戰馬撞擊過來。

毫無懸念的,巨狼被撞得變形,不過這也成功阻擋了哥薩克戰馬的沖勢,周圍更多的狼騎們抓住機會,接連衝撞上來,亂刀砍下。

卡戎格擋著周圍眾多的攻擊,身下哥薩克戰馬卻是鱗甲翻飛,血肉開始虛化,這般攻擊強度已經超過它的極限。

戰馬轟然倒地,卡戎並沒有為其添置源力晶石的打算,將其收起后便躍起化為折光,來到一名狼騎面前,黑鐵劍徑直下劈。

劍鋒沒有任何滯澀地穿過狼人和其坐騎的身體,一道血線浮現,緊接著分為兩半倒地。

反身握住背後襲擊的砍刀,卡戎欺身向前,直接將刺穿敵人的心臟,將死亡的狼人挑飛,隨後堅定地向前邁出腳步。

一名狼騎驅使坐騎衝過來,準備故伎重施,然而卡戎卻是不閃不避,一個前衝突進,后發先至地撞鐘巨狼,恐怖的震蕩波直接使得巨狼和其主人都爆成一團血霧。

即使因為要保存鬥氣不能發揮全力,卡戎的可怕程度也差不了多少,超越極限的體質,加上狂化后的振幅,已經足以讓他成為優秀的戰爭機器。

在幾名狼族首領來臨的十餘息里,他已經硬生生推出一條血路,普通狼騎付出觸目驚心的代價。

趕到戰場的狼族首領們喝退了實力不濟的手下,朝著卡戎圍攏過來,更加凝重的肅殺瀰漫場上。 金屬車輪軲轆碾過碎石,兩頭兇猛的黑獅拉著車駕前行,周圍儘是騎著凶獸的黑暗種族,還混雜著一些黑暗騎士以及黑巫師,甚至有少數尖耳朵黑皮膚的奇異生物,比起純粹的血族、狼人軍團,他們的成分要複雜的得多,但隊伍更加聲勢浩大。

暗紅猙獰的的旗幟在空中張牙舞爪,在調查團與血族、狼人軍團戰鬥的時候,浩浩蕩蕩的議會主力已經截取近道,奔往預定的地點。

並非他們不想直接上前幫助血族、狼人軍團,而是現實情況不允許,如果是順風戰倒也罷了,但面對突圍能力極強的調查團,黑暗議會反倒容易絆倒自己。

指揮系統混亂,不講究配合等這些缺點,是黑暗議會數千年都沒能解決的問題,他們無法做到像騎士聯盟的全軍衝鋒,只能採用這種波浪式作戰方式,這樣做並非沒有好處,既不會幹擾到議會裡其他軍團,也不會讓騎士成功突圍一次就逃之夭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