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仙女座星系,五艘龐大的貨運飛船,在周圍16艘鐮刀彎飛船的護航下,正掠過其S星球的隕石帶,向最外側的旋臂駛去。

「庸和五號,我是鐮刀彎16號。已依稀看到珍珠鏈了!」領隊護航的衣風少尉,坐在鐮刀彎飛船內的中間指揮位置,向貨運船隊通告。

鐮刀彎飛船取名為一種古老的勞動工具~鐮刀。其形如鐮刀彎勾,故取名為鐮刀彎。飛船中間位置為指揮室,左右兩邊可各分配三名戰士操控弦狐雷達,飛行,武器等。也可一個人在指揮室操控,此次護航給衣風少尉配了兩名戰士副駕駛。

「終於快到了!」庸和五號上姚笛船長聽到後站起身,眼睛凝望著前方:

只見九顆顏色各異,大小不一的恆星,彎弓般弧形排列著,遠望去,如九星連珠,掛在前方宇宙天幕中,我們人類稱之為「珍珠鏈」。人類宇宙出航與返航,多會選擇珍珠鏈所在旋臂做為啟動超玄速度的節點。

「鐮刀彎16號,聯繫玲瓏塔7號,告知我們啟動超玄速度的時間。」

「鐮刀彎16號馬上聯繫!」衣風少尉回復。

「貨運飛船保持航線,儘快趕到珍珠鏈旋臂,啟動第四次超玄速度,直達火星!」姚笛船長通告的聲音提高了不少。

「終於快回家了!」船員們聽到都提起了精神,交頭接耳起來。

宇宙浩瀚,看似無邊無際,任自遨遊,可是,即便是在已開闢的航線上,神秘的宇宙隨時都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危險。只是我們人類,生來好奇,總想去到宇宙遙遠深處看看那未知的景象,可是一旦出去久了,還是會想回到生存的地球。畢竟,有什麼比雙腳站在地球上,感受那熟悉而又親切的重力來得心理踏實呢!

已是四次宇宙出航的姚笛船長,年方已過不惑之年,臉上的皮膚已是坑窪不平,額頭上夾著幾條皺紋,略顯蒼桑。他抬頭看了看此次出航的時間:已有69天了。他也一樣,在這不踏實的宇宙太空中,多想著自己的家人:回到地球,與妻子一起帶著三個孩子慵懶的躺在沙灘上,可愛的四歲的小女兒,拿著鏟沙的玩具,調皮的刮著他的腳地板。。。。。。。

「庸和五號,我是鐮刀彎16號,未與玲瓏塔7號取得聯繫!」衣風少尉的報告打斷了他的暇想。

「鐮刀彎16號,可以嘗試發超玄信息!」姚笛船長建議。

「已發超玄信息,正等玲瓏塔7號回復。10分鐘后再通告!」衣風少尉回答。

火星外太空軌道,七座塔狀的太空保壘如北斗七星陣形排列,遠遠望去,猶如傳說中的七巧玲瓏八柱塔,人類修格政權命名為玲瓏塔。

此七座玲瓏塔與人類星月政權的五座星月宮,十字政權的十座十字橋,三者遙望而立,甚是壯觀!

玲瓏塔7號,由上至下七層的外防護罩正緩緩打開:

南宮一燕,年芳27歲,修格政權火星艦隊少尉,身著稱身的白色火星艦隊軍裝,身材高挑,明眸皓齒,正站立於玲瓏塔第二層223號辦公室的窗前,她面露微笑,左邊嘴角露出一個迷人的小酒窩,欣賞著這宇宙異域的景色:

太陽正好落在火星奧林匹斯山頭,陽光已較弱,透過火星紅色的沙塵,透發著美麗的灰藍色的光暈。在東側,星空璀璨,一顆蔚藍色不到半圓形的星球,如此巧妙懸浮在宇宙太空之中,仿似可以輕而易舉的把它托在手掌心,這就是讓在太空中的人類看到心理倍感安慰與踏實的星球~地球。

成為一名宇航員,駕駛飛船在漫無邊際的宇宙太空中翱翔,欣賞那遙遠太空深處五彩斑斕不同的星系,感覺在宇宙深處遨翔的那份自由,那份刺激,那種恐懼,是她夢寐以求的夢想!

「亞琳中士來電!」南宮一燕左眼裡的隱形弦狐眼鏡彈出了亞琳中士的名字,就像顯示在眼前。

弦狐眼鏡是弦狐晶元研發出現後用在人們生活中穿戴智能產品的其中一種。可用人的大腦意念來控制。人都有愛美之心,南宮一燕不喜歡戴有框弦狐眼鏡。

她用大腦意念控制選擇了接通:「亞琳中士,有什麼情況?」

「報告南宮少尉!鐮刀彎16號所部護航飛船的最後一次超玄速度節點時間快到了,玲瓏塔7號一直未與他聯繫上!」

「有收到超玄信息嗎?」南宮一燕知道火星艦隊有規定,在呼叫未取得聯繫時,要發送超玄信息。

「沒有收到!5天前收到的最後一次超玄速度信息時間節點是已到達仙女座星系。」

「檢查玲瓏塔7號弦狐雷達希統是否正常!」

「是!我馬上檢查!」亞琳中士回道。

南宮一燕轉身,坐在透明的半圓形辦公桌前,桌面上升起了一面曲面全息顯示屏,上面顯示:3114年10月17號,鐮刀彎16號所部護航五艘庸和號貨運飛船。

「沒有護航行動代號!」南宮一燕眨著美麗的大眼睛看著上面的信息,「一次與往常一樣很普通的宇宙貨運護航。」她心理判斷。

「玲瓏塔7號,報告鐮刀彎16號最新超玄速度節點信息!」南宮一燕對著面前的顯示屏發出指令。

「玲瓏塔7號未收到最新超玄速度節點信息。」玲瓏塔7號自動回復。同時在顯示屏上彈出了之前的信息。

「我們的飛船沒有積聚暗能量形成外部防護罩的技術,一旦飛船啟動超玄速度到達,預定位置沒有清除其它細小物體,將會是毀滅性災難。火星艦隊規定,啟動超玄速度前,一定要與目的地取得聯繫。可是,現在還未聯繫上,也不知鐮刀彎16號啟動超玄速度的時間,這不正常!」南宮一樣敏感起來了,「要立刻上報!」

正在此時,樓階上尉的全息視頻電話進來了,南宮一燕用意念接通了。

「南宮少尉,馬上到玲瓏塔7號二層大廳!」全息視頻電話中,樓階上尉一臉嚴肅。

「是!上尉!我馬上就到!」南宮一燕起身敬禮。她心中很敬佩軍中這些少數的格致派軍人,跟他們共事時,感覺他們做事嚴瑾,追求本質,特別是高超的駕駛技術。雖然很多修曉派的軍人大多比較排斥他們,她從不排斥他們。

南宮一燕走出辦公室,二層大廳中央矗立一個大的橢圓形旋轉球體~玲瓏塔7號弦狐雷達系統的主力顯示屏:橢圓球體正不斷顯示更新宇宙各星球的新聞,四周工作的軍士由內向外依次圓形向高處排開,一圈圈辦公桌上全息顯示屏上不端更新的畫面,讓人眼花瞭亂,調出的全息視頻讓整個大廳變得擁擠不堪。

南宮一燕沿著上面環形走廊,走下台階,有幾位軍士正好看到她,一時忘了手中的工作。她從不會去在意這些,也從不會去責備他們。

被人欣賞,是她的自信!

「玲瓏塔7號!我是鐮刀彎16號,收到請回答。」仙女座珍珠鏈附近,鐮刀彎16號依舊在重複呼叫,試圖取得聯繫,一直沒有回復。

「庸和5號,我是鐮刀彎16號,我們還是未與玲瓏塔7號取得聯繫。」衣風少尉通告。

「鐮刀彎16號,超玄信息更快點,有回復嗎?」

「同樣沒有回復,我感覺有些不對,有記錄可查,珍珠鏈附近很少出現有聯絡通訊不正常的現象!」衣風少尉,感覺有些不安。

「我們不能呆在這太久。」庸和5號姚笛船長心中同樣感覺不安。

「是,我們不能呆在這太久!」衣風少尉心中同樣明白。

「發出加密超玄信息給玲瓏塔7號。」衣風少尉命令右邊一位軍士,「鐮刀彎16號所部護航五艘貨運飛船,於地球時間3114年12月24號17時34分即將到達珍珠鏈旋臂,由通訊受阻,將原地等候30分鐘,如30分鐘內還未取得聯繫,將按特別程序啟動超玄速度!」

衣風少尉依舊心中不安:「鐮刀彎2號,帶領鐮刀彎7號前去珍珠鏈附近偵查,有任何可疑情況,立即彙報,20分鐘后回來匯合。」

「是!」鐮刀彎2號與7號兩艘飛船微擺側翼,向珍珠鏈12點鐘方向飛去。

「庸和五號,我是鐮刀彎16號,如30分鐘內還未與玲瓏塔7號取得聯繫,將啟動特別程序,派機器人操控的鐮刀彎7號前去探路報知!」衣風少尉通告庸和五號姚笛船長。

「沒問題,我們要儘快聯繫上玲瓏塔7號,儘快回到火星盤龍谷基地!」姚笛船長憂慮的說道。

「要是我們的飛船有防護罩就好了,就不用在這等了。」庸和五號上的一位年輕船員小聲說道。

「要是我們能在這直接啟動超玄速度更好,就不用跑到珍珠鏈藉助旋臂的能量啟動了!我們還沒技術,其它外星動物也會封鎖這技術的。」另一位船員說道。

「唉!也是!星月政權與十字政權的重力盔甲技術也一樣不會給我們!」那位年輕船員看了看等下啟動超玄速度時要穿的重力盔甲。

正在他們說話間,數道極速的黃色激光,突然從正上方而下,正擊中鐮刀彎7號背部,前方不遠處一聲爆炸,火光四射,鐮刀彎2號右翼已被擊斷半截,濃煙夾著火花打著旋轉往下掉落,密集的黃色激光火力更猛烈的從9點鐘方向擊射過來,鐮刀彎2號,在旋轉中被打個正著,一團爆炸的火光直往太空深處掉落。

所有人都目驚口呆未反應過來。。。。。。。

更猛烈密集的黃色激光劃過飛船前窗,最前方領航的三艘鐮刀彎飛船在毫無防備間背部被多處擊中,爆炸的火光掩蓋了珍珠鏈的光芒,照射的所有人不知所措。

「我們被偷襲了!鐮刀彎16號!」鐮刀彎一號驚恐的通告聲大家的遲滯。

「保持隊形,保護貨運飛船。」鐮刀彎16號衣風少尉驚立刻發出命令。

慌亂間,其它鐮刀彎飛船急於躲避已是散的七零八亂。

「鐮刀彎16號,我的右翼受傷了!」

「我的船身受損了!」

「我後方有不明飛船追著打!」

。。。。。。

不利的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傳來!

「庸和五號!我們被不明飛船偷襲,準備應敵!」鐮刀彎16號衣風少尉顧此失彼,只能寄希望貨運飛船自己能反擊,。但他心理很清楚很多船員都是最近新招聘的年輕人,有些連貨運飛船的激光炮都不會開!

「所有船員,馬上啟動擊光炮,進行反擊!」庸和五號上姚笛船長親自點擊了武器操作板上的啟動項。

此時一艘艘黑色飛船帶著激光火力俯衝而下,近身悅過這5艘貨運飛船。那剛啟動的一排排激光炮剛擺正位置,就被擊毀了。

「鐮刀彎16號,是蝙蝠飛船,我看到了,很多的蝙蝠飛船!從不同方向攻擊,我們靠近不了貨運飛船!」鐮刀彎1號錯愕的驚叫。

「怎麼會是蝙蝠飛船!」衣風少尉心中不解,蝙蝠人與我們人類一直很友好。他來不及去想這些問題了。

「報告損失情況?」衣風少尉問右邊軍士損失情況,自己操飛船躲閃。

「我們已失去了鐮刀彎2號,3號,7號,8號,還有15號!」

「後方12點鐘方向有4艘蝙蝠飛船在向我們瞄準了!」左邊的軍士看到弦弧雷達的顯示,驚叫著報告。

「鐮刀彎迴旋!從側方攻擊!」只見鐮刀彎16號加速驅動左翼引擎,幾個交叉旋轉已到左側背靠貨運飛船。後方一排排黃色激光火力幾乎擦著船身而過,驚險萬分。衣風少尉雖驚出一身冷汗,卻馬上準備瞄準後方正氣勢洶洶而來的4艘蝙蝠飛船開火了:幾排白色的激光火力呼嘯射了過去。那4艘蝙蝠飛船不可思議的蝙蝠掉頭般幾個旋轉向左右兩側散開,輕鬆的躲避了。

「原來蝙蝠飛船的迴旋速度比我們鐮刀彎飛船更快!」衣風少尉看到心中暗自吃驚。

此時,鐮刀彎9號,11號,14號也被逼回了庸和5號貨運飛船附近。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們一靠近貨運飛船,蝙蝠飛船就停止了攻擊。

「鐮刀彎16號,這些蝙蝠飛船的性能比我們好!」鐮刀彎14號有些懼怕。

鐮刀彎16號心急如焚的是被切割分散在貨運飛船外面的7艘鐮刀彎飛船。

「鐮刀彎1號,帶領其它飛船靠籠組陣北斗七星陣反擊!」衣風少尉看到蝙蝠飛船不知具體有多少,很明顯數量多於自己,性能更好,分散太開被追著打會被逐一個個消滅。

「鐮刀彎9號,11號,14號,與我一起繞飛穿插與五艘貨運飛船之間,伺機攻擊蝙蝠飛船!」衣風少尉正命令時,已衝鋒在前向貨運飛船上方飛去。鐮刀彎11號與14號卻悄悄的往庸和5號下方飛去,潛入了船底。

「看!有4艘蝙蝠飛船已登船了!」鐮刀9號看到立馬就是一排激光過去。

「不要攻擊!」衣風少尉想阻止,他擔心的是爆炸傷及貨運飛船。卻已晚了,鐮刀彎9號已擊中了兩艘蝙蝠飛船,卻沒有發生爆炸火焰,只是船體被打了個稀巴爛。

「沒有爆炸!」衣風少尉正納悶。也瞄準擊中其它兩艘打了個痛恨,同樣沒爆炸。

「他們不是癢氣動物!」鐮刀彎9號大聲叫道。

「鐮刀彎9號,敢快躲閃!9點鐘方向有6艘蝙蝠飛船飛過來了。」

只見鐮刀彎16與9號幾乎同時旋轉飛下了庸和5號。

險象環生中的他們確一時沒注意鐮刀彎11號與14號沒有跟上他們。

「我是鐮刀彎1號,北斗七星4號位置!重新組陣!」蝙蝠飛船圍追堵截,第一次想組北斗七星陣沒有成功,鐮刀彎1號想再嘗試一次。

其它6艘鐮刀彎飛船聽到指令在分散中拚命迴旋掉頭,欲向鐮刀彎1號靠攏。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又有15艘蝙蝠飛船從上而下俯衝下來,雨點密集般黃色激光火力如利箭射下來。只逼得6艘鐮刀彎飛船旋轉翻滾著躲閃,不料其中三艘鐮刀彎飛船本已受傷,在旋轉中躲閃不及,被擊中,冒著濃煙直轉圈。此時那15艘蝙蝠飛船如疾鳥下墜,如同追著打出的黃色激光火力,再次擊中那受傷打圈的三艘鐮刀彎飛船,頓時碎片帶著火花四散橫飛。

鐮刀彎1號看到直追下去,待那15艘蝙蝠飛船迴旋向上之時,仇恨交加的火力全開,直中其中兩艘蝙蝠蝙蝠飛船船頭,殘片爆散,只見那兩艘蝙蝠飛船失去動力,慢慢往下沉掉。

「鐮刀彎16號,他們進入貨運飛船了!」庸和5號姚笛船長發出了恐懼的聲音。

「庸和5號,把它們都趕出去!庸和5號!。。。。。」衣風少尉再三呼叫,再也沒有回復了。

「鐮刀彎16號,我們又失去了鐮刀彎4號,5號,6號!」鐮刀彎1號在躲避中緊張的報告。

貨運飛船可以想到已被劫持,自身鐮刀彎費船寡不敵眾,衣風少尉絕望中命令:鐮刀彎1號,突圍衝出去,趕到珍珠鏈旋臂啟動超玄速度,回到火星基地請求火星艦隊救援!」

「鐮刀彎16號,我們一起衝出去!」

「你們快衝出去!」衣風少尉大吼的命令!他同樣是疲於躲閃中發命令,此時已準備與貨運飛船共存亡。

「鐮刀彎10號,12號,13號,我們一起衝出去,趕到珍珠鏈旋臂。」

四艘鐮刀彎飛船只能被追趕的左突右閃,朝不保夕。

「我們趕到珍珠鏈旋臂,啟動超玄速度,重力盔甲都來不及穿!」鐮刀彎10號感覺絕望。

「你們向前突圍衝出去!我掩護你們!」鐮刀彎一號突然迴旋掉頭,直面沖向不同方向追趕而來的10多艘蝙蝠飛船。

「鐮刀彎旋轉,打出天女散花!」這是自殺式最後一擊。但見鐮刀彎1號在交叉旋轉中同時打出所有火力,只見激光火力隨飛船旋轉如天女散花般四面八方直射出去,那圍追過來的10多艘蝙蝠飛船始料未及,紛紛迴旋躲避,有4艘蝙蝠飛船被無規則的火力擊中,托著殘破的船體傾斜漂向太空深處。

鐮刀彎1號火力卻越來越小,能量即將用盡。10多束黃色激光從不同方向正中船身,火花四濺,慢慢消失在太空中了。

鐮刀彎10號,12號,13號三艘飛船看到身後爆炸火光,悲憤與恐懼交加。

「鐮刀彎12號,13號,趕快穿上重力盔甲,快到珍珠鏈旋臂了。」飛行在最前面的鐮刀彎10號急促的說完。馬上啟動了飛船自動駕駛!

「已啟動自動駕駛。」飛船弦弧系統報告。鐮刀彎10號馬上打開重力盔甲的柜子,開始穿戴重力盔甲。

3顆太空*分別從三艘蝙蝠飛船發出,以極快的速度在迫近。

「鐮刀彎10號,12號,我們被太空*鎖定了!」鐮刀彎13號駕駛室內弦弧雷達警報聲不斷響起。

「弦弧雷達顯示是我們自己的幻龍太空*!」鐮刀彎12號吃驚不小。

鐮刀彎10號飛船內同樣警報聲不停響起,吃驚之餘正手忙腳亂的戴上盔甲手套。

太空*是宇宙智慧聯盟禁止使用的武器,如被其它更快速度的飛船逃掉,太空*將永遠飛行在宇宙中,成為太空垃圾,直到碰上其它物體爆炸。

「危險!危險!請棄船!請棄船!」三艘鐮刀彎飛船都在自動報警。

「我快要被追上了!」鐮刀彎12號恐懼了!

「我們自己的幻龍太空*。」鐮刀彎13號自言自語,露出放棄的微笑。

鐮刀彎10號剛戴好重力盔甲的手套,聽到飛船內自動報警棄船的聲音,他知道已來不及了,突然他拿起頭盔,衝過去打開一艘逃生小飛船。

珍珠鏈九星連珠的光芒照亮了三艘疾速而來的鐮刀彎飛船,也照亮了三顆更快的幻龍太空*。

只見那三顆幻龍太空*先後追上擊中了那三艘鐮刀彎飛船,隨後爆炸的火光先後亮起。鐮刀彎10號飛船爆炸一分兩半,鐮刀彎10號正坐入逃生小飛船,在劇烈的搖晃中正想戴上頭盔,突然又是一聲爆炸,一塊碎片射入他的前額,他瞬間癱坐在那逃生小飛船內,睜大著眼睛,手中的重力盔甲頭盔從手中滑落了,被甩出了飛船。。。。。。。

「鐮刀彎9號,你衝出去,我掩護你!」鐮刀彎16號衣風少尉命令道。

「蝙蝠飛船有我們的幻龍太空*,我衝出去也是被當靶子打!」鐮刀彎9號已被逼的貼著貨運飛船飛行,毫無出路。

「鐮刀彎11號與14號呢?」衣風少尉被壓制在庸和1號貨運飛船周邊忙於躲閃,如被蝙蝠飛船戲耍般,突然發現他們兩艘飛船不見了。

「他們可能已經犧牲了!從庸和5號飛出來時。」鐮刀彎9號突然發現飛船弦弧雷達上沒有他們的信號。

庸和5號貨運飛船下面,兩艘鐮刀彎飛船緊緊貼在貨運飛船的底部,關閉了弦弧雷達,靜靜的看著一艘艘鐮刀彎飛船失去。。。。。。。

「鐮刀彎9號,就剩我們兩艘飛船了,如今退無可退,只有鐮刀彎合併,打出太極罩。」衣風少尉悲壯的說道。

「遵命!出去也是死,不如做最後一博!」鐮刀彎9號悲憤交加。

「好樣的!聽我號令:鐮刀彎旋轉!」衣風少尉集中了全部精神。

「鐮刀彎旋轉!」鐮刀彎9號也同時按號令操作。

只見兩艘鐮刀彎飛船在旋轉中靠近,飛船兩側尾翼不偏不倚的完美對接上了。

「變形陰陽八卦!」衣風少尉緊接著發出指令。

兩艘飛船兩側側翼對接后,中間同樣變形對接,變形成了一艘圓形陰陽八卦飛船。

蝙蝠飛船顯然發現了他們合併變形的異動,三點鐘方向與9點鐘方向各有6艘飛過來,準備左右夾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