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身邊站著四個七十來歲的老者,一個個白眉白須,看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剩下的便是一些年輕的子弟,茅豐羽赫然在其中。

不過是坐在輪椅上,身上纏著繃帶,明顯傷勢還沒有好。

葉宇剛剛打量完這些人,就看到原本埋伏在四周的人也都盡數沖了出來。

頃刻間就把他和夏悠悠包圍在其中。 「既然知道是請君入甕,你們還敢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想來是對自己的實力特別認可了?」

拿著蒲扇的那個老者,閃動幾下扇子,冷笑著說道。

這大冬天的,還在北方。

他還扇著扇子,倒也挺能裝的啊。

「你就是家主了?」

葉宇反問道。

「不,不,不,我只是茅家的負責人茅勝琦,家主在閉關修鍊。」

茅勝琦說:「現在家族當中所有的事務都歸我管。」

「你是葉宇吧?天目組織的隊長?」

「不錯,正是在下。」

「那茅豐羽和茅堅秉都是傷與你手?」

「也不錯,他們都是我打傷的。」

「這麼看來,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練氣第六層了?」

茅勝琦皺著眉頭說:「不簡單,在世俗界修鍊,以如此年紀進入到練氣第六層,堪稱妖孽般的存在了。」

「若是就這樣隕落的話,倒是有點可惜。」

「這樣吧,你投靠我們茅家,我升你為茅家的長老,從此以後聽從我們茅家的號令,我可以饒你們一命,如何?」

「哈哈。」

葉宇狂笑起來,「我打傷了你們的豐羽少爺,還重傷了一位長老,你不但不殺我,反而還要認命我為長老,你就不怕你們茅家的人不服嗎?」

我從草原來 「沒有什麼不服的。」

茅勝琦道:「在修真界,本就是弱肉強食。」

「被你打傷,只能怪他們自己沒有本事,學藝不精,怨不得別人。」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葉宇收斂起笑容,冷冷的問道。

「不同意也沒有關係,遲早有一天你會同意的。」

諸天金手指 茅勝琦說:「雖然你進入到練氣第六層,可你的家人恐怕沒有這麼妖孽嗎?」

「別的不說,就說你身邊的這位小姑娘,體內並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恐怕比你差遠了。」

「我們對付不了你,但你也傷不了我們茅家。」

「若是我們把人手分派出去,對付這位女娃娃以及你的家人,你能忙得過來?」

「恩?」

聞聽此言,葉宇的臉色瞬間就冰冷下來,「這麼看來,雲溪縣和雲海省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了?」

「不錯,正是我安排的。」

茅勝琦也沒有反駁,而是主動承認了下來。

「只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你身邊竟然也有高手存在,我派出去四位練氣第五層的高手,竟然盡數斃命。」

「另外還有兩位去了燕都,一位練氣第五層,一位練氣第六層,也都喪命。」

「葉隊長,不得不說,你的這份勢力足以傲視整個華夏國。」

「可真跟隱世家族對抗,還差了好遠。」

「哦?竟然都死了?」

葉宇也有些意外,他本來還在擔心他們的安危,現在聽到這話,心才算放了下來。

只是同樣有些納悶,雲溪縣只有苗興一個人,而他只有練氣第四層,應該抵擋不了練氣第五層的存在啊,又是怎麼把對方兩個練氣第五層的人殺死的呢?

至於雲海省那邊,只要劉璐璐和汪嘉琪逃到了華宇谷,就能夠確保安全。

有劉桂香這樣一個冰體體質者坐鎮,絕對沒有問題。

可劉桂香畢竟才剛剛進入到練氣第四層,想要戰勝兩個練氣第五層也有些困難。

還有就是燕都,仇海洋勝練氣第五層不在話下。

可面對練氣第六層的話,他也只有逃走的份,又是如何把別人給滅殺的呢?

難道暗中有人幫助?

不管怎麼說,茅家派出去的人全死了,那他的親朋好友就安全了。

把心放下之後,葉宇就冷笑著嘲諷起來,「這麼看來,你們茅家也不過如此嘛?」

「派出去那麼多高手,竟然全軍覆沒,就這樣,還想招攬我,你覺得你們這小廟,能容得下我嗎?」

「呵呵,年輕人,口氣不小嘛。」

茅勝琦聽到這話,鼻子都快氣歪了,「既然你不服,那我就先給你介紹一下我們隱世家族的情況吧。」

「練氣第七層有兩位,家主跟我,練氣第六層大概能有二十多位吧,至於練氣第五層,我也沒有具體計算過。反正只要是我們茅家重點培養的弟子,均已進入到練氣第五層。」

「還有一些普通的弟子,再資源的堆壘下,也達到了練氣第五層。」

「至於練氣第五層之下的,數不勝數,我就不說了。」

妻子的寵愛 「你覺得就憑你們兩個人,在面對這種陣容下,能活著逃出去嗎?」

「逃?」

葉宇大笑道:「茅勝琦,既然來了,我就沒有想過逃。」

「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不把你們茅家打垮,我絕不離開。」

「好,好,我真的是越來越欣賞你了。」

茅勝琦拍著手,讚歎道:「有實力,有膽魄,這才是我們修士應該具備的特質。」

「可你為什麼偏偏要站在對立面呢?」

「我是真的不想殺了你啊。」

「少廢話,要戰便戰,不戰的話,就跪地求饒,把茅家拱手讓出,我或許會看在你們還沒有做出太過分的事情而放你們一條生路。」

「小子,你太狂了。」

茅勝琦還沒有說話,茅堅秉就已經急不可耐,跳出來,指著葉宇的鼻子叫囂道:「就你這種樂色,也妄想控制我們茅家,真敢想啊。」

「琦哥,讓我出去教訓他吧。」

茅堅秉又向著茅勝琦請纓道:「上一次是我大意了,所以才會被他鑽了空子,偷襲得逞。」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給他機會,一定要讓他體會一下,練氣第六層真正的實力。」

話雖然說的很滿,可唯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上一次,葉宇根本沒有偷襲。

相反,還讓他隨意的進攻,連打了他們兩個練氣第六層的高手。

只不過這段時間他回到茅家之後,消化了一滴親王精血,實力大增,已經無限逼近練氣第七層了,所以才想找回場子。

「恩,去吧。」

茅勝琦點點頭說:「既然他如此冥頑不靈,那就去滅滅他的威風,讓他明白,我們茅家的威嚴是神聖不可浸犯的。」

得到首肯,茅堅秉不再遲疑,揮動長劍就跳了出來。

「葉宇,你個小王八蛋,敢不敢出來跟爺爺一戰?」

茅堅秉指著葉宇狂妄的叫囂起來,「上一次被你偷襲得逞,這一次老夫絕對會讓你好看。」

「宇哥哥,讓我來收拾他吧。」

葉宇剛打算跳出去呢,夏悠悠就笑著說道。

同時還衝著他眨巴了一下眼睛,那意思是讓他放心。

看來她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葉宇這才放心,點點頭,讓夏悠悠參戰。

「你是誰?」

看到是那個沒有靈力波動的女娃娃來戰,茅堅秉有些不爽的問道:「老夫從來不打女人,你還是趕快滾吧,換葉宇來。」

「不打女人?挺懂得憐香惜玉的啊。」

夏悠悠笑了起來。

她笑起來很好看,讓茅堅秉一陣的失神。

「既然如此,你就站著別動,讓我來打你。」

說完之後,夏悠悠就展開雙拳衝到了茅堅秉近前,沒有二話,直接就轟向了他的胸口。

茅堅秉正在呆愣當中,就感覺到一陣凌厲的拳風,嚇了一跳,急忙後退好多步才堪堪躲開。

只是還不等他腳步站穩呢,夏悠悠的攻擊又到了近前。

茅堅秉無奈,只得再次躲避。

內心卻一陣的憋屈,因為他的狂妄,竟然失去了先機。

高手過招,這先機往往非常重要。

一旦失去,恐怕就只能落敗。

好在茅堅秉對自己的實力特別自負,再次躲開夏悠悠的進攻之後,他就揮出了長劍,劃開界限,讓夏悠悠無法近身。

然而他卻低估了夏悠悠的本事。

若是一般人,跟他正面抗衡的話,肯定就被他這劍招給逼退。

然後他就能扳回劣勢,發揮出真正的實力。

可夏悠悠是血族的王者,她的背後有著一雙隱形的翅膀。

猛的展開,撲閃起來,直接就帶著她的身子凌空而起,繞到了茅堅秉的身後。

一腳踢出,正中茅堅秉的後背。

砰!

一聲悶響,茅堅秉的身子蹭蹭蹭往前奔了好多步,一個趔趄,直接摔了狗啃屎。

夏悠悠這會也從半空落下,拍了拍手,嘲諷起來。

「不打女人,我還以為你多厲害呢,原來只是花拳繡腿。」

「怪不得不敢打女人了,這是生怕被女人打殘廢啊。」

「啊啊啊,簡直是氣死我了。」

茅堅秉從地上爬起來,鼻子都氣歪了。

在茅家,他怎麼說也是練氣第六層的高手,身為長老,開局不利,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很生氣?」

「可又有什麼辦法呢?」

「實力有限,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讓那個拿著蒲扇裝叉的人來吧,我覺得你們整個茅家,也就他能入我的眼。」

「女娃娃,找死。」

茅堅秉被奚落一番,直接盛怒。

揮舞著長劍,回身就沖向了夏悠悠。

這一次,他搶佔了先機,施展出來茅家絕妙的劍法,如同一張網一樣,把夏悠悠罩在其中。

「這劍招不錯,只可惜速度太慢了。」

夏悠悠看了一眼,就輕蔑的說道:「就這麼點本事,還當長老,看來茅家真的是沒有什麼人可用了。」

「既然如此,那還留著幹嘛,今天我就代替宇哥哥,替奇門世界清理門戶。」 說話之間,夏悠悠已經欺身衝到了茅堅秉的身前,一拳轟在他的前心。

直接就把茅堅秉的身子打的倒飛出去,摔出老遠。

也就是夏悠悠不想過早的展現自己的實力,否則的話,這一拳,定能讓茅堅秉吐血,受到重創。

「沒想到你還真的有兩下子啊?」

茅堅秉從地上爬起來,把長劍插入劍鞘,展開拳頭,再次沖向了夏悠悠。

「小娃娃,老夫不打女人,處處對你手下留情,沒想到你竟然得寸進尺,看來不下點狠手,你是不會退縮的。」

雖然被打中了兩次,可茅堅秉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