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焚天』這個名字的上面,另外一個名字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安以軒,986.」

安以軒排在第二位,這個名字令他想到了安家,他有種強烈的感覺,這個安以軒極有可能就是安家曾經的武帝。

妙妃鸞登上浮空而立的仙台後,也馬上注意到了台階和石碑,當即便走了過來,站在陳強身側,觀看起來。

「登天階!」

在看到『登天階』這三個字后,妙妃鸞馬上掩口驚呼起來,在這一刻她縹緲的氣質蕩然無存,卻另有一股驚心動魄的美。

「登天階很有名?」

能讓妙妃鸞如此失態,陳強感覺這登天階恐怕很有些名堂。

「你先看看第一人的名字。」

妙妃鸞沒有立馬回答陳強的問題,反而讓他繼續看。

「木青,1000。」

陳強看了半天,也沒覺得『木青』這個名字有何特別之處。

「這個木青,和登天階有什麼聯繫?」陳強向妙妃鸞問道。

「你可知道木青是誰?」妙妃鸞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陳強微微搖頭,表示從未聽過。

「木青是遠古武帝,強絕一時,橫壓一個時代,曾經打遍諸天,壓的天下無聲。」妙妃鸞道。

「雖然聽不明白,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陳強是真有些懵,什麼諸天,什麼橫壓一個時代,這種高大上的形容詞,太過泛泛了。 三天後,駱林獨自一人,回到了京城,至於江川的事情自然有人會去處理的。是的!駱林回京的確是出了大事了,而且不止一件,第一件那就是窯洞那位基本上要永垂不朽了。第二件事情,那就是各國間諜在京城活動猖狂,馬青松已經沒有什麼辦法了,總參二部的一份四星絕密文件,被盜。這已經是第二次了。被盜的絕密文件和黃海艦隊有點關聯。這可是重中之重的絕密文件啊!這要是讓世界上的那些超級大國知道了第三世界國家的睡獅已經有了稱霸海洋的艦隊,那還了得啊?那絕對是震驚世界的大事,就在西亞西這些周邊國家,印度阿三和小RB那絕對是最緊張的,如果這份消息被泄露后,炎黃國絕對會被「千夫所指」滴!很簡單,M過那邊的丟了航母,秘密基地被竊丟了大量的機密圖紙,這個黑鍋一直沒人背,現在都被M國軍方列為五A級重點調查項目,什麼FBI,CIA等等組織更是不竭餘力的滲透了各個國家內部,想要探聽到消息,間諜那就是無所不在的。駱林到了,京城火車站,馬青松等幾個秘密手下,穿著便裝過來接他,這次駱林回家,他連周曼麗都沒說,只有老爺子和中央幾個最高領導清楚。馬青松現在已經是一個部門的副主管了,官拜正處,還是重中之重的部門,可見這老小子現在混得極是不錯,不過,今天駱林看到他的樣子,差點不敢認了,瘦了!黑了!還很憔悴!一看就是*勞過度,焦急失眠造成的,馬青松能不急嗎? 劇本樂園 要不是他一直是駱林的鐵杆手下,早就被國安內部的龍組內衛給抓走了!這是說嚴重的,說輕點的,這個部門副主管肯定是沒了,回家等著吧!而且還要經過組織的嚴密盤查,當然,馬青松知道這都是上頭極其相信駱林,不然,馬青松算個啥呢?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負責的部門絕頂機密被盜,主管沒責任嗎?你看那個新來的二部主管不久被帶走了嗎?他是一把手,那就得擔最大的責任,這是無可厚非的,馬青松也算是命大和運氣好。「…呼!駱少!這事搞得!…我估計可能是內部的人做的!…現場我也看了!…可能是個會偷東西的古武高手做的!…」「是嗎?有什麼根據嗎?….」駱林跟馬青松坐在車上,輕聲交談著。馬青松一副極其羞愧外加我錯了的表情,駱林看了有點好笑,的確,這次絕頂機密被竊,事情太大了,事關航母艦隊一事,駱林知道,現在國家已經開始在組建一支航母編隊,要知道以當年的經濟實力的確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過呢,有周曼麗這個大資本家在,怎麼的也要幫下國家不是?因此,國家財政也是咬緊牙關,勒緊褲腰帶啊!沒辦法,落後就要挨打啊!這個道理在那個時代都是一樣通用的。一路上兩人說了不少,有關於機密和窯洞那位身體的事情。接駱林的那輛黑色加長紅旗,一路通暢無阻的進了中南海,紫光閣。馬青松今天穿的是一身筆挺的新式軍裝,(駱少自然剽竊了後世威武軍裝了),而老爺子也提前同意進行了軍裝,軍銜制度的改革。改革嘛,那絕對不是一句空話。「…敬禮!…」兩個全副武裝身背八一杠自動武器的士兵,朝下車的駱林,馬青松,馬青鬆手里掏出一個小本子揮了下,駱林也自然套了個本子出來,做了個一樣的動作。兩個全副武裝的戰士這才分開而立,露出了門口。這就是紫光閣的第一道門口了。駱林和馬青松都要交出身上的武器,當然,駱林有乾坤戒,裡面啥東西沒有啊?表面上那也得象徵性的拿把武器交出來。兩人這才出了監察室,朝裡面走去。一路之上倒是沒有在遇到什麼盤查,駱林基本上很多人都不認識,倒是馬青松不時的跟這些人點頭示意招呼。「…呵!你小子認識人還不少啊?…」「嘿嘿…這還不是平時咱們工作性質決定的嗎?這些人就是怕咱們總參的!…誰敢不給面子啊!…」駱林心中暗中讚許,馬青松還真不錯,當年還真沒走眼啊!馬青松和駱林小聲的開著玩笑,走在這古色古香,從滿古代華貴尊嚴宮廷建築群中,一點都沒有因為這裡的肅然,感到一絲的拘束,馬青松現在的眼光和膽量那絕對是鍛鍊出來了,老爺子也單獨接見過他的,對於馬青松來說,這絕對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不過,他還是記得自己的引路人恩人是誰!效忠自然不會搞錯對象,而且,他是知道那位可不是一般人來的,絕對是活生生的閻羅王的角色,叫你三更死不會讓你活過五更的人物!自己一身本事都是他傳授的說!「到了!…」馬青松這次接駱林直接進了中南海,那就是老爺子的命令,今兒,紫光閣坐北朝南的那件後院,那一間獨居小院外,絕對是警戒森嚴,小院牆外種著一片紫竹林,隨著清風唰唰作響,現在的天氣,應該說白天還是有點熱的,可是走到這裡,就突然感到了一股清涼之氣,絕對是那種極其自然,使人不由自主的腦子清醒起來,整個人都感到舒適無比,嘶…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風水之氣?駱林以前還真不太信風水啥的,但現在,他有點信了,走到這裡那就感覺到一股氣,絕對是正氣!浩然正氣,很舒服!當然,要是壞人,或者是做賊心虛之人,那絕對就不喜歡了。馬青松在最後一道門口,被人攔住了,而駱林則可以進去,駱林朝馬青松笑了下,揮了下手,轉身背著手,很有首長派頭的走了進去,馬青松站在原地,伸手從衣兜里掏出包小熊貓,當然不是內供,不過他這種小熊貓也是極其難得的,那也是中央部一級幹部專用香型,哈!這小子現在混得真不錯!無視周圍射來的一些銳利目光,悠悠然的點上,深吸了一口,馬青松看著駱林的背影,心裡的感慨真是千言萬語化作兩個字啊!敬佩!想起自己是那些老哥們裡面混的最好的一個,內心那份得意就不用說了,以前他的那些鄰居,朋友,同事等等,心在全都知道馬青松現在是個高官了,而且是京城的高官,顯擺那絕對是人性中的一大罪!不過這才是普通人不是?就連他家裡的親戚還有他的兄弟那全都混得極好了,要知道,很多人都找他幫忙,比如說,調動工作之類的小事,當然,馬青松也是看人來的,但對於這些平頭老百姓來說,那絕對是大的不行的事情,而對馬青松來說,那只是一個電話的事情。所以,有句話叫做,,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說法!駱林由一名年輕上校軍官,帶著進了內院,駱林一進來,這間種著花草,土牆還有點缺乏修繕的小型四合院內院裡面,站滿了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炎黃國的那些還沒掛的老帥,老將軍,一些政治局常委的委員全都到齊了,只是沒有看到鄧老爺子,總理?不過,門口站著的薛老爺子看到駱林過來,本來陰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親切的笑容,超駱林微微地點頭,並沒有出聲,當然,駱林剛才進來時,就用天眼看了下,知道院子裡面全是人,不過真可以以用繡花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到,真是太安靜了,大家全都看著那扇緊閉的雙開暗紅色的梨花木門,裡面是鄧老爺子,總理,還有兩個重量級的中央常委,嘶…還有一個穿著道袍,白髮蒼蒼,卻鶴髮童顏的老頭,頭上戴了個道冠,手裡拿著個銀白色的拂塵,其實相當的倨傲,一臉的冷傲狀。好傢夥!整個就是影視裡面的神仙打扮的人物啊!這人不用說,肯定是傳說中人吧?駱林心中暗想道。在裡頭,床上躺著的不用說了,那就是窯洞那位了。當然,駱林也不能表現出驚訝,不過駱林的出現,很多人都超他給了個注視禮,這裡面只有一小部分人認識他,大部分人那絕對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那種,當然,有些嘴巴多的人,肯定要悄聲的跟邊上的人介紹這個年輕帥氣的掉渣的小夥子是誰了!當然,那些人知道了后的眼神那明顯就變了,哈!這就是權勢的威力了!當然,能出現在這的人那絕對不是一般人,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知道這位可能說不好,那就是以後的「接班人」啊!當然這只是這些人在想,你還真以為跟北鮮一樣啊!洗腦也是有年限的,你還真以為老百姓是白痴啊!把老百姓當「白痴」的人,最後就會死在「白痴」手裡!這就是真理!千載不變啊!駱林走到薛老爺子跟前,朝他微笑禮貌點了下頭,也不吱聲,也跟著大家一樣,看著那扇緊閉的木門。

///////////////////////////

(各位尊敬的讀者親們!你們好!這本書也伴隨著大家走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這本書開始還是不錯的說!汗…因為後來家裡有一些事情把思路給搞爛了!不過沒關係!我在這還是多謝大家的一貫支持和勉勵!在新書里,我一定把書寫好!在新的一年裡面為大家奉獻上一本精彩,舒心的爽快好書!這本書就這幾天要結束了!…全心全力寫新書!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強力支持!老白在這鄭重拱手了!多謝了!) 「只是這個木青,和登天階到底有什麼關係,莫非這個登天階是木青留下的?」陳強向妙妃鸞詢問道。

妙妃鸞微微搖頭,然後開口道:「登天階來歷神秘,是何人所留,具體出處,沒有人能夠清楚。木青曾過一句話——我之成就,一半來自登天階。」

「確實有些門道。」陳強道。

「有一種法,有緣才會得見登天階,無緣哪怕有別人指引,也會視而不見。而且,登天階,並非固定存於一處,而是會四處飄蕩,此次存於秘境之中,下一次不定就會出現在妖族境內。」妙妃鸞道。

「登天階不會離開這方千世界,去往其他千世界嗎?」

陳強已經不是當初什麼也不知道的菜鳥,耳濡目染之下,也了解了不少知識。

「以前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妙妃鸞道。

聽到登天階如此神奇,陳強當即便來了興趣,馬上用系統鑒定了一遍。

「叮,登天階,先天靈物,會自動摹刻天地道痕,有明心見性,加深境界感悟的效果。」

知道登天階具體為何物后,陳強的興趣更濃了,當即就向台階上邁了過去。

「怎麼回事?」

登天階明明就在眼前,他一步邁出,卻踏了個空。

「陳道友太心急了,想要踏上登天階,起碼要有道田境界的修為。」妙妃鸞輕笑一聲道。

「如此的話,我等豈不是遇到寶山,卻要空手而歸。」

陳強心中很遺憾,這次是機緣巧合,才得以遇到登天階,一旦離開此處,恐怕再難遇到了。

「登天階有靈,陳道友抵達道田境界時,登天階自會再次顯現。」妙妃鸞道。

之後,陳強便看著登天階發起呆來,如此這般,實在是因為他沒有事情可做。

仙檯面積並不大,仙台上的景物一眼就能夠盡收眼底,除了一條登天階,並沒有其他事物,也沒有任何離開的路徑,那條虹橋,在他們踏上仙台後,便消失了。

「我還是修鍊好了。」

陳強發獃僅僅不足五分鐘,就開始修鍊起來。

……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仙台上又架起一座虹橋,這一次,虹橋卻不是往上,而是筆直的通向遠方。

「不知道又會通向哪裡?」妙妃鸞道。

「到了就知道了。」

陳強著話,便踏上了虹橋。無論虹橋通向哪裡,他也沒有更多的選擇,要想離開這裡,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一路平坦沒有波折,他們用了半個時辰,抵達了虹橋的另外一端。

此處是一個水下湖心島,整座島嶼都在水下,有一層光膜將湖水分隔在外,島上植被繁茂,生活著一些麋鹿、羚羊、野馬等普通動物,沒有靈獸,看起來一片祥和景象。

「總算來到一處正常點的地方!」

陳強心有感嘆,自從進入遠古秘境后,就沒有一個地方是正常的,無論是沙漠,還是遠古戰場都是如此。

「此地依然處在鯤鵬巢內。」

妙妃鸞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做出了如此判斷。

「我去看看能不能直接離開這座湖心島。」

陳強四處走動一番,便走向了島嶼邊緣,那裡的光膜觸手可及。

他將手放在光膜上,用足了力氣,也無法穿透光膜。

「沒辦法直接離開。」

重新走回來后,陳強對著妙妃鸞微微搖了搖頭道。

「分頭行動,看看這座島嶼上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妙妃鸞提議道。這座水底湖心島的面積不,得有幾十里方圓,其間有樹木阻隔視線,難以將島嶼內的情況盡收眼底。

「好。」陳強道。

陳強和妙妃鸞一左一右,沿著島嶼外圈繞行。

一路所見,儘是些普通的植被與動物,並沒有什麼稀奇之處。

「有什麼發現嗎?」

再次與妙妃鸞相遇,陳強當先開口問道。

妙妃鸞微微搖頭。

「我們到島嶼中心去看看吧,也許那裡會有離開的路徑。」陳強提議道。

……

一間圓頂房,進入二人的視線。

白色的牆體,白色的房頂,看到這樣的房子,陳強內心感覺極為怪異。

看到房屋內的情況,那種怪異的感覺更為強烈,一個個水井瓶子,擺滿了貨架,大多數瓶子都是空的,也有一些瓶子裝著液體,有藍色的液體,紅色的液體,紫色的液體,五花八門什麼顏色都有。

「叮,發現靈竅期暗影蛇血液,此血液經過特殊處理,能夠長久保持活性!」

「叮,發現神魂期水晶魚血液,此血液經過特殊處理,能夠長久保持活性!」

……

「這裡怎麼會有有這麼多的靈獸血?」

陳強心中極為不解,他不明白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靈獸血液。

這些血液大多是一些常見的靈獸血,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比較稀有的靈獸血,這些血液都經過特殊手段的處理,能夠長久保持活性。

「此處該不會是邪惡的試驗室吧?」

白色的圓頂房,再加上這些靈獸血,陳強最先想到的便是各種駭人聽聞的邪惡試驗。

對於這種情況,妙妃鸞也不了解。

「妙仙子,這些靈獸血你也收集一些!」

陳強一邊將靈獸血收入儲物袋,一邊『極為大度』的向妙妃鸞提議道。

可惜,妙妃鸞對這些靈獸血不感興趣。

陳強一通忙碌,將所有靈獸血都收集了起來,這些靈獸血,不乏一些高階靈獸的血液。

像道田境界『暗影流風豹』的血液,靈種境界『裂霞虎』的血液等。

這種高階靈獸的血液,價值不少靈石,他自然不會放過。

一路走走停停,又都檢查了一遍,發現沒有任何遺漏后,陳強才離開貨架區域。

「妙仙子,怎麼了?」

陳強發現妙妃鸞站在一間房門前動也不動,出言問道。

「有人在窺視。」妙妃鸞道。

「在房門後面。」

錯愛總裁 陳強聽到妙妃鸞如此,表情當即凝重起來,仔細感應后,果然有所發現。

他提起了十二分心,按理,這座島嶼上只有他和妙妃鸞兩個人,可現在卻偏偏有其他人出現了,此事由不得他不心。 不過,門口站著的薛老爺子看到駱林過來,本來陰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親切的笑容,超駱林微微地點頭,並沒有出聲,當然,駱林剛才進來時,就用天眼看了下,知道院子裡面全是人,不過真可以以用繡花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到,真是太安靜了,大家全都看著那扇緊閉的雙開暗紅色的梨花木門,裡面是鄧老爺子,總理,還有兩個重量級的中央常委,嘶…還有一個穿著道袍,白髮蒼蒼,卻鶴髮童顏的老頭,頭上戴了個道冠,手裡拿著個銀白色的拂塵,其實相當的倨傲,一臉的冷傲狀。

好傢夥!整個就是影視裡面的神仙打扮的人物啊!這人不用說,肯定是傳說中人吧?

駱林心中暗想道。在裡頭,床上躺著的不用說了,那就是窯洞那位了。當然,駱林也不能表現出驚訝,不過駱林的出現,很多人都超他給了個注視禮,這裡面只有一小部分人認識他,大部分人那絕對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那種,當然,有些嘴巴多的人,肯定要悄聲的跟邊上的人介紹這個年輕帥氣的掉渣的小夥子是誰了!

當然,那些人知道了后的眼神那明顯就變了,哈!這就是權勢的威力了!當然,能出現在這的人那絕對不是一般人,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知道這位可能說不好,那就是以後的「接班人」啊!當然這只是這些人在想,你還真以為跟北鮮一樣啊!洗腦也是有年限的,你還真以為老百姓是白痴啊!

把老百姓當「白痴」的人,最後就會死在「白痴」手裡!這就是真理!千載不變啊!

駱林走到薛老爺子跟前,朝他微笑禮貌點了下頭,也不吱聲,也跟著大家一樣,看著那扇緊閉的木門。

不知道是駱林來了還是怎麼得,沒過多久那扇萬眾期待的木門打開了,裡面當先出來的是那個道士模樣等人,一臉的凝重,鷹一樣明亮的眼神瞟了下在場的眾人,而自然也看到了駱林,兩人眼神一對,瞬間產生了一道碰撞,似乎空氣中的空氣這一刻凝結了,整個方圓百多米內的人,全都感到了心跳加速,喘不過氣來,有心臟病,或者是有身體不好的當場就被這種壓力給弄暈了過去,而這些人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清醒的,身體好的,都一個個臉色漲紅,他們只感覺嗓子發乾,胸口悶疼不已,不過這種感覺似乎持續了很久,又或許只是一瞬間而已,不過,當駱林跟這個老道眼神移開對方后,院子外站立的人沒有幾個了,基本上半蹲的,坐倒在地的,捂胸喘粗氣的,猛咳嗽的,還有兩個嚴重點的直接暈厥過去了,好傢夥!這就是勁氣,氣勢的對碰啊!

對方絕對是個金丹期的高手!沒想到啊!國內還有金丹期的高手啊?駱林也給嚇得不輕,背上整個都是涼颼颼的一片,當然,他不知道對方也跟他一樣,比他更加震撼,沒想到這麼年輕一個人,絕對不是年紀老裝萌,而是真的年輕,這老道可來頭不小啊!他可是南宮派的老祖宗啊!叫做純陽真人,真名南宮炎,是南宮世家的老祖宗,他可有三百多歲了,那比東方紫嫣這個老妖婆還要大點,可見他絕對是金丹期頂峰的存在,嗯!金丹期上去那就是元嬰期了,不過,這個據說很難,目前好像炎黃國還沒人練成過!據說,誰練成了元嬰期那絕對是無敵的存在了,那就是多了一條命了啊!

你死了軀體,還可以找另一具附體或者什麼的。所以說,只要是修道之人,練成了元嬰,那絕對是不死的存在了,元嬰期的壽命加500歲啊!

當然,成就元嬰也得要受三道天雷的考驗,具體是不是,還沒有人得知,這全都是傳說,傳說而已!剛才南宮炎跟駱林對視那一眼,就知道這個人絕對是自己的勁敵,怎麼說呢?這修道,修行的人就是這樣,這人啊!一旦「無敵」久了,那就會感到空虛,無聊,難耐,加上境界又突破不了,心情自然會受到影響。這也是很多人修不成的真的原因,耐不住心的寂寞和無欲無求的境界,一天到晚想著要練成,練成!修成這樣那樣,這樣的心境是不可能有什麼進步的,只會退步,所以,很多YY小說裡面說什麼豬腳境界如何如何一日千里,那全都是胡說八道。要是這樣那還不是神仙滿天飛啊?真正的修鍊是枯燥,無聊,冰冷的!

不是一般人能堅持的下來的,哪的要有大毅力,大忍耐,大悟幸的人才能做到,普通人根本做不到,所以,芸芸眾生中普通人是最多的不是嗎?

「…貧道純陽真人!….請教尊駕貴姓!…」別看此老道表面倨傲,估計也是看人來的,現在他對駱林就極其的客氣,應該說兩人剛才在氣勢上打了個平手,在場的人覺到什麼不對只是感覺這個年輕的少將和那位仙風道骨的純陽道長之間,有點那啥?

「…道長客氣!…在下姓駱!…道長好強的氣勢啊!….」

駱林感覺這個道長絕對是個修鍊之人。駱林帶著微笑拱手看著那個身材同樣高大的老道笑著說。

「呵呵!…呼!英雄出少年啊!…不錯啊!駱將軍師出何門啊?…」

那老道很自然的跟院子裡面的那些將軍點頭招呼,給人感覺他很給大家面子似的,看來此人倨傲還不是做作的,還真是與生俱來的,也是啊!這人不但是古武界的巨頭,而且還是南宮世家的現存唯一的老毒物,他當年跟東方三俠一起,在那個戰爭年代殺倭寇的「先進工作者」啊!死在他手裡的倭寇將校級軍官不下三位數,一般的士兵他都不屑一殺,只殺當官的,因為越是當官的,越難殺,可見此人的確有牛13的資本,而且據說,此人在那個年代就能用劍氣殺人於無形了,實在是相當厲害的存在啊!要不是東方家族出了三個厲害角色,東方世家可不可能一直壓著南宮世家一頭,不然也不會有北東方,西南宮的說法了。這時,薛老頭超駱林揮了下手,示意他也進裡屋去,要知道,不是誰都可以進去那間房的,雖然,小院子裡面還站了不少級別比駱林軍銜高的將軍,那眼裡閃著的全是妒忌啊!憑啥啊!為啥是他進去?

我草!駱林可管不了這些人的心頭鬱悶,朝薛老點了下頭,兩人一起走了進去。屋內有點悶熱的感覺,還充滿了一股藥水味道,給人感覺好像到了醫院,屋內還站了幾個人,鄧老爺子,總理,還那個吳老,三個都站在一起在哪低聲說著什麼,還有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一聲和護士在哪忙綠著,床上自然躺著窯洞那位了,今天這位的臉色顯得出奇的好,本來灰青的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了,嘶…這是哪位純陽真人的功勞還是這位迴光返照了呢?駱林心裡暗想道,可以的放輕了腳步,屋內的人說話都很輕,鄧老爺子幾個看到駱林跟薛老進來也點頭示意,雙方點頭招呼。就在這時,床上那位也已經睜開了眼睛。

「…主席要說話!…」

隨著一個醫生的低聲叫喚,房間內頓時在交談的人們全都停止了,全都朝床上哪位望了過去。

。「…嘿嘿….咳…呼!…大家好啊!…很久都不見了啊!…」

好傢夥!床上那位竟然說話了?嘶…而且臉色紅潤,渾濁的眼眸也變得清亮起來!呼!那個純陽老道到底給這位吃了啥東西了?在一邊的幾個醫生臉上都透著驚詫的眼光,他們可是見到窯洞那位吃了一顆深紅色的,有小孩拳頭大小的什麼神丹?就是那個道人拿出來的,還一臉的不樂意樣子,總理都不知道說了多少好話,又加上這些老朋友,老戰友的親情,馬屁攻勢,這老小子才拿出了他的極品大還丹出來,救治窯洞那位。在那些教授級別的專家面前,那位就被灌進了那顆大還丹,這才多久時間啊?那位竟然能做起來,睜眼說話了?

奇迹?神奇?那位還真是老神仙?

對這些唯物主義的堅定維護者來說,眼見為實的震撼也太刺激了,難道自己這麼多年的醫學知識全都學到狗肚子裡面去了嗎?

***************************

(各位尊敬的讀者親們!你們好!這本書也伴隨著大家走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這本書開始還是不錯的說!汗…因為後來家裡有一些事情把思路給搞爛了!不過沒關係!我在這還是多謝大家的一貫支持和勉勵!在新書里,我一定把書寫好!在新的一年裡面為大家奉獻上一本精彩,舒心的爽快好書!這本書就這幾天要結束了!…全心全力寫新書!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強力支持!老白在這鄭重拱手了!多謝了!) 沒用陳強多猜,門后的人自己出現了。

此人眼皮浮腫,不修邊幅,面色蒼白,看樣子像是許久沒有見到陽光了,陳強看著這個人,總有一股極為彆扭的感覺,可具體的他又不上來,這樣的情況,他之前從未遇到過。

「鄙人黃興輝,兩位道友請進。」黃興輝打開房門,直接將陳強和妙妃鸞讓了進來。

陳強和妙妃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疑竇叢生,他們不明白鯤鵬巢內怎麼會有個人,還是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人。不過,對方築基期的修為,倒是讓他們放心不少。

「陳強!」陳強的自我介紹簡單直接。

「妙妃鸞!」妙妃鸞也是如此。

「黃道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陳強一邊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室內的情況,一邊詢問道。這是一間卧室,擺設不多,稍顯凌亂,卻沒有異味。

「此事來話長,陳道友仔細感應一下,可覺得我有什麼不同之處?」

聽到黃興輝如此,陳強馬上開始仔細觀察起這黃興輝來,黃興輝放鬆了全部戒備,任憑陳強的真元在自己體內如水般流淌而過。

漸漸的,他還真感應出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黃道友,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