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攏的人群當中,越來越多的人,從人群中走進戰圈之中,而這些人中,自然也是有著狄倩兒所帶來的人,但更多的,則是一些為了得到獎賞而自行加入之人。

雖說上官劍蘭因為狄雪的那一巴掌而導致心生怨恨,但是,狄倩兒的提議,她卻是沒有給予回應,反而,就在狄倩兒說完那句話后,上官劍蘭便是徑直的向著人群之外行去。

她不傻,她與狄雪十來年的閨蜜,狄雪的性情她是知道的,那可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主,而一旦因為自己的介入,真的是將葉雲給傷害了,狄雪還真能做出以死而拚命的瘋狂之舉。

上官劍蘭退出人群,但是,他所帶領的那些人,可是沒有退去,反而卻都是一副似要將葉雲痛扁一頓的架勢,慢慢的對著葉雲是圍攏而去,而隨著人群慢慢的圍攏,戰圈縮的便是越來越小。

見到今天之事已經是無可避免,葉雲的目光便是瞬間的陰冷了下來,可要以一己之力對抗所有人,葉雲自知還是沒那個能力,可是,正所謂,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擒賊先擒王,所以,再見到人群這般縮小而來之時,葉雲身形猛然一動,旋即道道殘影便是浮現而出,然後直奔那為首的狄倩兒是攻擊而去。

見到葉雲攻擊而來,狄倩兒眼角微微泛寒,旋即一道冷哼也是隨之響起,道:「不自量力,給我死來!」。

一聲嬌喝,旋即一股比之狄雪要弱上幾乎一個星位的元力便是從狄倩兒的體內是暴涌而出,但雖說元力波動不如狄雪,但是要用來對付葉雲,那已經是足夠了,而隨著狄倩兒的元力暴涌而出之後,一拳便是對著前方的葉雲是轟擊而出。

然而,也就在葉雲身形有所動作之時,包圍葉雲的人群,也是一窩蜂的撲向了葉雲,那般勢頭,就猶如狼群遇見了獵物一般,群起而攻之。

前有狄倩兒兇狠的一擊,後有眾人一擁而上,即使葉雲在如何想要躲避,那也是無能為力,但是,就在人群一擁而來之時,狄倩兒卻是看到,在葉雲的嘴角之上,便是勾勒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狄倩兒一拳轟出,而就在那一拳即將要轟擊在葉雲的面門之上時,葉雲便是猛地一個下蹲,而就在葉雲蹲下身子之後,雖說是躲過了狄倩兒那兇狠的一擊,可是卻被那一擁而上的人群給淹沒在了那眾人的身影之下。

而此時的狄雪,便是在人群對著葉雲涌去之時,就被狄倩兒早就派去攔截之人給拉到了人群之外,因此狄雪便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雲,被那一群人,給生生的壓在了人群之下。

「葉雲!」

見到這般一幕,狄雪大叫道,旋即目光開始對著拍賣場大廳之中望去,因為,此時,她多希望,石媚兒與紫軒還有柳清白,能夠來到此處,可是,在她目光掃視了一圈之後,卻是沒有見到那三人的身影。

而也就在,狄雪的目光向著大廳之內望去之時,突然,不知怎麼回事,好幾股龐大到令的所有人都是感到恐怖的元力,便是在那一群人的身體下方是突兀傳出,然後,那好幾股的元力,猶如火山一般爆發而起之時,那群人都是被那好幾股的恐怖元力衝擊是震飛而起,然後,都是倒飛而出,只不過,這些人的方向,有所不同而已。

元力席捲,狂暴的能量肆虐而開,旋即眾多的人影是倒飛而出,而這些人中,自然也是包括著狄倩兒在內。

突兀出現的這一幕,讓得在一旁的狄雪頓時愣住了,同時為了不讓狄雪出手,而被狄倩兒所派去的幾人也是愣住了,可是就在他們都是被眼前的一幕感到,不知所以然之時,葉雲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而就在葉雲身影剛剛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時,四隻四階的魔獸「暗夜猴」,便是以葉云為中心,守在了其四個方位之上。

而也就在葉雲的身影出現在狄雪等幾個人的視線之中時,突然,葉雲的身影便是忽的一閃,旋即,帶起道道殘影,便是對著狄倩兒倒飛而去的方向是追了過去。

然後,就在狄倩兒的身影,在空中帶起一道優美得弧線,向著地面掉落而下之時,葉雲的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她的落腳之處,然後,就在狄倩兒的身體面向自己即將落下之時,葉雲便是緩緩地探出了他的右手,然後,嘴角之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后,便是將身體平行掉落而下的狄倩兒的脖子,便是扣在了手掌之中。

然後待得狄倩兒的身體落下,隨後在葉雲的手掌支撐下,身體在半空之中晃了幾下之後,就懸挂在了葉雲的右手之上。

被人掐住脖子,狄倩兒好懸沒一下背過氣去,但是,由於她的雙手及時的握住了葉雲的手腕之處,所以,才沒有窒息過去。

但是,被人如此的掐著脖子,這般滋味可不好受,旋即,狄倩兒的雙腳便是一陣亂蹬,而且儘管她此時很是難受,可依然還是用這一種極為怨毒的眼神,死死的注視著葉雲。

看到身體懸在自己面前的狄倩兒,眼神還是那般令他討厭,葉雲身形一扭,然後,藉助著身體旋轉而產生的力道,右臂猛然一甩,然後,就將狄倩兒是甩飛了出去,不過,葉雲也是有分寸的,所以,狄倩兒在被葉雲甩飛之後,所掉落的地點,正是一處同樣被元力震飛而倒地的那些人的身體之上。

而就在狄倩兒被葉雲甩飛之時,四隻暗夜猴,突然也是動了,然後四道身影閃動間,將所有倒地之人的空間戒子,都是給取了下來,然後在將那些戒子都摘下之後,葉雲便將三隻暗夜猴收進了戒子之中,而就只剩下一隻,卻是躍身來到了狄倩兒的近前,接著五指便是按住其臉龐之上。

控制住了狄倩兒,葉雲便緩步的走到了她的近前,然後目光帶著些許的冷意,淡淡的說道;「說你以後不再找麻煩,如果敢說一個不字,我即刻讓你的臉血肉橫飛」。

聽到葉雲此話,狄倩兒哪裡還敢說個不字,旋即連忙驚聲說道:「我以後絕不找你麻煩了,求你放了我吧」!

聞言葉雲微微點頭,這時,他的臉上才多出了一絲笑意,可接著,葉雲又說道:「放了你可以,可是,你總得讓我得點好處吧,我剛剛可是被你嚇的不輕,可如今讓我就這樣放過你,我還真有些不甘哪」。

葉雲話音落下,狄倩兒連忙摘下手上的戒子,旋即托在手上,遞給葉雲,道:「這裡是我的一些積蓄,我都給你」。

看著狄倩兒遞過來的戒子,葉雲便是伸手將其接了過來,要知道,他讓暗夜猴收取所有人的戒子之時,卻是唯獨將狄倩兒的戒子給留了下來。

因為,不管怎麼說,人家那可是公主,太過放肆葉雲怕會遷怒與皇上,可是,如今她親手奉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再者還有著諸多之人當見證,因此這樣收下公主的戒子,那就是理所應當了。

收下戒子,葉雲便將暗夜猴收進了戒子,而也就在這時,魯長老的聲音,便是在大廳之內是響徹而起,道:「葉雲公子,你的三位好友,現在正在我處,麻煩您過來一趟吧」。

聽得魯長老此話,葉雲與狄雪都是一愣,旋即,葉雲與狄雪,便是轉身,然後由狄雪帶著葉雲,就直奔拍賣場長老大廳是快步行去。 寬敞的一間大廳之中,葉雲與狄雪站立其中,旋即,他們兩人便是看到,一位老者,正坐在一張皮椅之上,而在那老者面前的圓形會議桌上,卻是躺著三個已經昏過去的年輕人,而這三人,在進入到葉雲與狄雪的眼中之後,便是被認了出來,因為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石媚兒,紫軒以及柳清白。

見到三人這般,葉雲的眉頭便是微皺,旋即問道:「魯長老,請問,我的三位朋友,這是怎麼了」?

「哈…….無妨,只是被打暈了而已,休息一會就能醒了」聽到葉雲的話,魯長老淡淡一笑道。

聞言葉雲這才放下心來。

可是就在葉雲剛剛放下心來之時,魯長老便又是笑著說道:「葉雲公子,大廳之內的事情,我已知曉,但雖說他們不對,可是,你做的也是未免有些太絕了吧,一個人的空間戒子,近乎是一個人全部的身家,而你,卻是將所有得罪你的人的戒子全都收走,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那些人回來找后賬嗎!聽我一言,還是將戒子都還回去吧,這樣也可以為自己以後省些麻煩」。

聽得魯長老此話,葉雲淡淡一笑,旋即搖了搖頭,道:「我之所以只是取了他們的戒子,是因為我看在這是在拍賣場之內的緣故,否則,我取得就是他們的命,我葉雲有一個原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還之,所以,我收了他們的戒子就是對他們的懲戒,如若他們不服大可再來找我便是,只要他們敢來,我葉雲隨時恭候」。

「你的依仗,無非就是那四隻暗夜猴,但你卻不知,你所得罪的那些人之中,家裡那可是有著武王境的強者坐鎮的,而一旦,那些人請來了武王境的強者,那你的依仗,到那時可就根本派不上用場了」魯長老意味深長的說道。

聞言,葉雲故作考略,但是他心裡卻是根本就沒有合計那些事,而他現在所關心的,就是石媚兒三人,何時才能夠醒過來。

而魯長老卻是不知葉雲此時的想法,他還以為,自己的話,已經將葉雲說動了,旋即,便是從皮椅之上站起,然後繞過會議桌來到了葉雲的近前,隨後笑著說道:「走吧,我陪你去送還戒子,到時我想那老幾位看在我的薄面上,事後,也不會再去尋你的麻煩了」。

說著,魯長老就欲向外走去,而就在這時,葉雲卻是說道:「魯長老,我的事就不老您費心了,我根本就沒有打算要送還戒子,戒子是作為他們的賠償,我收是理所應當,而至於什麼武王境的強者,到時能不能來找我,那是后話了,如果,真要是有著武王境的強者來找我的話,我想我與他們說清原由,他們也會因為自己這方沒理而主動退去,因此,此事我意已決,戒子我是收了,但絕不退還」。

葉雲說的是斬釘截鐵,絲毫沒有因為那些被他收取戒子之人的家中有著武王境的強者而選擇以和為貴,以弱勢向強勢低頭的意思。而這卻是讓得魯長老極為的詫異。

他自認為,葉雲在聽到武王境強者的這個辭彙之後,因此而會心生懼意,到那時,他趁機做個和事佬,即讓葉雲記住他一份恩情,又讓的眾多顯赫家族欠他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而自己又為拍賣場樹立了一個極為良好的形象,這樣一舉三得的美事要是經他之手辦妥,到那時,他的地位,就會比之現在,可能就要向上,調一調了。

可是,葉雲根本就沒那意思退還戒子,這倒是讓得魯長老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魯長老臉色略有些尷尬,蒼老的臉龐之上是一陣青一陣白,可畢竟人老成精的他,什麼場面沒見過,短短的詫異了片刻之後,魯長老無奈的搖頭說道:「總是,我該與你說的,我是都說了,可你不聽我也是沒有辦法,那我只能祝你好運了」。

「魯長老多慮了」而就在魯長老的話音落下之後,一旁的狄雪卻是突兀的開口說道:「如果那些老傢伙真的能為這點事,就屈尊來找葉雲的麻煩的話,我就會讓父皇親自來主持此事,到那時,我倒要看看,那些都個個自命不凡的老傢伙,在我父皇面前如何開那個口」!

狄雪是一臉的不屑,說話間的語氣,也是相當的強硬。

而聽在魯長老的耳中,卻顯得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多餘了。

聽到狄雪都把皇上給搬出來了,他也是只能講心裡的小九九就此放下了。

然而,就在狄雪的話音剛剛落下之時,石媚兒便是從會議桌上,捂著脖頸之處,緩緩地坐了起來,而隨著她的坐起,葉雲三人的目光,便都是向著石媚兒是看了過去。

見到石媚兒坐起,葉雲與狄雪便都是來到了石媚兒的近前,旋即,狄雪便是說道;「媚兒,你可算醒了,你們是怎麼搞得,怎麼都被別人給打暈了,哦對了,那打暈你們的人是誰,你如果見到,還能認出他嗎?」。

聞言,石媚兒捂著脖子,道:「我根本就沒看到人,因為,我被打暈之時,正在看一枚髮釵,再者,誰會料到,還有人敢在這拍賣場之中,敢公然對我們出手啊」。

石媚兒話音落下,聞聽此言的狄雪,便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而也就在這時,紫軒與柳清白也是清醒了過來,然後,在經過了同樣的盤問之後,兩人也是與石媚兒的遭遇相同,都是不知,是何人將他們給打暈的。

如此一來,這件事情也只能姑且撂下了,但慶幸的是,打暈他們之人,只是將他們打暈,沒有下狠手,要不然,今天這三人,也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既然石媚兒,紫軒還有柳清白都已經醒了,那麼,也就沒有必要再待在此處了,而隨著五人再度的回到大廳之時,這大廳中,已經是人海央央,很顯然,外面原本被兵士們,阻攔的人群,如今已經是被放了進來,而隨著那些人的進入,葉雲五人,也只能放棄了想要再去買些物品的念頭了。

然而,就在葉雲他們停留在那通道口旁,不到十分鐘,突然,大廳當中便是響起了一道很是清脆悅耳的女子的聲音。

「拍賣會場,即將開啟,有意拍賣者,請現在就可按照會場通道進入了,而且,今天由於有位重要的客人前來的緣故,大廳交易會,依然開放,所以,無心參加拍賣之人,依然還可以留在交易會,挑選自己心愛的物品。好了,接下來,請所有參加拍賣會之人,入場吧」。

清脆悅耳之聲落下,隨後,五人便是直接後轉,然後,便是向著通道內是緩步行去。 拍賣會場,位於葉雲他們那條通道的盡頭,可是,等到他們到了拍賣會場那敞開的大門處時,卻是被一位中年男子,給擋在了門外,其原因是因為,他們五人沒有入場的票據,也就是一塊顏色呈青色的一張卡片。

提及入場青卡,葉雲就是一怔,因為,自從他們來此,他也沒有聽到,有誰提及過進入拍賣會場,還要用什麼青卡的。

而這樣一來,他們這最先到達拍賣會場門前的,就要給別人讓地方了。

五人側身而站,然後看著人流都是手拿青卡陸續的進入到會場之中,而他們卻只能看著,那番模樣別提多尷尬了。

一位少女在葉雲五人身邊走過,旋即,就見那名少女,手指輕點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空間戒子,旋即,一張青卡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而這一動作,卻是讓得葉雲一怔,然後,他便是想到,自己的戒子里,可有著很多人的戒子,而那些戒子里,說不定,就有著那青卡的存在。

想到這裡,葉雲的靈魂力便是湧進了戒子之中,不多時,葉雲便是在狄倩兒的那枚戒子里,便是取出了一張紫金色的卡片,然後,在那紫金色的卡片之上,還刻著皇城拍賣場五個金色的字體,看到這個,葉雲便問向他一旁的狄雪,道:「公主,您看一下,這張卡,在這裡能用嗎?」。

聞言,狄雪側過頭,旋即目光便落到了那張紫金卡片之上,而就在狄雪看到這張卡片之後,頓時臉上出現了一抹激動的神采,然後,一把拉住葉雲,轉身便是順著去往二樓的樓梯就跑了上去。

來到二樓之上,他們的面前,便是一條通道,而通道之內,便有著多個的房間,而那些房間,就是這二樓所觀看拍賣會的專屬房間,也被稱之為「貴賓間」。

二樓之上的通道口處,,同樣也是有著一位一襲白衣的中年人看守,而等到狄雪將那紫金卡拿出之後,那中年人便是十分恭敬的對著狄雪行了一禮,然後就帶著他們五人,來到了一間門上寫著一個三字的房間處停了下來,然後躬身說道:「五位,請進吧」。

見到中年人恭敬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后,葉雲五人便是相繼的走進了房間之中,而等到他們一走進這貴賓間之後,除了狄雪之外,剩下其餘的四人,都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呆了。

就見這間貴賓間,足有四十多平米,屋內呈暗紅之色,他們的左側是一張呈半圓形的皮質靠椅一直貫穿門前與牆壁的總長,而皮椅的前面是一張玉石茶几,而此時的茶几之上,各種的水果,點心,自然也是有著茶水,已經是擺列其上。

皮椅的對面,是一個巨大的屏幕,懸挂在牆壁之上,而不是向下瞭望的窗口,而此時的這張屏幕上,正顯示著,下面一樓之中的所有動態。

五人背靠皮椅而坐,紫軒與柳清白自然是坐在離葉雲三人偏遠一點的地方,而葉雲則是坐在了最中間的位子,他的兩側,則是石媚兒與狄雪兩女貼身相伴,看在紫軒與柳清白眼中,怎麼看都有種兩女共侍一夫的感覺。

紫軒兩人,各自從茶几之上拿了一個水果,而石媚兒與狄雪則各自找了一個相似桔子般模樣的水果,一邊剝皮,一邊笑著與葉雲說著話,而當她們將那水果剝完之後,便是一半半的對著葉雲的嘴裡送去,看得紫軒二人心中是一陣讚歎。

葉雲被兩女這樣服侍,有些不太自在,旋即,連忙擺手道:「行了……..,我吃什麼我自己來就行,你們還是自己吃吧」說著葉雲便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便走到了紫軒與柳清白的身旁坐了下來。

而也就在這時,一樓的拍賣場中,人已經是全都坐滿了,然後,在拍賣場的大門關閉之後,葉雲他們房間內的屏幕便是忽的一下,就將距離是拉近到了拍賣場的拍賣台之上,而這樣一來,看那些拍賣的物品,無疑是要比之下面那些人,要清晰很多。

屏幕拉近,隨後,一位身穿一襲紅色緊身衣袍的女子,便是緩步的走到了拍賣台之上,從屏幕上看,這位女子身姿高挑,樣貌極美,絲毫不次於他身旁的兩女。

而等此女一出現,台下頓時歡呼之聲是猶如浪潮一般是席捲整間拍賣場,那種聲勢,絲毫不比古代時期去花樓,見花魁差多少。

女子登上拍賣台,雙手微微合於身前,然後對著台下,便是微微欠身,然後,當其身姿再度站好之時,那女的聲音,也是在這拍賣場內是回蕩而起。

與此同時,就在那女子的聲音剛剛想起之時,那原本還由如浪潮一般的歡呼之聲,便是戛然而止。

「歡迎大家來到皇城拍賣場,小女子,白如雪,是今天這場拍賣會的,首席拍賣師,希望我們今天所拍的賣八件物品,能夠得到大家鼎力的支持,好了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接下來,我們便請出今天第一件拍賣品」。

白如雪話音落下,旋即轉身左臂輕揚間,便是指向後台之處,而隨著白如雪手臂的指向,兩名身著白色蓮花圖案長裙的女子,便是托著一個長木匣從後台走出,然後在走到了白如雪近前之後,便是將那木匣,放到了白如雪身前的一張拍賣桌之上,隨後,兩女便是分左右,站立在了那拍賣桌的兩側。

白如雪,目光注視著下方的人群,隨後輕輕的將那木匣打開,然而,就在白如雪將木匣打開的一霎,突然一道紫色光芒便是由那木匣之中是暴涌而出,同時一股凌厲的霸道氣息也是瞬間在場中是瀰漫而開。

「高級靈寶!」葉雲見狀,突地開口說道。

屏幕之中,觀望的角度與場中是有所不同的,場中之人是平視,只能看到那紫光璀璨,可是葉雲在屏幕上,卻是能夠看到那物品是一把屬於雷屬性的一把長劍,然後再通過那劍身之上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看來,葉雲可以斷定是高階雷屬性靈寶無疑。

而也就在葉雲道出那靈寶的品階之時,白如雪,便是在拍賣台上,微笑著面對眾人,然後輕起紅唇,道:「奔雷劍」雷屬性高級靈寶,出價一千萬金幣,每次喊話為一百萬,請大家競價吧。

嘩…….!

白如雪話音一落,頓時全場都是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開玩笑吧,一開場就是高級靈寶,在往常,那都可以直接與最後一件拍賣品相媲美了,而今天一開場就拿出來,這是要幹什麼呀!難不成,接下來的,都要比這靈寶還要好不成,如果要真是這樣的話,今天的拍賣品,可不怎麼好拍了」!

一些常來拍賣會之人見到這第一件的拍賣品,就達到了千萬金幣之後,心中都是揣測道。

然而就在之時,一道很會隨意的聲音,便是在場中是淡淡的傳出道:「一千一百萬」。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旋即所有人都是將目光看向那話音之處,可是等到所有人都是看到,那將手掌剛剛收回之人,竟然是一個被黑色寬大長袍將整個身軀包括臉部都是籠罩其中之人時,眾人都是感到一陣詫異。

而就在那黑袍之人剛剛喊出一千一百萬這個數目之時,突然,二樓之上的一間貴賓間中,便是傳出了一道女子的聲音,道:「一千三百萬」!

嘩……!

女子的報價剛剛落下,場中頓時又是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一千四百萬」而就在那女子的出價,剛剛道出之後,那黑袍之人又是加價道。

「一千八百萬」女子又是出價道,而且語氣顯得還是那般的平淡,簡直就是一副,老娘今天必得此劍的架勢。

一下就增加了四百萬,那黑袍之人便不再加價了,很顯然,那女子的出價,已經是令的那男子無力再去拼搶了,只不過,在那男子不在加價之時,當那黑袍所遮掩臉部的那部分,對著二樓之上,轉去之時,那籠罩頭部的黑袍之中,一道冷芒便是從中閃現,然後便是一閃即逝。

黑袍男子不再加價,結果,那奔雷劍,成功的便是被二樓的一間貴賓間之中的一位女子給賣了去,然後,在白如雪手中的小錘,輕輕敲過三下之後,那兩名身穿白色蓮花圖案的女子,便是將此劍托起,然後,便是送上了二樓。

第一件物品,以一千八百萬成功售出,這對於拍賣場來說是個好兆頭,而接著這個好兆頭,白如雪,又是命人將第二件物品,給拿了上來。

第二件物品,是一張有些泛黃的藏寶圖,傳聞,這是一張,有關於一種天地奇火的地圖,但是,這張地圖所標註有奇火的地點,卻不在烽火帝國境內,而是在一個名為「幽魂鬼林」的恐怖森林之中,而提及幽魂鬼林,烽火帝國之人,甚至其他國家之人都是知道,那裡可是一處恐怖地帶,相傳,那裡可是有著極重的怨靈出沒,而且數量還不少。因此,那裡一直被視為禁地一般的存在。

而今天,白如雪將這張藏寶圖給拿了出來,然後將這藏寶圖的地點都是說明之後,白如雪突然開口道:「這張藏寶圖,出價一百萬,每次喊話,五十萬!」。 拍賣場之中,當白如雪報出那藏寶圖的拍賣價格之後,全場是一片寂靜。

要知道幽魂鬼林,那可是一處凶地,想當年,鄰國,也就是現如今四大帝國之一的「北雪帝國」發動過一次真對「烽火帝國」的進攻,原因就是「北雪帝國」因長年生活在寒冷的北方,飽受嚴寒的煎熬,所以想要脫離那寒冷之極的國度,唯一的方法,就是攻佔其它國家,然後,在遷都於此。

而為了這個目的,他們選擇了與他們最近的,也是剛剛成立不久的烽火帝國動手,可是,「北雪帝國」要想進攻「烽火帝國」最近的路線,就要路經這「幽魂鬼林」而那時的「幽魂鬼林」還沒有被稱之為「幽魂鬼林」而是叫做「迷失古林」。

而這「迷失古林」的由來,是因為,有這片古林之時,像「北雪帝國」與「烽火帝國」還有其它兩國,那時都還沒有建立,而那時,這片古林就已經是存在不知多少歲了,再加上,這片古林當中,長年被霧氣所籠罩,而那霧氣的濃郁程度,走進古林之人,就算是面前有著巨樹聳立,也是難以看到,因此,就會導致踏入這裡之人,會因此而迷失在這古林之中,所以,這裡才被稱之為「迷失古林」。

可是,就在北雪帝國的大軍,在踏入這片「迷失古林」想要以最短的路途,去進攻烽火帝國時,在大軍進入到這古林之後,便就沒有人再出來過,而那時,北雪帝國為了可以儘快的攻佔下烽火帝國,所派出的強者,光是武皇境的強者,就有著不下十位之多,而武王境的強者,則是武皇境強者的一倍還多,至於那些兵將那就更不用提了,少了,也就不會稱之為大軍了。

而就是這整整的一隻軍隊,在進入古林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而到得多年以後,這片古林之中,便是常常會有鬼哭之聲傳出,而且,一些猶如人形的怨靈也會時常的出沒與這片古林之中,而發現這片古林有著怨靈出沒之人,便是,早年「南火帝國」的君王,霍玄。

那時的霍玄,已經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武宗境強者,而他在一次外出中,便是來到了這「迷失古林」而就在他想要一探這古林之時,卻是在古林的邊緣處,就發現了有著怨靈的出現,而為了提醒人們,這片古林有著怨靈的存在,他便是在這古林之外,設立了一塊石碑,而那石碑之上所寫的,就是如今這片古林的名字「幽魂鬼林」。

而且,在立完這塊石碑之後,霍玄便又是在這石碑的後面,寫上了一些關於這裡有著怨靈出沒的信息,這樣就更能,讓的一些人知道,為何要將「迷失古林」,改名為「幽魂鬼林」的意義所在了。

而從那之後,這片古林,就被正是的改名為了「幽魂鬼林」。

拍賣場中,眾人一聽這藏寶圖竟然與那「幽魂鬼林」有著密切的關係,一時之間,都是陷入到了寂靜之中。

可是位於二樓貴賓房中的葉雲,卻是心中一喜,因為,他還記得,他的老師,也就是靈老曾經說過,如果要是一般的修鍊來說,她是無法趕上石媚兒的,但是,要想能夠追趕上石媚兒,那就要將主義打到那些天地間所形成的各種奇物之上。

而如今,一張關於一種奇火的藏寶圖,就在自己的面前,那,說什麼,他都要將那藏寶圖給弄到手。

想到這裡,葉雲便是將放置在茶几之上的一個喊話筒給拿了起來,然後就欲出價。

然而,就在這時,那先前與同為貴賓房的一位女子競價的那位黑袍男子,便是在一樓眾多人的目光注視下,在一處偏僻的角落,將手給緩緩地舉了起來,隨後,一道淡淡的聲音,便是在全場人的耳中是緩緩響起。

「一百五十萬」。

嘩…….!

聽到有人真的為了那奇火,而不懼那幽魂鬼林的名頭而出價,全場頓時是一片嘩然,旋即眾人也是將目光都是投向了那被黑袍所包裹的人影身上。

葉雲拿起喊話筒,剛欲出價,突然便聽到有人先他一步出價,這倒是讓的葉雲有些沒有想到,但是沒有競爭,那也實在是太過於無趣,隨後,在葉雲看到那出價之人是哪黑袍之人後,他的嘴角微微一掀,心理低估道:「看來,你得吃第二回癟了」。

嘴角輕起,葉雲淡淡一笑,隨後他的聲音,便是緊隨著那黑袍之人尾音的落下,便是傳進了這拍賣場所有人的耳中。

「三百萬」。

哇…..!

葉雲的聲音傳出,頓時一片驚呼之聲便是在場中突然響徹,然後,一陣陣的議論之聲,也是在那驚呼聲落下之後,在觀眾席上是不斷傳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