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昆廷在這間屋子裡,大家之前也不敢太放肆,如今見昆廷都這樣了,他們也不需要再裝下去了。事實上,別看這些人剛剛一直在說話,但他們的目光卻一直沒有從特蕾西婭身上離開。

這些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有這種舉動也屬正常。

特蕾西婭身子不住往後縮,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厭惡之色:「無恥之徒!馬上把你的臟手給我拿開!」

「拿開?」昆廷突然笑了,更加用力的捏緊了特蕾西婭的下巴:「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公主嗎?

說完,昆廷對他身後站著的幾個男子道:「你們幾個先出去,我陪這位帝國公主好好玩玩!」

(未完待續。) 昆廷說完這話,他身後的幾人都露出了一副心領神會的神色。

唯獨亨咸,開口道:「昆廷,雖然我們成功把人給抓來了,但具體要怎麼處置這位公主還是要由任務發布方來決定,估計老大他們應該馬上就會過來了,現在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為好!「

亨咸話剛說完,昆廷視線突然一冷:「亨咸,我要怎麼做用不著你來教我!」

一接觸到昆廷那冰冷的目光,亨咸頓覺一股涼意從心底慢慢滲透出來。這時,亨咸旁邊的一個男子趕緊扯了扯亨鹹的衣袖,示意他趕緊離開。

亨咸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扛不住昆廷帶給他的壓力,他轉過身,從裡面打開了木屋的門,臨走前還是說了一句:「昆廷,你別忘了,我們現在才只拿到了五分之一的任務賞金。」說完,抬腳走出了木屋,他身後的幾人也趕緊跟在他身後走了出去。

其實這幾人是地下世界中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組織的內部成員,這個小組織的所有成員加起來還不到兩百個人,一直以來都是靠接一些小任務賺錢,所賺的經費勉強能夠維持這個組織的運營。

這次,奧蘭多突然找到他們組織做這個任務,說實話,到現在這個組織的多數成員都還有些不敢相信。雖然接這個任務要承擔的風險很大,但在那豐厚的賞金面前,一切風險都不值一提。

在組織的高層看來,只要這個任務成功了,他們得到那50萬金幣的賞金,那麼他們就可以立馬擴大組織規模、招募更多的成員,這是一次很值得他們冒險的機會。

截止到目前來看,這個任務已經成功了一大半了。奧蘭多那邊讓他們把特蕾西婭給抓出來,至於抓出來以後是把特蕾西婭交給他們代為處理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安排,等抓到人以後再給答覆。

昆廷還有亨咸這幾人現在之所以等在這裡,就是在等奧蘭多那邊的消息。因為任務還沒有完全完成,他們現在只拿到了五分之一的賞金,至於剩下的那些賞金需要等整個任務完成之後奧蘭多那邊才會給他們。

亨咸剛剛之所以會說出那番話,也是擔心昆廷把這個任務給搞砸了,畢竟奧蘭多那邊還沒放話說把特蕾西婭交給他們處理。

現在,小木屋裡只剩下昆廷和特蕾西婭兩人了,昆廷嘴角露出了一個邪笑。

「你要幹什麼?」特蕾西婭一貫掛在臉上的冷靜之色終於消失不見了,聲音已經夾帶了一絲顫抖。

昆廷突然伸手一把將特蕾西婭拽到自己面前:」公主殿下,你猜猜我要幹什麼?「

「你給我放手!」特蕾西婭極力想要掙脫昆廷的手,但無奈不管她怎麼掙扎,卻無法逃離昆廷半分。

昆廷冷笑一聲,突然一把扯開特蕾西婭腰間的裙帶:」玩了那麼多女人,但我還從沒嘗過公主是什麼味道呢!公主殿下,你逃不掉了!還是乖乖配合我一下吧!「

特蕾西婭大驚失色,聲音也帶上了濃濃的哭腔:「你給我放開……放開…….」

特蕾西婭這個樣子,更讓昆廷覺得欲罷不能,他動作加快,正要把特蕾西婭整個裙子扯下來,這時,身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響。

接著,無數碎木片忽然炸裂開來,四散飛開。

昆廷大吃一驚,正想回身,這時,他突然感到背後一涼,下一秒,他整個猛的一沉,被人從後面直接按到了地上。

「嘭!」昆廷的頭狠狠的砸在地下的木板上,發出一聲悶響。

「是…誰?」昆廷趴在地上,嘴邊都是血跡。

「公主殿下,您沒事吧?」一道溫雅的聲音突然從昆廷身後傳來,但卻明顯不是回答昆廷剛剛的話。

特蕾西婭也被這突然出現的變故嚇了一跳,她目光出現了一瞬獃滯,隨後她微微抬頭,看到一個溫文爾雅的青年正站在自己面前,青年一身黑色服飾,看起來很正式,但跟正裝看起來卻有些不同。

在青年身後,還站著幾個跟青年年紀差不多大的人,這些人的穿著打扮跟青年大大不同,雖然也是一身黑服,但黑服的袖口和領口都是紫色的。

特蕾西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開口道:「你們是?」一說話,特蕾西婭才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還是顫抖的。

青年微微一笑:「公主殿下,別擔心,我們是來救您的。」

「救我?」特蕾西婭看著青年,目光中卻露出了一絲疑惑。

青年點點頭,也不再多說,而是視線微微后梢,站在青年身後的人馬上會意,立馬上前兩個人,將捆綁特蕾西婭的繩子都給解開,然後又把特蕾西婭整個人給扶了起來。

這時,倒在地上的昆廷掙扎著試圖起身,可他的身體才剛剛起來一點,一隻腳突然對著昆廷的後腦勺狠狠一踩,立馬又把昆廷整個人給踩到了地上。

昆廷猛地一咳,剛想開口說話。

這時,剛剛那道溫雅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告訴托馬斯,公主殿下,我們「黎明」給帶走了!」

「黎明?」本來還想反抗的昆廷,一聽到這兩個字,整個人都呆住了。

黎明,也許有很多大陸人沒聽過這個名字,但在地下世界,沒人會不知道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代表著地下世界中最頂尖的存在。

「如果托馬斯有意見,可以讓他來黎明找我,我叫修。」那道聲音再次在昆廷耳邊響起。

很快,昆廷頭上的那隻腳拿開了,可昆廷卻依舊躺在地上,沒有動彈。

托馬斯,正是昆廷所在組織的老大,雖然昆廷沒有看到身後那人的臉龐,但是聽到對方稱呼自己組織老大的口氣,昆廷有種感覺,對方就是黎明的人。

身後又傳來一陣瑣碎的聲音,接著是一陣腳步聲,再接著,就沒有任何聲音了。

昆廷又猛烈的咳嗽了幾聲,然後雙手拄在地上,慢慢爬了起來。

他轉過身,發現屋子裡已經空無一人,弓著腰身,昆廷走到了木屋門口,發現亨咸和另外幾個人都四躺八仰的倒在地上。

就在這時,有幾道身影從遠處極速行來,很快,便出現在了昆廷面前。

為首的男子看起來四十多歲,頭髮很短,鬍鬚卻很長,看到倒在地下的亨咸幾人,再看到滿臉是血的昆廷,男子面色一緊,急問道:」昆廷,亞羅帝國公主呢?「

昆廷突然一陣猛烈咳嗽,半晌,在托馬斯焦急的目光中才開口道:」她剛剛被人給救走了!「

此人正是昆廷所在組織的老大托馬斯,他已經接到奧蘭多那面的消息,讓他們把人交給奧蘭多自行處理。

因為這次任務非比尋常,托馬斯親自出馬,打算過來把人帶回組織總部,奧蘭多派來領人的人就等在那裡,只要他們把特蕾西婭交到對方手裡,這次任務就算圓滿完成了,可沒想到,他一路趕來,現在卻聽到這個消息……

「你說什麼?」托馬斯又是驚訝、又是氣惱:「誰?是誰把人給救走了?他們走了多久?」聽到這個消息,托馬斯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打算去追人。

昆廷用手捂住胸口,然後道:「對方說他們是黎明的人……還讓我轉告您……」

「轉告我什麼?」聽到黎明兩個字,托馬斯整個人也是一震,但他還是開口問道。

昆廷低下頭:」對方讓我轉告您……人是他們帶走的,如果您有意見,可以去黎明找他……他叫修…….「

昆廷話落,托馬斯腳下一軟,然後坐倒在了地上。

(一會還有一章!第一卷的最後一章!不一定能12點前發出來!)

(未完待續。) 入夜,亞羅帝國皇宮內。

特蕾西婭已經回到了宮中,她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然後整個人就抱著膝蓋坐到了沙發里,獃獃的出神。

想到之前短短一段時間裡她所經歷的事情,特蕾西婭直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心悸。在沙發上坐了還不到一個小時,她卻已經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最後,特蕾西婭腦中的畫面定格在了她剛剛回宮之前的一個畫面,畫面里有一位溫文爾雅的青年。

「公主殿下,把你送到這裡,我想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青年始終都是一副淡雅的樣子。

「交差?」特蕾西婭目露迷茫:「你是誰?你們為什麼要救我?」

青年微微一笑:「我是誰不重要!我們之所以會救你,是因為這是我們組織的最高首領對我們下達的任務。」

「組織!」對了,特蕾西婭突然想起之前青年好像說過什麼「黎明」,難道黎明就是他們組織的名稱?大路上有什麼組織叫「黎明」嗎?特蕾西婭不禁想到。

「你們組織的最高首領是誰?」特蕾西婭又問。

青年道:「抱歉,公主殿下,沒有首領大人的准許,我不能私自泄露他的身份。」

「這樣啊!」特蕾西婭神色有些暗淡。

這時,只聽青年道:「雖然我不能告訴你他的本名,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屬於他的另外一個名字。「

「另外一個名字?」特蕾西婭有些不明白青年的話。

青年點點頭:」九少爺!「

畫面重新回到現實世界,特蕾西婭喃喃道:「九少爺?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呢?」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從外面響起,特蕾西婭抬起頭,還沒看到人影,已經聽到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皇姐——」

一聽到這道聲音,特蕾西婭神色一松,下一秒,斐迪南整個人已經走了進來。

看到特蕾西婭,斐迪南眼睛一亮,聲音激動道:「皇姐,你真的回來了!」一邊說著,斐迪南已經走到了特蕾西婭面前。

自打斐迪南跟司徒謹分開以後,他就回到了皇宮裡,等待著司徒謹給他消息,等了大半天也沒動靜,斐迪南已經開始對司徒謹那裡不抱希望了。

就在這時,突然聽人說特蕾西婭已經安然無恙的回到宮中了,雖然有點不太相信,但斐迪南還是趕緊跑了過來,沒想到特蕾西婭真的回來了!

見到斐迪南,特蕾西婭的眼睛瞬間柔和下來。

「皇姐?你有沒有事?」斐迪南關心道。

特蕾西婭搖搖頭:「我沒事,只是受到了點驚嚇!」

「到底是怎麼回事?皇姐?你為什麼會突然從宮裡失蹤?現在怎麼又突然回來了?」斐迪南連連發問道。

當下,特蕾西婭便把她被人抓走和被人救回的所有事情都跟斐迪南說了。

當聽到特蕾西婭說她被人抓走之後的事情時,斐迪南也在心裡為特蕾西婭捏了把汗,而聽到特蕾西婭說她被不明勢力救出的事情時,斐迪南又嘖嘖稱奇。

「這麼說來,皇姐,這次僱人擄走你的幕後黑手是我們的那個小姨?」斐迪南開口道。

特蕾西婭點點頭:「不是她,也是她的丈夫,奧蘭多最不想我回去的也就是他們夫妻二人了!」

說完,特蕾西婭面色一冷:「雖然想要我命的是這對夫妻,可我們的皇兄卻也沒少在中間出力。」

「什麼?」斐迪南看著特蕾西婭:「皇姐,難道說這事羅貝爾也參與了?」

特蕾西婭冷哼一聲:「當時來抓我的只有一人,但就這一個人帶著我出宮,卻絲毫沒有遇到任何阻力,沒有我們那位皇兄的協助,對方怎麼可能深入宮中,那麼容易就把我給帶走?」

斐迪南點頭道:「這事我也猜到了,看來我們那個小姨已經事先跟羅貝爾達成了某種協議!不過也不奇怪,畢竟羅貝爾他也很不想皇姐你回奧蘭多繼承皇位!」

特蕾西婭冷冷一笑:「不過他肯定想不到,我會就這樣回來!現在,他再也沒辦法阻止我回奧蘭多了!」

特蕾西婭回來了,被一個他們從未聽過的勢力給救了回來!但是這個勢力為什麼會救她呢?特蕾西婭想不明白,斐迪南則壓根沒去想,在斐迪南看來,只要他的皇姐安然回來就夠了,至於是怎麼回來的,他已經不關心了!

不管怎麼說,這姐弟兩人都沒有把這件事情跟司徒謹聯想到一塊,尤其是斐迪南,雖然在此之前,他一直按照司徒謹所說,在宮裡靜靜等待,但現在真把特蕾西婭給等回來了,他卻已經自動把司徒謹從這件事情里給扯了出去。

很快,特蕾西婭安全返回皇宮的消息已經被散了出去,帝國內自然是皆大歡喜。

第二天一早,早朝之上,羅貝爾批准了司徒南跟查普林的聯名上奏,派遣五萬大軍護送特蕾西婭回奧蘭多繼承皇位,另外派遣五萬軍隊作為後備軍,暫時駐紮在靠近奧蘭多的邊境區,隨時準備接應前方的護送軍隊。

前一條不用說,后一條命令的用意很明顯,說白了就是假如特蕾西婭進入奧蘭多領地之後不順利,這五萬大軍就直接上去接應,怎麼都要保特蕾西婭登上皇位。

亞羅帝國已經對奧蘭多放出了信號,我就是要跟你比比誰的拳頭大!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查爾斯終於如願以償,被任命為先頭護送軍隊的護送將軍,陪同特蕾西婭一同返回奧蘭多。

其實,查爾斯此次之所以會被任命為護送將軍,一方面是因為他的父親查普林的關係,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個護送軍隊說白了就是特蕾西婭的陪送軍隊,他們當中有一半人短期內都不會回到亞羅帝國了,這當中自然也包括護送將軍。

不管怎樣,查爾斯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至少,短期看來是這樣!

而就在帝國因為大皇子下達的這個命令正鬧的沸沸揚揚之時,司徒謹已經離開了帝都,開始了屬於他的旅程!

(第一卷終於寫完了,馬上要開始第二卷了!看到書評區讀者的評論,說不喜歡學院風,在這裡先跟大家說一下,第二卷雖然會在學院的大背景下開展,但跟大家想的那種學院風絕對不同!總之,我有信心,第二卷會比第一卷精彩,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未完待續。) 一片古樹參天的森林裡,樹木遮天蔽日,雜草遍地、荊棘叢生。

森林的地面被層層枯草蓋滿,偶爾有幾束光線透過樹葉折射進來,在枯葉上形成點點光斑,一切的一切都讓這片森林看起來幽深神秘無比。

突然,一道叫喊聲打破了森林裡的寂靜。

「啊——」

下一秒,一道身影忽然從遠處出現,一路狂奔,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已經跑出了上百米。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已經離開亞羅帝國的司徒謹。

此刻的司徒謹跟之前相比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渾身上下找不出一點貴族公子的痕迹。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不能用破爛不堪來形容了,衣服的兩個袖子都沒了,一隻褲腿也沒了一半,頭髮更是亂糟糟的,像是鳥窩一樣,臉上也變成了一個大花臉,完全看不清他原本的樣子。

當一棵巨樹凸出的半截樹根擋住了他的腳步時,他整個人猛然一躍,跳到了半空中,然後抓住了一條從樹上垂下的老藤,身子使勁往前一盪。

就在這時,一隻血盆大口突然出現在了司徒謹身體的下方,火熱的氣息瞬間將司徒謹整個身體包圍。

「哇——」司徒謹視線微微下移,當看到下方那深不見底的大口時,他整個頭皮發麻,大叫了一聲,他下意識的朝著前方一跳,雙腳還沒在地上站穩,他已經跑出了很遠。

就在這時,他身後的那個怪物已經露出了他本來的面目。

竟然是一條超級巨蟒!這巨蟒整個身體看起來至少有百米之長,渾身都是紫色的,身上布滿了厚厚的鱗片,這些鱗片散發著淡淡的紫金光芒,配合那雙妖異的雙眼,讓人一看就有種全身發麻的感覺。

見獵物逃跑,這蟒蛇並沒有立馬上前去追,而是張著大口,對著司徒謹逃跑的方向就是一噴,下一瞬,一團巨大的火焰突然出現,向著司徒謹後背疾馳而去。

做完這個動作,巨蟒合上嘴巴,吐了吐信子,然後龐大的身體急速前行,也本著火焰飛出的方向行進而去。

就在巨蟒剛剛吐出火焰的那一瞬間,司徒謹已經感受到了後面有一股熱浪朝著自己不停撲來,他回過頭一看,立馬被驚的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情況啊?畜生竟然也會魔法?還是這麼厲害的魔法!

從司徒謹離開亞羅帝國到現在,已經過去快三個月了,從離開帝都開始,他便一直朝著處於亞羅帝國東北方的大陸學院前進,因為本來就是抱著外出遊歷的心態,所以一路上司徒謹並沒有著急趕路,他甚至都沒有騎馬,一路都是步行。

大約在十天以前,司徒謹到達了這片山脈的山腳下,這片山脈是從亞羅帝國去大陸學院的必經之路,換言之,不穿過這片連綿不絕的山脈,就別想去大陸學院。

當時,山下有幾個冒險小隊。所謂冒險小隊,就是由冒險者組成的隊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