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尤摘星還是心懷感激的。

「尤宗主一臉疲憊,看來最近天海宮重建之事沒少下功夫啊,不知進展如何。」李默微微笑道。

「多虧殿下,如今進展順利,要知道咱們黃金十島十宗,雖同出一脈,但分歧也是長久存在的,不過因為海龍王一戰確讓大家都知道若然咱們十宗不擰成一根繩子只怕以後又有滅頂之災。」

尤摘星答道。

李默微微點頭道:「我相信有三位宗主領導,重建后的天海宮必定繁榮勝過以前。」

「托殿下吉言。」

尤摘星拱拱手。

「此番我過來是為了當初與尤宗主的承諾,尤宗主當沒忘記吧。」

李默又直言答。

「沒有,當然沒有忘記,我這就領殿下去我宗門寶庫。」

尤摘星立刻答道。

於是,一行人便抵達了內城深處之地。

寶庫深藏於大地之下,其外三關六卡,設有嚴密的陣法防禦。

寶庫大門高達數十丈,古銅的色澤散發沿著大門精美古樸的花紋瀰漫著,待到大門打開時,一片璀璨的光澤和至純至凈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窟,地面、四壁和洞頂上到處生長著藍色的結晶體,而在洞內擺放著數以百計的石架子,其上堆放著密密麻麻的珍寶。

或裸放於架子上,或藏於匣盒之內,或以特殊的方式保存著。

「不愧是海神門,真可謂琳琅滿目,不知道這寶庫一共有多少層。」

李默看了一眼,輕贊了聲。

「一共有七層,這裡都是基礎級的材料,想來必定不入殿下法眼,要不然,咱們直接去第七層。」

薄夫人她大佬馬甲又爆了 尤摘星一臉討好的問道。

「既然尤宗主這麼爽快,那就直接去第七層吧。」

李默看在眼裡,不免微微一笑。

在當初尤摘星同意他的提議時,是打過小算盤的,那就是將頂級的靈寶藏起來以減少損失。

但是現在,尤摘星顯然沒有動這念頭,於他而言,即使是鎮門之寶,只要李默看得上就由得他拿走,這樣李默一高興說不定他又有機會獨攬天海宮大權。

即使這事情不成,只要李默能夠堅定的站在海神門這邊,那麼他在天海宮的權力便是其他二宗不敢挑釁的。

龍嫣自也看出尤摘星這想法,笑著和李默對望了一眼。

於是,三人又朝著更深處走去,沿著層層秘窟深入,一直抵達了最深處的第七層。

這地方比起第一層而言範圍小了不少,一眼就能望到盡頭,但是其中所藏的珍寶可絕對不少,那也是數以千計的。

兵器大師 其中材料和書籍佔了絕大部分,各種海洋出產的稀有材料讓人目不暇接,各種奇功寶冊也都是聞所未聞,很多都是傳自天海宮。

除此之外,極品天器、九等寶丹、各種陣法是應有盡有。

「嫣兒你看看有什麼喜歡的。」

李默便道。

「我對這些都不甚熟悉,還是默大哥來選吧。」

龍嫣搖了搖頭,雖然有祖先的記憶在身,讓她有著尋常人類不及的各種知識,但是這些知識也多是內陸之事,這海洋里的各種材料她卻是陌生得很。

「好,那我便來挑挑,不過,我對這海域之地的寶物倒也不甚熟悉,還請尤宗主要代為說明說明。」

李默點了點頭道。

「殿下請隨便挑,有不明白的儘管問老夫。」尤摘星呵呵笑著,一臉的大方。

李默便在洞窟里慢慢行走起來,目光所及,靈通眼一放,各種匣盒無需打開便可知道裡面所藏。

各種材料,各種靈丹確實也都是至寶的級別,尤摘星更在一邊不時解釋幾句,說起這些藏品臉上倒也不由有幾分驕傲。

只是李默轉了小半圈,並沒有一樣合意。

然後,在轉到另一排石架上時,他突然盯在了一個石匣上。

這石匣甚是古老,上面刀痕道道,一角還有點殘缺,似經歷天大的災難留存下來的,而匣子被一條烏黑的鎖鏈纏繞了起來,散發著神秘的氣息。

寵小欺大,貪心總裁的包子妻! 尤摘星順著望過去,連忙贊道:「殿下好眼力,此匣乃是天海宮遺物,鎖鏈與之一體,都是採取海域深處的骨脈礦石耗費數百年煉製而成,距今至少有七八千年的歷史。」

「這匣子上刻印的陣法不簡單,不知裡面所藏為何物。」

李默問道。

沿途走過來所見,各種匣盒上也有法陣作為保護,但是李默的靈通眼已經達到了能夠直接穿透陣法窺探到裡面所藏的境界。

但是,眼前這匣子卻是連靈通眼都窺探不到的,這也是他好奇的原因所在。

「這老夫卻是不知道了,只知道按照記載此物是在天海宮隕落之後的廢墟中尋覓到的,而且似乎是從宮內寶庫中流失出來的,但是,此匣上刻畫著早已失傳的一種秘陣『千竅鬼迷陣』,宗門歷代先輩都曾試圖開啟,但卻未曾如願。」

尤摘星答道。

話落,他又加了句:「這骨脈礦石乃是海域中極其難以尋獲之物,都是深海中巨型海怪死後的骨骼經歷千萬年演化而來,煉化也是一個極大的難題,因此骨脈匣子即使在天海宮時代也是最高規格的盛物之類,裡面所藏之物必定非同凡物。」

「千竅鬼迷陣嗎,聽起來好象靈魂類的陣法。」

李默說道。

「正是,千竅鬼迷陣能夠釋放出龐大的靈魂力量,重重包裹著匣子,如果以強大的靈魂力量試圖強行破陣,會遭受到陣法數倍的反彈,若靈魂力量太小,非但不能破陣反倒會被陣法所影響,進入短時間的失智狀態。」

尤摘星說道。

李默聽得明白過來,說道:「靈魂者,即是龐大的能量,同時也是在精細不過的物質,絲絲相扣,縷縷相纏,即可如麻繩扭合,又似大海可分為萬千溪流,因此,要想破陣就需要靈魂力量恰到好處,尋找陣法中靈魂的破綻。」

「正是,殿下果是高人,不僅武道修為高強,陣法造詣亦是一絕啊。」

尤摘星不失機會的拍著馬屁。

李默淡淡一笑,說道:「既是這樣,那我就來試試看。」

話落,他身上魂力初生,化為一條三尺長的赤紅小龍飛落到匣子前。

一感受到外界靈魂的抵達,骨脈匣立刻散發出騰騰藍光。

李默額間靈光一閃,在靈通眼下看到的是更加細密的情況。

一縷縷一絲絲的藍色魂力從匣子的各處刀痕劍傷中釋放出來,它們如同海底的水草般順著水流來回飄動著,看似沒有太大的節奏,但分明又有著一股冥冥的力量操縱這它們。

密密麻麻的魂絲纏繞著整個匣子,密不透風更無跡可尋。

「這陣法果是厲害,也難怪海神門歷代前輩都無法破解了。」

李默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是一個匣子,但匣子上以百萬為單位呈現出的魂絲則構造成了一個極其龐大而複雜的迷宮,若要破解需得讓魂力沿著魂絲間的縫隙不斷的行進,在迷宮中尋找著終點。

這些魂絲構造成了一條條道路,但卻又不僅僅是道路,道路隨著它們的晃動不斷的在變化著。

這是一個龐大、複雜而且處於不停變換的迷宮。 ?魂力化為的小龍在環繞著骨脈匣子十幾圈之後,體型開始迅速的縮小,逐漸凝聚成肉眼都難以看見的一條細小的魂絲。

赤紅色的魂絲落在匣子上,順著藍色魂絲間的道路迅速的朝前移動著。

無數藍色魂絲風吹亂拂,魂絲和魂絲之間構造而成的道路在不停的變幻,就好似一個迷宮中無數扇門在不斷的開啟又關閉,構造成難以想象的複雜路徑。

李默凝視盯著匣子,靈通眼下看著常人難以窺探到的細密景象,魂絲高速移動產生的變化落入到眼中,大腦高速的計算著。

赤紅色的魂絲力量是恰到好處的,在魂絲之間的穿梭來去速度更把握得精準,但是卻好似沒有盡頭般的在不斷的移動,時而前進時而後退。

尤摘星在一邊認真看著,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魂絲的移動,不過他並沒有想太多。

要知道,這匣子他也耗費過數年時間仔細研究。

要將魂絲的力量控制得恰到好處並不難,難的是這複雜的迷宮是個死循環,根本沒有什麼終點可言。

所以不過一會兒功夫,他便走了神,想著若是自己坐上天海宮第一的寶座,那該是何等威風。

正飄飄然時,便聽「喀嚓——」一聲脆響,匣子上的鎖鏈應聲而斷。

「匣子開了?」

尤摘星愕然失聲。

「還真費了點力氣。」

但聽李默微微一笑。

尤摘星聽得這話,愣得半天沒回過神來。

要知道宗門有先輩耗費大半生時間在這匣子上,最終都無果而終,但是就這麼個把時辰的功夫,李默便將這匣子給解開了。

之前他說李默陣法之道造詣高超無非是拍個馬屁,但現在才知道這話還真是說對了。

「我來看看這匣子里究竟裝了什麼寶貝。」

龍嫣將鎖鏈去除掉,打開了匣子。

待匣子一開,一股幽香之氣傳來,卻見這匣子里鋪著亮銀色的綢緞,其上置著一個巴掌大小的布制人偶。

人偶並不華麗,甚至可以說有幾分簡陋,就好似幾塊粗布縫製而成,但偏偏這東西散發出來的氣息又非同一般。

「看樣子似乎是傀儡流派之物。」

李默琢磨道。

「天海宮並不屬於傀儡流派啊,這東西只怕是個外來物……」

尤摘星嘀咕著,然後陡地眼一亮道,「這該不會是『替身人偶』吧?」

「替身人偶?」

李默扭頭問道。

尤摘星便道:「當年天海宮有一任宮主去東域內陸遊歷之時,救了一位傀儡流派的長者,此人感激於宮主的救命之恩,便送了一枚替身人偶給他。」

「這替身人偶有什麼作用?這樣嚴密的保存起來?」

龍嫣不由問道。

尤摘星睜大眼睛回道:「擁有此物可是等同多了一條命啊。」

「多了一條命?」

李默眼睛微微亮了一下。

以前修為尚低時,亦曾因為獲得奇寶而增加了幾條性命,但是以現在的高度看來那也不是什麼稀罕事情,這天底下增命之物並非少數。

但是,到了天王這個境界,要想增加一條命那可絕對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

尤摘星便解釋道:「只需見此物佩帶在身上,若是遭受重創而導致死亡,那時傷勢會自然轉移到人偶身上,人偶死而人安然無恙。」

「原來如此,這倒是件寶貝。」

李默聽得微微頷首,一臉的滿意。

尤摘星滿臉可惜,沒想到這匣子里竟藏了如此至寶,自是捨不得,但又不得不擠著笑臉討好道:「殿下喜歡真是太好了。」

「嫣兒,這人偶你先收著。」

李默說道。

「恩。」

龍嫣輕輕點了下頭,她和李默同魂同命,有了這東西便不至於讓李默因為自己遇到性命攸關的事情而影響到他。

收好人偶之後,三人繼續前行,繞著一排排石架走著。

這裡所藏的珍寶確實數量頗多,看得人眼花繚亂。

但是李默眼界甚高,更重實用,一般的寶貝卻是看不上眼的。

如此走了好一會兒,第七層寶窟都走了大半,李默突而又停了下來,目落在了近處石架上。

石架上有著諸多寶石,一枚枚光澤璀璨,惹人矚目,其中有一枚寶石卻顯得粗糙不堪,就好似從礦洞里挖出的煤球似的,放在這裡實在顯得格格不入。

但是,李默卻分明感受到了這寶石隱匿著的神秘力量,有種無形的感覺在吸引著他的注意。

「這些寶石都是采自深海之物,有碧羅玄玉、紅蓮血晶、刺骨凶珠……都是難得一見之物,它們即可作為丹藥的材料也可以作為鑄器的材料,皆有極大的妙用。」

尤摘星在一邊介紹道。

「那這枚東西又是何物?」

李默指著那黑煤球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