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最好的方法還是殺掉守在外面舊祠里的精瘦男子!

想到這裡,雲殊的目光再次看向浮在空中的虛無劍魂,討好的問道:「老祖宗,你那裡就沒有什麼厲害的劍技可以教我?如今我的實力想要殺掉外面那人恐怕還是有些困難!」

所謂的劍技,就是厲害的劍術,修鍊者的實力主要看四個方面,第一是境界,第二是劍火,第三是劍技,第四則是神兵利刃。

這其中劍技的用處也是極大的,一些厲害的劍技,其效果不會比劍火差上多少。

雲無涯作為數百年前的強者,最終可是達到了劍王的層次,手裡面肯定有不少得意的劍技!

「呵呵!」

雲無涯微微一笑,說道:「我的確會一些厲害的劍技,可是劍技的運用最少要達到劍氣第七層境界,你現在才劍氣第五層巔峰,就算我教給你,你也用不了!」

雲殊微微有些失望,如此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能夠順利殺掉外面那位強者自然是好,如果不行就只能暫時放棄那些丹藥了。

一旦等到那些進入密道的強者歸來,他恐怕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正當雲殊下定決心,準備詢問雲無涯離開這裡的方法時,忽聽雲無涯喃喃道:「不過,我倒是想起來,我有一門秘術倒是比較實用,或許可以教給你!」


雲殊一聽,頓時有些驚喜,對一個劍王級強者來說都算得上實用的秘術,那效果肯定不會差。

他連忙問道:「老祖宗,是什麼秘術,要多久才能學會?」

如果需要的時間太長,他也只能暫時放棄了。

「呵呵,這門秘術叫做斂息決,只是一些收斂氣息的技巧,難度倒是不大,不過卻很實用!」雲無涯再次笑著說道。

「斂息訣,收斂氣息?」

雲殊聽后,眼睛微微一亮,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實用的技巧,而且,他心中有了一個絕佳的計劃,對付外面那個劍氣七重強者,問題應該不大!

斂息訣的確非常簡單,雲無涯僅僅口授了數遍,雲殊就基本掌握了斂息訣的種種竅門!

「恩,你的悟性極好,竟然這麼快就掌握了斂息訣的竅門!」雲無涯讚許的點了點頭。

剛剛雲殊按照斂息訣的竅門施展了一次,雖然不能瞞過雲無涯的劍魂感應,可是瞞過那些劍師級實力都沒有的人卻是輕而易舉。

「老祖宗,你將我放出去吧!」雲殊此時極為自信,憑藉三葉劍火以及斂息訣這兩樣底牌,他完全有自信將外面那位劍氣七重強者誘殺!

之前那位精瘦男子仗著實力高強,將他當做猴子一樣戲耍,現在他實力大增,也該輪到那精瘦男子嘗嘗這個滋味了!

「恩,那我就將你送出去了,出去時候的感覺和你進來時候一樣,你自己好好把握!」

見到雲殊點了點頭,雲無涯米粒大小的劍魂微動,頓時雲殊就消失在了神像空間內。

而雲殊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隨即眼前的畫面一變,再次出現在了舊祠之中。

守在舊祠內的那個精瘦男子也聽到了動靜,轉過頭來,剛巧與雲殊的眼睛對上。

「是你!」

看到雲殊又突兀的出現在舊祠內,精瘦男子先是微微一驚,隨即怒聲喝道。

之前,就是因為雲殊的突然消失,使得自己不禁受盡同伴的嘲笑,還被老大訓斥了一頓,心中早就窩了一團火,此時見到雲殊這團火自然就熊熊的燃燒了起來。

雲殊眸光一閃, 天價孕寵:長官,你好man :「哈哈,我們又見面了,之前還沒多謝閣下手下留情呢!」

俗話說,欲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瘋狂!處在情緒激動中的人,是最容易犯錯誤的,雖然心中早就有了勝算,可雲殊絲毫不介意將這勝算再增加一些。

果然,聽了雲殊似是感激,實為嘲笑的話,這精瘦男子心中的怒火更甚,他惡聲喝道:「小子,你自己找死!」

話音剛落,他就如下山猛虎一般,朝著雲殊急速撲來,同時手中利劍急轉,也朝著雲殊的脖子劈了下來。

劍身之上,渾厚的劍氣洶湧,在這些劍氣之中,還偶爾閃現出一縷灰色的流光,這是只有達到劍氣第七層境界才能凝聚出的劍元力!

顯然,精瘦男子這一劍在暴怒中使出,已然用出了他最大的實力。

雲殊見此,絲毫不吃驚,臉上反而還露出了一絲笑意。

不過對精瘦男子這一劍雲殊也不敢小覷,體內早就急速運起的一道道劍氣,頓時被雲殊一股腦灌進了長劍之中。

與此同時,雲殊心中一聲令下。

「劍火第一重,爆發!」

那盤踞在雲殊丹田氣海最中央的三葉劍火,其中一道綠色的火苗忽然火光大漲,進而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雲殊體內洶湧了起來。

與此同時,雲殊那精光四射的眼眸中,也泛起了一絲火光。

這一絲火光自然也被洶湧撲來的精瘦男子看在了眼力,他心中也是一驚。

「不是說這位雲家二少爺不能夠凝聚劍火嗎,怎麼突然就能爆發劍火的力量了?」對於劍火爆發的跡象,他可是極為熟悉的,可也因此,他對於雲殊能夠爆發劍火感到極為不可思議。

不過,他並沒有太過慌亂,雲殊僅僅只是劍氣第五重境界,就算爆發劍火又能如何?


甚至,他依舊沒有引動自己體內的劍火爆發,就憑藉體內渾厚的劍氣,手執利劍朝著雲殊手中的長劍劈了過去。

ps:新書期間,求收藏求推薦,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愚人,謝謝! 「竟然不爆發劍火?」

雲殊心中泛起一絲冷笑,他如今也只是引動了一重劍火爆發,如果這精瘦男子當機立斷爆發劍火,或許還能對他造成一些威脅,如今卻是絲毫威脅不到他。

「鏗!」

兩柄長劍相交,頓時爆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與此同時,兩柄長劍交擊產生的氣浪以二人為中心,也朝著四周席捲了開去。

「嘩啦啦……」

一大片響聲響起,無數木質牌位被這氣浪席捲起來,然後又重重落在了地上。

雲殊也被長劍交擊的聲響嚇了一跳,他也沒有料到劍氣七重境界的強者之間碰撞會產生這麼大的動靜,以這聲音的穿透力,恐怕數里之內都能聽得到。

「不好,這麼大的動靜,那些追進密道的強者一定能夠聽到,時間不多了,我得儘快解決眼前這位精瘦男子!」

總裁de金牌小甜妻

借著長劍交擊傳來的力道,雲殊身子一縱,就朝著舊祠大門外衝去。

「想逃?」

精瘦男子心中也著急了起來,一旦再次讓雲殊逃走,天曉得老大會怎樣處罰他?

只是此時的雲殊已經今非昔比,爆發劍火之後的實力與他旗鼓相當,而且雲殊縱出的時候還借了二人長劍交擊產生的力道,這一時之間他想攔也攔不住,只能也一起追了出去。

追出舊祠大門,只見雲殊已經縱到了其中一個院子門庭的上方,還回頭朝他笑了笑,然後躍下門庭,消失了身影。

「給我留下!」

精瘦男子再也顧不得許多,眼中閃過一道火光,體內劍火剎那之間就爆發了出來,緊接著,整個人的氣勢大漲,與此同時,他的速度也是陡然增加數成。

「唰!」

彷彿一陣風飄過,眨眼之間,精瘦男子也躍上了這座院子的門庭,並朝外追去。

可是當他剛剛從門庭躍下,陡然間一道凌厲的劍光,從右側視覺死角刺了過來,讓這精瘦男子不由得心中一驚。

「怎麼可能?」

他可絲毫沒有察覺到附近有生人的氣息,雲殊是如何躲過他的感知,藏身在那視覺死角處的?

可是,他此時已經沒有時間多想,雲殊這一劍的角度極為刁鑽,精瘦男子想要迴轉長劍攔截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雲殊的長劍刺來。

不過,精瘦男子並沒有完全絕望,雲殊這一劍雖然刁鑽,可也因此並沒有刺向他的要害,他的劍氣比雲殊渾厚的多,硬抗這一劍也沒有大礙。

想到這裡,精瘦男子連忙運起體內洶湧的劍氣,朝著雲殊刺來的位置聚集了過去。



劍氣不禁凌厲霸道,傷害力極強,同時也可用於防禦,甚至有些專攻防禦的劍技,一旦施展開來,全身彷彿精鋼鐵鑄,對手根本傷不了分毫。

隨著劍氣的快速聚集,精瘦男子身體表面忽然浮現出一層淡白色的光芒,就像一個護罩一般擋在了雲殊的劍前。

「想要硬抗?」

雲殊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如果他體內的劍火真的只是最低級的燭光劍火,精瘦男子硬抗一下或許真的沒有大礙,只是可惜……

雲殊淡淡一笑,隨即朝著體內的三葉劍火發出了第二道指令。

「劍火第二重,爆發!」

頓時,三葉劍火上,另外一道火苗彷彿被油澆灌了一般,瞬間火勢大漲,又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雲殊身體內湧出。

「去死吧!」

雲殊冷喝一聲,眼眸中再次閃過一絲碧綠的火光,手中長劍速度激增數籌,剎那之間就刺到了精瘦男子的身體上。

摧枯拉朽!

精瘦男子集中在身體表面的劍氣,沒有對雲殊的長劍構成絲毫阻攔,完全就像是朽木一般被雲殊一刺到底。

三尺長的長劍,劍鋒從精瘦男子身前刺入,又從身後刺出,這中間的時間都沒有超過半秒!

「給我爆!」

雲殊嘴裡又是一聲冷喝,隨即凝聚在雲殊長劍上的洶湧劍氣,頓時如潮水一般,在精瘦男子身體內部爆發了出來。

「噗噗~」

一陣陣悶響傳出,凌厲的劍氣完全將精瘦男子的整個內臟完全攪了個粉碎。

「怎……怎麼可能?難道是八……八字劍火?」

精瘦男子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可惜為時已晚,一大股血沫從他嘴裡噴出,雙眼中原本凌厲的眼神也徹底黯淡了下來。

見到精瘦男子生機盡失,雲殊也鬆了一口氣。

剛剛這一系列戰鬥,說起來話長,實際上才僅僅過了不到十秒鐘而已。

這短短的十秒鐘時間裡面,雲殊也並不輕鬆,他幾乎將各種手段都用了出來,方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這精瘦男子置於死地。

雲殊體內,被三葉劍火凝聚之後的劍氣,威力雖然變得更加強大了,可是總量卻足足少了一半,剛剛一連串的爆發,雲殊也感覺到體內劍氣一陣空虛。

「目前,最迫切的生命威脅已經解除!」雲殊心中思忖,暗暗想道:「也該是時候,考慮考慮下一步的計劃了!」

到現在為止,雲殊基本上脫離了危險。

雖然還有數位追殺者沒有除掉,可是有著神像洞天的存在,只要重新找個隱蔽的地方,將神像洞天本體藏好,再躲入神像洞天中,任那數位追殺者多麼厲害,也不可能找到雲殊的蹤跡,只會以為雲殊殺完人之後已經逃離了。

等到這數位追殺者離開,雲殊就徹底脫離危險了。

可是,接下來該怎麼辦,雲殊還沒有想好。

按理說,如今雲殊凝聚出了三葉劍火,應該可以立刻返回雲家堡。

以雲殊如今的潛力,就算雲家堡再怎麼傻,恐怕也不可能將這麼一個天才子弟,當做棄子,白白送給雨家。

甚至,立刻將雲殊當做下一任堡主繼承人培養都有可能。

到時候,那些當初對他落井下石,百般譏諷的小人,恐怕都會諂媚的跪倒他的身前,祈求他的原諒。

縱然雲殊兩世為人,想到此處依舊感覺極有意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