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灰頭土臉地出去。

冷城主沒繼續剛才的話題,他心裡確實有數了,但是這是家事,也是醜事,不好與外人說道。

他斟酌了一番,問夜千羽:「夜小神醫,星落中的是什麼毒?」

本來,他對夜千羽的醫術是有些懷疑,但是面對他狐疑的目光,夜千羽一雙明眸澄澈,絲毫不見慌亂,而且,和她一起的幾個年輕人,修為雖然說不上有多高,但是個個氣度非凡。

再加上,夜千羽確確實實救了星落,做到了那些名醫沒做到的。

出於種種考慮,冷城主尊稱了夜千羽一聲夜小神醫。

對於神醫這個稱呼,夜千羽有點壓力山大,她能救冷星落只是湊巧,她連把脈都不會,別說神醫了,連庸醫都算不上。 夜千羽道:「冷城主謬讚了,我的醫術其實很淺薄,碰巧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一種叫虛弱散的毒藥,所引發的癥狀和令公子的癥狀很像,再加上當時令公子的情況很危急,我就死馬當活馬醫了。」

不管夜千羽是謙虛,還是真的是碰巧,冷城主必然要表達自己的謝意。

想了想,他說道:「在我們星落城,有一汪靈泉,每十年開啟一次,一次開啟三天,靈泉設有禁制,只有入門階的能進入,在靈泉邊修鍊一天,相當於在外面修鍊一百天。」

一天等於一百天,三天就等於三百天,聽到這,夜千羽有點明白了,該不會那汪靈泉快開啟了,冷城主想以靈泉修鍊的機會作為答謝。

果不其然,冷城主微頓了下,繼續說道:「一個月後靈泉開啟,有三個名額,我可以內定一個名額,其他兩個名額,由合適的世家弟子進行爭奪,內定的名額我想給星落,不過我可以推薦你參加其他兩個名額的爭奪,相信以你九階初期的修為,勝出的幾率很大。」

夜千羽扯唇,不是幾率很大,而是,必然勝出。

她玄師三星的修為,打入門階的,要是打不贏,可以一頭撞死了。

不過……

夜千羽用心聲問白沉:「我這種隱藏修為的情況,會被禁制拒之門外嗎?」

白沉道:「不會,只要你在修鍊的時候,注意把修為收進神木枝。」

夜千羽沒有顧慮了:「那就麻煩冷城主幫我推薦了。」

雖然和殤雙修漲修為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不過,她不介意更快一點,她想早點追上殤,和殤比肩。

夜千羽等人暫時在城主府住了下來。

城主府很大,冷城主給他們安排了一間單獨的院子。

院子里,假山流水,好幾處房子,足夠他們住了。

北流殤和夜千羽佔了一處,秦沐風和逸兒佔了一處,剩下的人就隨意了。

黑蛟向夜千羽辭行,龍血需要慢慢煉化,他想找一個安靜之處,靜心煉化龍血。

夜千羽隨他去了,只叮囑他注意安全,畢竟洛川大陸,野外很多嗜血的魔獸。

黑蛟讓她放心,他好歹也有幾千年的道行了。

張靈玉緊跟著辭行。

夜千羽問他:「你一個人行動,會不會太危險了?」

張靈玉輕輕搖了搖頭。

他堅持要走,夜千羽也不好留他。

張靈玉走的時候,傳音給夜千羽:「我會回來的。」

夜千羽怕北流殤吃味,也傳音給他:「什麼時候?」

張靈玉沒回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她什麼時候需要他了,他什麼時候回來。

他欲~望淡泊,只渴望自由,是她給了他自由。

那他便守護她作為回報。

晚上睡覺的時候,北流殤憐惜地在夜千羽的唇上落下一吻:「今天委屈你了。」

夜千羽不知道他指哪一件,扮丑,亦或被冷星落的二姐潑髒水。

不過,她不覺得委屈。

「他們傷害不了我的,這世上,能真正傷害我的,只有你。」 「我怎麼會傷害你。」

他捨不得的。

昨夜,因為夜千羽累到了,北流殤沒碰她,今夜,北流殤沒什麼顧忌了,好好與她溫存了一番。

白沉施加在她身上的變化術早已失效,她絕色的容顏,在他的侵襲下,美不勝收。

另外一處房子里,同樣春色無邊。

逸兒胎兒已穩,秦沐風和逸兒進行了真正意義上的初次。

畢竟,喝醉那夜,他和逸兒的記憶都很模糊。

他褪去逸兒所有的衣物,將逸兒的身體呈現在自己眼前。

逸兒懷孕快兩個月,小腹還平坦著,只有腰身稍顯豐腴。

胸前一對飽滿的玉雪,幾乎將他的魂勾去。

這一次,他不需要再壓抑什麼,觀賞,褻玩,任自己的欲~望膨脹。

逸兒被他弄得有些難耐:「風哥哥,不要了,好難受……」

秦沐風比她更難受,因為她的嬌哼低喘聲實在太勾人了。

逸兒雖然知羞了,但是到底懵懵懂懂,她不像夜千羽那樣,會忍耐著不發出羞恥的聲音,她覺得難受了,就會喊出來。

喊得秦沐風某處都快要爆炸了。

他恨不得馬上進入她,又怕她還不足以承受他,只能強自忍耐著。

終於忍到她足夠濕潤,他小心翼翼地慢慢進入她。

逸兒覺得痛,快要被撐裂,淚濕眼睫。

秦沐風吻去她的眼淚:「忍耐一下,很快讓你舒服……」

逸兒有孕在身,秦沐風不敢要她太狠。

只來了一次,稍稍解渴。

雲消雨歇,他咬著逸兒的耳朵:「我說得沒錯吧。」

逸兒紅著臉輕嗯了聲。

秦沐風一本滿足,又在她耳畔道:「等你把孩子生下來,還可以更舒服。」

怕她動了胎氣,他不敢進入得太深,動作也很輕。

等她生產了,他一定要好好和她來一次,讓她感受最極致的愉悅。

至於她會生出個啥,秦沐風沒多想,不管她生出個啥,都是他和她的孩子。

千幻和楚青濯那邊,楚青濯答應千幻的吻,一直都沒兌現。

楚青濯說,等安定下來。

在城主府住下,千幻覺得,安定下來了,晚上去他房間搖晃他的胳膊:「阿濯阿濯,你該陪我玩親親了吧?」

一雙眼,閃亮亮,滿懷希冀地看著他。

楚青濯不忍他再失望,終於鬆口:「好。」

千幻高興不已,讓他在床沿上坐下,自己爬上他腿,摟住他的脖子。

楚青濯道:「你先變成女兒身。」

千幻不高興地嘟唇:「不要。」

男兒身多方便,他才不要變成女兒身。

說著他直接吻上楚青濯的唇。

楚青濯無奈,不變就不變吧,反正只是接吻。

和之前那次相比,楚青濯心境改變了許多,罪惡感消失了,寵溺地攬著千幻的腰,任千幻像小狗一樣,在他的唇上咬咬舔舔。

「阿濯,我要進去了哦。」

楚青濯放千幻的舌頭進來,柔軟的觸感和清甜的氣息,讓他有些微的眩暈。

千幻只覺得楚青濯嘴裡的味道真好聞,像好奇寶寶一樣,到處探索,撩得楚青濯心癢難耐,忍不住地化被動為主動……



好大一鍋肉╭(╯^╰)╮ 靈泉修鍊那兩個名額的選拔,第二天就開始了,可以說,夜千羽救冷星落救得非常及時。

去參加選拔的時候,夜千羽那叫一個尷尬。

除了她,參加選拔的全是十歲左右的,修為卻跟她差不多。

當然,只是表面上差不多,九階左右的修為。

各大世家,送來參選的都是家族中最有前途的子弟,練的都是家族中最好的功法。

夜千羽還裸奔著,連功法都沒有。

功法分品階的,普通的人階功法,然後是稀罕的地階功法,最後是非常非常稀罕的天階功法。

功法可以更改,不過更改后,要重新練。

夜千羽身上只有普通的人階功法,沒急著練,最少也要弄份地階功法來練。

那些驕傲的世家子弟,狠狠嘲笑了夜千羽,都一把年紀了,還沒有覺醒出玄魂。

夜千羽臉有點垮,什麼叫一把年紀了,她還是一朵花好不好?

而且,即使在沒有功法輔助修鍊的情況下,也是她比較快,他們修鍊了好幾年,九階左右的修為,她修鍊了不到半年,就已經玄師三星的修為了。

夜千羽依舊戴著面紗,那些世家子弟又狠狠嘲笑她,擋著臉,一定是無鹽醜女。

看著一張張稚嫩卻刻薄的面容,夜千羽無力扶額:「你們贏了……」

那些世家子弟面露高傲:「當然是我們贏。」

夜千羽哭笑不得。

半天過去,夜千羽一路過關斬將,拔得頭籌。

另外一個名額,被一個漂亮的小少年奪得。

小少年輸給夜千羽一局,他走到夜千羽面前,仰頭看夜千羽:「你把面紗摘下來給我看一眼。」

???

「幹什麼,記住我的臉,然後,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小少年道:「你若是長得還過得去,等我長大了,我可以勉為其難地娶你為妻。」

夜千羽:「……」

問小少年原因,小少年耳根泛起紅暈:「因為你打贏了我……」

夜千羽忍不住地輕笑出聲。

小少年有些惱羞:「你笑什麼?我叫墨修翎(ling二聲),你記好了!」

比賽的時候,只互通了姓,夜千羽聽到他的全名,有些愣住。

墨修竹,墨修翎。

「秀衣閣閣主是你什麼人?」

「我哥!」墨修翎唇角泛起一抹驕傲的弧度,毫不掩飾對自家哥哥的崇拜。

夜千羽打量墨修翎,一襲精緻的紫衣,襯得他眉目如畫。

做哥哥的,衣品糟糕,做弟弟的,衣品倒是不錯。

墨修翎見夜千羽打量他,挺直脊背:「你現在可以把面紗摘下來了吧?」

夜千羽道:「第一,我長得不好看,不信的話,可以問你哥哥。」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墨修翎忍不住地插嘴:「我不信,你的眼睛,明明這麼漂亮。」

夜千羽不置可否,繼續說道:「第二,我已經有夫君了。」

墨修翎眸光一下子黯淡。

「小翎兒,再見。」

墨修翎黯淡的眸光亮起來一點,她和哥哥一樣,叫他小翎兒呢。

夜千羽走後,墨修翎去找主持選拔的工作人員問了夜千羽的名字。

她叫羽,他叫翎。

墨修翎眸光更亮,翎就是羽毛的意思。

原來他和她的名字,這樣的相似…… 夜千羽回去之後,冷星落來看她。

知道她順利拿下靈泉修鍊的名額,鬆了一口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