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

就在李天賜說著話時,突然房門被輕輕敲了兩下,隨後們被推開,李英才一臉沉重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英才,怎麼了?」

看到李英才的表情,李香雲連忙起身迎了上去,帶著關切問道,其餘人也都停下說話,看著李英才。

「蘇家丫頭出事了!」李英才沒有多餘的廢話,看來一眼李天賜之後開口說道。

「什麼?出了什麼事?」李天賜噌的一聲站了起來,閃身得到了李英才身前,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好了,雖然他對那丫頭沒有喜歡的感覺,但是內心中科沒有什麼反感,再怎麼說女孩自己是沒錯的,而且她還是蘇雪的表姐。

「車禍,她自己開車從高架上掉了下去!」李英才說道。

「天啊,那秀秀表姐現在怎麼樣了?」念兒一聽完李英才的話,頓時驚呼一聲,小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上的很重很重,現在正在軍區總院進行搶救!」

「讓人給我準備車,我這就過去。」李天賜直接站起身向外走去。

「我直接跟你過去吧,畢竟孩子是從我們這裡出去的,怎麼也要去看看,希望你能來的及將她救回來。」李英才跟上李天賜說道。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一定不會讓她有事的!」李天賜很是堅定的說道,這時他的心裡升起了濃濃的愧疚,他知道,羅秀秀出事,自己絕對有著不小的原因。

「我也要去!」念兒追了上來,李秀秀和李青青也同樣跟了出來。

最後李英才親自開了一輛車,也沒有帶上任何護衛人員,極快的向著軍區總院開去,有李天賜在,也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了。

李家的車子都是屬於特權車子,因為心急,李英才也沒有顧慮什麼,在確保安全時,一連闖了好幾次紅燈,最後用了十幾分鐘就到了京師軍區總院。

車子扔下之後,幾人下車快速往醫院內部跑去,剛到門口時,李天賜雙眼一眯,臉色有些不太自然了,他看到了蘇雪的大舅羅振東。

羅振東此時正和幾人一起滿臉的急切往搶救室方向跑去,匆忙下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邊李天賜幾人。 李天賜看這羅振東一行人的背影,想了一下,招呼李英才幾人快步追了上去。

「大舅。」

李天賜追到羅振東身後,叫了一聲。

「嗯?」羅振東楞了一下後轉身,看到是李天賜,頓時表情複雜了一下,點了點頭道;「你來了。」

「嗯,對不起大舅,是我……」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先看看秀秀怎麼樣吧!」羅振東直接打斷李天賜的話說道,他早就知道羅秀秀是去李家找李天賜的,對此他們吳家人都沒有反對,而在得到消息時,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必進是從李家回來的,現在再看李天賜的樣子,秀秀出事肯定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好,只要人還活著,一切交給我來處理,保證還您一個健健康康的秀秀。」李天賜也沒在多說,只是做了一番保證。

羅振東聽到李天賜這話,臉色緩和了一些,他們都知道李天賜是個神醫,有他在,想必秀秀應該不會有事了吧。

李英才也上前和羅振東招呼了一聲,對於李英才,羅振東可不敢有任何情緒,實在兩家如今的差距太大了,即使有不滿,表面上也要很客氣。

一行人匯合到了一起,很快到了搶救室外,這裡還有一些警務人員在門外,在看到李英才的時候,幾名警察都是身子一震,都將身子站的更直,恭恭敬敬的敬禮。

之所以有警察,自然是因為羅秀秀是被警察送來的,在車上找到了她的身份證明,知道竟然是一個中等偏上家族的千金,自然是很重視,現在更沒想到,竟然將李家的人都驚動了,而且還是李家嘴直系的三爺。

「進去多久了?有沒有消息傳出來?」李英才開口對著幾名警察直接問道。

「才進去不到十分鐘,還沒有什麼消息,只是……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好,吳小姐傷的真的很重,唉,這位小同志你做什麼?」一名警員回答著問題,說道後來,發現李英才身旁的少年竟然直接往搶救室的大門走去。

李天賜在到了這邊時就已經放開了感知,直接感知到裡面羅秀秀的狀態,這一看之下,李天賜的表情就變得南岸起來,更多的還有愧疚。

「不要攔他!」李英才見警察要阻攔李天賜,連忙開口說道。

「這……」幾名警察一陣為難,不由得目光看向羅振東。

「無論怎麼樣,保住秀秀的名,拜託你了!」羅振東沒有理會警察的目光,直接對著李天賜說道,這一會兒冷靜下來,知道秀秀要恢復,更多的希望還是要看李天賜。

李天賜沒有說話,心裡有些苦澀,羅秀秀的命他肯定能給保住,但是……

李天賜點頭之後就直接推門進了搶救室。

「啊,你是誰,快出去,不知道這裡是搶救室嗎?」

李天賜一進門,頓時又一名護士驚訝一下之後,驅趕李天賜,聲音沒有太大,應該是擔心驚擾到一旁正在手術的醫生。

「都停下出去!」

李天賜沒有理會護士的驅趕,閃身繞道搶救台上,聲音低沉的說道。

「什麼人?出去!」

原本手術台上,一名老年一聲正舉著手術刀,準備給羅秀秀動手術,被突然出現的李天賜弄的驚了一下,隨後怒氣沖沖的吼了一聲。

李天賜看來一眼老者,透過白大褂,他看到裡面穿著軍裝,知道是一名老軍醫,對於這樣的老者,李天賜還是有些尊敬的,不過這時候他可沒有心情奪取解釋什麼,羅秀秀此時的狀態十分危險。

「我是李家李天賜,現在只我能更好的救她,你們誰要是打擾我,別怪我不客氣!」李天賜這時也不介意抬出自己的李家身份,想必能省去一些麻煩。

「什麼?你是李家五少李天賜?這……」那老醫生一聽李天賜爆出名號,頓時表情一變,即使年紀很大了,但是這時也忍不住生出一絲敬畏。

「我現在要救人,可以讓一下了嗎?」李天賜沒讓老軍醫說完就再次開口說道。

「好,全聽李少吩咐,不過我可以在這裡看著吧?」老軍醫很乾脆的說道,不過也踢出了一個請求。

「隨便你吧,不要打擾我就好了!」李天賜沒有多說什麼,說完這句話直接翻手取出銀針,給診台上的羅秀秀快速刺了十幾枚。

此時羅秀秀的模樣實在太慘不忍睹了,面目全非,頭骨變形,身上的傷處有些無法查清的感覺,基本上看不到大面積的完整位置,還能保持著一點心跳和意識波動,已經是極大的奇迹了。

這些外傷李天賜倒是不太擔心,哪怕沒有一塊好皮膚,李天賜也能幫她恢復過來,生命力受創也能慢慢調養,而最讓李天賜為難的只有一點。

那就是羅秀秀的右側手臂從小臂開始已經徹底消失,斷口處皮爛不堪明顯是被硬生生砸爛的,此時被止血帶捆綁。

外傷內傷,這些都為難不住李天賜,但是這種斷臂已經消失,李泰那次自認還沒有達到那種讓其重生的本事。

暫時沒有去理會手臂的問題,現在羅秀秀的生命狀態也很微弱,李天賜靜心了一下,開始為羅秀秀調理生機,綠色能量源源不斷的灌入其中,受創的五臟器官一絲絲的恢復著。

留下一些綠色能量在內臟,感受著李秀秀的生機逐漸穩定下來,李天賜也微微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就是外面的眼中外傷,不過這些李天賜不能大張旗鼓的直接用綠色能量幫助她恢復,主要是旁邊還有人看著。

「金老,您,您看,病人的各項指標開始恢復正常了。」

這邊李天賜剛剛處理完內臟傷勢時,一旁一名監視著儀器的醫護人員忍不住驚呼一聲,語氣異常激動。

「不要出聲,李少還在給病人治療!」被醫護人員稱呼為金老的老者,一轉頭十分嚴厲的說道,他其實現在也是莫名其妙的震驚,在他眼裡,李天賜也只是給患者針灸了一番,然後就十幾分鐘的時間,原本要不行的患者,竟然就這樣穩住了生機。

李天賜沒有理會醫護人員和金老者的反應,看著羅秀秀的外傷沉吟了一下之後,才轉頭看向金老這說道,給我紙和筆,我要調製一副外傷葯,立刻給我弄來。

「好!」金老這聽到李天賜的話,立刻應聲,隨後讓一旁的人員準備紙筆,然後又看著李天賜帶著一絲詢問的道;「李少,您看這斷臂是不是要立刻截肢,否則這樣還是會危機性命啊。」

「截肢?就這樣也不會危機性命了。」李天賜眉頭一挑說道,他還在想著如何讓斷臂重生呢,怎麼可能繼續截肢。

「可這樣的話,碎爛的斷處……」

「不用說了,我來處理就好,您們給我準備好藥材就好了。」李天賜直接打斷金老的話。

說話的功夫,紙和筆被送了過來,李天賜快速的在上面寫了一些藥材,其實這些藥材的也只是一般的消炎藥物,根本沒有任何治癒效果,李天賜用這些只是做掩護罷了。

將藥方給了醫護人員,又吩咐了一下處理方法,然後讓醫護人員去準備。

金老醫生這時不說話了,就在一旁看著李天賜的下一步動作,對於李天賜,他真是即好奇又敬佩。

李天賜也沒有做什麼,就這樣站在診台旁皺著眉頭看著羅秀秀,看著她面目全非的模樣,心中的愧疚越來越濃。

「放心吧羅秀秀秀,我一定會讓你恢復如初,斷臂我也會讓你重新生長出來。」李天賜意念放開,直接將這句話送進了羅秀秀的意識深處,即使現在她處於昏迷狀態,但是這句話依舊會被她接收到。

片刻之後,藥物被調製成液態模樣被送了過來,護士上前給羅秀秀塗抹了全身傷處,然後用繃帶小心翼翼的將她包成了木乃伊一般。

「就這樣可以了?這葯很普通啊!」一名送葯來的醫護人員對這麼草率就處理完了外傷,有些不滿,她取葯調製時,就有老中醫告訴她這只是普通的消炎藥物。

李天賜對此自然不會解釋什麼,伸手再次給羅秀秀針灸起來,這一次李天賜正式使用了大衍針術,消滅死亡細胞,刺激新生細胞再生活化,同時綠色能量也被放出,雙管齊下,繃帶下的傷口處,以極快的速度回復著,如果現在繃帶內的情況被這些醫護人員看到,一定會被嚇到吧。

二十分鐘以後,李天賜停了下來,此時羅秀秀身上的外傷已經基本痊癒,只是新生的肌膚還有些嬌嫩罷了,唯一遺憾的依舊是那處斷臂。

李天賜給人接過斷臂,恢復的也是完好如初,但是那是在斷臂還存在的時候,像羅秀秀這樣,手臂連帶骨骼都被砸的粉碎的情況,他是真的沒有辦法,至少現在是沒有辦法的。

「或許……大衍針術達到頂級時,可以再生骨骼肌肉!」李天賜在感知了一下羅秀秀的恢復狀態之後,不知道怎麼,就突然想到自己的大衍針術,現在勉強踏入中級就能刺激細胞活性和細微再生,如果達到高級,那麼再生骨骼脈絡也不是沒有可能。

雖然這樣想著,但是沒有將大衍針術升到高級,他也不知道高級的大衍針術會有什麼樣的效果,現在的想法,也只是李天賜自己推測而已。 到現在,李天賜到進入搶救室前後一個小時,羅秀秀基本上已經恢復正常,唯一的就是手臂少了半截。

「好了,安排一下,等一下我們就帶她出院了。」李天賜感覺羅秀秀還有大概一個小時能蘇醒之後,對著醫護人員和那金姓老者說道。

「什麼?出院?這怎麼可以?」

一名醫護人員一聽李天賜的話,頓時反對起來。

「我不是在徵求你們的意見,她已經沒有住院的必要了,金老,您幫著安排一下吧,我先出去了!」李天賜直接對著拿命金老一聲說道。

「好的李少,這點事情我來安排,希望有機會常來我們醫院,我們這裡的中醫部很歡迎您來給傳授一些經驗,我可知道您還是中醫協會的人,唐老頭也在我們這裡挂名的。」金老醫生對李天賜的要求沒有絲毫反對,甚至都沒有多問什麼,最後只是帶著一絲期待,對李天賜發出了邀請。

「哦?你不說我都要忘記了自己還有這個身份,那這個以後有機會是可以來看看的,沒有其他事我先出去了!」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現在才注意著為金老醫生,心中對他印象倒是很好,也許有一部分是因為這老者的姓氏原因,這讓他想起了青山縣的師傅金老。

李天賜和金老一聲招呼一番,邁步出了搶救室,這時外面的羅振東和李英才幾人都等的十分心焦,雖然對李天賜有信心,但是在得不到消息時,心焦還是避免不了的。

「我哥出來了!」念兒看到李天賜一出來,立刻跑上前詢問道;「秀秀表姐怎麼樣了?」

「內傷外傷已經痊癒了,等下就可以接她出院了,唯一的……「李天賜說道最後,帶著一絲為難看向羅振東。

「唯一怎麼了?」羅振東本來聽著李天賜說內外傷都已經痊癒十分驚喜,可李天賜的下半句猶豫的話,讓他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這……秀秀表姐的一挑手臂沒了!」李天賜知道這個根本隱瞞不了,只能帶著一絲愧疚和無奈說道。

「什麼?這……」羅振東一聽這消息,臉色一變,身體都跟著一晃,他太了解自己女兒的性格了,什麼都要求完美,如果知道自己斷了一個手臂,怎麼能接受的了這種打擊?

「大舅也不要過於傷心,我會盡量想辦法給秀秀表姐將手臂恢復的!」李天賜看著羅振東的表情,忍不住安慰了一下。

「你還有辦法恢復斷臂?」羅振東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動的看著李天賜。

「現在我還辦不到,但是相信我一定會找到辦法的!」李天賜點了點頭說道。

「我弟弟說能做到,就肯定能,我們先去看秀秀吧!」一旁的二姐李秀秀開口說到,雖然心裡也不相信斷臂能重生,但是這時她肯定是堅定的擁護著自己的弟弟。

羅振東畢竟也算是一家之主,心智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在沉吟了一下之後看著李天賜說道;「天賜,之前舅舅心態不好,你別介意,秀秀的問題就拜託你了,這丫頭雖然平時瘋顛顛的,但是心思很敏感,希望……你能幫著多開到一些,別讓她做出什麼傻事來。」

「大舅你放心,我保證她不會有任何事情……」李天賜見羅振東對自己態度緩和,連忙點頭表態,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從遠處匆忙跑來的人打斷。

「秀秀怎麼樣了!」

一到帶著怒吼般的叫聲傳來,隨後一名穿著西裝的青年跑到近前,曼聯焦急帶著一絲『滄桑』之氣,顯然是從不近的地方匆忙趕來。

「羅大哥!」李天賜一看到來人,先是招呼了一聲。

來人正是李天賜的最早通過蘇雪認識的好友羅軍,在看到李天賜在這裡時,頓時嘗嘗舒了一口氣道;「天賜老弟你回來了?那就太好了,這瘋丫頭讓人擔心死了,有你在,那肯定就是沒事了!」

李天賜表情微微有些變化,點了點頭到;「秀秀的其他傷勢都已經沒有問題了,我已經讓醫生安排,等一下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估計到家后就能清醒。」

「那就好,那就好,早知道老弟你在京市,我都不匆忙趕回來了!」羅軍大咧咧的說道,隨後和自己父親招呼,最後才看到李英才和李秀秀念兒,對李英才也是連忙招呼,態度可就尊敬的太多太多。

李天賜沒有注意的情況下,羅軍在看向李秀秀的時候,目光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一番招呼,羅振東幾次想要和羅軍說秀秀的手臂問題,不過都沒有說出來,而在這時,搶救室的房門打開,醫護人員推著羅秀秀走了出來。

「秀秀!」

看到羅秀秀被推了出來,羅震東和羅軍連忙圍了上去。

不過顯然他們的招呼沒有什麼效果,羅秀秀這時還在昏迷當中,也是李天賜有意為之,這樣可以讓她在這段時間更好的穩固一些恢復情況。

因為有李天賜在,醫護人員也沒有阻止羅家父子的動作。

「這,秀秀怎麼包成這幅模樣?什麼?這……秀秀的手呢?天賜老弟,這時什麼回事?」羅軍在看到李秀秀之後先是驚訝了一下包裹模樣,很快就發現了羅秀秀右手的缺失,頓時語氣變調,看向李天賜。

李天賜還能怎麼說,只能給羅軍一個苦澀的表情。

「先離開醫院到家再說吧!」羅振東在一旁看著女兒的模樣,也是心中劇痛,不過也知道現在情況如此,在醫院說這些也沒有意義。

「老弟,可以出院嗎?」羅軍沒有理會自己的父親,而是看向李天賜問道。

「沒問題,是我讓出院的,到家后你就知道了,治癒手臂的問題,我也會想辦法的!」李天賜對著羅軍說道。

「嗯?好,我那我們回家再說!」羅軍也不是笨人,停留李天賜的話,頓時心中升起一絲驚喜,乾脆的點了點頭。

有羅家和李家的人在,出院的問題實在簡單至極,很快就將羅秀秀送上一輛救護車。

「羅兄,我就不跟過去了,讓天賜跟著你們過去吧!」出來之後,李英才對著羅振東說道。

「這樣?那李兄有時間一定要去我羅家做客,振東翹首以盼!」羅震東對李英才的決定並沒有什麼意外,表情嚇倒好處的遺憾了一下,隨後又很是客氣的客套了一下。

「念兒和秀秀都和我回去吧!」李英才臨上車時,也將李秀秀和念兒招呼上,念兒多少有些不情願,不過最後在李盈彩略帶嚴肅的眼神下,還是和李秀秀上了車。

「秀秀,有、有時間的話,歡迎到我羅家做客!」羅軍在李秀秀上車之前,帶著一絲忐忑的模樣招呼了一聲。

「沒興趣。」李秀秀很是乾脆的回應了一聲,然後也不多看羅軍一眼,直接上了車。

這時李天賜劍眉一挑,終於發現羅軍對自己這個二姐有些不太一樣了,似乎面對自己這二姐時很緊張,眼中還有一股濃濃的……愛慕?

這一發現,李天賜表情變的有些古怪了,羅軍竟然喜歡自己的二姐,不過看二姐的反應,明顯是羅軍一廂情願啊!

很快李天賜坐上羅家的車子,帶著救護車往羅振東的家中駛去。

在京市,可不是任何家族都能有自己的莊園,凡是有莊園的至少都是一線家族以上了,而羅家只能算是二線靠前的家族,就算有財力置辦莊園,也不敢輕易去建造。

羅振東的家在東郊的一遍高檔別墅小區,雖然羅家沒有莊園,但是多數的羅家核心人員也都住在這片別墅區,當車子經過大半個小時之後進入別墅區,停在一處豪華別墅門前時,已經有一群人在門前等候,其中就有蘇雪的父母。

當看到從救護車上被抬下來的羅秀秀時,整個羅家的人都發出一陣陣的低聲驚呼,實在是羅秀秀被包的太嚇人了,而很明顯的就能看到右手的缺失。

一番嘈雜之後,終於蘇雪父母注意到了李天賜的存在,對於李天賜,夫妻兩人總體還是很滿意喜歡的,只是知道李天賜身旁有不少女人,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叔叔阿姨!」李天賜主動上前和夫妻兩人招呼。

「嗯,天賜你來了,秀秀這?」蘇雪媽媽對李天賜喜歡要多一些。

「哎,秀秀表姐這樣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現在包的這樣並沒有什麼,只是在醫院掩飾一下,免得那些醫生對我追問不休,至於手臂……我也會想辦法讓秀秀表姐恢復的。」李天賜說這番話時,並不是單單對蘇雪媽媽說的,一旁其他人這時也都注意到了李天賜。

對於李天賜,羅家人都還是很尊敬的,一來李家的原因,二來也是知道李天賜的個人能力都要比他整個羅家要強大很多,再有一些親近,那也就是羅軍和蘇雪和李天賜的關係了。

「斷臂你都有辦法解決?」蘇父一驚問了所有人都想問的話。

「目前還沒有,不過各位放心,秀秀表姐的這條手臂我一定可以幫她恢復的!」李天賜再次對幾乎整個羅家的人做了保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