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劃過,血光乍現!

在眾人震驚的眸光之下,一抹刺眼的鮮紅,自魂殤的眉心滴落。

這一刻,全場死寂,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只覺得,那血太紅,紅的有些妖艷,染紅了天穹。

(下章更精彩)

PS:武道大會清晨蓄力準備了許久,卻仍舊不太完美,待天驕戰之時,清晨必定更加努力給大家呈現一個熱血沸騰的天驕爭鋒!話說,下面就是決戰望月峰之巔了,有沒有覺得血脈膨脹?嘎嘎! 噗!

流星劃過,血光乍現!

在眾人震驚的眸光之下,一抹刺眼的鮮紅,自魂殤的眉心滴落。

仙劍耀世,熾盛如日,瞬間洞穿了魂殤的眉心!一朵血花在他眉間綻放,魂殤瞪大了眼眸,滿是震驚。

這一刻,全場死寂,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只覺得,那血太紅,紅的有些妖艷,染紅了天穹。

「噗!」一口鮮血噴出,魂殤墜落到地上,將擂台都震出了裂縫。

「魂殤,天下第一的名頭,我邪晨風要了。」燕逸塵眸綻冷電,右腳如山嶽般重重踩落,踏在了魂殤胸口上。

那般居高臨下的姿態,就如同是無上大帝,俯視萬物眾生,睥睨九天十地。

這一幕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的匯聚在燕逸塵身上,只覺得一個蓋世王者,即將以極其耀眼的姿態名動天下,成就一段驚世傳奇!

微微一笑,燕逸塵腳上涌動無量神光,宛如一座山嶽壓下,有億萬鈞之重力鎮壓天穹,踏在魂殤身上。

「我手持陰陽劍,怎麼可能會輸,怎麼可能會死?」

這是魂殤臨死之前的最後想法。

頃刻之間,他的身體便被鮮紅的血液所淹沒。

「魂……魂殤……就……就這麼死了?」群雄失聲驚呼,臉上寫滿了震驚,甚至有些人的語氣都顫抖了。

可見,這個結果帶給他們的衝擊有多麼劇烈。

魂殤,一個讓人遍體生寒的名字,他與血無情一般,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同樣掀起滔天殺戮。

他自東方一路殺來,實力超絕,極致強大,攜君臨天下之勢。

他的名字,恐怖到讓同代中人心生絕望!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強大無雙的天驕,卻敗在了燕逸塵的手上,這讓群雄怎能不感到震撼?

這在他們的認知當中,此事太過離譜,簡直就是難以置信!

「轟——」

魂殤的屍體旁邊,燕逸塵持劍而立,他身涌無量神光,兩輪神環臨空,宛如九天神衹臨塵,神威滔天。

看著那宛若神衹般的修長身影,眾人皆是眸露震驚,甚至獃滯。

台上傲然屹立的那是誰?

那是本屆武道大會冠軍,明月帝國當代最傑出的少年俊傑,沒有之一。

所有人都知道,不需要很久,或者半天,或者更短。

邪晨風這個名字,將真正的名動明月帝國,在帝國內掀起新的風雲。

邪晨風,明月帝國當代第一俊傑,本屆武道大會,冠軍!

「好……」

「好……」

「好……」

死寂過後,眾人全場歡呼,喝彩聲響徹雲霄,久久不絕。

此刻,燕逸塵身披榮光,極盡輝煌,如同不滅驕陽一般,普照大地,光耀十方!

台上,燕逸塵傲然而立,看著台下眾人那膜拜的眸光,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抬起頭顱,看著那高懸天際的不滅驕陽,燕逸塵嘴角的笑意愈發溫暖,眼眸之中都洋溢著笑意。

「天下第一的王座,我終於拿到手了。」燕逸塵負手而立,白衣輕舞,若天仙臨塵,盡顯無敵之姿。

尤其是此刻,更是宛若不滅驕陽當空,釋放出極端璀璨的光芒,照耀九天十地!

第一俊傑!

沒有任何前綴,對整個帝國而言,其含金量之重,可想而知。

「父親,您看到了嗎?塵兒沒有讓你失望,那些長老帶給我們父子的屈辱,塵兒總有一天會加倍還給他們!」微閉著眼眸,感受著溫暖的日光,燕逸塵嘴唇微張,喃喃自語道。

腦海之中,父親的身影再次浮現,即便是閉著眼睛,燕逸塵依舊能感到父親眼眸中那濃濃的關懷。

燕逸塵知道,現在的自己並沒有處於夢境,而是面對著心靈深處最純潔的情感。

想到父親得知自己奪得冠軍之後的喜悅,燕逸塵的心境也雀躍起來。

父親多年的期待,總歸沒有失望。那一句『我的塵兒是最優秀的!』的話語,時常在燕逸塵心中響起,這也是燕逸塵源源不絕的動力來源。

之所以不要命的努力、拼搏,不是為了名動天下,也不是為了光宗耀祖,而是為了換得父親一個欣慰的眼神。

「咻!」

燕逸塵猛然睜開眼睛,頓時虛空中掠過一抹冷芒。

眸子微轉,掃視著下方的同輩武者,一股驚天豪情激蕩在心中,燕逸塵目光如炬,大喝道:「還有誰?」

「誰敢與我一戰?」

充滿霸氣的話語響徹雲霄,回答的卻是全場死寂。

擂台之下,石之軒嘴角的笑容愈發邪魅,他修長的手指摸著下巴,喃喃自語道:「李太白,你如果知道樓內有如此傑出的少年俊傑,應當十分高興吧!」

另一處,北冥神宮斜倚著欄杆,蒼白的臉頰上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燕逸塵,我可是很期待接下來你的那場戰鬥呢,他們的表情,應當十分精彩吧!」轉頭,北冥神宮深邃的眸光似乎穿透了雲層,望向了那巍峨屹立的漆黑劍塔。

那是星辰塔,武道聖地星辰門的標誌。

廣場邊緣,豪華雅緻的閣樓之上,幾大世家的掌控者皆是眸光深邃,閃爍著莫名精光。

「哈哈哈……這小傢伙當真是令人吃驚吶,此次『天驕戰』上,那『王者座』必有我明月帝國一席之地!」安古風蒼老的臉龐上滿是笑容,哈哈大笑道。

盛放著美酒佳肴的案桌以後,古青松略顯渾濁的眸子中也是閃動著笑意,他撫著鬍鬚笑道:「可越兩階而戰,稱之為少年王者,並不為過!王者座,他應當有一爭之力!」

忘憂宮,一座聳入雲端的閣樓頂部,慕冰顏迎風而立,衣袖飄舞,宛如欲乘風歸去的凌波仙子,風華絕代,不似人間人物。

此刻,她那讓天地都為之失色的秋水眸子,盯著皇宮廣場的方向,盯著那擂台之上傲然屹立的修長身影,美眸中浮現一抹色彩。

皇宮,廣場之上,南天王璀璨如陽的眸子都不平靜起來,浮動著笑意和欣慰。

眼眸微轉,看向那聳入雲端的雄壯山峰,南天王眼眸深處掠過一抹寒意。

「好一個絕頂妖孽,實力,當真是強的離譜啊。」南天王目光如炬,聲音洪亮道:「力壓十方俊傑,敗盡天下英豪,第一俊傑之名,當之無愧。」

「天王過獎了。」燕逸塵淡淡一笑,此刻的他絲毫沒有大戰之時的霸氣絕倫,反而像出自貴族的翩翩公子,溫文爾雅。

「不為過,這屆武道大會的含金量太高了,你的第一之名,實至名歸,足矣讓天下人服氣。」南天王擺擺手,雙眸滿是欣賞,笑道:「冠軍的獎勵,可是十分豐厚的!」

話罷,他眸光掃視全場,宣佈道:「本王宣布,本屆武道大會,第一俊傑,是——邪晨風!」

南天王聲音洪亮如大鐘,響徹天際,宣布出了本屆武道大會的結果。

隨著南天王的話音落下,全場再次沸騰,再次歡呼。

事實上結果眾人早已知曉,他們再次歡呼,是因為邪晨風的傑出。

因為不久之後,他將代替明月帝國參加『天驕戰』,為明月帝國爭光。

燕逸塵臉上的笑容也愈發溫和,奪得明月帝國武道大會冠軍,便會得到明月帝國的支持。

這意義重大,不管是以後對燕家的發展,還是面對星辰門,燕逸塵都可以喘口氣,不必再像三年前一般,那般驚恐不安。

星辰門乃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但明月皇族也底蘊身後,有著明月皇族作為依靠,燕逸塵底氣也足了一些。

事實上,他之所以向明月皇族靠攏,是因為他預感到,星辰門決戰,必定不會平靜。

三年約戰,將再掀起一番風浪!

(下章更精彩) 擂台之上,燕逸塵白衣輕舞,負手而立,若混沌真仙,盡顯無敵之姿。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他身上,有羨慕、有憧憬、也有敬畏。

無疑,這一刻的他是這片天地的主角,身披榮光,極盡輝煌!

那般無上風采,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心折。

武道大會,乃是明月帝國的盛事,不知有著多少青年武者參加,為了能夠名揚天下,光宗耀祖。

同樣,也有著太多的武者關注。因為武道大會中顯露頭角的俊彥,倘若成長之路沒有太多危難,能夠成功崛起,將來必定是一方豪雄。

所以說,武道大會不僅僅簡單的事一場比試,裡面牽扯著數不清的利益交易。

每一屆武道大會落下帷幕,將掀起朝堂上各種勢力交鋒,帝國境內的各個大勢力都將面臨洗牌。

作為本屆武道大會的冠軍,燕逸塵自然石萬眾矚目,成為風暴中心。

擂台之上,燕逸塵傲然屹立,在眾人眼中,他的身軀其那般偉岸好大,他的脊樑彷彿撐起了天穹。

「好了,武道大會已經結束!」南天王雙手虛扶,壓下了眾人的喝彩歡呼,笑道:「我明月帝國當代第一俊彥已經決出,也就是說,本屆武道大會已落下帷幕。」

「接下來,便是發放獎勵!」

聽著南天王的話語,進入俊傑榜的人全都眸露期盼,激動起來。

「進入俊傑榜的武者,獎勵隨後發放!」南天王眸光一轉,掃視了燕逸塵等人一眼,道:「成為擂主的人跟我來!」

「獎勵么?」聞言,燕逸塵眸光中掠過一抹火熱,明月皇族主宰這片大地數千年,憑藉那般底蘊,獎勵必定十分豐厚。

南天王踏空而起,腳踏無盡神光,向皇宮之內飛行而去。

燕逸塵見狀,【踏仙九步】身法施展開來,尾隨而去。

其餘七位擂主,同樣身法施展,向皇宮之內行去。

可憐的魂殤與血無情都是喪命於擂台之上,否則也將獲得不錯的獎勵。

皇宮,明月帝國的核心所在,統治這片大地的明月皇族便是居住在其中。

愈臨近皇宮,燕逸塵愈能感受到那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壓,彷彿凡塵生靈要朝聖一般,匍匐膜拜,恭敬而虔誠。

燕逸塵知道,那是明月帝國當代國主的威壓,不僅僅是武道修為的原因,更是有著一股勢,明月帝國的大勢。

為了震懾宵小,明月帝國國主會時常釋放氣勢,威懾天下。

那威壓彷彿自天穹傳下,宛如人間無敵的至尊蒞臨,神威滔天,俯瞰九天十地。

在這股至強無敵,宛如汪洋大海的威壓面前,不管是燕逸塵還是其他幾位擂主,都是喘息起來。

無一例外,眼眸中都充斥著濃濃的敬畏和嚮往。

燕逸塵也不例外。

因為那種境界,也是他嚮往的境界,武道巔峰,俯瞰天下蒼生。

明月皇城,巍峨雄壯,無形中散發出一股雄渾的龐大氣勢,那是歷史的痕迹,歲月的積累,讓人莫名敬畏。

「吼!」

一陣響亮雄渾的龍吟聲響起,響徹雲霄,散發出一股滔天凶威。

燕逸塵抬頭看去,只見,在明月皇城上方虛無的天穹中,有著一條金色神龍浮現,其龐大的身軀在雲海間翻騰,攪動天地風雲。

金色神龍身軀長達數百丈,昂首咆哮之間,恐怖的凶威席捲天地。

這是明月帝國的大勢,國主可以憑藉這股勢對敵,實力暴漲。

緩緩平息下悸動的心靈,燕逸塵緩緩進入了皇城。

其餘人亦是如此。

而這時,外界已經掀起了軒然大波。

武道大會乃是備受矚目的頂尖賽事,尤其是這一屆,更是吸引了全天下人的眼球。

故而,當關於武道大會的消息傳來后,整個明月帝國頓時沸騰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