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葉冥突襲很是犀利,不過他這一擊卻被岩漿龍人反手之間就抵擋下來,自己的偷襲被岩漿龍人擋下葉冥早就預料到了,一擊不中瞬間就閃開了,讓本來要回擊的岩漿龍人落空。

吼!

葉冥不和岩漿龍人對拼讓它憤怒萬分,發泄般猛起一腳踏在地面之上,地面如泥一樣被岩漿龍人踏出一個深深的腳印來,一道在岩漿在岩漿龍人面前的地面之上噴射出來,岩漿龍人一把就抓住了這道岩漿。

岩漿在它的巨爪之中就如一條鞭子一樣,岩漿之鞭。

啪!

岩漿之鞭在岩漿龍人的操縱之下如靈蛇般朝葉冥橫掃而去,葉冥有行者無疆之翼的加持怎麼會被擊中,留在原地的只是一個個的虛影。

咚!

閃過的葉冥這一個突襲打在了岩漿龍人的身上,在它憤怒的要反擊只是他已經又飄然逃開了。

岩漿龍人更加狂暴,爪中的岩漿之鞭揮舞的鞭影重重,狂風呼嘯,而葉冥卻如閒庭散步般在鞭影中來回穿梭,不時還要很風輕雲淡般的挑釁一下岩漿龍人。

岩漿龍人被葉冥戲耍的就要失去理智,這完全是那大炮在打蚊子,根本打不着。

吼!

岩漿龍人停下漫天的鞭影,念頭一轉漫天都是滾滾流淌着批發着的岩漿,一股無形的氣勢籠罩向葉冥,頓時他就覺得自己被對方的精神給鎖定住了,而且這片天地突然就給了他無盡的壓力。

這是岩漿龍人終於使出了自己的領域…岩漿領域。

“剛剛好!”葉冥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岩漿龍人領域施展出來直接就把葉冥籠罩其中,葉冥雖然受到的制約幾乎讓他實力被壓制了大半,不過此時他卻衝這岩漿龍人攻擊而去,難道葉冥這是知道自己不敵岩漿龍人了,就要和它同歸於盡!

“這….!”外面的趙雲月也看的皺起了眉頭,她不明白葉冥爲什麼在這樣的劣勢下還和岩漿龍人硬拼,她更加不明白葉冥冥冥可以逃脫岩漿龍人的領域直接籠罩,爲什麼不逃脫?

“雲月姐姐!葉冥師兄這是?”花雨看到葉冥被岩漿領域直接籠罩焦急不已。

趙雲月拉着花雨的手沒有說什麼,只是搖搖頭,繼續看着戰鬥的葉冥。

看着對方沒有在躲避自己的攻擊,岩漿龍人它那恐怖的龍臉之上都貌似露出了絲興奮,硬碰硬,它野獸的嗜血好戰讓它獸血沸騰。

吼!

夾帶着無上兇威猛撲而來,岩漿龍人興奮出擊,領域中的漫天滾滾岩漿也順勢朝葉冥奔涌而去,葉冥此時就是和這片天地之威對抗。

“給我去死…陰陽五行神拳!”

噗!

兩方相撞,葉冥瞬間就被打飛出去,鮮血噴滿一地。

“呵呵…!”他卻笑了起來。 第73章萬劍宗

“呵呵…封印陣法,發動!”

葉冥雙手揮舞出奇妙的手勢,頓時四周升起無數的封印符籙,這是他剛剛躲避時暗暗佈置的,葉冥運起行者無疆之翼不對岩漿龍人採取猛烈攻擊,就是爲了佈置下這封印陣法。

騰空而起的千百萬張封印符籙組成了一副碩大的陣法,葉冥靈氣無限輸送之下,千百萬的封印符籙快速的演化起來,一條條粗大的符籙鎖鏈漫天揮舞,封鎖天地的威能盡顯於此。

不過岩漿龍人渾然不懼,在自己的岩漿領域中就是佈置再龐大再威力無邊的陣法也是茫然,這片天地我做主。

岩漿龍人手抓岩漿之鞭和葉冥的符籙鎖鏈來回對抽着,岩漿之鞭有領域的加持所向無敵把符籙鎖鏈抽的條條斷裂。

而葉冥毫不在意繼續加大靈氣對封印符籙的灌輸,使得符籙鎖鏈越來越多,最後漫天都好似在下着封印符籙的大雨。

“雲月姐姐,他這是在做什麼?那是什麼符籙,好強大的制約氣息!”雖然有岩漿龍人的領域封鎖,不過兩女還是感覺到了葉冥呢封印符籙的強大波動。

“應該是封印雷的符籙,能使用的這麼得心應手,想來師弟已經非常掌握了這術法,而他這樣….難道!”趙雲月對葉冥的舉動也是思索萬分,突然劍她想到了一種可能,連想到師弟剛剛得到打鬥,已經差不多能肯定了。

“雲月姐姐,什麼啊?”花雨不解問道。

而就這時葉冥一聲長嘯,漫天的符籙朝四面八方散開,穩穩的貼滿了岩漿龍人領域的能量結界之上,地面上也是一層的符籙,這盡然在岩漿龍人的領域之中撐起了一個封印結界。


不過岩漿龍人的幾米周圍卻沒有哪怕一張封印符籙,這讓岩漿龍人有一絲絲的安心,不過葉冥會這麼簡單嗎?

“封印符籙種子,發動…九天十地困魔大陣!”

葉冥快速的舞動出更加奧妙的手勢出來,突然岩漿龍人的身軀之上恍然間閃爍着一枚封印符籙,就是這一枚小小的封印符籙把周圍千千萬萬的封印符籙聯繫起來,這就是九天十地困魔大陣的陣眼所在了。

岩漿龍人四周沒有符籙的地方也因爲這枚封印符籙的牽引而慢慢被覆蓋了,岩漿龍人恐懼起來了,它運轉全部的能力都在驅趕着自己身上那枚符籙,可是封印符籙詭異莫測,在它身軀中隱祕無比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驅除了。


原來…

葉冥就在剛剛那次自己處於下風還和岩漿龍人硬碰時就將封印符籙依附在了它的身軀之上,封印符籙何等詭異,岩漿龍人不仔細察覺怎麼可能感覺到自己動的手腳,然後封印符籙封印自己的氣息使自己和岩漿領域中的能量不分彼此。

這就自然而然的進入到岩漿龍人的身軀之內,一發動岩漿龍人哪裏還阻止的住。

片刻間封印符籙就從岩漿龍人的四肢之上慢慢的覆蓋而去,小腿、大腿…直到胸口,岩漿龍人除了恐懼的怒吼外連移動都不可能,岩漿領域因爲能量的隔斷而自然消失,它的結局也已經註定了。

“九天十地困魔大陣…封印!”

最後只剩下岩漿龍人的一個猙獰中帶着恐懼的龍頭露在外面,葉冥已經全力出手,岩漿龍人瞬間就淹沒在了鋪天蓋地的封印符籙之中,連它的吼聲也煙消雲散。

“師弟,小心!”

“啊!葉冥師兄!”

“七殺劍…劍破虛空!”

“七殺劍…劍碎星河!”

在葉冥即將徹底解決岩漿龍人的時候,一直在旁邊的域主師兄弟猛然同時出手,出手就是絕殺招數,兩道威力可撕裂大地的劍氣朝着葉冥撲嘯而來。

葉冥轉過頭來看着殺到的兩師兄弟,臉上是濃濃的嘲諷之色,這臉色讓那師兄深深的起疑,不過事已至此他們兩也沒有了退路,只有放手一搏了。

“早就料到你們會趁機出手,九天十地困魔大陣….封印!”

天地之間既然有升起了一副九天十地困魔大陣,兩域主師兄弟臉上滿是錯愕,然後慢慢的變爲了恐懼,這陣法可是連無限接近不死帝的岩漿龍人都可以封印起來。

他們兩害怕了、恐懼了、絕望了,趙雲月和花雨的臉上也是錯愕,葉冥盡然佈置了兩副九天十地困魔大陣。

劍破虛空和劍碎星河瞬間就被漫天遍地的封印符籙封印起來,而兩域主師兄弟剛剛反應過來就被封印符籙在半空中封印起來,他們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是萬劍宗的聖徒,你不能封印我們,不然萬劍宗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那師弟叫囂起來,那高傲的樣子,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報上門派大名後,對方就會乖乖的就範。

他師兄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作爲魔武大世界十大門派之一萬劍宗的聖徒,誰敢得罪,一個門派的追殺可不是好玩的。

這小子放了自己後,自己立刻就去門派召集衆多的聖徒來自殺他,剛剛他和岩漿龍人的戰鬥可是震撼人心,一個幻域境有這麼強大,想必他有很強大的寶物,我得到之後必將成爲超級天才。

他的眼中暗暗的一絲寒光閃過,大的好算盤啊!

“萬劍宗!那又怎麼樣?”葉冥語氣平淡,但眼中那濃濃的殺氣使空氣都顯得寒冷。

“我們是萬劍宗的聖徒,靈魂印記早就有一絲寄存在了門派之中,只要我們一死門派 會發現,而你身體上則會帶着我們的靈魂怨恨,萬劍宗必將輕易就找到你,你也會死的很慘!”

那師兄感覺到葉冥濃濃的殺意,趕緊把殺死自己兩人的厲害恭喜說出來,每個門派的聖徒都是門派未來的根基,當然非常注重。

“這樣就以爲我不敢殺你們?”葉冥滿臉不屑,對他的威脅一點也不在意。


“師弟!”趙雲月此時也來到葉冥的身邊,他問自然也聽到了對方的話,而且她自己就是雷神殿的聖徒,當然知道其中的厲害,娥眉煩惱的皺起來。

花雨在一邊等完在大眼睛看着葉冥,她因爲種種原因也知道門派對聖徒的保護,難辦,一個大門派針對一個人的追殺,不管這人是誰都是很難辦的事情。


“你還是趕緊放了我們師兄弟,只要你放了我們這一切都當沒有發生過,甚至我們還可以在修煉之途互相探討一下。”兩女一來那師兄眼睛一亮,看她們的表情,自己師兄弟倆活命的機會大增。

“呵呵!你們打的什麼主意以爲我不知道,放過你們我以後就麻煩大了,而且我根本就不在乎那所謂的靈魂印記,自己封印你們的是什麼嗎?封印神山的封印符籙,被次符籙所封印、殺滅,你那靈魂印記根本就感應不到,你那靈魂怨念就是個笑話!”葉冥看着師兄弟兩的表情就像在看死人。

“師弟,這是真的!”趙雲月歡喜,她也是見過世面的,現在放過次二人,將來麻煩巨多,殺了是最好的,沒有後顧之憂就更好了。

“封印神山!”花雨愕然,他在一本很古老的書籍中看到過關於封印神山的介紹,大大的眼睛閃閃的看着葉冥,他竟然擁有封印神山。

“不!”那師弟恐懼。

“你不能這樣!”師兄也恐懼。

“死吧!”葉冥一揮手兩師兄弟就徹底被封印住,無聲無息,沒有任何的意外。

“先離開這裏!”

帶着趙雲月和花雨就離開此處,火焰宮殿外面的岩漿龍人對付起來葉冥都話費了一番手腳,火焰宮殿就更不是現在可以他們可以應付的,況且葉冥一場大戰下來也是消耗頗大,還是需要恢復。

葉冥其實也沒有離開多遠,只是找了個相對來說比較隱蔽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師姐,你二人先爲我護法,我恢復一下!”

葉冥當即就盤腿坐下,心神沉入丹田之中,岩漿龍人和兩域主被封印成的圓球就靜靜的懸浮在丹田之中。

岩漿龍人當然沒有什麼好說的直接煉化,到了元皇期全身都是寶,而域主境的好出就更加的巨大了,岩漿龍人被煉化而成的能量葉冥直接用來增強自己的領域,域主的領域對幻域的領域可是有非常的作用。

吸收之下葉冥覺得自己領域有了絲絲被凝聚成實體的徵兆,當然葉冥有要成爲域主那道路有很長啊!

岩漿龍人直接煉化,而兩域主師兄弟就不同了,身爲魔武大世界十大門派之一萬劍宗的聖徒,想來身上所帶的資源必定不少。

葉冥的好好檢查檢查,他已經們被徹底封印起來,葉冥輕輕鬆鬆就找到了他們身體中的儲藏起來的資源。

丹藥無數,不過都是低級的靈丹而已,靈氣丹下品成千上萬,中品的也有一萬顆左右,連上品靈氣丹都百粒之多,絕對的富有啊!初次外還有衆多的法寶、各種材料,大豐收,讓異常窮的葉冥稍稍充斥了下自己的財富。

得到了他倆的資源,那師兄直接就被葉冥煉化成能量來充實自己的王者領域,而那師弟則是煉化成能量後一分爲二,和着那些平分爲三的靈丹、法寶、材料等等封印到兩張封印符籙之中。 第74章火焰領主

葉冥實力強大、根基雄厚,而且他和岩漿龍人大戰也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勢,所以短短的一天都不到的時間裏他已經恢復如初了。

不僅恢復到巔峯狀態,而且還有所領悟,王者也可納天下萬物,吞了岩漿龍人和一個域主,他的王者領域更加的堅固。

“師姐,花雨,這是給你們的!”葉冥起來就把兩張符籙遞給了兩女,他相信這些對元嬰境的她們會有很大的幫助。

“這是什麼?”花雨捏着葉冥遞來的符籙,疑惑的向他問。

“小丫頭,這可是好東西,你們把總計的精神探入其中就可以知道了。”一個域主的境界領悟和感悟所化的能量,對她們肯定是天大財富。

兩女對手中的符籙一番查看後,驚訝異常,域主境界聖徒的資源那豐富程度就是被三分也是無比巨大的,而且還有一位域主全身精華的二分之一能量,那就更加的令人煙幕了。

“師弟,你…”趙雲月剛開口,葉冥就知道她要說什麼了。

“師姐你收着就好了,我吸收了岩漿龍人和另一個域主的能量後已經達到頂峯了,在多也沒有什麼用了。”其實葉冥想說的是一個域主境的種種對自己的提升也很有限。

“葉冥師兄,那我就不客氣了!”花雨喜滋滋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你個小丫頭,有好處才叫師兄!”葉冥打趣着花雨,讓她的小臉羞的紅紅的。

“哼!師兄本來就要好好照顧師妹的,你以前根本就沒有個師兄的樣子。”花雨嘟起小嘴,數落起葉冥以前的不是了。

貌似是你來找我麻煩吧!葉冥憋住這句話沒說出口,不然還不知道這腹黑的丫頭又要怎麼說呢?

“師弟,你還要去火焰宮殿?”在趙雲月看來宮殿外的岩漿龍人就有無限接近不死帝的實力,那裏面宮殿裏面的火焰領主肯定就是不死帝絕世強者了,進去宮殿危險,絕對是十死無生!


“嗯!”葉冥堅定的應着。

“葉冥師兄。還是不要去那火焰宮殿了,這次的火焰領主肯定有不死帝期的實力!”花雨可是知道以前火焰領主可不是不死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爲什麼這次的火之煉獄有這麼強。

不死帝都是超脫了的存在,其強大根本就不是元皇期用數量可以彌補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