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他們隊長也太毒舌了,連這種話都能說得出來,真不知道他的眼光有多高。

注孤生啊注孤生。

*

聽完肖茜的故事闡述,喬楚惜眯了眯眸,轉頭問墨絕,「所以,絕,你究竟喜歡什麼樣的?」

呃,喬老大,你這重點抓得有點偏了啊!重點難道不是墨老大辣手摧花,毫無人情可言嗎?安木不禁暗暗腹誹。

「我喜歡,膚白大長腿,身高170,長發,眼睛很漂亮,身材很性感,笑起來很美,不笑的時候,還是很美。」

眾人驚愣,沒想到墨絕竟然會乖乖回答。

而且聽這描述,大家很快反應過來,這不就是他們喬老大嗎?

嘖,墨老大太會了。

喬楚惜輕挑眉梢,「可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符合這個條件,範圍太廣了。」

墨絕伸手撫著她的長發,眼神自始至終落在喬楚惜身上,他低沉道,「我喜歡,那個遇到危險時沒有絲毫膽怯,為了朋友可以奮不顧身,心中有信仰,勇敢,自信,無畏,善良,渾身散發著魅力的人。」

不知何時,氣氛變得異常安靜。

「我喜歡惜兒,從五年前開始,此生不換,只此一人。」

望著墨絕眼底透出的寵溺,喬楚惜感覺自己的心跳愈來愈快。

如果說不久前的求婚,她很幸福,那麼現在,她快幸福得瘋掉了。

這還是第一次從墨絕那裡聽到喜歡自己的理由,其實,喬楚惜一直很沒有安全感,即使她和墨絕在一起了,知道了些墨絕的事情,但她始終覺得,她並沒有完全了解他,她還需要再努力靠近他。

喬楚惜低笑,還以為他是在Z國的時候喜歡上她的,原來早在離境島那會兒,他就喜歡她了。

一直以來,都是他在追逐她,接下來,就讓她來主動吧。

——

燒烤結束后,大家便進客廳里鬧騰著。

廚房內,喬楚惜和墨絕兩人在洗手台前忙碌著,嚴正宇竄到兩人中間,搭著他們的肩膀好奇問道,「墨老大,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定好了嗎?」

墨絕淡然說,「還沒定,最遲下個月。」

「啊?墨老大,這不行啊,結婚這麼重大的事情,必須要好好計劃下,以墨老大和喬老大的知名度,要想搞一個盛大隆重的婚禮還不簡單,不如我們……」

墨絕打斷他的話,「婚禮只有我們。」

嚴正宇有些懵了,「呃,什麼意思?」

「我們倆的婚禮,有你們就夠了,不需要大肆宣揚。」

嚴正宇不解,「老大,那你們是想隱婚?可是你倆在一起又不是什麼秘密,幹嘛藏著掖著?」

喬楚惜一邊推著嚴正宇離開廚房,一邊說,「我和絕想的一樣,婚禮不需要高調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就別操心了。」

現在有這麼多人對他們虎視眈眈,危機無處不在,他們沒必要公開婚禮讓有心人利用。

嚴正宇撇了撇嘴,無奈說,「那好吧,就算只有我們,也要把婚禮給搞得最完美!老大,婚禮的策劃讓我們來吧!」

喬楚惜輕笑,臉上掩飾不住的喜悅,「當然了。」 當天夜晚.威爾和愛德華兩人經過了一天的訓練之後終於回到了他們的營帳中.由於他們的體能早就已經超越了這種訓練的強度.所以這一天的訓練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什麼.

「今天那個雷德隊長怎麼感覺和昨天完全不一樣.他今天像發了瘋一樣的整我們.」威爾有些氣憤的說道.

「不.我想可能因為他是在大家的面前.所以不能展現出對於魔龍軍隊的憎恨.」愛德華解釋著.

「你真的是這麼認為的嗎.我一點也看不出來.」威爾說道.

「他的手.」愛德華簡短的回答.

「什麼.」威爾疑惑的問.

「當那兩個新兵被殺的時候.我注意到雷德隊長的手.他的手在不停的顫抖.說明當時他十分的緊張.」愛德華回答.

「顫抖.是嗎.」威爾小聲的說著.

「不要管那麼多了威爾先生.今天只剩7個人了.明天不知道還會有什麼考驗在等著我們.」愛德華說完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說的也是.」威爾說完也倒在了自己的床上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昨天剩下來的7名新兵又一次的集合在了營地的外面.雷德隊長依然是站在他們的面前.

「今天依然是一對一的對戰.今天我們要選出4名新兵.所以……會有3名新兵要退出.意思是.有3名士兵會死在這裡.」雷德隊長猙獰的笑著.

聽到了這話.站在雷德隊長對面的新兵們頓時發出了驚恐的唏噓聲.

『這傢伙真的像愛德華說的那樣嗎.他真的在害怕嗎.』依然保持著鎮定的威爾看著一臉猙獰的雷德隊長.不解的思考著.

「但是……雷德隊長.」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打斷了威爾的思考.站在隊伍另一邊的一個黑色頭髮的人突然舉起手對雷德隊長說道.威爾扭過頭朝著這名黑髮男子的方向看去.他的樣子和金很像.也許是同一個國家的人.

「你是……你叫吳對吧.」雷德隊長問道.

「是的.」那名叫做吳的黑髮男子回答道.

「你有什麼事嗎.」雷德隊長回答.

「你說今天依然是一對一對戰.但是這裡有7個人啊.」吳語氣謙卑的問道.

「是的.這個我知道.不用你說.」雷德隊長聽到這裡.突然又猙獰的笑了起來.

「今天有一個人不需要參加這場對戰.」

「這個人就是.這一位.」雷德隊長指了指站在威爾身旁的愛德華.

愛德華有些吃驚.他似乎什麼也沒做.卻沒想到會這樣.

「我.」愛德華疑惑的問.


「沒錯.我昨天仔細的觀察了你.你有極為高超的戰鬥技能.並且殺人不會手軟.你註定是一名劊子手.」雷德隊長說道.

雖然愛德華也不知道雷德隊長在說什麼.既然不用他參加訓練.於是他就獨自走到了一旁.默默的站在那裡觀察著他們.



經過了激烈的一對一的戰鬥.最後的4位新兵已經順利的出來了.其中當然有威爾.雖然他極其不願意殺死一個不認識的人.而且那個人還和他沒有多大的恩怨.但是為了拯救自己的朋友和這個面臨崩壞的世界.威爾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威爾先生.你還在為訓練的事自責嗎.」愛德華問道.

「是的.」威爾十分沮喪的回答.

「但是那個不關你的事啊.那個人是雷德隊長殺的.」愛德華說.

「但是那個人是因為我而死的.而且我還沒有去阻止雷德隊長.所以說這和是我親手殺的沒有區別啊.」威爾懊悔的回答.

「你想的太多了.」愛德華躺在自己的床上神情輕鬆的說道.

「你當然可以這麼說了.你今天又沒有參加訓練.」威爾激動的說.

「威爾先生.我今天雖然沒有參加訓練.但是我卻發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事情.」愛德華說.

「什麼事.」威爾好奇的問.

「你還記得那個黑頭髮的吳嗎.」愛德華問.

「記得.他今天好像和我一樣通過了訓練.」威爾回答.

「沒錯.就是他.我今天好好的觀察了下他……」愛德華小聲的說道.

「什麼.」


「我發現他很可能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戰士.」

「真的嗎.」

「沒錯.雖然他有故意的隱藏自己的實力.但是我還是發現了.他的動作和反應絕對和其他的新兵不一樣.」愛德華說道.

「其實這也不奇怪吧.現在這個世界變成了這樣.說不定這個人以前就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傢伙呢.」威爾問.

「沒錯.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我也有一個想法.你有沒有覺得他長得很像一個人.」愛德華問.

「金.」威爾瞬間反應了過來.

「沒錯.」

「難道他和金有關係.」

「我的想法是.這個吳.會不會是激流軍團派來的卧底.就和我們兩個一樣.」愛德華悄聲的說著.

聽到這裡.威爾沒有說話.他神情有些凝重.威爾仔細的思考著.似乎在心中驗證著這種可能性.

「嗯……你說得對.這個很有可能.」思考了片刻之後.威爾肯定的回答.

「而且這個小子的目標可能和我們有些偏差.金也應該知道.以一個人的實力是不可能和麗薩對抗的.更何況麗薩還會變成一條魔龍.」愛德華回答.

「嗯.他的目標應該只是破壞魔龍軍隊而已.我想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威爾說道.

「沒錯.」愛德華肯定的說.

「那我們現在干怎麼辦.」威爾問.

「如果他的目標是破壞這裡的話.那麼我們其他的三個人肯定會成為他的目標.」愛德華說.

「對.」


「所以.為了不讓他妨礙我們的計劃.我們最好在他想解決我們的時候.率先將他給解決掉.」愛德華說.

「我覺得這樣做可以.」威爾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威爾和愛德華的營帳又被突然撩起來了.這一次依然是他們熟悉的雷德隊長.他的神情看上去很緊張.似乎是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發生了.

「雷德隊長.」看到了雷德隊長隊長.威爾和愛德華兩人全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我說過了.不用緊張.坐下來.」雷德隊長神情緊張的回答.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雷德隊長.」威爾問道.

「我是告訴你們.明天你們4個新兵就要前去突襲激流鐵甲部隊的營地了.」雷德隊長小聲的說道.

「明天就去嗎.」愛德華問.

「沒錯.你們4個人一起去.祝你們好運.希望你們可以活著回來.」

「具體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呢.」愛德華問.

「這個明天再告訴你們.這可是秘密.我還要去通知其他兩個人.再見了.」雷德隊長說完了之後突然又跑了出去.

「他怎麼總是這麼的匆忙.」威爾問.

「不知道.不過看上去他依然很緊張.」愛德華回答.



第二天的一早.昨天晚上被通知的4個人很早便被叫到了一個十分小的營帳中.而營帳外還有許多名衛兵守在那裡.看上去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地方.

「首先要恭喜四位撐到了最後.你們現在就是魔龍軍隊的一員了.」雷德隊長說.

「說重點吧雷德隊長.」愛德華突然打斷了雷德隊長.

「好吧.今天你們的任務就是偷偷的突襲激流鐵甲部隊的營地.這個營地就在北邊.離我們這裡不是很遠.這個營地是他們的補給營地.這裡在製造著他們所需要的盔甲和武器.」雷德隊長攤開了桌子上捲起來的地圖.然後標出了激流鐵甲部隊營地的方位詳細的對他們解釋著.

「所以……我們的任務是.」站在一旁的吳問.

「毀掉它.」雷德隊長簡短的回答.

「為什麼我們不把這個營地搶過來.可以為我們製造盔甲和武器啊.」威爾疑惑的問道.

「不.這樣會很冒險.如果他們的援兵到了的話.他們依然有可能搶回來.」雷德隊長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愛德華回答.

「嗯.很好.那麼這一次就由愛德華來帶領你們了.」雷德隊長立刻又收起了桌子上的地圖.

「什麼.我.」愛德華疑惑的說.


「是的.你是我認為你們四個人中最為強大的人.所以應該讓你來帶領他們.」雷德隊長回答.


「額……」愛德華顯得有些猶豫.

「我同意.」威爾看著猶豫不決的愛德華.立刻說道.



就這樣.在同意了讓愛德華作為他們四個人的領隊之後.他們四人立刻動身離開了魔龍軍隊朝著激流軍團的營地行進著.

不久之後.他們四人深入了羅蘭大陸的北方.那是一個十分寒冷的地方.威爾以前已經體驗過一次了.那還是為了緩解帕拉爾帝國和阿魯斯帝國緊張關係的時候.沒想到現在威爾再次來到北邊卻是為了毀滅金的營地而來.

「我看到鐵甲士兵了.大家全都放慢腳步.」走在四人最前面的愛德華快速的抬起手擋住了身後三人前進的方向.悄聲的對三人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