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姐,你怎麼樣了?”

“好多了。”

夏妍靜靜地點了點頭,又望了望自己平坦的小腹,不禁低聲又笑了出來:“呵呵,生活真的是捉弄人。”

“姐……”

夏蕾扶住她的肩膀,想要說點什麼,可是如今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驟然,夏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大聲呵斥道:“夏蕾!爲什麼我會住這個VIP病房?爲什麼啊?你是不是……將自己賣給了那個男人?”

現在,夏妍在說左彥的時候,都直接用那個男人做代替,夏蕾看到夏妍突然激動起來,連忙扶住她的雙臂,使勁搖頭:“姐!你別激動!醫生讓你不要激動!”

“蕾,他是惡魔,他是會摧毀人的惡魔!”

夏妍一邊抽泣,一邊低吼着。

夏蕾點了點頭,儘量先安撫着夏妍,她自然都知道這些,甚至都不用夏妍的提醒,她就知道這些,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她已經答應了,就再也沒有回頭之路了,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報復他,讓他也嘗一嘗,這種滋味。

“姐,你放心吧,我都自有打算,我不會有事的,放心!”

“蕾……我好擔心你,知道不知道?”

“嗯!我都知道,姐,你好好養身體,我真的沒關係的。”夏蕾用力地點了點頭,將夏妍的被子輕輕蓋好:“我會用我全部的力量,讓他償還我們的。”

望着夏蕾那被恨意佔據了的雙眸,她的目光不再清澈,而變得黯淡且渾濁,夏妍撇過頭,動了動嘴皮仿若是在想說什麼,但最終也只是閉住了嘴巴,不再說話。

“好了,姐,我都懂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夏蕾瞥了一眼側過身子的夏妍,見她不再說話,便欲離開,可是腳步剛剛接近門口,便被她的下一句話給怔住了–

“蕾,我只請你要記住,人的一生一世,也不能完全被恨意所佔據。”

人的一生一世,也不能完全被恨意所佔據……?

夏蕾淡淡的笑了出來,沒答話,而是推開門走了出去,在望到左彥那張臉龐的時候,夏蕾的心裏忍不住嗤笑一聲。

可是,若已全部佔據,又該怎樣呢?

那麼,這是否意味着就沒有回頭之路了?

“怎麼樣了?”

看到夏蕾走出來,左彥思索了一下,爾後象徵性的問了一下。

夏蕾擡頭瞥了男人一眼,悶哼一聲,示意一切都好,左彥也不再問關於夏妍的情況,而是默默地朝前走着,夏蕾跟在後面,這種模式怪極了。 夏蕾不悅地扭了扭身子,無意間正好對上左彥的目光,夏蕾猶豫了好久,終於這纔開口:“我覺得姐姐老在醫院也不是個事,不如……”

“嗯?”

“如果可以的話,給她安排個小房子吧,讓她學着重新振作。”

夏蕾一咬牙,終於說了出來。

可是當她說完,她卻感到後悔萬分。

因爲她看到了男人眼眸裏的灼熱,是那樣的熱切,仿若一切都盡在他掌控之中,那得意的模樣似乎是在說,她也終於墮落了,學會跟他服軟的。

夏蕾緊緊地握緊雙手,形成一個拳頭的形狀,長而尖的指甲狠狠的又一次嵌進肉裏,可是這次她察覺到痛了,而且是鑽心一般的痛。

“回去吧。”

“回公司?”

“不然呢?”

男人含着笑意問,夏蕾默默地點頭。兩個人剛要出醫院大門,倏地,這時夏蕾一陣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夏蕾拿起電話,LED的屏幕上閃爍的還是那個熟悉無比的號碼。

夏蕾拿着手機的手顫了一下,猶豫了幾秒鐘,終於,夏蕾還是接通了手機:“浩哥,對不起……”

“呵呵,蕾,沒事。”

夜浩在那邊溫和的笑着,仿若一點也不責怪她放他鴿子。

夏蕾暫時鬆了一口氣:“嘿嘿……”

“對了,我聽說,你們家出事了?”

夜浩在那邊試探的問着,夏蕾用餘光略略一瞥左彥,發現左彥正在凝視着她,夏蕾連忙將目光移開,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何會有這種反應,但簡直對她來說就是下意識的。

“嗯,現在沒什麼大事。”夏蕾說。

“晚上有時間嗎?我想來找你。”

男人幽幽開口,聲音裏面閃爍着質問的聲音,夏蕾一怔,但是一秒鐘之後便飛快點頭:“好,那……”

她本來想說回頭約到今天中午約的地方,誰知道那邊的夜浩連這句話的時間都沒給她留,飛快的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着電話那邊一陣滴滴聲,夏蕾微微蹙住眉,還未緩過神,手機在下一刻已經被一雙修長的手飛快奪去,緊跟着摁掉了關機鍵:“走!”

霸道的命令簡直不容置喙,夏蕾撇過頭,看了一眼左彥,沒再違揹他,只是嗯了一聲,然後坐上了車子。

她知道,現在不能惹怒左彥,不然萬一他生氣了,說不定她今天晚上還要加班呢……

她相信,這種事,他做的出來。

所以,她現在需要小心翼翼,不能給他留下一點把柄,也好在,他現在並沒有再問剛剛是誰給她打的電話,不過,直覺告訴他,他肯定知道是個男人……

嗬!這個左彥,心機真的好深、好深……深到,她根本看都看不清,就如同大海一般,夏蕾咬了咬脣,在男人冰冷的眼神下,又連忙收回目光……

咳! 京城再無佳人 那種目光好凌厲,就像是一把刀一樣。

但是,他這個人的確也像是一把刀一樣,活生生的割斷了她全部美好的生活……

直到回到了公司,夏蕾老老實實地跟在左彥的後面一聲不吭,坐在辦公室的衆位男祕書見狀,彼此都一臉詫異– “怎麼了啊?怎麼總裁跟夏蕾一出去臉就黑成了這樣?”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是啊!莫不是……嘿嘿,小三被抓到了?”

“草!胡說什麼呢?總裁哪有什麼妻子?!哈哈……”

竊竊私語不停地傳入夏蕾的耳朵,夏蕾感到彆扭地皺皺眉,只見左彥擡起頭,居高臨下的掃視一眼辦公室裏的衆位男祕書,然後又默默的回頭看了一眼夏蕾,見她一直垂着頭,只是時不時的嘴裏呢喃着什麼,左彥再次重新收起視線,推開門,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隨即,夏蕾正欲進去,只聽得左彥拋下一句話;“把昨天開會的談話內容文件拿給我。”

話音剛落,門便被自動關上。

夏蕾抹了抹鼻子,並不懂爲什麼左彥突然變得如此冷淡,可是她也不想管,悻悻地轉身,朝着文檔聚集處走去。

“昨天開會的談話內容都在哪?”

夏蕾望着一個男祕書,歪着頭問。

“嗬!等等,我找給你!”

男祕書聽到殷箬箬的問話,轉身,急忙開始翻起了那些被堆積的亂七八糟的文案,直到幾分鐘之後,那男祕書兀自也沒有找出來,夏蕾正等地不耐煩,只聽得旁邊傳來一句男聲:“誒!蕾,你們出去幹什麼了啊?怎麼總裁回來的時候,臉這麼的黑啊?”

“呃……”

夏蕾回過頭,望着那滿臉疑惑地男祕書,那臉上八卦的神色,顯而易見,夏蕾輕咳一聲,掩飾着尷尬;“沒有,沒什麼。”

總裁太霸道 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傢伙怎麼忽然脾氣變成那樣,她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

“哦。”

男祕書顯然是不相信她的話,自以爲她是不肯說,泱泱地摸了摸鼻子,便轉身重新坐回位子上。

這時,那個男職員也已經將東西找好給她:“嗯,這就是了。”

“哦。”

夏蕾點了點頭,抓起那文案便朝着左彥辦公室走去。

不理會身後那些灼熱的目光,夏蕾徑直推開門,走了進去。

只見左彥正聚精會神的望着桌子上丟滿的那些文案,楞格分明的側臉不知道是否是因爲陽光照射的作用,顯得此刻蒙上一層薄薄的金黃色光暈,籠罩在他的臉上,迷離而令人感到窒息。

夏蕾倒抽一口氣,還未緩過神,只聽得前方飄來一句沉沉的男聲:“放過來吧。”

“啊!”

夏蕾頓時瞪大眼睛,下意識地望向自己手中抱着的文案,又對上男人眼眸裏染上的層層戲謔笑意,夏蕾手一燙,想都沒想,就將東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後像是逃難一樣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咳!她竟然剛剛看那個男人看入迷了!

真的是太罪惡了!太罪惡了!

夏蕾不斷地拍着自己的臉蛋咬牙切齒的說着。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鏡子裏的可人兒,臉上卻不斷的泛起一陣陣的緋紅來……

已是五點鐘,下班時間正好已經到了,夏蕾看了一眼剛剛響起的手機,發現夜浩已經出來了,而且正在等她了,夏蕾又望了一眼對面空空如也的辦公室,呼,左彥那傢伙不知道剛剛是跟誰出去了,好像是去開會了…… 哈哈!那麼這樣豈不是說明天助我也?

夏蕾得意地勾了勾脣,拿起椅子上的書包,美哉美哉的便起身朝着辦公室外面的大門走去。

而正坐在外面叫苦連天,不願加班地衆男祕書見夏蕾從總裁辦公室一臉興奮地走出來,大家全都是一臉地詫異,直到夏蕾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們視線之中,一個男祕書這才緩過神,指着剛剛夏蕾消失的背影,結結巴巴的道:“嗬!她不知道一會兒要加班啊?”

“是總裁給她放假了嗎?”

“唔!做總裁的人就是好!爲什麼總裁不是個GAY呢?這樣我也可以做小受啊!”

“哎喲!得了吧,誰說總裁就是攻的?”

“誒!蕾!”

夏蕾剛一下樓,正準備去打車找夜浩去,可是還未走出門口,便就聽到前方傳來喊她的聲音,夏蕾擡起頭,正好對上夜浩的視線,只見黃昏之中,夜浩正倚在車子旁,衝着她不斷微笑着,夏蕾一怔,她沒有想到夜浩會來這裏等她,而且最讓她覺得詫異的是,她從來都未曾跟他說過她來這裏上班了,可是他竟然知道了!

夏蕾失去了原先見到他臉上會露出少女般的羞澀的笑容,這次一反常態的抓緊手中的包包,滿臉不解地朝着夜浩走去。

“浩哥。”

“嗯?”

見夏蕾臉色有些不對,夜浩連忙收起臉上的笑容,也轉爲凝重的看着她。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上班?”

夏蕾直接開門見山,而夜浩似乎也像是纔剛剛想到這個問題,身子渾然一顫,爾後立刻又笑了起來:“呵呵,我能有什麼不知道的呢。”

“嗯?可是……這件事我沒跟任何人說啊。”

夏蕾天真地問,夜浩卻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蕾,你不要太低估我了,好歹–我也是夜浩。”

“夜浩就是萬能的嘛!”

夏蕾小聲嘟囔一句,這句恰好被夜浩聽到了,夜浩淡淡一笑,沒生氣,反而伸出手,極爲寵溺的揉着她的劉海,那模樣像極了正在寵愛自己女朋友的男生。

而現在正是公司的下班高峯,大家紛紛從電梯裏面出來,朝着外面走去,而今天雖然是夏蕾的第一天上班,可是大家都聽到了夏蕾的傳聞,甚至有不少人偷偷在衛生間看過她呢,突然見到她跟一個長的有模有樣又開着奢華的跑車的男人在一起談笑風生、花前月下,衆人不禁一陣顫慄。

嗬!這還是左彥公司下面呢!夏蕾她不要命了!

接收到四周衆人的視線,夏蕾環顧一週,發現大家正倒抽一口冷氣,張大嘴巴地看着她,那模樣像極了是在看一隻怪物。

夏蕾挑了挑眉骨,正想着,只聽得耳朵裏瞬間接收到一陣的輕聲私語–

“誒!這還是公司樓下呢,她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就是!誰不知道她是我們總裁的一個情人啊!哎喲,不就是個情人嘛,至於這麼招搖嗎?”

“你看她旁邊的男人,好有型啊,一點也不比總裁差!你說,他們是什麼關係?” “鬼知道!萬一是三角戀呢?”

“嘿嘿,那如果真的是的話,可就有好戲看了!”

“是啊是啊!”

仔細聽了一會兒,夏蕾這才驟然明白。夏蕾立刻擡頭,簡直是下意識地反應去看夜浩的表情,發現他只是嘴角一陣的抽動,似乎是被這些話給弄得哭笑不得,夏蕾怔了一會兒,然後小聲開口:“那個……浩哥,你不用介意他們的。”

“呵呵,蕾,其實你不用在這裏上班也可以的,去我那裏吧。雖然我不知道你爲什麼忽然暫停學業了,可是我想你現在也需要一個穩定的工作。”

話題猛然被夜浩換了一個,而他剛剛的那句話暗地裏是在說她需要錢,可是他卻沒有直截了當的說出來,這讓夏蕾感到好受了一點,面對着夜浩滿臉的誠意,夏蕾躊躇了一下。

其實他說的是對的,自己在他那裏,不但不用受氣,還可以支付起夏妍的醫藥費。

夏蕾剛想開口,誰知道肩膀上驀地感到一股力量,緊跟着,一聲男聲驟然響了起來:“我想,夜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嗬!”

回過頭,正好對上後面那個男人囂張跋扈的模樣,夏蕾不禁倒抽一口氣–我的個媽啊!怎麼是他啊?!

夏蕾詫異萬分,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那兩個男人已經開始脣槍舌戰了–

“呵呵,我想夜先生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這件事怎麼也要夏蕾做主,畢竟,她纔是本人。”

“哦?可是我覺得我完全可以代替她做主。”

“你只不過是她的姐夫外加BOSS而已。哦,對了!你好像還跟夏妍取消婚約了吧?這麼說,你現在只是她的大BOSS而–已。”

夜浩故意咬重‘而已’二字,左彥的臉色黑的難看,抓住夏蕾肩膀的力度不由得加大,夜浩瞥了一眼,只是一陣淡笑。

“就算是大BOSS而已,我跟她也簽訂了合約,是嗎?夏蕾?”

話題重新拋給了夏蕾,夏蕾這才驀然緩過神,視線第一時間看向他抓住自己的肩膀,夏蕾欲掙脫,可是男人卻故意將力度變大,肩膀的骨頭都感覺快要捏碎了一樣。

夏蕾痛的齜牙咧嘴,誰知道左彥卻是熟視無睹,只是再一次的重複問她:“夏蕾,我說的話,對嗎?”

“呃……”

“什麼話?”

夏蕾迷茫的問,左彥嘴角一抽,站在對面的夜浩卻不禁笑出聲來,直到接收到夏蕾滿是迷惑的目光,夜浩清了清嗓子,這纔開口“剛剛左大總裁說,你跟他簽訂了合同,是嗎。”

“扯蛋!”

夏蕾忍不住大喊大叫起來,刺耳的聲音使得在場所有的人家不禁都堵住了耳朵。

“混蛋!你個混蛋!我什麼時候給你簽訂了合同!”

夏蕾回過頭,滿是憤恨的咬牙切齒望着左彥,左彥幽幽一笑,毫不理會她的張牙舞爪,只是從電腦包裏悠閒的掏出一張紙,緊跟着,夏蕾看到了那合同上面自己的大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