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喪失女孩輕輕的一個向左跳躍,躲開了劈砍,然後又再次撲來。

「真快。」看到沒劈中,唐崢立刻收刀,反手劈出,可是喪屍女孩又躲開了,然後陰森的嬉笑聲再次響起,。

唐崢的背部被喪屍女孩的手抓到了,還好有緊身防護衣保護,可是這仍然把他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在這麼下去,自己一定會被這個敏捷無比的暗影芭比玩死,於是咬著牙,退向了牆壁,然後在喪屍女孩再一次撲來的時候,伸出左手格擋。

喪屍女孩果然靠著本能,咬在了她的胳膊上,唐崢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藉助暗影芭比撲擊的慣性,左手臂順勢用力猛的向牆壁上一甩,砰的一聲把她砸了上去。

喪屍女孩咬在左手臂上的牙齒陡然一驚,雙手也胡亂地抓著,可是唐崢顧不了那麼多,用手臂死死地壓著她,右手握著狗腿刀,狠狠地捅進了她的脖子中,然後刀刃一攪一橫,幾乎切斷了她纖細的脖頸。

鮮血立刻噴涌而出,澆了唐崢一身。

「擦,還沒死,生命力真強。」不過暗影芭比大半個脖子被切斷,終究是控制不住身體,雙手垂下,掙扎的力度也小了很多,唐崢咒罵了一句,給了她致命一擊。

看著喪屍女孩徹底死亡,他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到了地上,檢查完防護衣依舊完好無損后,他突然覺得很慶幸,要是自己沒選它,已經死了好幾次了,不過他再也不想和喪屍肉搏了,在這麼魯莽下去,防護衣肯定會壞掉的。

「笨蛋,我怎麼忘了用狂暴女王了。」休息了一會兒后,唐崢一拍腦門,突然發現自己犯傻了,居然沒用新得到的能力,不過還不晚,後院里有不少喪屍等著清理呢。

準備起身離開的唐崢往暗影芭比的屍體上看了一眼,樂了,居然有一顆帶光環的木星縮小版狀的黃金種子,看來這次的冒險還是值得的,在完成了既定任務后,還有額外的收穫。

……………

PS:感謝失落的秘符打賞,

求推薦票和收藏, 飛瀑潭上方的山崖處,許多人已經離去,因為他們認為龍驕陽與楚江帆幾人出來,說明天刀仙石必然到了楚江帆的手上,被仙府學院的人得到。

有些人則認為龍驕陽與楚江帆都未曾得到天刀仙石,他們曾經見到過龍驕陽取天刀仙石的過程,天刀仙石並非實力強大就可以得到,想要取得它需要大氣運。

有資格進入到帝山秘境的,都不是弱者,他們都認為自己是有大氣運的人。

「李道友,我們進去瞧一瞧,假如他們沒有能取得天刀仙石,我們還有機會試一試。」

「許道友所說不錯,天刀仙石並非有實力就能奪取,楚江帆長老雖然實力極強,可是他不一定能得到天刀仙石。」有人附語道

「這有什麼好猶猶豫豫的,不過是再入水潭瞧一瞧罷了。」

有一位修者如此說,接著自己第一個向飛瀑潭跳去,先前眾人下去過一次,沒有受到任何的攻擊,讓這一個修者覺得跳下去,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發生。

「呤……」

一聲震天龍呤之聲,從水潭之中傳出,這一個修者還未曾接觸到水面,直接被恐怖龍威震地吐血倒飛上來。

另外幾個想要跳下去的修者,身體僵硬的定在了山崖上,這水潭之中怎麼會出龍威?

「怎麼回事?這裡面有龍族存在?」有修者驚疑不定道

「為什麼先前我們下去沒有任何事情,現在裡面會出現龍族存在?」

「很簡單,先前這龍族死靈被我龍老弟以浩然正氣壓制,所以你們才沒有遇到攻擊,如果不是我龍老弟,任何人都不可能活著進入水潭下方,這裡面起碼有十條龍族死靈存在。」豬天王返回,聽到眾人的話,它出聲道

眾人驚駭莫名,沒有想到這飛瀑潭之中會有龍族死靈存在。

「天刀仙石可是先天仙器,怎麼會存在於龍族死靈存在的潭中?」有人語氣懷疑道

「你有疑惑,去問一問龍族的死靈,看它們會如何回答你。」豬天王冷哼道


眾人一陣無言,飛瀑潭之中有龍族死靈,他們誰都不敢下水了,這樣下去無疑是送死。

「龍驕陽道友呢?他去了哪裡?」有修者疑惑的問道

「龍老弟去送楚江帆,隨著楚江帆離開了帝山秘境。」豬天王淡聲道

「龍驕陽道友是去仙府學院了嗎?」有人驚呼問道

豬天王搖了搖頭道「我與龍老弟分開,並不知道他下一步去什麼地方,而我會返回這個地方,主要是龍老弟托我給寧浩聖子送一盒丹藥與一封信。」

說話間,豬天王已經走到了寧浩聖子與秦芸聖女身邊,寧浩之前都已經覺得要與龍驕陽劃清界限,還不讓秦芸聖女與龍驕陽再有關係。

只是任由寧浩怎麼猜想,也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會變成這樣,龍驕陽沒有與仙府學院變成死敵,反而成了可以直接入仙府學院的天才之一。

事情的變化太快,快到讓眾人半天反應不過來。

此時聽說龍驕陽有一盒丹藥與一封信給自己,寧浩的心不由撲通撲通的狂跳,他的眼睛非常期待的凝視在豬天王的身上,他可是聽到許多人說,龍驕陽極可能煉成了不滅金丹的事情。莫非龍驕陽給他丹藥是不滅金丹?

不只是寧浩的眼神灼熱了,周圍所有人的眼神都灼熱了,他們的眼睛追隨者豬天王的腳步,來到了寧浩聖子之前。

豬天王沒有表情的將丹藥盒子與信交給寧浩聖子道「龍老弟說暫時不會去寧蒼國,這一封信是給寧孀公主的。」

「豬天王道友,龍大師真煉成了不滅金丹嗎?」寧浩聖子傳言問道

「我不清楚。」

豬天王冷漠搖頭,對於寧浩它一直沒有好感,厲十封先前還準備進入飛瀑潭救龍驕陽,這幾人卻沒有任何錶示,這讓豬天王更加不爽。

「替我謝謝龍大師。」寧浩聖子緊緊握著香木丹盒激動道

豬天王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秦芸聖女無比失落道「龍大師就這樣不辭而別嗎?他有沒有什麼話留下給我?」

「沒有。」豬天王道

秦芸聖女如水的眼波中,有著無盡的失落。

寧浩發現四周之人,眼睛灼熱的盯著他手中的香木丹盒,他急忙將香木丹盒與信收入乾坤仙鏡之中,旋即道「秦芸,我們該離開了。」

秦芸黯然點頭,她有一種直覺,龍驕陽很難再次返回到寧蒼國,如果自己不能進入到仙府學院之中,肯定無緣與其相見。

寧浩一行人匆匆離去,也帶走了山崖處的所有人。他們不知道龍驕陽是否煉成了不滅金丹,但是他離別之前贈送給寧蒼國聖子的丹藥必然非凡。

如果能在帝山秘境將其搶奪過來,說不定就能得到一盒不滅金丹。

豬天王在上方將香木丹盒給寧浩之時,龍驕陽其實已經重返潭底。豬天王是在故意忽悠眾人,要讓眾人遠離此處。龍驕陽的確有寫一份信,但是龍驕陽是寫給秦芸的,並非直接寫給寧孀。而且龍驕陽沒有給豬天王丹藥,也沒有讓豬天王送丹藥給寧浩聖子。

……

飛瀑潭之中,龍驕陽將乾坤仙鏡中的祭祀元靈,敖濤,吳羽等人放了出來,最後他將洛鳳也放了出來。


當年與魔胎一戰,龍驕陽曾經將受傷的洛鳳與二皇子李明收入到乾坤仙鏡之中。

龍驕陽曾想將洛鳳放出來,但是當時他自己的傷勢未曾恢復,又深陷在寧蒼國的皇宮之中,他怕節外生枝,沒有將洛鳳放出來。如今又進入到了危機四伏的帝山秘境,龍驕陽就更加不想放出洛鳳。

前不久如果不是敖濤托祭祀元靈帶話,他也不會將敖濤放出來,而且在乾坤仙鏡之中,龍驕陽並沒有將三人放在一個地方。乾坤仙鏡之中形成了九個宮位,分隔出了九個區域。其中有三個區域是能讓活著的生靈在其中不死的。

洛鳳在乾坤仙境之中接近一年時間,她的傷勢已經恢復,從乾坤仙鏡之中出來,她嫣然一笑道「驕陽,你沒事太好了。」

祭祀元靈,吳羽,敖濤等人全部看呆了,龍驕陽的乾坤仙鏡之中,竟然拘禁者一個美人?

「洛鳳姐……嗚嗚嗚,原來你也被驕陽大哥困在乾坤仙境之中……我們是同病相憐……嗚嗚,終於又見到九玄大世界的親人了!」敖濤非常激動的叫喊。 蹲在地下車庫入口不遠處的一棵棕櫚樹下,唐崢靜靜地數著後院中喪屍的數量,並沒有立刻發動攻擊,他現在有點猶豫不決,不知道是用了黃金種子再激活一種狂暴女王附帶的技能,還是繼續升級已經擁有的女火槍手技能。

「上一位是很像法國女星蘇菲瑪索的女火槍手,這一次會是誰?娜塔莉波特曼?」唐崢很是期待第二位女火槍手的出現,他很喜歡《這個殺手不太冷》中娜塔莉飾演的蘿莉瑪蒂爾達,再說有兩位『偽女星』在身邊做保鏢和侍奉,甚至陪著你逛街,小小的虛榮心也能得到滿足。

不過唐崢很快就拋掉了這些膚淺的想法,決定暫且等等,先看看女火槍手的威力如何,比起那點虛榮心,還是生命顯得重要。

凝神靜氣,施放『狂暴女王』能力后,金棕發色的美麗女火槍手出現在唐崢身邊,肩膀上扛著白銀火槍,左手拇指插進皮帶中,依舊是那副冷酷的颯爽模樣。

「蘇菲,那些喪屍交給你處理了。」唐崢給雷明頓M870上膛,以防萬一。

女火槍手沒有任何廢話,輕輕的一點頭,雙手持槍,從棕櫚樹后跳了出來,然後向著後院中最近的一隻喪屍狂奔。

「卧槽,這是幹啥?直接碾壓?」唐崢嚇了一跳,蘇菲瑪索的狂放行動驚擾了這裡所有的喪屍,它們齊刷刷地嘶吼,撲向了她。

就在唐崢準備跳出來支援的時候,蘇菲開始了她的攻擊,砰的一聲,白銀火槍開火,彈丸射出的同時槍口噴出了一團白煙,對面一個喪失的腦袋立刻被轟爆,整個身體都後仰了回去,蘇菲依舊在前沖,同時打開了腰間的鹿皮彈藥包,取出了一枚用油紙包著的內裝精確量發射葯和一顆彈丸的預裝火藥卷,用牙咬開一端……

女火槍手帶著牛皮手套的雙手快速的舞動,裝彈,壓實,然後瞄準,扣下扳機射擊,整個過程行雲流水,看不到一絲拖沓,動作優雅的就像在跳一場賞心悅目華麗至極的芭蕾舞劇。

轟,轟,轟,每一次槍響,必然有一隻喪屍腦袋被轟成碎肉,翻到在地,當喪屍們終於付出了五隻的代價,靠近蘇菲身邊的時候,這位女火槍手神態依舊從容,單手撐地,優雅的前空大風車翻轉,就躲過了喪屍們的撲擊,而且身體臨空的時候,她居然還右手持槍,繼續扣下扳機攻擊,又是兩隻翻倒在地的喪屍。

蘇菲完全就是一個敏捷系的純攻擊型英雄,行動緩慢的喪屍連她的裙角都摸不到,而且看樣子即便是同樣屬於敏捷類型的獵手喪屍和芭比娃娃也不一定比她快到哪去。

砰,又一個喪屍的腦袋被轟爆,前撲在地上,拖出了一條血痕。

「喂喂,這戰鬥力爆表了吧!」唐崢被蘇菲的驚艷表現驚的目瞪口呆,幾乎瞪爆了眼球,他覺得有這位女火槍手在,自己的生命安全係數絕對登頂。

蘇菲的每一次裝彈時間都是五秒鐘,精確的要命,而且不會失手,唐崢瞧出來了,這是女火槍手的技能,還有那個槍槍爆頭也應該是技能,準度簡直令人膽寒,就這麼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地上已經多出了十幾具腦袋被打成爛西瓜狀的屍體。

燧發手槍最後速射,掀飛了最後一隻喪屍的天靈蓋后,蘇菲優雅的吹了吹火槍口中的硝煙,再次靜靜地肅立在唐崢身邊。

空氣中還有些許沒有飄散完的白色火槍硝煙,稍稍地嗆鼻,唐崢走了幾步,上下打量蘇菲,很滿意,當然,要是裝彈時間再快點就好了,也不知道有沒有解決辦法,或者讓蘇菲換一把更好的槍?唐崢把手中的雷明頓M870遞了過去,女火槍手瞥了他一眼,直接無視。

「再召喚一個女火槍手也不錯。」一想到兩位女火槍打出的彈幕壓製成群的喪屍,唐崢就有些迫不及待了,不過他很快又皺著眉頭打消了這個想法,因為五分鐘的狂暴女王技能時間用完后,他突然感覺很累,四肢乏力,精神萎靡不正,還稍稍地有些頭暈,通過昨天黃金種子的知識傳承,他明白這是自己身體素質太弱,不足以支撐狂暴女王施展的緣故。

「應該暫緩一下升級技能,不然非得累到猝死不可。」唐崢嘀咕了一句,感覺到口有些渴,舔了舔嘴唇后,他背靠著一棵棕櫚樹坐了下去,沒急著離開,因為他想等狂暴女王冷卻好后,爬上牆頭看看外面的狀況。

綠洲酒店的後院很大,除了左邊停放著三輛送貨車外,再找不到其他的大型物品,這讓後院更顯得空曠,同時也更加的一覽無餘,不用擔心某些特殊感染者會有地方躲藏。

兩扇大型鐵門開著一扇,能看到對面街道上的警察,這可不是個好現象,唐崢趕緊跑過去,雙手推動關上了它,然後插上了T型插栓,還好鐵門門軸保養的不錯,上足了黃油,不然發出咯吱咯吱那種令人牙酸的聲音,很有可能把喪屍引來,做完這一切,確定再沒有隱患后,他稍稍地鬆了一口氣。

三米高的水泥牆壁,對唐崢來說沒什麼壓力,更何況還有被黃金種子強化過一倍的跳躍力,借著一個短途衝刺的慣性,唐崢啪啪兩下登在了牆壁上,然後在身體衝到最高點的時候,伸出右手抓住了牆頭,腰部用力,翻了上去。

爬在牆頭上,整個視野豁然開朗,對面能看到的幾條大街已經全部被戒嚴了,除了二三百個警察躲在幾十輛警車后嚴正以待,遠遠的還有紅色的消防車,全副武裝的消防員,救護車,護士,再遠一點是把大街圍了水泄不通的愛湊熱鬧的美國市民,他們似乎在遠遠的圍觀眺望綠洲酒店,不過他們此刻都變成了喪屍,漫無目的的遊盪著,大概是因為距離五六十米的緣故,剛才蘇菲的火槍聲並沒有把它們引過來。

享受著洛杉磯的溫暖陽光,唐崢此刻最想要的不是一條沙灘褲和一把躺椅,而是那些警察身上的裝備,防爆盾,M1911手槍,MP5衝鋒槍,M4A1卡賓槍,防彈衣,頭盔,對講機,甚至是攻擊性手雷,戰術背心……

「卧槽,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洛杉磯警察,這裝備真奢華。」唐崢不著邊際的自言自語,腦袋卻是急速的運轉著,思考怎麼才能弄幾把武器回去。

隔著五六十米,不好辦呀,要是引喪屍失誤了,絕對會過來一大群,而且這裡的喪屍數量太多,碰到特殊感染者的幾率也就越大,普通喪屍爬不上三米高的院牆,可是特殊感染者卻沒壓力,說不定唐崢一個不小心,就得捅了馬蜂窩。 洛風的容顏絕美,長發齊腰,一身天藍色的戰甲映襯著她藍寶石般魅惑的雙瞳,此時她白皙的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敖濤,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們已經不在九玄大世界了嗎?」

「是的,我們來到了仙魔界。」敖濤如此說后,看向龍驕陽激動道「驕陽大哥,你的乾坤仙境之中,是否還藏有九玄大世界的人,放出來讓我們團聚吧。」

龍驕陽搖頭道「除了你們二個,還有一個。但是這個人現在不能放出來。」

「是誰?」敖濤激動的問道

「等我放他出來之時,你自然就知道了。」龍驕陽淡然道

巴掌大的祭祀元靈飛到洛鳳眼前,很紳士彎腰道「美麗的姑娘,我叫傲凡仙,我們能做一個朋友嗎?」

「你是想要尋死嗎?洛鳳姐可是驕陽大哥的道侶。」敖濤怒氣沖沖發出一道水網,將祭祀元靈給捆住。

祭祀元靈一臉驚訝道「龍驕陽道友,為何要將自己的道侶囚困在乾坤仙鏡之中呢?」

「他沒有囚困我,我受傷太重,驕陽收我入乾坤仙鏡療傷而已。」

洛鳳替龍驕陽解釋道,不過她說的也是真話,她所在的乾坤仙鏡的區域之中,可是有九世長生竹存在的,它散發的生機才是洛鳳可以在乾坤仙鏡中恢復傷勢的原因。

「這裡的事情,讓敖濤告訴你。我要設法取得這一塊天刀仙石,你們都遠離一些,以免被波及到。」龍驕陽再對洛鳳說,亦在對眾人說。

吳羽等人點頭表示明白,洛鳳看向龍驕陽所說的天刀仙石,非常驚愕道「這是先天戰石!」

「先天戰石?你以前見過嗎?」龍驕陽見洛鳳似乎見過天刀仙石,疑惑的問道

「不對,這與先天戰石不同,先天戰石是沒有仙紋存在的。但是它與先天戰石的形態與氣息很相似。」洛鳳緊盯著天刀仙石,藍寶石一樣的眼眸中,透著疑惑之色。

「先天戰石你見過嗎?」龍驕陽再次問道

洛鳳嫣然一笑道「我不僅見過,我還見到你取得了先天戰石。」說到這裡,洛鳳有露出了遺憾之色道「可惜,七殺一族臣服之時,族長將你的先天戰石當成禮物送給了上仙。」

龍驕陽苦笑道「洛鳳,你說的這些我肯定不會記得。你能仔細跟我說一下,你們是怎麼取得先天戰石的嗎?」

「先天戰石,代表了先天戰力,屬於宇宙形成之時的混沌戰力,這種東西無法強行收為己用,需要讓先天戰石自己擇選主人。」洛鳳說道

龍驕陽苦澀一笑,這樣的答案可不是龍驕陽想要的。

天刀仙石在抗拒他,根本不可能認他為主,所以龍驕陽才會想要用其它辦法來取得天刀仙石。

「龍驕陽道友,你已經試過了,無法取得天刀仙石。我勸你放棄天刀仙石,不要去強奪,要不然被其傷到道心,你的損失會極大。」祭祀元靈傲凡仙神色嚴肅的勸道


龍驕陽搖了搖頭道「不能這樣放棄,你們後退,我要去最後試一次。」

傲凡仙,敖濤幾人知道無法勸阻龍驕陽,他們緩步後退。

龍驕陽吃下不滅金丹,施展正魔雙修之術,再一次來到了天刀仙石之旁。

這一次龍驕陽決定動用祭祀之術,他什麼辦法都試過了,就是沒有用祭祀之術試一試。


「星辰如舟,宇宙如海,遼闊宇宙之中,我們都只是一粒星辰之沙……」

龍驕陽運轉真舟海術,整個人融入在天刀仙石之中,將這一域都掌控其中,將天刀仙石包容了進來。天刀仙石未曾反抗,紫色刀氣凝聚不散

龍驕陽探出星辰巨手,抓向天刀仙石的石柄,這一刻他的呼吸都屏住,非常的緊張。這一次要是還無法成功,龍驕陽就真是要眼睜睜的錯過天刀仙石。

龍驕陽的星辰巨手穿過了紫色刀氣,穿透了仙紋,握在了天刀仙石的刀柄上,一股先天的道則融入在了龍驕陽的星辰巨掌之中。

「起!」


龍驕陽感覺自己控制了天刀仙石,可是他不敢大意,他在心中低吼著,以星辰巨掌將天刀仙石提了起來。

先前龍驕陽用上全身力量旋渦都無法撼動的天刀仙石,一下子被龍驕陽提了起來,它石而出,綻放瑞氣仙紋,在吞吸龍驕陽以真舟海術形成的星辰力量。

龍驕陽沒有能支撐太久,真舟海術就崩潰了,因為天刀仙石的吞吸太兇殘,它似乎能將億萬星辰的力量都吸干,龍驕陽所形成的星辰力量,被其吞吸幾下就乾枯。

龍驕陽的精神力消耗巨大,他的一顆心也拔涼拔涼了,他的最後一招都無用了,接下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刀仙石,而嘆息無緣得到。

傲凡仙,敖濤等人見龍驕陽讓天刀仙石飛了起來之時,神色都異常激動,以為龍驕陽能成功奪取天刀仙石,誰知道天刀仙石只是飛起來數息,就又墜落了下去。

龍驕陽並沒有太頹然,在帝山村落的內區域之中,他學會了淡然,不可對法寶與法術太過執著,真正決定力量強弱的永遠是道心。

龍驕陽收拾心情,瀟洒轉身要離開天刀仙石之旁,放棄取天刀仙石之時,天刀仙石忽然間縮小無數倍,化為一個小石頭鑽入到龍驕陽右臂上,變化成了一個刀形紋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