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風揚第一個飛起。

大家也緩緩起身。

在周風揚的帶領之下,大家到達無魔城的城門。

城門前,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看上去很是壯觀。

但已經見識過幽雲關屠魔軍那一次與魔軍對戰場面的方昊天卻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幽雲關那一戰,那才叫人多,那才是真正的波瀾壯闊。

周風揚帶著大家降落到地面上來:「我們先在這裡等盟主等人到來。」

但大家剛落地,前面突然一陣騷動,只看到一個手拿紙扇長相極為富貴,身穿銀衣的年輕人帶著一群人走過來。

方昊天和秦希對視了一眼后再看向周風揚。

只看到周風揚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

「周師弟,你還真的要帶這幫蠢貨去送死么?」

那銀衣年輕人走到了周風揚的面前,手中紙扇「啪」的一聲合上。

他嘴角微揚,目光朝周風揚身後的方昊天等人掃過,輕蔑與嘲諷之色毫不掩飾,說出來的話更是讓得大家怒火升騰。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方昊天和秦希沒有生氣。

剛才方昊天和秦希對視了一眼時,秦希傳音告訴方昊天:「此人叫石青,我所知的劍宗弟子當中,此人是唯一一個正直之人,他平時最痛恨楚景陽和周風揚這一對師兄弟,對楚景陽和周風揚兩人的作風最為不屑。」

聽到這話時方昊天有點愕然,再之後聽到石青的話時他都要懷疑秦希對石青的了解是不是錯了。

石青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得意忘形,不知所謂的無良紈絝,這樣的人卻是一個正直的人?

「石青!」

周風揚目光一冷。

此人在宗里仗著是自已的師傅是宗主,一再的刁難挑釁他,若不是兩人實力相當的話他早就想找機會好好教訓教訓了。

「怎麼,見到師兄不叫師兄,叫名字?宗里的規矩現在都不是規矩了?」石青將紙扇張開,輕輕的扇了幾下后目光再度朝周風揚身後掃了一周,臉上的不屑與嘲諷更濃了,「真是不知死活的一群蠢化。明明是一幫虛偽的人,偏要裝英雄參加斬魔盟去送死,你們可憐不可憐啊!」

「石……石師兄,嘴裡留點口德為好。」

周風揚臉色鐵青,竭力壓制著自已的怒火,聲音盡量平和。

石青哈哈一笑。

「哈哈,我都快要死了留口德有什麼用?」

「周師弟,你是了解我的,我跟你不同,去到地龍山,你肯定是想盡辦法保命為上,而我卻是心懷死志而去,所以你活命的機會比多大多了,我是九死一生,活著回來的可能不大,所以我在死之前才過來噁心噁心你。」

「大家同門,你就讓讓我又如何?」

「我罵你們虛偽罵你們是蠢貨又不能讓你們傷筋動骨,以後你們當中肯定會有人活得好好,繼續虛偽的活著,享受別人的尊敬,過著高高在上的生活。」

「其實我有時也挺羨慕你們的,你們怎麼就能夠活得這麼心安理得?」

「於是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很認真的想,竟然讓我想明白了。」

「性格。我的性格無法讓我像你們那樣做人那樣活著,而你們的性格也無法像我這樣。」

「所以我雖然討厭你們,但我也不仇恨你們。」

「周師弟,再見了!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以後少點虛偽,真的為人類為宗門做多點貢獻。」

「當然嘍,要是我能活著回來,我們再互想噁心噁心對方,我繼續鄙視你們,你們繼續痛恨我。」

「再見。」

石青說話的語速很快,周風揚這邊這麼多人居然沒有一個人有機會插得上嘴。

石青說完后就轉身,舉起右手搖了搖就大步前行。

前方的人群一個個都讓開道給石青,有些人等石青走遠后指指點點,敬佩者有之,不屑者有之。

周風揚直勾勾的看著前方,石青等人的身影都已經在前方的人群中看不到了他還盯著看。

「周師兄,石青這種人就像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硬又臭,我們搬不動他也避不開,暫時再忍忍吧。」商洛上前一步說道,「而且以他的性格以及跟著他的那幫人個個也都是一條筋的貨色,他們去地龍山活著回來的機會確實很微,我們就更不要為一個將死之人動氣了。」

周風揚沒有任何反應,就好像他沒有聽到商洛說的話一樣,只是一會後他的臉色突然一變,霍然抬頭。

其實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抬頭,一個個臉色皆是大變。

只看到前方的虛空,籠罩的魔氣突然翻滾震蕩的厲害,轉眼間,只看到數百個惡魔強者在空中顯露身形,狂吼著俯衝而下,悍不懼死。

「惡魔強者襲擊!」

「欺我們人類沒人?」

「好大的膽子!」

「找死!」

人群中數聲吼起,人影飛射,有上千人悍然迎上。

但跟著人群中卻是突然發生騷動,只看到人群中一道道濃濃的魔氣透著極端的黑暗與邪惡味道滾滾升騰。

「啊啊……!」

人群中發出數十聲慘叫。

「有惡魔姦細!」

「可惡!」

「你……!」

潛伏在人群中的惡魔居然有一些在這個時候選擇暴露,對身邊的人直接痛下殺手。

其實這麼多人,不管是空中的那數百惡魔還是潛在人群此時卻選擇暴露的惡魔都只有死路一條,以這點數量就算殺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殺得光,最終都得死。

但這些惡魔卻還是這樣做了。

為的就是在斬魔盟還沒出師就遭遇沉重的打擊,打擊斬魔盟的士氣。

另一個目的,肯定就是引起斬魔盟內部的混亂,對身邊的人都會產生不信任,讓斬魔盟難以團結。

「小心!」

周風揚的驚呼聲驟起,只看到商洛身後的一個劍宗虛丹境弟子突然爆起魔氣兇狠無比的向商洛發起了攻擊。

周風揚的實力最高,但他是背對著的,雖能感應轉身但來不及出手了。

而那惡魔就在商洛的身後,等商洛反應過來時那惡魔的一對利爪已經落到商洛的身上,他後背的衣衫都已經被撕爛了。

如此突然之變,像商洛這些受到第一時間襲擊的人幾乎都來不及反應。

「噗!」

商洛的身後一團血水突然衝天噴射。

等商洛轉身之時,襲擊他的惡魔雙臂已經被一劍斬斷,跟著他看到劍光從那惡魔的脖子劃過,那惡魔的頭飛了起來。

「方昊天。」

周風揚等人皆是一震,然後個個精神大振。

商活則是一拳砸出,將那惡魔的身體打爆,然後看向方昊天時目光有點複雜,道:「方師弟,謝了!」

方昊天將劍收起,道:「本份之事,何需言謝?」

「好,好。」周風揚走上來,看著方昊天道:「此功我記下了,如果我們都能從地龍山活著回來,我定有重賞。」

方昊天笑了笑,並沒有居功的意思,他抬頭看天。

地面上不斷有人數強者飛起加入空中的戰圈,毫不留情的對空中的惡魔展開無情的斬殺。

因為人類數量眾多,不出十分鐘,空中剛才出現的那數百惡魔皆被殺死,但人類也付出了十六個虛丹境仙師死亡的代價。

發生這樣的事,斬魔盟內部果然人人目光有異,看著身邊的人都透著一股懷疑。

「惡魔當中有厲害的智者。」

方昊天想到了這些惡魔出現以及暴露的真正目的,內心大震。

隨後他突然看向地面,眉頭微皺道:「周師兄,他的血是紅色的,他並不是真正的惡魔。」

「他可能被惡魔控制或是魔化了。」周風揚怔了怔,隨後說道,「也正是這樣才能瞞過了我們。真沒想到會是他,更沒想到我們當中居然有人會是惡魔的姦細。」,隨後他突然提聲道:「但我堅信我們當中潛伏的惡魔份子並不多,所以我到現在仍然相信你們是我的好兄弟。」

「周師兄!」

眾人精神皆是一震,有被信任的感動。

方昊天和秦希對視一笑。

周風揚雖然有點虛偽,不夠大度,但整體來說此人還是是一個厲害的梟雄人物。

周風揚的聲音刻意提高,人群很多人都聽到了,各小圈子的為首者頓時醒過神來,一個個第一時間安撫人心。

隨著各圈子的人心穩下來后,人群漸漸安靜。

只是大家都知道,那些惡魔用生命分解人心的意圖還是達到了,大家真的再難以向以前那樣毫不保留的信任身邊的人了。

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最為敏銳,洞察一切,他不由的輕輕嘆息。

「地龍山那惡魔不簡單啊!」方昊天暗暗自語,「用幾百條生命就成功在斬魔盟還沒正式出發就人心動搖,雖然有周風揚這些人穩住了人心,但人心終究是出現了瑕疵,再也無法擰成一團,讓得斬魔盟的整體實力無疑是打了一個折扣。哪怕是降低了一成,那數百個惡魔的死都是值得。」

嗖嗖嗖……!

城中,突然有五道人影飛射上空。

「來了。」

「四大統領果然是四宗各出一人,是槍宗大長老莫白賓,刀宗大長老韓德輝,百器宗大長老焦鴻博,劍宗二長老戴段軒。劍宗居然派出的是二長老,看來大長老仇池重傷的傳聞是真的。」

「哈哈,盟主是我們槍宗的鐘天路鍾副宗主。」

「鍾副宗主號稱無魔城第五高手,僅次於四大宗主和仇池大長老,現在仇池大長老重傷,盟主由他擔任很正常。」

斬魔盟所有人都是精神大振,竊竊私語聲此起彼伏。

而這些人的竊竊私語,讓得這兩天一直呆在鑄劍庄的方昊天和秦希了解到了這五人的情況。

方昊天和秦希為不能見到仇池而有點失望。

但周風揚前兩天說的話應該不假,仇池雖然不擔任盟主但肯定也來了,只是不知道人在哪裡。

「難道在人群中?有很大可能,他應該喬裝打扮……說不定四宗的宗主也都在呢……不會吧?」

方昊天突然靈光一閃,繼而內心大震。

「諸位!」

這時,那五人已經落到城門之上,由盟主鍾天路出聲說話。

他的聲音浩浩蕩蕩,傳遍全場,人人可聞。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鍾天路臉龐剛毅,懸浮在半空,腰身筆直,如同一直倒插的長槍,有一股不怒而威的凜冽氣勢。

他先說了幾句鼓勵人心的話,隨後陡然一喝:「活捉給我帶上來。」

嗖嗖……

人群中頓時有十七人飛去,每一個人都帶著一個人。

被帶著的人,自是剛才暴露出來的惡魔。

不管是與貪圖利益被惡魔收買又或是已經被魔化,這類人都已經被視同為惡魔。

被抓的十七個惡魔被強迫跪在了城牆之上。

「剛才發生的事我們都有專人記錄,待從地龍山回來后所有立功者會有行動論賞。」鍾天路聲音洪亮,「活著回來的立功者賞給本人,死去的人則是賞給家屬。如果死去的人沒家屬者所有獎賞將給宗門,無宗者其獎賞將會分給城中的窮人。」

「好。」

人群一陣激動。

「有獎必有罰。」鍾天路隨之說道:「如果發現過程中有人貪生怕死或是借公濟私,趁機報復等等危害盟友者,殺無赦!」

最後三個字剛落,他一掌就將跪在他身邊最近的那個惡魔的頭給拍碎。

「全殺了!」

鍾天路跟著揮手。

餘下的那十六個惡魔盡皆被殺,一個不留。

「除魔需務盡,跟惡魔沒有任何仁慈可言。」鍾天路再度大聲道:「跟惡魔講仁慈那就是自尋死路,死了活該。所以遇到惡魔絕對不能有半點手軟,有多少殺多少,一個不留,都聽到了嗎?」

「聽到了!」

人群高呼。

「很好。」鍾天路輕輕點頭,跟著說道:「現在我們分成五隊人馬。大家也看到了,四大統領是四宗各派一個長老,現在大家都站到自已宗門派來擔任統領的長老身後。餘下那些不是四宗的人就跟我。」

嗖嗖……

四大統領從城牆飛身而下,拉開距離而站。

人群頓時出現些許的混亂,大家都朝自家的長老的身後飛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