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

幻影猶如氣泡幻滅在意識空間中,帝魂卻久久未曾移動過,那一張完美的臉孔上早已面沉似水,他終於知道原始、通天執着於這場封神之戰的緣由了,原來這一切都是謊言,一個將天下都玩弄於鼓掌的彌天大謊,什麼破道子、什麼道尊、教主,這一切都不過只是爲了他的復活在做準備而已,而使得原始、通天掀起這場封神之戰的原來亦只是一紙‘神諭’,一個來自盤古精氣傳承而來的‘神諭’。

‘神諭’中告訴原始和通天,只要完成封神之戰,藉助封神的無上功德就可以獲得盤古完整的傳承,到時自然就能夠掌控整片天地,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在通天逝去的那一刻,當化身與通天的那一絲精氣迴歸天地、融於天地的那一刻,他終於察覺到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彌天大謊。

當通天真正徹底融入天地的那一刻,他終於真實的感受到了藏身於天地間的那一縷意志,他——盤古,想要復活!藉助這場封神大戰,利用大戰中逝去無盡的生機和願力,再借由天罰之手一舉吞噬原始和通天,以一縷完整的盤古精氣爲引完成他的驚天覆活之計。

此時大戰已近尾聲,只要朝歌城外的那二十萬西岐將士的生命,復活所需的生機和願力就將收集完畢,而原始在意外入魔之後正邪交互、陰陽結合按理說應該也是有所察覺纔是,或許他之所以留下了老原始道尊沒有徹底殺死就是怕屬於他的那部分精氣流入天地爲盤古所吞噬,只是不知爲何在封神之戰上原始非但沒有收斂,反而越發的變本加厲起來,也不知他究竟是有何打算。

帝魂一時之間也摸不準他們的想法,只是很快帝魂便搖了搖頭將這些突如其來的消息拋諸腦後,這一切都與他無關,無論是誰,不論是原始、通天亦或是盤古無論他們想要怎樣都與帝魂無關,帝魂所要的不過只是守住那些許卑微的東西。

灼熱的熔洞中,帝魂緩緩睜開雙眸,霎時間兩道刺目的紫芒刺破層層大地的阻隔直入青雲之上。 變化來的太快,快到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剛剛還是仙光繚繞的神府寶洞,瞬間就變成了流血漂櫓的死亡地域,短短的片刻間,竟然已經有數名試煉者葬身其中,連屍身都沒有保留下來,消失的一乾二淨。:..

「啊!不!」

慘叫響起,這是一個幻神四重天的強大存在,之前滅殺yin兵yin將時,其威勢驚人,然而此刻,那雙該jing光湛湛的眸子中卻滿是恐懼,讓人頭皮都在發麻。

「噗……」

結局毫無意外,這個強大的試煉者噗的一聲炸開,渾身jing血流逝了個乾淨,連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地面上沒有一滴血,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消失掉了。

其中還是十幾個試煉者,這一刻全部集結在了一起,但是這個動作顯得太多餘了,因下一瞬間,又有兩人爆碎,隕落在其中,走向了生命的盡頭。

「這……」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冰宮眾女駭然,她們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但是其中卻不斷有人被殺,死狀凄慘,那種驚恐的神情讓眾人脊背都在發寒,如同置身在萬丈雪淵一般,森寒刺骨。

「你看到了什麼?」

冰心蹙眉,她的靈覺很強大,但是在這裡卻什麼也感覺不到。

姜小凡在極力的壓制佛經,封魔印已經在他體內凝結成型,聖力在其體內瀰漫,遙遙對準了石門中的一個方向,近乎要自主飛出去鎮壓惡靈。

他的眸子中神芒燦燦,一隻手貼在了冰心肩頭,佛經聖力湧入,讓那雙如水的雙眸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se,同時以神念傳音,指向石門后的一個方向。

「鬼王!」

她的眸子中閃過一縷雪芒,吐出這樣兩個字。

「堪比人皇五重天!」

姜小凡開口,他的目光忽左忽右,直直的盯著石門之後。那片空間中依舊仙光瀰漫,但是他卻看到了一道黑紅相交的身影,周身瀰漫著極邪惡的氣息。


佛經上古佛教秘傳的無上玄法,足以鎮壓世間一切惡靈,自然也就可以感應到這種yin邪靈體的存在,縱然強如人皇五重天的鬼王也無所遁形,他可以看到。

「唰……」

似乎察覺到了有人在看它,石門后的黑紅身影轉過身來,無法看到它的樣子,只有一雙碧綠的眸子暴露在外面,森然無比,凶戾的望著姜小凡,極恐怖。

「哼!」

姜小凡冷笑,他沒有半分動作,靜立原地,但是眸子中卻閃過一道金芒,當即讓石門之後的鬼王猛的一顫,忍不住朝著身後退了一步,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當然了,這一切僅僅只有姜小凡和冰心能夠看到,冰心也是因姜小凡的右手貼在了她的肩膀上。這讓她有些驚訝,越來越覺得身後這個男子太過神秘。

或許是於姜小凡這個變數的存在,石門之後的鬼王感覺到了一絲威脅,竟然不再發動襲殺,那雙妖綠的瞳孔中帶著絲絲jing惕,與門外的姜小凡對視。

「它好像有些怕你。」冰心道。

「人品好,鬼都害怕。」

姜大帥哥一點也不謙虛。

冰心沉默了片刻,道:「這句話我當你沒說過。」

姜小凡:「……」

石門之後的鬼王停止了攻殺,直直的盯著姜小凡,不過這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多久,下一刻,它再次動了起來,撲向其中一個試煉者,鬼爪森森,yin光繚繞,直接探進了其中一人體內,將其渾身的血肉之jing都吸入了自己體內。

這個過程它似乎很享受,發出了類似於呻吟的聲音,而後yin冷的一笑,撲向了下一個目標,以同樣的手段,將一名幻神三重天的試煉者抹殺,然後吸收掉。

「yin靈道則!」

姜小凡眸子中閃過一縷jing芒。

「你是否要出手?」冰心開口詢問。

姜小凡搖頭,他如今的神力只是勉強恢復了六層,就算是施展佛經聖術,那種威力也會大打折扣,不可能擋得下鬼王,甚至可能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啊!」

慘叫不絕,響徹石門之後,讓外面的人都心驚。特別是冰宮的這些核心弟子,感覺陣陣駭然,如果姜小凡沒有將她們攔下,她們此刻將會和其中的那些人一樣。

這讓她們震撼,全都盯住了前方的姜小凡,感覺這個人彷彿擁有一種魔力似地,屢屢將她們從死亡的大門中扯了出來,如果沒有姜小凡同行的話,她們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噗……」

石門之後,又有一人崩碎,但是血液卻沒有濺落出去,被其中的那尊鬼王吸收。而在其餘人眼中,那些血肉彷彿是融入到了虛無的世界中,無比的滲人。

這方空間中有紫微教的核心弟子,有紫陽宗的核心弟子,還有皇天門的核心弟子,實力皆很強大,但是這一刻卻顯得有些脆弱,臉上的神情很是緊張。

姜小凡靜立石門之外,眸子中有淡淡的金芒閃爍,當然,他隱藏的很好,此刻在極盡全力的恢復神力,吸納這方古殿中殘存著的靈力,想要最快達到巔峰。

石門外什麼都沒有,但是姜小凡的佛經聖力卻可以看穿,那裡有一層淡淡的紅se光幕,乃是人皇級強大存在布下的結界,將那些試煉者困在了其中。

冰心有姜小凡渡過來的佛經聖力,自然也可以看到這道紅se的結界,此刻她微微皺眉,玉眸中閃過一道淡淡的雪芒,朝著前方邁了一步,似乎想要出手。

「別動!」

姜小凡自然看到了她的這個動作,貼在她肩頭的右手微微用力,將其拉了回來,對著她搖了搖頭。

他知道冰心很強大,但是裡面卻也是一尊堪比人皇五重天強者的恐怖鬼王,如今她沒有飄雪護體,他不想她去犯險,畢竟前方的那些人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軀體在崩碎,jing血在消失,此時此刻,石門后的世界顯得有些妖邪,讓這個地方的所有試煉者心驚。他們什麼都無法感覺到,只能看到其中那些強大的試煉者一個個相繼爆碎,凄慘的畫面觸目驚心。

「這,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啊!」

「真的有一個蓋世魔鬼在其中嗎?」

「算了,我等還是離去吧,這座古殿太過妖邪了!」

這些試煉者心寒,其中不少人集合在了一起,想要重新闖出去。外面雖然也有恐怖的凶獸封鎖,但是至少能夠看得見,感覺的到,但是在這座古殿中,強如幻神四重天強者,卻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種感覺讓他們恐懼。

有十多名試煉者集合在了一起,他們想要離開這座古殿,重新衝出去。然而就在這一刻,前方的黑暗中有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讓這些人全部都停了下來,盯著那方黑暗,齊齊握緊了手中的兵器,眼神有些jing惕。

「嗒,嗒,嗒……」

幽暗的古殿中,腳步聲越來越響,越來越近,在這方空間中顯得極刺耳。那個地方彷彿有一尊蓋世凶魔在邁步,朝著這個地方逼來,讓不少試煉者繃緊了神緊,死死的盯著前方。

近了,近了,越來越近,許多試煉者體表已經有了淡淡的神輝在涌動,不過就在下一刻,所有人繃緊的神經一下就鬆了不少。因黑暗中走出的不是什麼yin兵鬼將,而是一個身姿挺拔的黑衣男子,平靜的朝著這個地方邁來。

「是他……」

姜小凡驚訝,沒有想到又見到了這個人。

「你認識他?」冰心道。

「見過兩次。」

姜小凡神se有些古怪,感覺和這個男人還真是有緣,進入神鬼葬地后,他們幾乎走過了相同的地方,感悟過相同的道痕,沒想到在這座古殿中又相遇了。


黑衣男子神se寧靜,如鏡子般平和,沒有點滴神能波動,徑直朝著前方走來,路過姜小凡身邊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朝著他看了一眼,而後繼續向前走去。

「這個人,他……」

「時間過去這麼久了,他是怎麼進來的?」

「這是後來殺進來的人嗎?難道和他一起闖古殿的試煉者都被那些凶獸撕碎了,僅僅只剩下他一個人闖到了這裡,這……不太可能吧?」

有試煉者驚疑,其中有人是最後殺入這座古殿的,那個時候,他清晰看到了後方的場景,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他是最後存活下來的。但是現在,這個黑衣男子竟然肚子一人殺到了這裡,讓他們多少有些不解。

有許多人在小心戒備,特別是冰宮的女子,因之前就有凶靈幻化成試煉者的摸樣,她們擔心這個黑衣男子也是。黑衣男子單獨一個人闖入這裡,讓她們覺得有些詭異,不怎麼相信,怎麼說也該有人同行啊,在不少人看來,這簡直太古怪了,如果真的是獨自一人殺到了這裡,那該得是多麼可怕的力量才能辦到啊!

不過很快她們就都鬆了一口氣,因黑衣男子並沒有靠近這裡任何一個人,而是直接來到了碎掉的石門前,盯住了前方的那片空間,右手平淡的抬了起來。

「啵……」

沒有見到他有什麼動作,但是前方的虛空卻傳出一聲脆響,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下一刻,他直接走了進去,望向虛無透明的某個位置,抬手超前揮去,打出一道朦朧的劍光。

「轟……」

劍芒如龍,震動的虛空都在顫動,駭人的威勢讓許多人心顫,忍不住發顫。

「砰……」

前方,該是透明的一片空間,但是這一刻,一道黑紅相間的邪惡身影被掃了出來,有一團yin光崩碎在空氣中,那雙碧綠的眸子she出兩道驚人的yin光,望向這突然出現的黑衣男子。

「聖子!」

「蒼師兄!」

紫陽宗的兩個核心弟子抬頭,先後大叫,皆露出驚喜的神se。

「紫陽宗,蒼師兄?」有人這樣念到,而後當即變se,忍不住朝後退了一步,駭然變se,聲音都在發顫,道:「蒼……蒼木恆,他是兩年前的蒼木恆!」

「蒼木恆,竟然是那個男人!」

姜小凡眸子中she出兩道驚人的神芒,他一直知道這個男人不簡單,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紫陽宗的蒼木恆。他自然聽過這個男人的戰績,堪稱絕世恐怖,足可以在紫微如今的年輕一代中稱尊。 第五十八章 你別太得意

林凝冰頓時愣住了,她反應過來,蕭羽鋒說的事就是那天在人羣中他向她求婚的事,但是,那天自己真的答應了嗎?

因爲那一天因爲太過震撼,腦子根本轉不過來彎,腦子裏一直是懵懵的,什麼都不想。

但是,他那天確實親了自己一下,這是真的。

蕭羽鋒笑道:“怎麼,想起來了吧?”

林凝冰點了點頭,點完之後,她就後悔了,大聲喊道:“什麼想起來了,根本沒有那回事!”

蕭羽鋒頗爲無奈的攤了攤手,道:“你剛纔都點頭了。”

“那又怎麼了,我說沒有那回事就是沒有!”林凝冰霸氣的說道。

“呵!對,什麼事都沒有……都沒有……”蕭羽鋒故意把字音拉長。

楊榮倩小心的拉了拉林凝冰的衣角,林凝冰扭頭看向她,楊榮倩湊到林凝冰的耳旁小聲的說道:“那個……冰冰姐,你們兩個不會真是……那種關係吧!”

林凝冰聞言,立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意思是“連你也不相信我!”。楊榮倩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沒有再說話。

蕭羽鋒感嘆的說道:“冰冰啊,你看那件事就算了吧,我們兩個人的感情難道就這麼脆弱嗎?”

林凝冰頓時瞪起了眼睛,道:“哼,你還敢在瞎說,混蛋!”


“唉!”蕭羽鋒輕輕的吐了口氣。這時,楊峯忽然嚷嚷道:“那個,咱們能不能先吃點,我快餓的不行了。”

“對,對,先吃飯,一個牛排根本不夠我吃,再點。”蕭羽鋒也跟着叫道。


林凝冰聽了,“哼”了一聲,扭過頭,表示默認。

*****************

服務員把點的餐都放好後退走,楊峯頓時準備開吃,但是看到林凝冰沒有動手的樣子,只能悻悻的看着那 一大塊牛排,就是不敢上前。

楊榮倩暗自偷笑。

蕭羽鋒可不不管什麼,再次拿起叉子往牛排上一插,拿起來就咬,邊吃邊道:“都吃唄,看着不懂算怎麼回事?”

林凝冰撇了撇嘴,對蕭羽鋒吃法感到非常不屑,她道:“混蛋,吃個飯都能吃出花樣來,真服了你了。”

“誰說的,早就有人這麼吃了,這樣吃多帶勁啊,一咬一大口。”蕭羽鋒嘟囔道。

“啊哈,是,老弟你說的對啊!”楊峯立刻表示贊同,也跟着蕭羽鋒拿起叉子在牛排上一插,張口就大咬了起來。

旁邊的客人看到蕭羽鋒和楊峯兩人的吃飯,都感到好笑,指指點點的。

楊峯擡起頭,滿臉煞氣的大聲吼道:“媽的,你們吃你們的,看我們幹什麼?真閒得慌啊!”

說完,他又看向蕭羽鋒,笑道:“小子,就是這樣,吃個西餐多麻煩啊,直接咬就行了。”

蕭羽鋒沒有說話,因爲他的嘴裏塞得滿滿的,只能嗚嗚的叫。

林凝冰沒有動手,她等着蕭羽鋒把那口咽完後,緩緩的道:“蕭羽鋒,先別吃呢,先把我們兩個人的事說清楚再吃。”

“什麼說清楚啊,你是我女朋友,我是你男朋友,到底怎麼了?”蕭羽鋒說道。

“哼,你再給我裝。”林凝冰冷笑。

楊峯大口嚼完後,也好奇的對蕭羽鋒說道:“你跟冰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蕭羽鋒拿起高腳杯喝了一口紅酒,道:“你真想聽?”

楊峯點了點頭,楊榮倩也跟着點了點頭。

蕭羽鋒舒了一口氣,道:“其實也沒什麼的,就是那天我和冰冰鬧了一點矛盾。”

林凝冰沒有說話,只是滿臉寒霜的看着蕭羽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