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吳浩初的手機從手上脫落了下來,摔在了桌子上。

他臉色一片蒼白,對向這邊望過來的所有人說道:“給我聯繫南三省的專案組,立刻取消上陽市的行動,立刻取消上陽市的行動!!!”

說到最後,已經變成了咆哮。

衆人看到他的樣子,頓時都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開始聯繫起了南三省那邊的專案組。

很快就有人聯繫成功,將吳浩初的話轉述給了對面。

片刻後,那人放下手機,對吳浩初說道:“那邊說,上陽市那裏已經成功將李悼引誘出來了……”

吳浩初臉上一片蒼白。

……

……

上陽市,明成大廈。

大廈天台。

“我很好奇。”

李悼在一股無形力量的作用下向上升起,在白修、顧長望和李修念三大凶級強者驚疑、錯愕和恐懼等視線中,頂着夜風來到半空之中。

他俯視着下方的三大凶級,平靜地說道:“究竟是什麼原因,給了你們這種能夠輕鬆將我吃下的錯覺?”

婚然天成 說話的同時,李悼解開了扭曲力場對自身生命場的約束和收斂。

轟!

一圈極其恐怖的驚人氣勢以他爲中心展開,形成恐怖的狂風向四面八方瘋狂衝去!

恐怖的氣勢瞬間就衝破三大凶級的氣勢封鎖,充斥着這片天地,將三大凶級籠罩其中,如同一座無形的巨山轟然壓在了他們三人身上!

三大凶級臉色狂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