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梔上前,一手擋在風口處,一手劃開火機,動作利落地點燃了他咬在唇邊的煙。

整套動作嫻熟自然。陳安歌怔仲垂眸,看到女孩染著淚珠的睫毛輕輕顫抖了下。

低聲如囁嚅般開口:「陳安歌,這兩年我做的最多的兩件事。一是彈鋼琴,二是練習點煙。」

不為別的。

就因為那個叫童西倩的給他點煙,他笑了。

唐梔握緊銀色的火機,又上前一步:「陳安歌,你為什麼會來音樂廳?真的是為了陪寧知許嗎?」

她的鞋尖對上他的。

軟糯糯的小姑娘強勢出擊,給他重新回答問題的機會,給他改口的機會。

微弱的火星忽明忽暗。陳安歌咬著煙笑,桃花眼裡薄涼一片:「不然呢。」

*

*

唐梔和陳安歌都走了半小時了,被留下來的兩個啞巴除了兩句不咸不淡的話以外,沒有任何交流。

南意不顧形象地躺在後排,雙腳抵住車門。車窗開了大半,愜意地吹著海風。刷刷有關自己的微博熱搜,然後切小號懟懟網友,其樂無窮。

前排的那位爺可就沒她這樣的好心情了。

寧知許聽了南意半小時的笑聲,中途她甚至還打電話給韓理和南耀業報了個平安,這都沒想著跟他搭句話。

按著小公主以前的性子早就追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音樂廳了。

可是這一次,她隻字未提。

寧知許單手撐在車窗上,另一隻手來來回回划著屏幕,人生第一次因為找話題而苦惱。

後排女孩還在咯咯的笑。

少年沉默又沉默,最後開口:「高考考得很好。你…..」

你這兩年一定很辛苦吧。

到嘴的話在齒間打了個轉,又吞了回去。最後說出來的是:「你很棒。」

語氣是那樣的刻意和不自然。無端之中帶著幾分寧知許都沒察覺到的疏離客套。

話一出口,女孩的笑聲戛然而止,車廂內陷入完全的寂靜。

心底升起幾分燥意,寧知許換了個姿勢,抬腳將車門縫隙開大。

南意的目光從手機屏幕上移開,落在少年戴著鴨舌帽的後腦,在脖頸上方依稀可見鑽出頭皮的黑色碎發。

「你看到我發的消息了,可是不回?」

手指按壓在眉心,少年閉了閉眼,喊她名字:「南意…..」

又來了。

又用這麼無奈的口吻和她對話,好像她給他造成多大困擾似的。

在他要說些什麼之前,南意煩躁地打斷他的話:「你不用說,我知道。別去找你,別給你發消息是吧。那條消息是發錯了,你放心,我不會再煩你的。」。 巨大的響聲從小鎮樹林方向傳來,隨之而來的是大地的振動,樹葉沙沙響著弔死鬼旅館的眾人趕緊扶住身邊的傢具,大家都有些驚慌,「發生了什麼?地震?!」

幾個上了年紀的鎮民搖著頭,看起來非常驚訝,「怎麼可能!小漢格頓以前從沒過地震!」

一些碎石子掉了下來,大家不敢繼續呆在室內,趕緊拉扯著跑到了外邊的院子里。

「哎呀!」一個年輕人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老人,「山姆大叔!堵在門口乾什麼?」年輕人出聲抱怨,他看見開雜貨店的山姆大叔張大了嘴巴,顫抖地指著一個方向。

年輕人看了過去,然後尖叫出來,「**!那是什麼怪物!?」

跑出弔死鬼旅館的人都看到了那個怪物,它是鮮血一般的紅色,大概有六米高,肌肉飽滿,壯碩得能倒拔打人柳,它在樹林里若隱若現,穿著的黃色翠花連衣裙也在樹林里若隱若現,這倒是個好消息,大家知道這個怪物不是裸著的,不會壞了小漢格頓的名聲和風氣。

「巨怪?!」亞瑟.韋斯萊驚訝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為什麼是紅色的?!狂奔的戈耳工啊!記憶消除部門這下可有的忙!」

「吼!」怪物發出巨大的,卻又略顯俏皮的撒嬌聲,讓每個人心中都是一陣惡寒,不知誰大叫了一句「快跑!」鎮民們都尖叫著沖向了小漢格頓那座唯一的石橋。

珀金斯皺著眉頭站在亞瑟身邊,他搖了搖頭,「那可不是巨怪,那更像是一種詛咒…嗯…真是古怪…穆迪先生,」珀金斯看了看已經走出來的臉色難看的穆迪,「看起來我們需要更多的支援。」

穆迪點了點頭,拿出一個看起來頗有年頭的相冊,很快找到了其中的一副畫像,畫像上的男人披著黑袍,眼神堅定,他開口,「請說,穆迪先生。」

「小漢格頓出現了類似巨怪的生物,啟動緊急預案,順便通知記憶消除部門以及巨怪保護協會…」

「是,穆迪先生,」畫像上的男人很快離開頁面,穆迪將相冊收了起來。

「我覺得那就是巨怪,可是為什麼它會變成紅色?」亞瑟歪著頭,恐懼之外更多的是探究,珀金斯認真思索了一番,「或許是吃了什麼魔法植物,以前有個喜劇演員巫師,吃了毒觸手,很幸運地沒死,但全身都變成了紫色,就是那個喜歡寶石的…叫什麼來著…」

「噢!德文特對吧,巧克力蛙卡片上介紹過他,」亞瑟拍了拍手,「聽說他有一顆很珍貴的寶石,送給了他老婆,然後他老婆跟別人跑了…」

「先生們,」穆迪咳嗽一聲,「現在可不是聊八卦的時候。」

紅巨人是時候地大叫一聲,它看起來似乎有些生氣,輕鬆拔起一棵樹就朝著地上扔去,穆迪虛了虛眼睛,「似乎有人在和這生物戰鬥…」說完他就朝著巨人的方向跑去。

亞瑟和珀金斯對視一眼。

珀金斯開口,「亞瑟!我們可不是身經百戰的傲羅!」但遺憾的是亞瑟已經跑出去了一段距離,「什麼?珀金斯——我聽不見!」

珀金斯嘆了口氣,他怎麼忘了亞瑟是個格蘭芬多?中年的格蘭芬多依然是格蘭芬多,不管這個格蘭芬多是不是已經呆在比掃帚間還狹小的辦公室里蹉跎了好幾年的光陰,他依然沒有忘記骨子裡的勇氣,和莽撞。

「好吧,好吧,」珀金斯掏出魔杖,邁開老腿朝著樹林方向前進,但沒走多遠,他就聽到身後傳來男人驚訝的聲音,「先生,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糟了’,珀金斯這麼想著,回頭看到弗蘭克一臉愕然地站在弔死鬼旅館門口,他剛才並沒有跟著鎮民們一起跑掉,「呃…」珀金斯不知道是不是應該使用一忘皆空,要知道他的遺忘咒可掌握得沒那麼精妙。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對嗎?」弗蘭克說得很輕,他覺得自己整個身子都很輕,可能今天的一切都是夢境。

———————————————————

「我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動作笨拙的孩子嚷嚷著,腳下不斷移動,試圖躲過一些落下的土塊。

此時,靠近溪邊的樹林里正在進行一場略顯粗礦的戰鬥。

「吼!」紅巨人的撒嬌聲不斷傳來。

「天吶…我這兩個月到底經歷了什麼…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這是個男孩子,從他的聲音可以聽出來,但是他卻穿著華麗風格的漂亮裙子,是貝琳達看了都會羨慕的那種。

長長的金色頭髮被他在腰上卷了一圈,為了不妨礙逃跑,他將裙子提起來,頗有種長發公主在午夜時分逃離王子舞會的荒謬感,幸好他沒想著要留下一隻漂亮的水晶鞋。

「朝著山上跑!」傷疤老鼠從男孩頭頂冒出來。

「不對,沿著小溪跑!」掛在男孩耳朵上的老鼠吱吱著。

「能不能穩著點兒!我有點兒想吐!」抓著一條蕾絲綁帶的紅髮老鼠有氣無力。

吱吱的聲音從不同地方傳來,男孩皺了皺眉頭,壓下心中的不適,「恩人們,能不能少說兩句!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老鼠的聲音太噁心了!」

一條巨蛇卷上他的手臂,把男孩嚇了一跳,但很快冷靜下來,他看著巨蛇用頭指了一個方向,沒有猶豫太久,很快朝著那個方向跑去。

————————————————————

「安娜!」桑古妮雅絲皺著眉頭,從一片血紅色的浮沫中走出來,她剛才用這種方法躲過紅巨人扔過來的樹樁。

「我沒辦法對付這種生物,吸血鬼控制高等生物心智的能力不能對它使用,準確來說,它現在腦子裡現在都是漿糊,我能控制人類,但不能控制一碗稀飯!」桑古妮雅絲不停抱怨。

「這很明顯是魔法造物,就和以前那種八眼巨蛛一樣,鬼知道那些怪異的巫師為什麼要製造一種會說人話的蜘蛛,難道是為了培養個國際代表出來和全世界蜘蛛商量讓它們不要到處結網?」

「那我們這位顏色鮮艷的巨大女士的出現又是為了什麼?」吸血鬼小姐明顯不太明白巫師的心思,她神情詭異地猜測,「難道是為了豐富巨怪的顏色?紅色巨怪加上綠色巨怪…」

桑古妮雅絲一拍手,「黃色巨怪!」

躲在一棵大樹后的安娜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她真希望現在能有一些戰鬥的氛圍,「我覺得可能有更加深刻的原因…」

「總之,我們最好趕快離開!」桑古妮雅絲再次化作虛影,閃現到安娜身邊,她指了指紅巨人,突然有些嚴肅,「看見了嗎——它身上充滿了怨恨,那些環繞在它周圍的紅色的波動…鮮血女王在上啊!那些都是靈魂——充滿怨恨的靈魂啊!」

「我上一次看見這種靈魂還是在獵巫運動的時候,嘖嘖,那可真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啊…」吸血鬼搖了搖頭,動作靈敏地將安娜拉過來,躲過狂躁的紅巨人又一次扔過來的樹樁。

「那好歹我們把它引到山上去,那裡是里德爾莊園,一棟老房子沒人居住,」安娜拉住桑古妮雅絲的衣服,「如果放任它前往鎮子肯定會造成慘重的傷亡…」

「我去把它引開,」桑古妮雅絲示意安娜看向身後,「有人來了,你小心,」她留下一句話消失在原地。

「安娜?!」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安娜一回頭就看到了匆匆剛過來的亞瑟.韋斯萊,以及他身邊站著的表情嚴肅的瘋眼漢穆迪同志。

「安娜…」瘋眼漢念叨著安娜的名字,這個女孩看上去是如此的眼熟,如果沒記錯的話,上次的古靈閣事件她似乎也出現了,那個抱著玩偶的女孩。

這次的事情難道也是因為她?她到底是什麼人?難道和神秘人有關?穆迪的假眼滴溜溜轉著,腦袋裡思緒萬千,他向著亞瑟詢問,「你認識這個女孩?」如果沒記錯的話在對角巷的時候,安娜是和韋斯萊家的雙胞胎一起出現的。

「噢,是的穆迪先生,」亞瑟點頭,語速很快,他朝著安娜的方向跑去,「安娜是個很好的孩子,善良又聰明,和我們家關係很好!弗雷德和喬治——就是我那對雙胞胎,以及我家的小兒子羅恩之前都借住在他們家,因為那段時間我們實在是經濟困難——」

亞瑟長舒一口氣,有些感嘆,「多好的人吶,安娜的母親主動提出幫助我們!那位友善的蓮娜夫人!要我說,他們一家都是好人!」

穆迪挑了挑眉毛,他們已經來到了安娜身邊,這個棕色頭髮綠眼睛的小姑娘露出劫後餘生的慶幸表情,但實際上她已經開始頭疼了,「太好了!很高興在這裡見到你亞瑟先生,以及這位厲害的傲羅先生,」安娜朝著穆迪點了點頭。

「你怎麼在這兒?」亞瑟動作誇張地扒拉著安娜看了看,發現她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然後表情突然嚴肅,「嘿!小姑娘!霍格沃茨可不允許小巫師隨便外出!你是怎麼溜出來的,還來了這裡?這可不是一個優秀的小巫師應該做的,你才一年級,這個年齡的小巫師就是應該學習…」

在亞瑟唐僧念經似的叨叨攻勢下,安娜不得不出聲打斷,「是鄧布利多校長,鄧布利多校長批准我來看我媽媽參加的比賽決賽!」

「噢!」亞瑟反應過來,「你是說通靈之戰!」他笑著摸了摸安娜的腦袋,「原來如此,這確實是一件應該關注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剛才看見通靈之戰的劇組已經朝著石頭橋的方向過去了,雖然有人一直在拍攝這個怪物,但那些是記憶消除部門該去煩惱的事情了…」

「話說回來…」亞瑟終於指向了那隻怪物。

「那是什麼?」瘋眼漢已經迫不及待地問出了這個問題,他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孩會出現在離危險這麼近的地方,「孩子,你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幹什麼?」

安娜露出害怕的表情,「那是一個很可怕的怪物!」她這麼描述那個類似巨怪的生物,「它看上去很憤怒,全身發紅,是不久前從溪邊的洞穴里鑽出來的!」

「我來樹林里是為了尋找走丟的羅恩還有…」

「羅恩?!」亞瑟感覺自己要窒息了,這怎麼和自己那不省心的小兒子有關係,「他,他…對了!他說過要來看通靈之戰!我怎麼忘了這事了!」

「還有赫敏…」

「赫敏!」亞瑟再次尖叫起來,「這事兒還牽扯了一個麻瓜出身的小姑娘!我知道她!那小女孩可聰明了!梅林的鬍子啊!」

「還有哈利,」安娜補充,她終於把這句話說完整了。

「哈利…」一直沒說話的穆迪皺了皺眉頭,「等等…不是我知道的那個哈利吧?」

「如果你是說哈利.波特,大難不死的男孩,有綠色眼睛的那個,住在女貞路,」安娜點了點頭,「就是他。」

空氣有一瞬間的凝固,三人都沉默下來,一時間只有紅巨人的嚶嚶吼叫聲,以及亂扔亂砸的聲音傳來。

「我覺得哈利三人應該還平安無事…」安娜出聲打破沉默。

「啊——」尖銳的慘叫劃過樹林上空,隨即而來的是地動山搖的振動,以及一個撕心裂肺的呼救聲,「救命!救命啊!」

呼救聲不斷逼近,安娜三人眼睜睜看著一個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從遠處的草叢裡沖了出來,撲倒在剛才離開的紅巨人才踩出來的空地上,她身上的老鼠被摔了出來,掉到地上又很快被公主身上的蛇卷了回去。

長了紅頭髮的老鼠指著安娜的方向吱吱叫喚。

美麗的公主抬起頭,看見了人類,臉上露出’得救了’的表情,但隨即又變化臉色,手腳並用地爬起來,提起裙子邁開步子跑動起來。

沒有迪士尼動畫里公主出現時的美好情景,小鳥動聽的歌聲變成了老鼠吱吱吵鬧的聲音,公主脖子上的珍珠項鏈變成了一條肥碩的蝰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