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玉是從東門進來的,她先看了一下東門附近的上百個監控。

它們共同形成了一副副視頻畫面。

由於之前的頂開沙石,東邊附近除了看到渾濁的水和泥沙石頭之外,基本沒有看到任何異常。

其餘三個艙門也差不了多少,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不過,當唐明玉切換到艙頂的八個監控區域時,他發現了一些不同的東西。

原來在艙頂上方有著一些洞穴,像是人工開鑿的。

其中一個洞穴的布局跟唐明玉從大漠紅雲那裡得到的地圖很是相似,可見大漠紅雲當年應該就是從那裡進入飛船。

不過,可能由於大漠紅雲是土著,並不知道這飛船的價值,而且只來到了最高的十八層。

地圖的終點就是十八層的一個區域,唐明玉現在很容易就能知道。

地圖對於唐明玉來說已經毫無意義,對於她來說如何讓飛船從魔鬼流沙河裡出來才是最重要的。

關於這點,鳳紅雲說過小鳳知道其中的一切,只要按照小鳳提供的方法去做,就能夠讓飛船重新出現在沙漠上,成為一個城市。

所以這會唐明玉便朗聲問道:「呼叫小鳳。」

小鳳的機械聲音很快回答:「艦長大人,小鳳在呢,請問大人有何吩咐?」

唐明玉笑著說道:「小鳳,我想讓飛船從魔鬼流沙河中出去,要怎麼做?」

「艦長,想要讓九鳳號出去,先要毀掉八個固定樁。」

「八個固定樁在哪裡?」

「上下東西南北各一個。之前艦長已經毀掉東邊下面的固定樁,還剩下七個固定樁。」

唐明玉聽得心中一喜,如此看來,毀掉固定樁並不太難。

不過,小鳳緊接著說的話卻是讓她頓時明白想多了,這事沒那麼簡單。

原來下面四個樁是跟艙門開啟有關,只要拿九鳳玉牌將艙門開啟便可以將之毀掉,讓艙體上升。

但頂部的四個固定樁,卻無法通過這種模式來破壞,需要從魔鬼流沙河上方進入,依次全部破壞,才能讓九鳳號真正破土而出。

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唐明玉首先要從九鳳號出去然後到達外面。

從地下暗河想要到達外面,不知道要摸索多久。

而小鳳是九鳳號的智能機器人,只知道內部的情況,至於頂上的四個固定樁情況她卻不得而知,就連上面的地形地勢她亦是不清楚。

這意味著唐明玉只能依靠自己摸索。

要怎麼才能出去呢?

唐明玉腦海里靈光一閃,大漠紅雲留下的地圖不是能夠進入十八層船艙嗎?既然如此,那就從十八層船艙沿著這條路出去,再從魔鬼流沙河找到四個固定樁的位置,毀壞它們。

小鳳告訴唐明玉,毀壞固定樁必須使用九鳳噬天訣的力量才行。

另外,因為內訌時使用了核武器的原因,魔鬼流沙河存在一些核輻射現象,千年也不會完全消失,進入魔鬼流沙河最好要穿防護服。

唐明玉當即詢問防護服在哪裡,小鳳說在裝備室,並且說唐明玉身上的九鳳寶衣是最輕薄防護性能最好的星際防護服,可以防止各種宇宙射線的侵害。

不過,小鳳也告訴唐明玉,她身上的九鳳寶衣還缺少了一副隱形眼鏡和一雙防護鞋,應該放在裝備室里。

的確,唐明玉的九鳳寶衣有頭罩、面紗、手套,可以掩住身上大部分的位置,但唯獨腳和眼睛沒法很好的保護。

現在聽了小鳳的話,唐明玉心中一喜,趕緊在小鳳的指引下朝著裝備室走去。

裝備室分為很多裝備,有防護裝備、武器裝備、機甲裝備等等。

戰神狂飆 唐明玉通過裝備室的裝備管理機器人,很快找到了九鳳鞋和九鳳眼鏡。

穿上九鳳鞋和九鳳眼鏡,唐明玉將頭罩和面紗拉好,她儼然已經毫無破綻,當然如果是在真正的太空的話,還需要一個專用的太空頭盔,可以製造氧氣提供給人體使用。

在陸地上的話,以唐明玉的閉氣之術,起碼能夠維持一兩個時辰,自然毫無問題。

唐明玉要出去,自然要把唐無極帶出去。

唐無極這些天一直念叨著老婆和女兒,看得出來,她很愛歐陽婉兒和自己的女兒。

愛屋及烏,這些天對唐無極的感官非常好,連帶對於歐陽婉兒和唐明月的感官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唯獨對唐無界,唐明玉心裡是非常痛恨的,因為就是他才使得宿主在這個世界的親人全都死了。

雖然這個身體被唐明玉掌控,但是也正因為這樣,唐明玉也有一種感同身受的仇恨埋在心底,雖不強烈,但若能幫宿主報仇,念頭會通達很多。

何況唐無界這樣的人,在唐明玉看來也是死有餘辜。

幫唐無極挑選了一套藍色的防護服,雖然這套防護服並沒有九鳳寶衣那般擁有諸多功能,但是普通刀劍還是傷不了的,最為主要的是它能抵擋核輻射的傷害。

拿了防護服,唐明玉卻沒有立即離開,她也想看看這裡的武器裝備和機甲。

尤其是機甲,對於現代人來說,經常會在科幻電影或者動畫中看到,比如最有名的變形金剛。

唐明玉來到機甲裝備室,立即看到各種琳琅滿目的機甲,什麼形狀的都有,有機車的、有小型飛機的、有動物形狀的、有花草形狀的,看得她心動不已。

其中最讓她心動的是紅馬機甲。 在萬眾的期待之下,十個宗門,包括氣焰囂張的聖河宗,一步步走上擂台。

他們看向山河宗的弟子,彷彿就像看著籠中的小羔羊一樣。

七人對七十人!

山河宗的人沒有害怕,反而在期待什麼。

「比賽…開始!」

裁判沒有多餘的話,等兩方人到齊,直接喊開始。

「哼哼…山河宗,事先告訴你們,老子是聖河宗的,待會你們的骨頭都會被我們拆掉,為了讓你們知道自己是死在誰的手中,所以……」

「彭~」

「彭~」

「彭~」

就在聖河宗領隊瞎比比時,山河宗七人猶若閃電一般動了起來,七人速度快到極致,瞬間出現在七十人之首,聖河宗七人面前。

山河宗的弟子或如蛇一樣靈巧,躲避對手招式,隨後迅猛攻向敵人胸膛,或者如同水、霧一樣飄渺,忽遠忽近,虛實而攻,或者如同狂獅,直接橫掃而來,亦或者以巧治巧…

一個照面!

僅僅一個照面而已,聖河宗的豪言壯語還沒有說完,他們就已經到底,刺目,生日不知。

一個照面,最強的一類,聖河宗,敗了,十宗聯合之力,少了一個。

「他剛才在說什麼呢?」山河宗的人議論。

「不知道…沒聽清!」

……

沒聽清,聖河宗直接就敗了。

台上剩下的宗門也被嚇了一跳。

剛才咋回事?怎麼瞬間就沒人了?鬼嗎?

「砰砰砰…」

原本在聖河宗等宗門想來,肯定是十宗聯盟追著山河宗打,把他們打得節節敗退,無路可退才是,可事實剛好相反,山河宗追著其他宗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頓亂打。

你跑?那我追…

你敢反抗?好吧,躺下!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

台下,觀戰的人心驚膽戰地看著台上如同鐮刀收割其他宗門的山河宗,這是什麼變態?

「轟轟轟~」

原本以為會是慘烈的的場對局,沒想到卻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七十個人,眨眼睛被殺得七零八落,別說教訓別人,就連別人的衣角都沒有碰到,看著那些被打成豬頭的「道友」,台上許多人不禁顫抖。

「轟~」

最後一個對手想跳下台,可卻被山河宗七人團團圍住,想跳下認輸都不行。

「你們…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還沒完呢,男子漢大丈夫,只要還沒有倒下,只要還剩最後一個人,依舊有希望,所以,你可不能輕易放棄,說不定你死戰一番,我們就被你打敗了。」

「對啊,加油,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我們宗主常說的。」

「看好你,加油…」山河宗的人鼓勵。

他們想起了,自己在王者聯盟歷練時,被同門暴虐時,宗主經常在旁邊說的話。

我們簡直太有愛了,到了最後關頭,還在鼓勵對手,這樣的敵人,往哪裡找?

「來吧,出手吧,任何時候,都別放棄會有奇迹的念頭。」

奇迹尼瑪幣…

被圍住的弟子崩潰,在心裡大罵。

「我認輸!」那個人直接拒絕。

「你這人……怎麼這樣?」黑臉方正的弟子恨鐵不成鋼地道。

「沒到最後一刻,怎麼能放棄?拿起你的於是,戰鬥吧。」

那人環顧一圈,看著周圍的「剽形大漢」,衣服要將他嘿咻嘿咻的樣子,他徹底崩潰。

「戰鬥你嗎比…」說完后,他往自己腦門一拍,昏死過去。

山河宗七人:……

我們不是在好言鼓勵嗎,這貨怎麼還罵人呢?

果然…世道險惡,人心不古啊。

他們感嘆。

「山河宗對十宗聯盟!山河宗勝!」

裁判宣布。

參賽一方一片死寂。

每個人心中都非常沉重,看向山河宗的目光,不再敵視,而是惶恐,忌憚…不…應該說是恐懼!

他們害怕山河宗的實力。

剛才叫囂的宗門,腸子都悔青了。

山河宗,隱藏得這麼深嗎?

「原來…這就是溪河宗加入山河宗的理由。」天河宗宗主若有所思地道。

重生之異能狂妻 「哇…太牛了!」

「果然不愧是山河宗!」

「我們挺你!山河宗!加油!」

觀眾再次沸騰。

「你們果然沒讓我們失望,以一打十,輕鬆取勝,太強大了。」

「我在考慮要不要加入山河宗。」

「你加入?人家還不要你呢!」

觀眾紛紛大吼大叫。

儼然成了山河宗的腦殘粉。

御鬼者傳奇 「繼續!比賽繼續,剛才還有許多宗門要挑戰你們,繼續啊。」

「這次來個以一敵百!」

「我相信你們可以!」

以一敵十都這麼輕鬆,以一敵百,肯定也可以吧。

山河宗:……

且不說台上能不能容下一百個宗門一起戰鬥,參賽宗門能不能有一百個還不一定。

這瞎起鬨真夠無語。

黑臉方正的弟子想:以一敵百肯定是沒有辦法實現了,可是滿足一下剛才那些想挑戰山河宗的宗門,還是可以。

「剛才有許多道友想挑戰我們,奈何擂台容不下,實在遺憾,不過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為了圓大家的夢想,我們勉強接受了,剛才舉手的,都可以繼續挑戰我們。」

圓你妹的夢想…

現在還有誰敢上?

參賽一方,鴉雀無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