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哭喪著臉:「你不能這樣,我好不容易賺到這麼多錢。你都拿走了,我會餓死的。」

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蒙面女子眉頭更是緊鎖。遲疑了一下,左手從錢袋裡摸出幾片葉子,想了想,又多拿了幾片放在床上,低聲道:「這總可以……啊!」

忽然驚呼起來,唐宋居然快速將她的右手推開,還順勢將她的匕首搶奪,然後蹦起將匕首刺到她的脖子上。

動作極為迅速,蒙面女子都沒來得及反應,匕首已經按在她的脖子上,涼颼颼的。

蒙面女子兩眼瞪大,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唐宋站在她跟前,低聲道:「小丫頭,你膽子也太大了,入室搶劫。」

說話間,將她的面罩扯下來。果然是個少女,也就十五歲左右,只是她臉上的火紅印記尤為明顯,佔據了半邊臉。

少女更是驚慌,慌忙用手遮掩自己的臉:「你……」

唐宋倒是愣住了,眉頭緊鎖的看著她臉上的紅色印記。很奇怪,像是一隻鳳凰。

就在他愣神之際,少女快速往後退,拿著錢袋朝著窗戶飛奔,直接跳出去了……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

唐宋剛醒過來,樓下創來吵鬧聲。推開窗戶看了一眼,大清早的街道上好多人,卻又刻意的將中間街道騰出。想來,是獸族的使團到了。

果然,沒等多久,遠處出現一群人,不急不慢的走來。遠遠看著,唐宋尤為吃驚。

說是獸族,不如說是獸人族。每個都是人跟動物的結合,虎頭人身,人頭蛇身等等,看起來尤為怪異。

這簡直就是,西遊記啊!

唐宋暗暗驚奇,凝視著越來越近的隊伍。人不少,除了中間一幫獸族,旁邊還有不少人族護送,而且有兩個轎子,看不到裡邊是什麼人。

沒忍住好奇,唐宋還是將天眼打開。仔細一看,這才發現他們確實是獸族,跟彩虹一樣幻化成人而已,實際上還是獸類。體內的力量也都不一樣,但是很強,尤其是前邊那個虎頭人身的,力量已經接近唐宋自己了。

咻!

一道寒光忽然從紅色的轎子里飛射而出,唐宋一驚,慌忙側身躲避。寒光擊中窗戶,啪啦破碎。

下方人群紛紛抬頭觀看,唐宋尷尬的拱手:「抱歉,在下並非有意。」心頭則是吃驚,轎子里這個人可真是厲害,居然能感應得到自己用天眼探查?

使團忽然停下來,虎頭人身神色緊繃的走到紅色轎子旁邊嘀咕了幾句,隨後隊伍又繼續前行。

唐宋暗暗鬆了口氣,只是下邊好多人已經開始議論起來。有說獸族太過於猖狂,也有說唐宋怪異等等。

沒有多看,唐宋趕緊收拾東西,下樓離開。再不走,回頭不知道有多少麻煩呢。

正穿過街道,前方忽然傳來急促腳步聲,隨後是男子大聲叫喊:「站住!小丫頭,你再不停下,我殺了你!」

唐宋停下腳步看著,因為都已經去看使團,這邊的街道反而沒什麼人了。

很快拐角跑出一個人影,正是昨晚搶劫他的那個小丫頭。依舊蒙著面,正焦急的飛奔。後邊很快有兩個粗壯大漢追出來,手裡還拿著兵器,很是兇惡。

看到小丫頭,唐宋不由得想到她臉上的鳳凰。昨晚只是一晃而過,沒來得及看清楚她臉上的鳳凰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跟之前一樣,體內有一隻鳳凰?

不及細想,女孩已經跑到前邊二十米左右,只是兩個男子也追上來了,將她包圍起來。

「你個臭丫頭,竟敢偷老子的錢,想死啊。」左邊的男子陰沉怒罵,手中斧頭指著女孩,「把錢叫出來,否則今日爺爺讓你知道什麼叫死路一條!」

女孩沒有動,喘著氣警惕盯著兩人,雙手握著匕首,額頭汗水翻滾而下。

眼見三人要打起來,唐宋不由得走過去,輕聲喊著:「有話好好說。」

聽到聲音,兩個男子楞了一下,女孩趁機快速從兩人中間穿過,朝著唐宋飛奔過來。

那斧頭男子火上心頭,猛地將斧頭甩出。呼呼,斧頭在空中旋轉,直取女孩的後背。斧頭速度非常快,女孩根本沒來得及躲避。回頭看到斧頭劈砍而來,臉色瞬間發白。

眼見著斧頭就要劈中,唐宋一個閃身衝過去,恰到好處抓住斧頭手柄。

女孩驚駭往後退了兩步,眼神里儘是驚恐。對面飛奔而來的兩個粗壯男子也停下,驚愕的看著唐宋。

握著斧頭,唐宋輕抿著微笑:「獸族使團剛到,現在可不適合打打殺殺,有什麼話好好說就是了。」

三人都沒有吭聲,震驚的盯著他。那斧頭速度可是相當快,這人居然能從後方衝上來接住,這速度足以證明,他的實力很強!

斧頭男沉著氣道:「閣下是何人?」

唐宋回頭看了一眼震驚的女孩,微笑道:「我是她哥。她偷了你們的錢?」

三人又愣了,女孩不由得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抹過幾分感激。斧頭男綳著神色:「是,臭……小丫頭手多得很,偷了我的錢袋。你讓她還回來,此事就此別過。」

唐宋沖著女孩微笑:「把錢還給他們吧。」

女孩回了神,擰著細眉遲疑了一下,還是從懷裡拿出錢袋丟過去。唐宋也順手將斧頭放在地上,面帶微笑往後退:「兩位,多謝!丫頭不懂事,給你們添麻煩了。」

仔細一看,斧頭柄上多了幾片樹葉。

退回到女孩身旁,唐宋也沒多解釋,拉著她離開。女孩沒有抗拒,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兩人,快步跟著跑了。

跑過拐角,確認沒人追上來,唐宋才鬆開她。掃了一眼,微笑道:「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女孩警惕的往後退了一步,動人的雙眸凝視著,好一會才低聲應道:「自有我的用處。方才,多謝。」

唐宋微微搖頭:「不必客氣。不過,你這般可不行,你的實力不怎麼樣,又是偷又是搶,遲早要出事。你若有什麼難處,我可以幫你。」

女孩擰著眉頭:「你為何要幫我?」

唐宋指著她的臉:「我對你臉上的東西感興趣。沒看錯的話,那是鳳凰。」

女孩一顫,不自主又後退了一步,眼神儘是驚駭:「你,你知道鳳凰?」

唐宋微微聳肩:「我見過一個跟你一模一樣的,不過她的鳳凰好像跟你的不太一樣。後來,我幫她融合了鳳凰。」

「怎麼可能!」女孩不由得驚呼,「鳳凰怎可能與人融合,你騙我。」

唐宋不以為然:「那可不見得,只是你沒見過罷了。你放心,我對你並無惡意,單純是對你臉上的東西感興趣而已。你若是不信我,就此別過。」

「等等!」女孩還是忍不住叫住他,神色有些複雜,「你,你真能融合鳳凰?」

唐宋沒有回答,只是微笑看著她。能不能,還得看了之後才知道。之前雖然成功融合,可那時候完全不同,現在是在混沌界,這裡的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見他不說話,女孩猶豫了一會,還是點著頭:「好吧,我信你。不過,眼下我去要先拿到錢,去救一個人……」

唐宋頗為詫異:「需要多少?怎麼,你的夥伴被綁架了?」

「你怎麼知道?」女孩更是驚奇。

唐宋嘴角一抽,翻著白眼:「一下子需要這麼多錢,極大可能是綁架,對方出價也不低……」 “老三,我並沒有開玩笑,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天羽閣之所以這麼執着於你,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陳柏沉着臉,一臉認真的看着我說道。

旁邊的秦筱筱也臉色凝重,一樣不發,不過看她的樣子就知道陳柏沒有說謊。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還是不敢相信,喃喃問道。

陳柏嘆了口氣說,這可能就是天意,當初玄德道長在我們村子後山的荒墳那佈下了鎮壓陣法,在那那之後自己也死去了。死去之後他也託人將自己的屍骨埋在了陣法中,讓整個陣法的鎮壓之力更加厲害。沒想到,百年之後,他的轉世竟然機緣巧合的出生在了村子裏,而轉世的人就是我。

“當年的玄德道長也是陰煞體質,再加上修爲高深,成爲了百年前整個術士界的舉足輕重的強者之一。百年前的那場大戰,要不是有他捨命出手,恐怕整個術士界都要被魔尊給毀了。”秦筱筱緩緩的說道,眼中帶着敬畏之色,我還是第一次從她的眼中看到這種神色,玄德道長看來真是很厲害。

我倍感驚訝,但還是疑惑萬分,不解的問道:“就算如此,天羽閣爲什麼要抓我,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就算我真的是玄德道長的轉世,但是這一世的我和上一世沒有一點關係,要不是陳柏他們告訴我,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天羽閣的人爲什麼非要抓我呢?

陳柏此時眼神迷離,似乎想起了什麼悠久又讓人傷心的往事。過了一會,他纔回過神來,看了我一眼,緩緩的開口說道:“因爲天羽閣的目的就是爲了復活當年被玄德道長擊敗的魔尊,當年魔尊被擊敗之後,身上的武器戰魔戟被玄德道長鎮壓在了荒墳。”

“戰魔戟上的邪性很大,十分吸引各路妖魔鬼怪,還有增強妖魔鬼怪實力的作用,所以在魔尊死後,戰魔戟必須得到處理,不然依舊會引發一場混亂大戰。於是,在於魔尊大戰時,就受了重傷的玄德道長才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險佈下了鎮壓住戰魔戟的陣法。”陳柏說完之後,秦筱筱接着說道,她此時的臉上帶着淡淡的憂傷。

他兩告訴我,原來魔尊當年戰敗後,它曾經的部下一直躲在暗中活動,一直沒放棄過復活魔尊的舉動。在經過了百年之後,終於是有了眉目,找到了能復活魔尊的辦法。

根據術士界現在掌握的信息來看,可以肯定天羽閣已經喚醒了魔尊的元神,只是魔尊的元神很虛弱,需要慢慢的恢復。不過要是有當年魔尊的武器戰魔戟,那麼魔尊元神恢復的速度就會更快,而且可以說是成倍的加快。所以他們纔打起戰魔戟的主意,想要破壞玄德道長當年佈下的鎮壓陣法。

但當年的玄德道長佈下的鎮壓陣法,威力巨大,想要破開很難,再加上後來玄德道長還把自己埋在了荒墳裏,這讓陣法的威力更加可怕。天羽閣的人一直在計劃着這件事,經過了幾十年的策劃終於是找到了機會,如常所願。

“那爲什麼他們非要盜走道長的骨骸呢,有什麼用?”我繼續問道。

秦筱筱面帶怒意,一副恨得牙癢癢的樣子。“那是因爲他們想要爲魔尊重塑肉身。重塑魔尊的肉身需要的東西都是十分稀有和珍貴的,魔尊的實力太強,一般的肉身根本就承受不了它的魔氣。它的元神一入體,肉身絕對會因爲我方承受而炸開。”

“沒錯。”陳柏點了點,接在秦筱筱後面繼續說。“玄德道長當年可是擊敗了魔尊的人,他的骸骨自然是天羽閣的人想要重塑魔尊肉身的首選,所以在盜走了戰魔戟之後,又盜走了玄德道長的骸骨。回來他們才發現自己竟然錯過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沒發現你是玄德道長的轉世,是陰煞體質。”

“回來我收了你爲徒,他們才漸漸的發現了這件事,所以纔會想方設法的想要抓到你。只要抓到你,用你的血肉在加上玄德道長的骨骸,絕對能爲魔尊重塑一個絕佳的肉身,恢復到當年的鼎盛狀態。”

我大驚,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什麼!?我的血肉?”

陳柏點了點頭,說沒錯,就是我的血肉。陰煞體質用在正道,就有這威脅邪道的作用,如果用在歪道,那就是邪魔外道實力的增長劑。再加上我正好是玄德道長的轉世,和玄德道長的骨骸肯定沒有排斥,能完全的融合在一起,成爲一個完美的肉身。

“這次術士界收到消息,說天羽閣的人正偷偷把玄德道長的骨骸運往重新塑造肉身的地方,他們準備開始實行重塑肉身的事情。要是成功把骨骸運到那裏,那麼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你了,所以你的處境十分的危險。在第一時間收到消息之後,術士界就做出了決定,準備來一次突襲,把玄德道長的骨骸搶回來。”秦筱筱沉着臉,語氣嚴肅。

“把玄德道長的骨骸搶回來,那麼我們術士界將會處於絕好的優勢,你也能從中得到相當大的好處。”陳柏看起還對他們這次奪回了玄德道長骨骸的事情,很是開心,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愣住了,指了指自己。“我?什麼好處?”我納悶。

“第一,搶回了骨骸,那麼天羽閣的人就不能順利塑造魔尊的肉身,這樣只是元神狀態的魔尊實力大打折扣;第二,你是玄德道長的轉世,玄德道長的骨骸要是和你融爲一體了,那麼你將會得到前所未有的好處,內力大增、肉身變強、術法造詣也會通飛猛進,玄德道長當年的術法招式,將會自動出現在你的腦海中,你將會成爲術士界與天羽閣大戰中關鍵的戰力。”陳柏分析解釋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當初陳柏和我說過術法的事情不急,原來就是在等着奪回玄德道長骨骸的這天。

“等你成功和玄德道長的骨骸融合了,你將會受到整個術士界的保護,因爲在這之後,天羽閣的人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抓走。”秦筱筱露出憂色,看着我說道。

“怎麼樣,老三,你做好準備了嗎?”陳柏盯着我,緩緩問道。 兩天前,女孩藍鳳的夥伴偷了一個貴公子的東西,還不小心把那東西摔壞,之後被對方抓住。現在人被扣住,對方要五百片,今天交錢,否則便將夥伴殺了。

為了湊錢,藍鳳這兩天到處偷搶,所以才有了昨晚和剛才的事。

聽著她所說,唐宋哭笑不得:「所以,你現在湊了多少?」

藍鳳微低著頭:「如果加上方才他們的一百片,正好五百。」

預料之中,要不然她也不會拼了命也不捨得把錢還回去。唐宋想了想,輕聲道:「走吧,先帶我去看看。放心,我會幫你把人搶回來。」

藍鳳快步跟上,低聲解釋著:「那人是城主的侄子,我們惹不起。他說了,倘若拿不到錢,那就把人送官府,只怕是坐牢幾十年,而且要發配邊疆。」

怎麼又是跟城主扯上關係?

唐宋頗為無奈,轉移話題:「昨晚,你是怎麼知道我手裡有錢的?」

「我……」藍鳳頗為尷尬,目光有些閃爍,「昨日,我見你從典當出來。其實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但錢袋看起來挺大,所以……」

哭瞎,看來還是自己太大意,被人盯上都不知道。

在藍鳳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到一個酒樓。因為是大清早,酒樓還沒開門,周圍也很是冷清。藍鳳上前敲門,不多會一個男子開門,見到是她,不由得撇嘴:「錢湊夠了?我們少爺還在睡覺,你等著吧。」

眼見對方要關門,唐宋快步上前推著門,微笑道:「麻煩跟你們少爺說一聲,我們挺著急。他要是不想要,那我們只能走了。」

果然,那男子皺著眉頭怒視一眼,卻沒敢說什麼,拉開門讓他們進去。無非是故意刁難而已,誰還看不出來。

酒樓還不小,男子讓他們在樓下等著。藍鳳警惕的四處張望,低聲道:「這裡是城內最大的酒樓,聽說他們很黑,我們小心些。」

唐宋沒有在意的坐在椅子上等著,看到那些獸族之後,他已經很有自信了。雖然自己的實力可能不是無敵,卻也絕對要比大部分人強。一個獸族使團,最多有一個比他強,這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不多會,一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哥從樓上走下來,後邊跟著三個男子。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打量著唐宋兩人,公子哥撇嘴道:「我還以為你湊不來錢呢。五百片,你拿出來,我便把人給你。我素來說話算話,不會坑你。」

藍鳳剛要把錢拿出來,唐宋輕抿著微笑:「我想知道,他打壞了什麼東西?」

「打壞了我們少爺的黑雲珠!」後邊一男子冷然接過話,「黑雲珠可是寶貝,他偷了黑雲珠還打碎了,跟你們要五百片已經是少的了。」

唐宋頗為尷尬:「那個,我能問一下黑雲珠是什麼嗎?」

幾人臉色頓時發黑,公子哥走到跟前,坐在椅子上打著哈欠道:「黑雲珠是一種會發光的黑色珠子,蘊含有濃厚的天地之力,與我的道正好相符。反正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只需知道,黑雲珠很貴,很少見。」

說得不明不白,唐宋還真有點無語了。會發光的黑色珠子,蘊含天地之力,難道是,黑雲石?

不對,黑雲石稜稜角角,應是黑雲精,或者,黑水凝固而成?

仔細凝視公子哥,唐宋發現他的力量還真跟黑水有點相似,不由得露出笑容:「倘若我找到黑雲珠,你們是不是可以直接放人?」

「不行!」後邊的隨從又大聲怒喝起來,「你當我們少爺什麼人,敢偷我們家少爺的東西,就得付出代價!」

公子哥微微擺著手,一臉慵懶的看著唐宋:「好啊,你若是找到一顆黑雲珠給我,我就把人放了……」

話音剛落,唐宋伸出手,手裡多了一顆黑色珠子。拇指大,黑得發亮,迸發著光芒。這珠子,是他用黑水凝固而成。

看到珠子,公子哥嘴角頓時抽搐,臉色很不自然。藍鳳也是驚呆了,他怎麼會有黑雲珠?

「這可是黑雲珠?」唐宋微眯著眼,「你可別騙我,我讀書不多。」

很快公子哥回了神,又一副慵懶的樣子:「他打壞的黑雲珠,可要比這個大得多,最少兩顆……」

聲音戛然而止,頓時目瞪口呆的盯著唐宋伸出的另一隻手。又一顆黑雲珠,這回可就大了,足足有拳頭這麼大。圓溜溜的,散發著黑色光芒,怎麼看怎麼迷人。

空氣變得極度安靜,幾人目瞪口呆的盯著黑雲珠,全都木了。

唐宋沒有說話,只是抿著微笑盯著對方。還就不信了,找不到讓你心動的尺寸!

公子哥的臉色變了,沒了方才的淡然,而是神色緊繃的掃著唐宋。凝視一會,忽然冷笑道:「你當我傻呢,這並非黑雲珠,是假的!哼,竟然敢找個假的來糊弄我,找死。將他抓起來,送官府!」

眼見三個隨從要衝過來,藍鳳大驚的將匕首抬起:「你們這是搶!」

唐宋握著黑雲珠站起來,滿面笑容:「這位少爺,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東西是真的,你是城主侄子也是真。你把我抓了,東西就歸你,你還能通過官府讓我吃癟不敢說,對嗎?哦,她的五百片,你也照樣拿,是吧?」

公子哥站起來,怒視著:「你放肆!分明是你拿假的來騙我在先,給我將他拿下!」

一聲令下,三個隨從奮勇衝過來。藍鳳想要出擊,唐宋已經搶先一步,迅速往前沖。

嘭嘭嘭……

三個隨從同時倒飛出去,公子哥駭然往後退。看著三人砸在地上,震驚的盯著唐宋:「你……」

唐宋把玩著黑雲珠,臉上依舊帶著笑容:「我現在懷疑,他偷的不是你的黑雲珠,又或者,其實根本就沒偷,你只不過想訛詐他們,是么?」

公子哥警惕往後退,咬著牙大喝:「你竟敢來此鬧事,你可知道,這就酒樓背後是誰?」

「城主么,我知道。」唐宋歪著頭,「然後呢,你現在是打算去城主府搬救兵,還是打算,先跟我解釋一下?」 我想了想,術士界和天羽閣的大戰肯定會在短時間內爆發,這麼短的時間內不管我怎麼努力修煉,肯定也不會有什麼質的提升,如果我想爲外婆和陳雅琪報仇的話,只有和玄德道長的骨骸融合這一辦法了。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我準備好了,只要能報仇,對付天羽閣,任何事情我都願意做。”我沉聲回到,目光堅定。

“好吧,既然你想清楚了,那麼我們明天就帶你去和玄德道長的骨骸融合。”陳柏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說完之後,我心裏依舊很疑惑,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師父,爲什麼你和筱筱對百年前的那場大戰這麼清楚,還有筱筱之前會以小黑貓的狀態出現在我們村子裏,還被外婆帶回了家裏,和我拜堂?”

他倆相互看了一眼,最後陳柏嘆了口氣。“咳,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麼也是時候讓你知道這些事情了。我和秦筱筱之所以對百年前的那場大戰這麼清楚,那是因爲我倆親身經歷過那場大戰。”

“啊?你的意思是……”我徹底愣住了,張大着嘴巴看着他倆。

他倆親歷過那場百年前的大戰,這是什麼,難道他倆活了上百年?這不可能,爲什麼他倆現在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一點也不像是活了上百年的人,不過他兩的修爲倒是很可能有修煉了上百年的可能,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

現在這些事,真的是讓我越來越吃驚了,有些不敢相信。

發佈回覆